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先锋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解说疑惑
    “你说对了阿声,我韩妮娜在米国求学,刚开始身体羸弱,被那些洋学生骂成‘东亚女病夫’,老娘哪受得了这种歧视?要想改变他们这种歧视偏见,我豁上了加强锻炼身体。

    后来主动报名参加校每年一度的体育比赛,刚开始不管参加各个项目多少个运动员,最后垫底的总是我。

    可我没有气馁,要叫他们看看中华儿女多自强。

    经过刻苦训练,在第二年体育比赛项目上我就拿到了三个前三的名次,第三年我就成了比赛场上的种子选手,他们都服我,你阿声还敢跟我比试吗?”

    朱振声不知韩妮娜说的真假,但内心却受到很大震动,单凭韩妮娜这种精神,就对她产生出一种无比敬重之情。

    大家听韩妮娜刚才这通慷慨激昂的解说,此时在他们眼里的韩妮娜,已经不是看起来表面羸弱不堪一击的花瓶式美女,而是一位潜在巨大爆发力的一只漂亮山豹。

    朱振声被韩妮娜说的有些将信将疑,可他主观上不想叫苏小嫚落选,成为那个被裁掉的名额第一人。

    他看着韩妮娜口气较为客气的说道:“韩小姐,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可你会熟练的使用各种枪械吗?”

    “阿声,你这是明摆着把我当成那个被裁掉的人就是我,我可以毫不夸张的告诉你,作为私人飞机俱乐部合伙人的亚德里先生,他不但是一位杰出的密码专家,而是还是一位熟练驾驶飞机飞行的飞行员,更是一名枪械喜好者。

    我作为亚德里先生最得意地学生,我在体育比赛场上的表现亚德里先生非常欣赏,所以他不但把我带进私人飞机俱乐部成为高级会员,而且还把我带进一家枪械俱乐部接受非常规训练,这足够了吧?难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阿声?”

    朱振声没想到韩妮娜会这么优秀,竟然学的东西在正面战场上与敌人血肉搏杀都用的上,但他不想把裁掉的那个名额落在苏小嫚身上,不仅咄咄逼人的再次问道:

    “韩小姐,你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没有与凶狠的日军展开生与死的搏杀,一个没有战斗经验的士兵在战场上不但会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且还会成为执行特殊行动的猪队员。”

    “朱振声,你在骂我?”韩妮娜被朱振声一而再的质问已经有些恼怒,最后竟然会骂她是‘执行特殊任务的猪队员’,不仅盛怒的近乎吼叫的瞪着朱振声。

    雷云峰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看官或者说是一个听说书的,听韩妮娜被朱振声质询的侃侃而谈,不仅对韩妮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当最后朱振声口不择言的骂韩妮娜是猪队员,彻底激怒韩妮娜时,他怕在出发前在兄弟之间闹出误会,影响到秘密行动,不仅‘哈哈’大笑的摆了一下手。

    “两位的精彩答辩很精彩,朱振声提出问题不但尖锐而且很中肯,韩小姐解答问题有理有据有旁证,听着耳目一新拍案叫绝,现在辩论到此结束,大家先休息一会儿再说。”

    雷云峰走出会客厅来到一楼,站在院子里仰面望天,看到淡淡的云彩在微风吹拂下慢慢的肉眼可见的漂移,不仅心情沉重的感叹道:乐视

    “再见了陪都,不知这次执行特殊任务是否还会活着回来,但愿待在身边的兄弟,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再次返回。”

    再说返回局本部的沈主任,将如何安排雷云峰和‘螳螂’特别行动小组人员的细节,向局座作出详细汇报。

    沈主任最后说道:“局座,在执行日伪特务组织设伏围杀雷云峰等人的任务时,您问我是否向您隐瞒了什么,要求我在玩成任务最好能说清楚,我……。”

    “是啊,我当时看你和雷云峰在汇报时,就发现有些苗头不对,为什么在说到关键的情报来源时闪烁其词,尤其是提到黄广仁提供的情报,你两人好像配合默契不往清楚里说,现在这个任务已经完成的非常漂亮,你沈主任也应该给我个交代。”

    “对不起局座,当时因为马上就要执行任务,怕说出对黄广仁的怀疑影响到整个布局,现在我可以说了。”

    沈主任停顿了片刻,好像非常为难的而且心情极其沉重的说道:“局座,雷云峰提供的情报来源,来之于红房子咖啡厅听到三个人在密谈,所谈的内容是设伏围杀雷云峰和亚德里等人。

    而这三个在红房子密谈的人,就是督察室督察大队的副大队长黄广仁、二中队中队长马龙和队员符宾。

    据雷云峰报告,发现他们乘车离开白公馆途中公路右侧,埋伏着几个人,等他们的车辆通过后这些人马上乘坐一辆吉普车跟踪,一直跟踪到莎仕酒楼。

    下车后的马龙和符宾走进莎仕酒楼大厅,发现雷云峰和亚德里等人正在用餐,两人随便点了点饭吃完后离开,雷云峰警觉的随后跟踪。

    当跟踪到红房子咖啡厅,雷云峰化装成一个体面老头走进咖啡厅,在黄广仁三人密谈时获取他们在密议如何除掉雷云峰和亚德里。

    雷云峰从中获悉执行伏击任务的不是黄广仁,而是由黄广仁提供准确情报,后来出现并被围杀的设伏敌人,竟然是久野俊男派出的日伪两支特别小队。

    他一口咬定黄广仁就是潜伏在军统局本部的日伪特务,也就是说黄广仁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日伪特务、叛徒,雷云峰并要求在执行这次围杀设伏特务的任务时,避开黄广仁。”

    局座听沈主任说出雷云峰认定黄广仁,就是潜伏在局本部的日谍组织打入内部的鼹鼠,并没有感到惊诧,而是口气阴冷的问道:

    “沈主任,既然黄广仁是潜伏在内部的日谍特务,那为什么黄广仁要把敌人在半路设伏,围杀雷云峰和亚德里先生的情报上报给你呢?无论怎么分析他都不应该这么做。”

    沈主任摇头接着说道:“局座,据雷云峰分析和后来对红房子咖啡厅侍应生小马进行调查,认为黄广仁很有可能怀疑化装成体面老头的就是雷云峰。

    但当时黄广仁可能一时疏忽没有认出化装成老头的就是雷云峰,但他走出来突然感到有问题,马上返回去找到侍应生小马详细询问,由雷云峰化装成那体面老头的行踪。

    黄广仁此时已经意识到危险,为了逃避被雷云峰跟踪暴露自己的意图,免遭军统内部调查,不得已采取丢车保帅的手段,主动向我汇报他‘所获取’半路围杀雷云峰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