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先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奔走呼号
    求票支持

    雷云峰说着还不解气的讥讽道“黄广仁,你的级别还不够,我不鸟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早就把写好的材料递交给沈主任,可能局座都看过,没事你赶紧离开,烦着呢。”

    “你、你说什么?你已经将写好的交代材料交给沈主任,我怎么不知道?再说你一名犯人,最好放老实点,别特么的在我跟前一口一个老子行吗?小心我一会儿叫你成为孙子。”

    “我现在就把我这个人交给你,有本事把我送进白公馆,那里的刑具听说用起来很顺手很刺激,你来呀?”

    “好、好好,我很快就会叫你这个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混蛋,领教一下我审讯犯人的手段。”黄广仁本来就很反感雷云峰,恨不得弄死他永远都不见这个混蛋。

    此时的军统局本部,大家都在议论雷云峰这位谍战奇才,竟然会是潜伏在内部的地下党,而且还是投靠特高课的叛徒,残杀抗日分子的刽子手。

    也有头脑清醒的人,认为如果雷云峰真是地下党,在没有被抓捕绝不会投靠特高课,再说他既然投靠特高课,却为什么会对潜伏的日谍特务的追杀那么不遗余力?

    在军统这个大染缸里,什么人才、怪才都能孵化出来,有的心狠手辣,随时都想找机会杀人来表现自己,黄广仁就是这样为人不齿的混蛋。

    还有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不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哪怕明知有人是被冤枉,也绝不会出头为他人卖力。

    雷云峰被无端关禁闭,很快传到电讯处,电讯处认识雷云峰的人不仅惊讶道“原来尚枫就是雷云峰,这人能耐大着呢,怎么多次立下大功,却被关了禁闭呢?”

    韩妮娜当听说雷云峰被关禁闭,不仅愤怒骂道“军统就是个暗无天日的混蛋组织,尚枫刚侦破日谍潜伏间谍案,不但没有立功受奖,竟然把他抓起来关进禁闭室,还有天理吗?”

    徐成志科长看韩妮娜为雷云峰被关禁闭,气的五官错位气不顺,不仅劝解道“韩副科长,你也不用着急上火,尚枫被关禁闭,可能就是一个误会,我猜很快就会放出来。”

    “徐大科长,你怎么会这么迂腐,能被关进禁闭室的人,一定有说不清的事情,现在把立下大功的尚枫关起来,说明什么?说明军统要拿尚枫开刀,不然为什么关押一个立下大功的自己人?”韩妮娜越想越不对劲,正说着冲出办公室。

    她来到电讯处魏处长办公室,连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去,怒目圆睁的看着魏处长质问道“处座,军统局为什么要抓捕尚枫,他到底错在哪里?犯的是什么罪?”

    “韩妮娜,你还懂不懂点规矩,不要依仗自己是个留学回归的博士,就整天狂傲的不知天高地厚,你知道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吗?”

    韩妮娜被魏处长第一次这么凶狠的训斥,不仅收敛的看着魏处长,口气稍微缓和的说道

    “魏处长,尚枫在咱们电讯处,带着身边三两个人,与潜伏的日谍特务进行一次次的生死搏杀,您不会不知道吗?”

    “我知道怎样,不知道又能怎样?尚枫、不,就是这个雷云峰是个非常优秀的人才,可他犯得是私通地下党的死罪,还有投靠特高课,残杀我军统人员,哪一条不是杀头之罪?”

    “我的魏大处长,您真相信尚枫是这样投靠特高课残杀军统特工这种人吗?如果他真是叛徒汉奸,能冒险……。”

    “韩大小姐,我的姑奶奶,抓捕雷云峰是上峰的命令,我一个电讯处长能干涉的了吗?”

    “魏处长,您毕竟是军统的老同志,总不能看着尚枫受到冤枉不伸手拉他一把吧?”

    “我、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尤其是他犯下私通地下党这条大罪,任何人都不会为他开脱,我奉劝你不要参与到这个极为危险的案子里,这也是为你好。”

    韩妮娜看魏处长做出一种无心插柳的举动,愤怒的冲出处长办公室,强制要上一辆吉普车,直奔军统局总部。

    她知道这件事很大,大的叫她心里紧张的情绪难以言表。

    冲上二楼的韩妮娜,径直奔向禁闭室,趴在铁门上面的窗户,看到雷云峰在里面活动身骨,不仅流着眼泪喊道“阿枫,你到底犯什么罪了,为什么要关你的禁闭?快告诉我。”

    “哈哈,韩姐来看我了,你又何必呢?放心吧,我呆在禁闭室挺好,这样还可以好好休息休息,等养足了精神再出去,一定还会杀更多的小鬼子。”

    “你怎么这么混,就凭给你罗列的三宗大罪,哪一条都足够把你拉出去枪毙,你还盼望着放你出去,你能不能醒醒,不要再做梦了?”

    “韩姐,我始终相信清者自清,再说我已被关禁闭,在军统我又没有后台,瞎折腾最终还是死,又何必自寻其辱?”

    “阿枫,我绝不会看着你就这么死去,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地下党,有没有投靠特高课,杀没杀过军统特工?我请求你对我说实话。”

    “哈哈哈,我想加入地下党,可我能找到组织,人家能要我这个军统特务吗?再说投靠特高课当叛徒汉奸,如果我真是这种人,还能拼死拼活的摧毁日军研发细菌武器基地,刺杀叛徒汉奸和鬼子少佐,侦破抓捕潜伏的日谍特务吗?”

    “好,只要你没骗我,我一定替你出头,哪怕杀了我,我都不会看着你被冤枉而不管。”韩妮娜说着掉头离开,直接找到负责审查雷云峰案件的沈主任。

    沈主任看着冲进来的韩妮娜,一脸怒气的说了这么多,不仅笑问道“韩博士,你是不是对雷云峰很有……。”

    “啊?沈主任,我来为尚枫鸣冤,难道你是这么看我?我这个人爱憎分明,如果尚枫、也就是你们说的雷云峰真犯下罗列的三宗大罪,我陪他一起死,但是我了解他,他……。”

    “哈哈哈,短短几天的接触,你就敢说了解雷云峰,这也太草率太儿戏了,所以我问你是否对雷云峰很钟情,不管他是否触犯军统条例,都要不顾一切的为他鸣冤?”

    “沈主任,我韩妮娜虽然恃才傲物,有时一意孤行,但是我找您绝不是感情用事,是要为一名优秀的特工抱不平。”

    “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答复,只有等审查出结果才能给雷云峰定罪,我希望你能相信清者自清,只要雷云峰审查没问题,我还你一个完整健康的雷云峰。”

    “可我不能眼看着尚枫,被关进禁闭室受如此大的冤枉,再说我韩妮娜很少求人,今天冒昧闯进您的办公室,还请沈主任一定要救救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