首页 > 都市小说 > 潋渊劫 > 第五百二十章 贪财
    那洞口其实是藤蔓缠绕的,因此那洞口其实是被深深地掩盖住的。

    但是路青扬发现那藤蔓的生长方向似乎有些不对劲,那藤蔓既没有往上攀爬,也没有往下延伸,所以,尽管看不到那洞,但是路青扬能够看到那些藤蔓似乎一直朝着里面延伸。

    所以,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知道里面有端倪,而后就立刻停了下来。

    拨开茂密的藤蔓,路青扬落到了那洞里面。

    进去之后路青扬发现,那洞有两丈多高,只是洞口有些小,所以怕旁人才不容易发觉。

    路青扬手指一弹,食指上生出了一缕火焰,将这洞穴照亮。

    这应该是一个很正常的洞穴,洞侧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有什么文字或者图案记号的,路青扬观察了一圈,没有发现洞口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就继续往前走去。

    洞里面常年的黑暗,因此并无杂草生长,地上仅有些许的小石子。

    路青扬继续往前走去,一路上依旧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而后,约摸走了百十步,路青扬突然撞到了一个东西

    。

    眼前,一片的透明,分明手没有东西,可是路青扬清晰的感受到了有东西在阻挡着他。

    他知道,那应该是结界。

    有人在这里设置了结界。

    路青扬没有感到不好,反而很开心。

    这样的话,那么他想必是终于走对地方了。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想必蒙书就在这里了。

    但是,他不大明白,似乎这一路上,蒙书经过的地方都超过了他的极限,他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路青扬一直疑惑着,但是他并不怀疑是他判断错误了。

    蒙书一定是经过了这里,只不过,蒙书到底是怎么经过的他还想不明白。

    因为那结界,路青扬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站在结界前,身后甩了一下指尖的小火苗,而后那小火苗就顿时漂浮在了空中为路青扬继续照明。

    而路青扬站在那里,微弱且飘忽的火苗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那脸上的轮廓显得更加的英朗俊俏。

    那几分柔气顿时消失,而此刻的他倒是想一个从远古战场走来的将军一般。

    他挥手,双手都聚气,顿时,两道利刃朝着那结界飞去。

    一瞬间,那结界犹如琉璃一般破碎,路青扬站在那里看着,仿佛听到了那结界破碎的声音。

    他趁着这个时间飞速从那碎裂的洞进去了,那小火苗也与此同时跟着路青扬进去了。

    而后,当路青扬转过身来看的时候,那结界破碎的地方已经开始渐渐的恢复了。

    那结界恢复的速度极其的快,几乎是在破裂之后就开始恢复了。

    而路青扬就是在那犹如白驹过隙的瞬间从那里进去的。

    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何蒙书能够走过来。

    刚才他碰到那个结界的时候就知道那那个结界似乎有些难以对付,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用了两只手,因为若是用一只手,固然能够打开,可是要浪费些功夫,不如直接打开的好。

    毕竟若是蒙书在里面出了什么事,他这一耽搁就不好了

    。

    路青扬站在那里看着前面,小火苗将前面的路照的一清二楚。

    前面,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唯有一个石门。

    又是石门。

    路青扬觉得,似乎这一次,他真的找到了。

    只是,他担心走进去之后看不到蒙书。

    但是,要是真的找不到蒙书,他也只能够认了。

    要是这里没有,他就继续的找下去。

    推开门的一刹那,路青扬渐渐的听到了里面的声音,那声音,他是熟悉的。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里面不远处,只见一个身穿着破旧衣服的人在那里翻来翻去的,还一副无奈的模样,而一旁几只青色的狐狸则无奈的看着这小子在那里翻来翻去的。

    “蒙书。”路青扬叫了一声。

    而在那里翻来覆去的蒙书一听到声音就立刻转身过来了。

    他那一双眼睛在焰火下显得尤其的清亮,像是笼罩了一层水雾一般。

    “看来你是找到了!”蒙书走过来,攥起拳头朝着路青扬的胸口就是一拳。

    路青扬推了他一把,问他道:“看你在这里翻来翻去的,是东西不在这里吗?”

