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浮云魅影 > 第二十八章 一诺生死情
    雪,大雪

    朔风呼啸,飞雪漫天。

    千华山银装素裹,亦如当年。

    只是气氛中多了些喧嚣,少了些死寂。

    人生悲喜交加,既有哀伤,也有喜事。

    洞房花烛,无疑是其中之一。

    凌霄派大殿内,处处张灯结彩。

    弟子们也都面带喜色,进进出出张罗着。

    龙灵雪此刻一袭鲜红嫁衣,衬得她更加美艳绝伦。

    她伫立于大殿门前,翘首期盼着思念的情郎。

    冷风吹进殿中,烛火不断摇曳,亦如他们的爱情。

    “师父,或许凤师叔不会回来了。”

    一位比她年龄稍小的女弟子说着为她披上斗篷。

    龙灵雪回头朝她笑了笑,语气间十分坚定。

    “不!他说了三年后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可师祖说他是魔头,正召集江湖同道追杀他呢!”

    “定是父亲弄错了,他不会是那样的人,一定不会的!”

    “可即便如此,只怕他再也不敢来千华山了。”

    “他说了三年必回,就一定会回来!”

    女弟子微微侧过头,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唉,希望师父永远不知道师祖的事……”

    龙灵雪听见徒弟小声呢喃,不禁出言询问。

    “素云,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没……没什么……”

    “我听你提起了父亲?”

    “是……是的,我在想,师祖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是啊,父亲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突然一阵小孩的哭闹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龙灵雪一扫脸上的惆怅,顷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她转身走到两个孩子身边,轻轻抚摸着他们的头。

    “小雨、云儿,不要哭,你们终于要见到父亲了。”

    龙灵雪看着一对儿女,幸福中带着苦涩。

    三年里她日日独守空房,受尽孤单与寂寞。

    后来她又未婚生子,不知暗中遭过多少白眼。

    但为了凤九天,她无怨无悔,纵死不渝!

    “师父!出大事了!”

    一个女弟子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声音中还带着哽咽。

    龙灵雪的笑容凝固了,连忙转过了头。

    “到底出什么事了!”

    “师……师祖去世了,被凤九天害死了!”

    “什么!这不可能!你不要胡说!”

    “他的灵柩就停在门外,您若不信,就快去看看吧!”

    女弟子说得极是肯定,由不得龙灵雪不信。

    她瞬间呼吸急促,脚步蹒跚。

    她知道弟子不会说谎,却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她心目中凤九天是英雄,天下哪有会杀师父的英雄呢?

    她推开大门的刹那,彻底震惊了。

    北风虽在呜咽,却盖不住众人的哭泣。

    大雪虽然洁白,却远不如翻飞的灵幡。

    漫天纸钱乘着风雪,把千华山衬得哀伤一片。

    龙灵雪最后的希望,在见到灵柩的刹那间破灭了。

    她的心此刻变得比这风雪还冷。

    “不会的!傻子不可能杀我父亲,一定是你们搞错了!”

    龙灵雪抱着冰冷的棺椁,边哭边说着。

    她似乎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不去接受这个事实。

    “母亲,父亲是坏人吗?”

    一个小男孩踉跄跑来,口中不断问着。

    龙灵雪虽在痛哭,仍朝他用力的摇着头。

    “不!云儿,你父亲不是坏人!不是的!”

    “可……可他杀死了外祖父,我要外祖父!”

    “不会是他杀的,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小男孩似乎听懂了,不再喊叫,只默默流泪。

    小女孩也跑了过来,伸出两只小手抱住了龙灵雪。

    悲与喜往往在顷刻间,喜堂刹那间变成了灵堂。

    龙灵雪正要去祭拜父亲,却突然停下脚步。

    她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蓦然回身。

    “灵雪,我来赴约了!”

    朦胧的月光清洒,映照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他在漫天风雪中缓步而来,腰间配着宝剑。

    这不正是夜夜梦中相会的那个他吗?

    “傻子!是你吗?”

    龙灵雪彻底愣住了,泪水如珍珠般坠落。

    那道身影缓缓点了点头,慢慢的走到了她面前。

    “灵雪,是我!我宁愿死,也不愿负你!”

