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钏逐波江水遥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归国还乡
    李念语气伤感,他以为那是天下独一无二,美到极致的眼睛,但是面前之人有着同样一双眼睛。“这就是缘分吧,愚兄年长几岁。”

    柳叶鼻子发酸,端碗的手在颤抖,“兄长请。”

    “贤弟请。”

    两人推杯换盏。柳叶真想宿醉一回,扯住李念袖子把鼻涕眼泪抹到上面,大声告诉他“我就是宝钏,你想起的那个人。”

    李念和其他将领寒暄,丞相之子的身份,令李念也是场中焦点。

    自己身份特殊,柳叶始终绷紧神经。意识到自己不胜酒力,她往桌上一趴,有人扒拉她,她不抬头,醉酒。

    “柳叶。”柳叶抬起脸,一双眼睛水光潋滟。石雄别开眼睛,那双眼睛看向他,他觉得自己有些醉意。

    旁边有人笑言“石将军,你的这位侍卫,胆量和酒量不相符合。”

    柳叶起身站得笔直“将军。”此时大厅里豪放的粗门大嗓,都快把房梁掀起来。

    “走吧,回去。”石雄说。

    柳叶看一眼李念方向,他正和一帮人话别。柳叶跟随石雄回到营地。

    很快朝廷嘉奖令到达边关。石雄荣升丰州防御使,柳叶任命为仁勇校尉,其他人依功劳大小各有赏赐。柳叶随石雄到丰州驻防。

    公元840年十二月末,都军兵马使王逢率军,护送太和公主抵达长安。

    23年前,唐穆宗在通化门送别太和公主。23年后唐武宗亲自到通化门,迎接太和公主归乡。

    公主一行车队渐渐驶近长安城,太和公主掀开车帘,遥望长安城高大城墙。

    她的家乡,她日思夜想的地方,公主潸然泪下。和她一同出使的随从,如今归乡者十之一二。

    看到远处行驶来到车队,唐武宗驱马上前迎接。太和公主坐在车里,泪眼婆娑

    武宗在马上躬身呼唤;“姑姑,侄儿迎候姑母回京。”太和公主哽咽难言,只是含泪点头。

    翠羽华璋,左右神策军各200人,以及太常仪仗队列队相迎。到了通化门,太和公主换乘八匹骏马驾驶的车子。

    乐队奏响《燕歌行》《清平乐》,仙乐袅袅,碧空如洗,街道两旁的槐树高大茂密。

    街道两旁的民众俯伏在地,三呼万岁,祝愿太和公主返回家乡久违的乡音,乡情,太和公主恍若置身梦境。长安城万人空巷,都想一睹传奇公主风采。

    章京寺门前百官着朝服等候多时。从那座高大巍峨城门进来,一路上她恍恍惚惚,透过车帘缝隙,看到街道两旁挤满欢迎人群。

    23年前豆蔻少女也是从这条路去国离乡,23年后,回来的是容颜憔悴鬓染霜华的她。

    太和公主从八匹骏马拉的华盖香车走下来,双足踏在坚实土地上,一颗心才彻底放下。这一切真的不是梦,她23年的梦想终于成真!

    站在百官面前的是身披白色貉裘,面色惨白如雪,两鬓斑白的妇人。太和公主多年异域漂泊,九死一生返回故土,世人皆为之悲悯。

    文武百官许多人湿了眼眶,“参见公主,恭贺公主还乡。”

    公主含泪笑道“阔别多年,各位大人可安好?”这些穿红着紫袍的大臣,是大唐的栋梁之才。

    老臣太和公主还认得,或是听闻过大名。大部分官员都是陌生面孔,乡音乡容,太和公主倍感亲切。

    辞别百官,太和公主到兴庆宫,参见太皇太后郭太后。太皇太后年事已高,太和公主强自压下伤感,略坐一坐,告辞离开。

    径直去了太庙。太庙殿宇高大,供奉李唐先祖牌位。烛火摇曳,殿堂庄严肃穆。太和只身走进去,在蒲团上跪下。

    “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女太和去国离乡23年回归故土,特来祭拜列祖列宗。”

    太和在唐宪宗、唐穆宗神位前大放悲声,听者无不动容。

    生死两茫茫,阴阳相隔,当年送她和亲的兄长已经薨逝。她只能在父亲和兄长牌位前哭诉,二十多年异域他乡命运沉浮、酸甜苦辣。

    出了太庙,太和公主一身青衣,身上全无半点佩饰,跪于光顺门前。唐武宗闻讯赶来,凛凛寒风中青衣素颜单薄身影,刺痛武宗双眼。

    “姑姑,你这是何苦!”他屈身搀扶公主

    太和公主泣拜道“太和有负朝廷重托,友邻不能和睦,边境再起战火。和亲无状,有负圣恩,太和自知罪不可恕。”

    太和公主言罢,俯伏在地泣不成声。武宗流泪道“姑姑何罪之有!以一己之身,义宁家国,功勋彰显于史册。都是侄儿不好,没能护姑姑周全。”姑侄两人抱头痛哭,

    时人有诗云:二纪烟尘外,凄凉转战归。

    胡笳悲蔡琰,汉使泣明妃。

    金殿更戎幄,青祛换氅衣。

    登车随伴仗,谒庙入中闱。

    汤沐疏封在,关山故梦非

    笑看鸿北向,休咏鹊南飞

    。宫髻怜新样,庭柯想旧围。

    生还侍儿少,熟识内家稀。

    凤去楼扃夜,鸾孤匣掩辉。

    应怜禁园柳,相见倍依依。

    太和公主以一介弱质女流,到回鹘和亲,维系两国睦邻友好。世人多有诗作歌颂太和公主历经坎坷,为国效忠的忠义之举。

    太和公主回归,唐武宗晋封太和公主为定安大长公主。回鹘四分五裂,昔日帝国名存实亡。大唐漫长边境线上,消除一大隐患。

    唐武宗欣喜万分,次日早朝,在宣政殿高仓宣读敕书平定回鹘,丞相李德裕居功至伟,加封丞相李德裕为司徒,位列三公。对丞相倚重更多几分。

    文宗后期,事务决断于北司,南衙行文书而已,这种局面到武宗时期大有改观。

    李德裕提出政归中书,强调宰相辅弼之权。此消彼长一方权力加强,另一方减弱。

    以仇士良为代表的北司坐不住了,危机感强势袭来。朝廷上下黎民百姓都松口气,但有些人一口气提上来,咽不下去。咽不下去怎么办?搞搞小动作,我难受你也甭好过。

    仇士良专权跋扈二十余年,眼睁睁看着君相和睦,南衙混的风生水起。风水轮流转,北司大有当摆设的嫌疑。而仇士良假装看不见,坐视不理,不是他性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