    其实路青扬觉得东西应该是在这里的,毕竟他在那个石门那里找到了那一半,只不过看到了蒙书在这里翻来覆去的,因此猜想,会不会东西不在这里。

    而蒙书笑了笑,手一翻,伸开,只见那手掌中就躺着一小块碧玉。

    而那一块碧玉和路青扬手中的碧玉合上正好能够合成一个完整的形状。

    路青扬笑着托了他一下,道:“你小子既然找到了还在这里翻来翻去的做什么!”

    蒙书挑眉,朝着路青扬笑笑道:“这里除了这一块破石头就没有什么宝石什么吗?来都来了,不带点回去,我们有了这两块石头,想必不久就能够回去了,可是这受苦受累了一路,不带点东西岂不是对不起这一路上受到苦吗?反正小爷是来到了这里之后就瘦了一圈,我不管,我一定要找点东西补偿子自己一下!”

    路青扬看着蒙书,有些哭笑不得,看着他道:“话说你一个将军府的二公子,还在乎这点钱吗?”

    而蒙书则义正言辞的道:“这不仅仅是钱,这是一种对于心灵的慰藉。”

    听到他这一番话,路青扬白了他一眼,直接道:“少废话,赶紧走,万一夜长梦多,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就继续在这里流浪吧!”

    说着,路青扬就扯着蒙书往外走。

    走出了那石室,路青扬忽然转身道:“蒙书,这几位是……”

    他一进门就知道,这几只狐狸已经成精了,而且法力也是不凡的,所以他也就知道了为何蒙书能够一路这么顺畅的到了这里。

    没有等蒙书回答,那几只青狐狸就说话了:“这位公子是我们的恩公,而现在既然他已经找到要找的东西了,所以我们就告辞了!”

    “别呀送佛送到西啊!”蒙书看着那只领头的狐狸道。

    那狐狸有些不解道:“你的朋友不是来了吗,还有什么事情呢?”他是看的出来的,路青扬是会法术的,而且看起来悟性和本身的体质还是不错的。

    所以他想路青扬应该会送他回去的。

    所以也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但是为何蒙书还要拦着他们呢?

    “我家青扬还要留着精力保护我呢?所以你们还是送我一程吧!反正你们人也这么多。”

    蒙书说的十分的有依据。

    而路青扬在一旁听着,不知为何,他想到了别的地方,话说真的是他的思想有问题吗?

    而当他看到那几只狐狸用那样的延伸看着自己的时候,他不由得想要将蒙书撕碎。

    这货,怕是故意的吧!

    不过他说的确实没错,现在他是要好好的保存体力的,他一个人载着蒙书飞出去,确实有些吃不消。

    因此,那些狐狸也不再反驳,直接托着蒙书送他离开这里。

    出了这个山谷之后,路青扬蒙书和那几只狐狸算是几次别过。

    临走的时候,路青扬不知道是自己的幻觉还是什么,他总是觉得那几只青狐狸似乎是另有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

    他,站在那里,有些凌乱。

    而后转头去看蒙书的时候,蒙书看着他那要杀人的眼神,则是一副单纯不明白的神情。

    路青扬转身朝着前面走去,不再和他做计较。

    “那小狼崽估计和在那老乌龟那里过得很好呢?”蒙书跟上来的路青扬,说着话,似乎十分的向往。

    那老乌龟那里,林子一大片一大片的,林子里面遍地都是跑的兔子。蒙书想着那个画面,顿时口水就要流下来。

    路青扬则笑了笑拍了一下蒙书的肩膀道:“出息!”

    蒙书则不以为然,转过身来笑着看着路青扬道:“难道你不想吗?”

