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下海潮 > 第142章 山城洞穴
    “富叔你没看到米科尔那去了?”

    “就那个外国妇人,一头金发?”

    “就是她。”

    “去钻机那里去了。”

    “知道了,咱们走吧。”

    岳父、富叔、察赞、二号同夏海去了富叔的家。

    院子里安了日光灯,照得满院通亮,施工队正在固定从苍山拉来的大帐棚,这是开建苍山工程时的用餐大棚,共有十张饭桌和配套的凳子。

    里面正在摆放桌凳,擦洗清理。

    富叔引几人进了窑洞,夏海却在院子里朝富叔的脑畔山看了看,又在院落的土崖根挖了一块土,在灯光下看了看,又用手捏了捏,是红粘土。富叔对不起了,这里就是自动化砖厂,日生产二十万,洞路开了,这里的砖在东胜市是会源源不断送过去的。

    生意人就是这个样,怪不得这小子发大财,吃饭之前就有了办大砖厂的生意。

    “夏总,报告一个好消息,煤层厚度五十米,果然是个罕见的煤田,明天在榆树河再钻一口看看,在盘龙镇再钻一钻就能确定我的说法了。”

    “米科尔那就为你祝贺,今晚喝酒祝贺。”

    “应该。”

    “噢,有个事再麻烦你一下,我想在此办个日产二十万块全自动化砖厂,得多长时间,投资多少?”

    “一个月时间,一千万通币带运输装卸,与察赞一样。”

    马上转款,明天算第一天。

    “行啊。”

    夏海转款,米科尔打电话。

    电话打完了,米歇尔说,听说你们要建水电站,本公司能提供所有设备与设施,你能考虑一下吗?”

    “你们公司有这项业务?”

    “有啊,但不在我国生产,在你们邻国厂子建造,销售见旺啊。”

    “你给路总打个电话联系,是他的朋友会马上开建。”

    米科尔电话出去了。

    富叔叫开场,招待察赞布来的重要客人,夏海到门外看窑内,不见科尔和学尔,问了富叔,富叔说二人在山城就没下来,他俩看你岳父的脸就不舒服,今天用两条毛驴给送水送吃送铺盖,说他俩到你出煤时再走,给你祈求神灵保个平安。”

    “富叔辛苦了,但愿平平安安,怎么不见杨丽那两位呢?”

    “她俩回去了。”

    这时锤子和钉子来到,酒席开始。

    三小碗酒水下肚,除姚老之外,在酒桌上喝酒的都没当回事,但接下来大事不好,先是姚雪,后是富丽,惠子惠丽米科尔来凑热闹,一人一碗酒敬过,富叔倒是年令大了,倒在了酒桌,扶上坑睡了觉。

    岳父离座,说他吃一点就休息,钉子不行了,惠丽引去吃了饭,两人休息去了。

    四男四女开战,夏海、锤子、蔡赞布,二号,姚雪、富丽、惠子、米科尔,一人一碗,撂倒谁算谁,第一轮过去姚雪和米科尔不支走了,二号不行了安抚去睡。

    留下富丽和惠子集中把锤子给撂倒,再攻下蔡赞布。两让夏海吃好吃饱,今晚让你…。

    夏海知道自己不醉,反倒觉得十分清醒。要走就到和富丽小时候玩耍娶老婆的地方,这里放着床单,抽了两块就走。

    向左就是“娶媳夫”的地方,是个石圪崂,阳面有个石奄,奄中有块平台。

    还没到地方,就听到有男女的喘气声,还有说话的声音:“快点……嗯。”“你还把人挣死不成。”

    听清楚了是钉和惠丽,赶紧撤走,回家休息,头开始晕了。

    两随夏海回到家,见工人们正在院子搭建会议室,夏海过去打了声招呼,回到房车休息,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觉得挤得不行,开了灯,一床就这么大一点,挤了四个人,衣服没脱,鞋还穿着,地上吐了一滩,不是一人吐的,看边上的惠子,嘴角还挂着羊肉。

    先把惠子送到另一床,擦了嘴上的羊肉,脱了鞋袜,把上衣给脱了,吐得脏了前襟。

    看样子富丽没吐,但是头发和枕头上有吐物,一定是姚雪给吐的,枕头更脏,拉来富丽放到沙发上让睡,她没吐人的份量还是有点重,刚放到沙发上,她没睁眼说话:“有人干不成。”

    夏海没支声,先用毛巾把头发上的吐物揩干净,富丽睡得沉还说胡话。

    把床上的枕头放下来,去卫生间洗一下毛巾,卫生间吐的到处都是,先洗毛巾,把姚雪的嘴擦干净,脱了鞋袜和上衣,腾出床单,开始清洗。

    忙活完车内和卫生间,洗衣洗床单,再给凉上三杯水。

    “洗完了天快亮了,三人也醒了过来,喝了水,去卫生间一看自己一个个非要大清洁。

    夏海出门,一处一处开始查看,见会议室己经摆布停当,只剩擦洗和装裱一番,到工人居住区,齐刷刷撑起五排百间帐棚,工人们正在起床。到厨房去看,小菜、白馍、稀饭已准备停当。

    到机械停放的地方,驾驶员正在忙机子加油和保养。

    富叔来此,正和一个项目经理交谈,见夏海来了说:“夏总,这就是段东胜派来的项目经理姓齐,我来是联系山上的道路开工。”

    “齐经理,我们应该认识,你是先丽叫来的对吧?”