    龙灵雪看清了面前之人,心中变得五味杂陈。

    三年间她无数次想念他,可相见争如不见。

    只因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去爱,还是该去恨。

    “傻子,父亲真是你杀的……”

    龙灵雪哽咽着问道,眼中仍带着期待。

    她多希望凤九天说不是,哪怕只是骗她也好。

    但凤九天却点了点头,默然的点了点头。

    龙灵雪突然笑了,她仿佛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我以为是他们弄错了,原来真的是你!”

    “对不起,的确是我杀的!”

    “那你还有胆量、还有颜面来见我?”

    “来之前我已想过,我们相见无非两个结局。”

    “两个结局?哪两个结局?”

    “要么你为江湖除恶,要么我们远走高飞!”

    “你若杀旁人,我都能原谅你,可你杀的是我父亲!”

    “是啊,他是你父亲、你师父,更是正道之首。”

    “你既然明白这些,就该知道你只有一条路!”

    “一条路?哈哈,你是想让我死!”

    凤九天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抹笑容。

    笑往往都是愉快的,偏偏他的笑中尽是凄凉。

    “不是我想,而是你必须死!”

    龙灵雪拔出清霜剑,点指着凤九天。

    所有弟子此刻都围拢过来,个个持剑相向。

    “我的确该死,也从未想过活着离开!”

    凤九天一声清啸,流云剑陡然出鞘。

    他纵然一心求死,也绝不愿束手待毙。

    在凤九天走后的三年间,龙灵雪习武练阵,她本为了除魔卫道,却从未想过第一个对手竟他!

    流云剑寒芒闪闪,剑气震慑四方。

    凤九天人如疾风,剑似游龙,在阵中犹显游刃有余。

    十几个凌霄派高手,竟被他一人杀得落了下风。

    龙灵雪忙指挥变阵,十几人做出相应的变化。

    这大阵本就按五行八卦所摆,威力非凡。

    此时在龙灵雪指挥下,大阵顿时灵活运转起来。

    十几把剑泛着杀意在他身边穿梭不绝,分袭向他周身要害。

    星光映照着千华山,映照着众人,也映照着剑锋。

    天地间除了刺骨的凛凛杀气,还有浓得化不开的凄凉。

    “啊!”

    凤九天一声长啸,身子腾空而起。

    再精妙的大阵都有弱点,他无疑已发现了弱点。

    他的啸声划破长空,手中宝剑如流星陨落。

    这一剑的光芒是那么绚烂、那么璀璨。

    时间似乎不再前进,不再运转,刹那已成永恒。

    龙灵雪看着刺向自己的剑,缓缓闭上了眼睛。

    清霜剑虽也径直刺出,不过是想临死前不显得太软弱罢了。

    龙灵雪这一剑并不十分致命,而且极易躲开。

    但凤九天没有丝毫避让,任其刺入胸膛。

    他为什么不躲?为什么要死在这样的剑下?

    或许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想用自己的死给她一个交待。

    鲜血,直喷九霄。

    凤九天缓缓倒在地上。

    他一生都没被打倒过,此刻却倒下了。

    那张飘逸冷峻的脸上,没有痛苦,只有笑意。

    凤九天突然想起谭安洺,明白他为何死前带着笑意。若能以自己的死,成就亲人更好的未来。这无疑是值得的,更是应该欣慰的。

    而龙灵雪最好的未来,岂不正是成为正道之首?

    她绝不会像她父亲那样,而会真的造福武林。

    当然她也誓必会替自己,杀尽天下邪魔外道。

    他的血虽把山河染红,却绝没有白流。

    正是他的血,涤荡了江湖,换来了天地无暇!

    “当!”

    清霜剑重重落地,龙灵雪心如死灰。

    她已看不到兴奋的同门,也看不到冷漠的孩子们。

    此刻在她眼中,仿佛只剩下缓缓倒下的他。

    爱与恨,都已在方才一剑之下永远了结。

    现在她已彻底迷惘,不知前路到底在何方。

    “小九!”