    “想啊,但更想回到人间。”路青扬看了一眼天上的两轮太阳,想起了人间的模样。

    这么多日,他都已经忘记了,人间到底是长什么样子了。

    梦蒙书则拍一拍路青扬的肩膀道:“放心,我们很快就要回去了。”

    这一次,要是再出什么意外,他就骂柳炙一百遍。

    他和路青扬现在确定,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的应该就是柳炙和那谷主。

    他们猜测柳炙和谷主大概是为了历练他们,但是,要是他们这一次还不让他们回去,那么他们就没完。

    反正,不管怎样,他们这次一定要回去。

    他们现在就要去江边的接小狼崽,接到小狼崽之后,他们就一定要回去。

    他们翻越过了一座山,而后就停了下来。

    “路青扬你体力还行吧,别把我扔下去了。”蒙书手抓在路青扬的腰间,有些担心万一半路上路青扬把自己扔下去了可怎么办。

    路青扬白了蒙书一眼,看着他道:“放心,就飞那么高,就算是掉下来也摔不死你。”

    他们之前已经翻过了一座山,而之所以不让路青扬带着蒙书飞过是因为山太高,路青扬一个人御风飞行的话是没有问题的,若是带上蒙书,难保会出事,所以他们选择先翻越过山峰。

    而现在,已经下了山,前面一马平川,他们就开始飞了。

    飞了约摸快一日,两个太阳落到西边的时候,他们到了那个树林。

    尽管太阳不会落下,可是此时的日光看起来似乎却十分的柔和,没有了中午的那般燥热。

    红色的日光照在林子上,层林尽染,几只乌鸦从远处飞往林子,而几只麻雀则在林子中叫着。

    路青扬和蒙书落了下来朝着林子中走去。

    “小狼崽,快出来迎接哥哥!”蒙书走着,朝着林子中吼着。

    而路青扬则在一旁笑着道:“你也不过十几岁,小狼崽都已经几百岁了,你这样自称哥哥真的合适吗?”

    而蒙书则一副潇洒不羁的态度道:“我不管,我长得比他高,我就是他的哥哥。”

    听到蒙书这么说,路青扬忽然笑着道:“叫声哥哥来听听。”

    蒙书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他拍了拍路青扬的肩膀道:“哎!咱们男人之间,不是应该不拘小节的吗?”

    他光顾着说小狼崽,忘记了路青扬比他高一些的。

    而路青扬却不做休,看着蒙书道:“咱们男人之间不是也应该称兄道弟的吗?称兄道弟不应该分一个长幼吗?”

    这一句话,把蒙书给塞到了。

    他干干的笑了笑,而后指着林子道:“你看小狼崽都出来接我们了,赶紧去啊!”

    而路青扬在后面看着蒙书道:“小狼崽根本就没有出来好吗?”

    可是蒙书不管,就是一个劲的往林子里跑。

    路青扬只好在后面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去。

    走了不久之后,就看到蒙书和小狼早抱作一团了。

    他走了过去,小狼崽一看到他,就扑倒了他的怀里。

    “确定要跟我们回去吗?”路青扬再次的问小狼崽。

    之前他们知道回去的办法的时候,就问小狼崽要留下来还是要跟他们走,而小狼崽则是十分确定的回答他们说要跟他们走。

    当时那老乌龟也不反对,他就在一旁看着,说小狼崽已经懂事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不管他做什么决定,他都支持他。

    而现在,路青扬不知道过了这么久之后,小狼崽是否会改变他的主意呢?

    那小狼崽听到路青扬问他的时候,抬起了头,用那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路青扬,认真的点了点头。

    路青扬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而后起身。

    既然这小狼崽已经决定了,那么他尊重他的意见。

    其实,在这里和离开这里,对于小狼崽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影响,无非就是他在这里,老乌龟来照顾他,他离开这里,他和蒙书照顾他。

    总之,他会过得很好。

    而现在他已经那定了主意,所以他就和那只老乌龟一样支持他保护他就好了。

    这一路上,他们也奔波了好久,于是老乌龟让他们先不要着急着走,吃点东西再走,毕竟他们也不是一瞬间就走的了的。

168小说网:http://www.168xs.net
168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http://m.168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