    “夏总,你说的对,我是先丽的一个亲戚,我俩是远一点的姨亲同辈。”

    “那就是我的亲戚了,好好做事,就像在苍山一样干。”

    “还有江水山城平整,是我家干的,我爸和我姐在那边今早己开工,如果可能的话多包些工程。”

    “只要干得好一定给。”

    工人们吃饭一会就结束了,修路的机械设备开始修起上山道路,宽二十米。几十台机子,计划一上午结束。

    看了看村子,进出村道路全给整直整平,进村的路上来了辆小车,见夏海停了下来,下来一位男士,人不到电话递了过来说:“夏总,我是海归的朋友,来打洞的,你接一下海归的电话,证明一下我的身份。”

    夏海接过手机就听到海归的说话:“夏总,要不是路总调兵遣将我还蒙在鼓里,上次给你说的打洞你忘了吗?我的朋友就是给你手机讲话的这位,他姓曹,你就看的安排。你把手机给他我给说两句。”

    姓曹的打电话。

    夏海打电话给锤子和钉子在餐厅等他。

    “夏总上车到你的餐厅,我三还饿了。”

    这个人一定和朋友不分你我,早餐就像给他备的一样。

    夏海坐上车,指向富叔的家。

    到餐厅,夏海把姓曹的介绍给锤子和钉子,一会看公路从那入洞和出洞,与村子台地平。水电站钻洞可推迟。

    早餐上来,大家吃饭时,米科尔得知钻公路洞的来人,先约上看煤矿钻斜井。

    回房车办公室,三位还在洗刷,怪不得女人做事来不了劲,一点时间净花在打扮上了。

    “快去吃早餐,这个沟里恐怕就你三没吃饭。”

    “不吃了,昨晚吐得不清洗一下能行吗?”

    姚雪说过,夏海只能去了另一房车办公室。

    路总打来电话,他的朋友已下了飞机,正往榆树河这边过来,他正要上飞机到苍山,夏海说,一会我过去接应,你到苍山打电话给我。

    夏海给欧阳倩倩电话,让他开来两架直升机到卧虎沟,在帐篷位置前停机。

    约杨丽电话打通她说:“夏总现在东胜的路全成了你的,一路车堵得走不动,现还在来卧虎沟的路上,什么事啊?”

    “通知水电站协调人员在榆树河坝址等我和来建坝的水电公司。”

    “听到了。”杨丽说了三个字挂了手机。

    欧阳倩倩来电话,直升机起飞,注意给信号,在降落的地方给点烟火,这下只能自已去办,出外到处是黄篙,随手捡了一捆,没有带火,回家找了个防风打火机,去地方放好柴火,又捡了会,就听到直升机的嗡嗡声。

    夏海开始给烟指引,这些紫禾就是烟大,一会就飘上了空中,两架直升机看到,落了下来,不是夏海要耍大,水电站的地形太复杂,引上人步行去看,一个礼拜都在里面。

    直升机师傅下来,夏海让一留下在此服务,一架马上同他到榆树河坝址,上山看一下古城,有机会去一下江水山城新区挖填。

    他上了一号直升机,飞机从修路的位置上山。

    路修得太快了吧,全线也就贯通,正收拾路边,挖排水渠,推土机来回平整碾压。还正是魏叔所说,从他家脑畔到山城直溜溜,宽展展上了条斜坡路。

    直升机落在城中,见科儿和学尔正在一处挖着什么,他让师傅停了直升机,下地要看个究竟。

    “学尔小师傅你两挖什么呢,连直升机都不看一眼,又在挖宝?”

    两师傅停下了挖掘,科尔老师傅说:“刚才学尔在此小便,见地面上有个小洞,往里尿下去,半天才听到尿的响声,现在挖大了点,你用水电照照,是不是地下有砖砌的暗道?”

    夏海用手电照下去,果真是砖砌的洞子,深有十米,底宽有六米,边里像似死去的人,能看到黑乎乎的脑袋。

    “两位师傅还真是个砖洞,现在先盖上吧,里面好像有死人,等唐总的人过来挖开不迟,这里路已通,挖开恐怕不安全吧?”

    科尔说:“也是,听夏总的。”

    夏海想得多了,给小魏叔打了个电话让过来卧虎沟,给魏叔打了个电话派四个保安也到卧虎沟。他问两师傅需要什么直接给富叔打电话,他得去趟水电站坝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