    马车碾破冰雪,喊声撕裂群山。

    天底下能发出这种哀鸣的,也只剩下挚友茶仪卿。

    茶仪卿此刻全无往日的淡雅,目光中尽是悲伤与自责。

    他不恨龙灵雪狠心,也不怨凤九天莽撞。

    但他深深自责,若自己能早到片刻,或许一切都会不同。

    只是世上最残酷的,无疑就是任何事都不容假设。

    所有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无论是谁也无力改变。

    茶仪卿不顾众人愤怒的目光,径直把凤九天抱上马车。

    车夫随即调转了车头,径直离开了千华山。

    茶仪卿十分清楚,此时自己带走凤九天的后果。

    但是他永远都不后悔,朋友永远比自己更重要。

    纵然他因此名声扫地、敌满天下,也心甘情愿。

    马车渐行渐远,在积雪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

    大雪很快把车辙覆盖了,天地间彻底重归于死寂。

    “傻子,我不许你一人独赴黄泉!”

    龙灵雪终于回过神,朝马车远去的方向狂奔,大喊。

    她一声声呼喊,凄凉而悲怆,群峰似都随之呜咽。

    跌倒在地的龙灵雪被四只小手拉住。

    两个孩子的目光中没有伤痛,只有冷漠。

    “母亲,你怎么哭了?为了那个坏人?”

    男孩不解的盯着龙灵雪,眼神天真却显得残酷。

    龙灵雪恍若未闻,双眼痴痴望着不远处的断崖。

    她抱起一双儿女,不舍的在他们头上亲了又亲。

    随后她毅然决然的踱向崖边,眼中满是万念俱灰。

    “师父,你要干什么!”

    “师妹,掌门已经不在了,你千万不能再有事啊!”

    呼喊声此起彼伏,无数女弟子上前相拦。

    龙灵雪只冷冷地瞥一眼那些男弟子,无动于衷的男弟子。

    她似乎想起了无情的父亲,和那个无情的他。

    难道男人都如此无情?如此不重感情?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答案,但对龙灵雪而言已不重要。

    因为她离崖边实在太近了,近得让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尽管其他男弟子都在远远观望,可幽凝寒却不愿袖手旁观。

    他冲出人群,刹那跑到崖边。可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龙灵雪抱着孩子们纵身跃下。

    他伸手想把三人拉上来,结果却只拉上了那个小女孩。

    女孩在他怀中大哭,双眼直直的望着断崖。

    幽凝寒无奈的长叹一声,抱着她径直离开了千华山。

    夜与昼只差一线,生与死亦如是。

    龙灵雪抱着必死之心跳下悬崖,结果却出乎意外。

    她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马车中。

    身旁坐着位儒雅公子,脸上还带着一抹笑容。

    “龙姑娘,你已经身为人母,焉能如此冲动?”

    龙灵雪认出眼前之人,正是方才为凤九天收尸之人。

    她道过谢,随后十分急迫的开口询问。

    “这位公子,不知我儿现在何处?”

    茶仪卿笑着指了指车夫旁边,眼中带着喜爱。

    龙灵雪顺着看了过去,发现孩子正高兴地坐在车夫身边。

    她这才放下心,缓缓坐了起来,心中充满喜悦。

    只是她猛然发现自己旁边,竟还停着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她再熟悉不过,岂不正是凤九天?

    她方才的欣慰与幸福,这一刻彻底重归五味杂陈。

    爱与恨本是情感的两个极端,她却偏偏用在一个人身上。

    她伸手想摸摸他的脸,却颤抖得无法触及。

    生与死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此刻就横在他与她之间。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朝茶仪卿深施一礼,有些为难的开了口。

    “这位公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我是小九生前挚交,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已对人世心灰意冷,恐怕再难照顾孩子……”

    “小九之子便如吾子,我理应帮姑娘抚养。”

    “还有……我希望他长大后,不要恨自己的父亲。”

    茶仪卿闻言不禁笑了笑,随后十分郑重的点点头。

    龙灵雪再次深施一礼,随后走出车厢抱起了孩子。

    母子俩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慢慢向前方行去。

    不一会儿,他们就停住了脚步,共同望着渐渐出山的朝阳。

    许久之后,龙灵雪才与孩子依依惜别,独自回山。

    他们都以为会有相见之日,不料今日一别却成永诀!

