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先锋 > 第四百零二章 盘算对方
    黄主管听朱大麻子如此说,再看雷云峰锐利的眼神已经内敛,在别人看来眼大无神,就是个干粗活的傻大个。

    加上雷云峰临来时做过化装,任谁也看不出他在没换装前,会是个机智过人风流倜傥的美男。

    “哈哈哈,朱爷,现在重庆黑白两道鱼龙混扎,要是不小心提防,一旦中了别人布下的陷阱,到时想挣脱恐怕为时已晚,朱爷说对吧?”

    朱大麻子有雷云峰在身边,不敢与这狡诈阴险的黄主管多磨时间,一旦露出破绽,这个黄主管可是带着五个有枪的恶徒,真动起手来,他和雷云峰两人岂是对手?

    “傻大个,现在已经与黄先生对上接口,还不把绑架韩妮娜这个人质的照片拿出来交给黄先生,你等死啊?”

    “是朱爷。”雷云峰故作小心的从内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双手递给黄主管。

    黄主管刚要伸手接过照片,却突然缩回手,快速将枪口顶在雷云峰胸口上,厉声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的手如此细皮嫩肉,我看你就不是个干粗活的帮派弟子,快说,你到底是谁?”

    “黄先生,你、你这是耍哪门子威风?我身边的人就应该都是粗皮糙肉啊?我把这傻大个留在身边,就是看好他这细皮嫩肉的一双手,有时闲的没事把玩几下,难道不行吗?”

    “朱爷,我可没听说你有这爱好。”

    “是吗?我还没听说你喜欢金条会不择手段,哼,人在世上混各有所好,要是你有兴趣,我这傻大个可以送给你玩儿几天,你要吗?”

    雷云峰没想到自己这一双比女人还女人细嫩的手,竟然会引起狡诈阴险的黄主管注意,要是知道这双漂亮的手会引起黄主管的怀疑,来前一定会摆弄的粗糙不堪。

    黄主管看枪顶在雷云峰头上,吓得傻大个浑身如筛糠,头上冒出豆粒大的汗珠,两手在不停地抖动,不仅‘哈哈’大笑着收起枪,从雷云峰手里接过那个信封。

    抽出信封里的照片,这个五短身材瞪着一双阴险小眼睛的黄主管,竟突然将眼睛睁大了一倍,盯着照片上的人质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哈哈,黄主管,你不会看好照片上这个幺妹儿了吧?这好说,只要你把该给我的金条付清,这个漂亮的幺妹儿就是你的了。”

    “朱爷,这个年轻姑娘现在在哪里,我要马上见到她。”

    “黄主管这么着急,那就先把金条付清,我马上就带你到我那隐秘的地点交接人质,咱们是现在走还是……。”

    “把那十根金条交给朱爷,剩下的五根等交接完人质再交付。”黄主管说着接过身边一个身穿黑风衣的年轻人,递给他的一个沉甸甸布袋,递给朱大麻子。

    朱大麻子蹲在地上打开布袋口,仔细检查布袋里的金条是不是够十根,等他点完,封住口袋提起来交给雷云峰

    “傻大个,这可是爷们拿命挣来的,你小子要是给我少一根,就等着死吧。”

    “放心吧朱爷,就是我死了这十根金条也丢不了。”雷云峰接过装着沉甸甸十根金条的布袋,直接揣进上衣里面,规矩的站在一边。

    黄主管对朱大麻子带来的这个‘傻大个’始终不放心,但当着朱大麻子的面也不好再三盘问,不仅说道“朱爷,你坐我的车,我的人坐你这个‘傻大个’开的车,行吗?”

    “行啊,太行了,我巴不得咱们互相都有个戒心,这样就是真出现什么事,大家都能同心协力,不至于甩下对方独自逃命。”

    雷云峰被三个黄主管的人陪伴、不,不是陪伴,而是押到他藏起来的轿车跟前,推搡着把雷云峰塞进驾驶位,口气狠厉地说道“开车。”

    “三位爷,请问咱们这是要到哪?起码要告诉我往哪开吧?不然开错地方,我们朱爷找不到会杀了我。”

    “混蛋,你把车开上公路,跟在黄先生车后不要离得太远,你难道不明白?”

    雷云峰通过黄主管刚才说话的声韵,又与坐在车上的其中一个人所说的话联系起来,不难听出他们说话的口音虽然很接近自己,但是雷云峰还是能听出他们带着非常浅显的岛国声韵,这点骗不了他。

    他没想到这个黄主管不但是日伪特务,就连身边这几个跟班应该也都是他的同类。

    在陪都重庆潜伏的日谍特务组织,一下子能同时出场五名日谍特务,可看出这个日谍组织的势利有多大。

    雷云峰将车开到马路边,等黄主管从树林开出来的轿车来到马路,为了不掉线,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后面。

    此时的雷云峰看着前面那辆轿车,心里紧张的不知道朱大麻子与黄主管同乘一辆车,会不会在黄主管生与死的恐吓下,为了活命出卖他?

    而此时与黄主管同乘一车的朱大麻子,与黄主管坐在后车座,心思反转不知雷云峰被黄主管的人挟持在车里,会不会在说话时露出破绽坏了大事,心里害怕的有些自持不住。

    “朱爷,你害怕了?”

    “老子有什么可怕的?不是我朱老大吹牛bi,现在的朱老大可不是一年前的朱大麻子,在陪都重庆,谁敢惹老子?”

    “这么厉害?我怎么觉得你身上有些抖,不会是想坏我的事吧?或者说你要把我交给政府,再或者说想把我带到你最隐秘的地盘,杀了我的人夺走所有金条,然后……。”

    “你给老子闭嘴,我警告你,老子在重庆也算是一号人物,岂能为区区二十根金条就坏了规矩?你叫我以后在世面上还怎么混,人家谁还敢跟我打交道?”

    “朱爷仗义,有口皆碑,只是这次做的买卖有些大,我出钱你出力抓捕军统的一位貌美如花的回国博士,这个盘子也太大了,就怕朱爷接不住把我也栽进去。”

    “还是不信我?人质的照片都给你了,现在就带你去交接,你还这么提防,那也好,既然黄先生不信任我,停车,赶紧给老子停车,老子这笔买卖还不做了呢。”

    “气大伤身,朱爷何必为一句话就如此大动干戈?有话好说,再说我可是把身家性命交在你手里,一旦掉进他人设的圈套,你说我丢了金条又舍上命冤不冤?”

    “冤,要是这样老子也冤,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就这么用二十根金条就给卖了,太可惜了,不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