    曙光,把千华山映照得无比圣洁。

    在圣辉中龙灵雪回山,完成了继任大典。

    就此,龙灵雪真的成了掌门,成了正道之首。

    不久,她领悟出诸天玄剑,武艺突飞猛进。

    但是龙灵雪越来越明白,欲凌霄者,必历苦痛。

    她不愿世间再有痛苦,故把凌霄派改为极乐仙境。

    只是真想达极乐之境,就必须剔除爱情与名利,可世上男子偏偏都钟情于此,她只得把所有男弟子尽数逐走。

    至此,龙灵雪彻底在江湖扬名。

    但她却永远忘不了千华山飘雪的冬天……

    尾声

    春天,梨花开满涟霞。

    凤动枝摇,散落一地花瓣。

    仿佛吹散了涟霞山破碎的流年。

    花白如云,素洁淡雅,亦如梨树下的两个人。

    “云儿,师父要出远门,很久才能回来。”

    “师父要去哪里,是去办差吗?”

    “不是办差,是去还愿,三个未了的心愿!”

    “是去淹城采摘茉莉花吗?”

    “是的,师父要采摘好多茉莉花,把它们放在一个姑娘的墓前。”

    “然后师父会去南唐,去祭拜皇帝爷爷吧!”

    “云儿真聪明,是师父腹中的一条小蛔虫!”

    “呵呵,可师父最后的心愿云儿却猜不中!”

    “师父最后要去千华山,去见一位故人。”

    “师父早去早回!”

    云逸墨挥动小手和茶仪卿告别。

    茶仪卿转身离去,随他而去的只有天边的一片白云。

    凡事念念不忘,都必有回响。

    三年后,又是一个清晨。

    龙灵雪悠悠醒转,眼角还带着泪珠。

    “唉,那一剑若未刺出,一切会不会不同……”

    她已不知多少次梦见凤九天,多少次梦回往昔。

    只是她心中明白,再多的想念也于事无补。

    这时弟子郭素云叩响房门,声音显得不太真实。

    龙灵雪无力的应了一声,慌忙拭干眼角泪痕。

    在众人面前她总要强装威严,装得让自己都厌烦。

    若非为了他,为了他的理想,恐怕自己早就坚持不住了。

    “师父,茶公子前来拜会,不知……”

    未及郭素云说完,龙灵雪就快步迎了出去。

    郭素云望着师父的背影,眼眶也不禁泛红。

    她虽无法真正了解仅见一面的师叔是善是恶,但两人深沉而纯粹的爱,时常让她几欲泪下。

    大殿,殿门紧闭。

    偌大的殿中,只有龙灵雪与茶仪卿。

    茶仪卿依旧淡雅,只是愈发显得憔悴。

    “茶公子,我儿他还好吗?”

    “龙姑娘尽管放心,他一切都很好。”

    “云儿也有五岁了,却一直没人为他取名……”

    “不,我已请陈抟老祖为他取了名字。”

    “是吗?老祖为他取了那几个字?”

    “逸墨。飘逸出尘,不拘绳墨。”

    “老祖能亲自为云儿取名,实乃三生有幸。”

    “不但如此,老祖还说数十年后当与之会于瑶池。”

    龙灵雪闻言露出了笑容,欣喜却又惆怅。

    随后她痴痴的望着茶仪卿,半晌都没说一句话。

    茶仪卿知她定是念及凤九天,神秘的笑了笑。

    “龙姑娘,你在想小九?”

    “是啊,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他。”

    “如果他还活着,你能原谅他吗?”

    “或许……但人死不能复生,又有何用?”

    “你怎知小九一定死了?”

    “他被剑刺透左胸,又怎能不死?”

    “可你抱逸墨悬崖坠下,不也安然无恙吗?”

    “若那样他都没死,除非他心脏长在了右边……”

    茶仪卿笑着微微颔首,随即缓步向殿外行去。

    龙灵雪再多的询问,他都似听不见,就那么潇洒的走到门前,这才缓缓转过身来。

    “命运虽由天定,真情却可令天地动容。”

    转瞬,又是新的一天。

    清晨没有明媚朝阳,而是薄雾满山。

    郭素云再次敲响房门,想要通报派中事务。

    可她敲了很久,屋内都没有人回应。

    她只得推开了房门,慢慢的走了进去。

    原本就十分清净的房间,今日格外清净。

    她并没有看到龙灵雪,也没有看到她的清霜剑。

    郭淑云起初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了微笑。

    她知道龙灵雪走了,那凤九天就一定还活着。

    只是他们再见后,会相守一生,还是拔剑相向?

    这件事郭淑云不知道,或许江湖中人也永远不会知道。

    但每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并以之诠释这段往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