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先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恶人还要恶人磨
    5月1日开始加更,求票支持。

    朱大麻子看好照片上的这个美人韩妮娜,也不问绑架这漂亮姑娘的底细,一口答应事成后,把这幺妹儿送给他做舵主夫人,黄总管爽快的应承下来。

    今天一早,朱大麻子就派两个在帮的兄弟,开着一辆轿车来到电话局,一直等了几个小时也没等到要绑架的姑娘,刚准备离开,发现一辆吉普车开到电话局门口停下。

    两个青帮弟子等车停下来,看到雷云峰快步走进电话局,两人下车看到坐在吉普车副驾驶位的那位漂亮姑娘,正是照片上要绑架的幺妹儿。

    不仅心花怒放的摸到跟前,用撒上高浓度酒精的毛巾,突然捂住没有防备的韩妮娜口鼻,致使韩妮娜很快被麻醉,拖下车抬上轿车快速离开电话局,把绑架的人带到了四合院。

    朱大麻子说到这里,不仅一脸凄苦的说道“长官,我是被蒙骗才干出这等绑架的事来,现在已经把人交给了您,您就饶我这条狗命吧。”

    “你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我,而且还对我百般凌辱,我岂能放你一条生路,现在我就杀了你。”韩妮娜愤怒的挥起手中匕首,就要杀了这个混蛋。

    “长官饶命,不是都说好了,只要我老实交代就饶我性命吗?为什么还要杀我,你们还讲不讲江湖道义?”

    “王八蛋,你还配讲江湖道义,你绑架良家妇女,实施百般凌辱这就是你的江湖道义?”

    “这位大姐,不、不不,女长官,我虽然对您动了邪念,而且又对您动手动脚,可我并没有真正伤害到您那,要说我犯罪,我也只能是个犯罪未遂。

    看在我主动交代出这么多事来,就饶了我吧。如果以后你们需要我朱大麻子或者我的青帮,哪怕冒着杀头之罪,我也绝不会当缩头乌龟。

    再说我是有眼不识泰山,要是知道绑架的是军统的女长官,就是借给我十个胆,给我金山银山我也不敢。现在好了,今天见到真佛,从今后我就是你们军统的一条狗,叫我咬谁就咬谁,但有反心天诛地灭。”

    朱大麻子最后这句话说得是心里话,因为在道上混,谁能跟军统挂上钩,那他的靠山就够硬,不管白道黑道都要让着,否则会假公济私的废了你。

    雷云峰听朱大麻子说完,看韩妮娜一直要把这个凌辱她的混蛋,非要杀了才能泄愤,此时手持匕首就要杀了朱大麻子,却被雷云峰挡住再次将匕首抢到手里。

    “阿枫,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杀了这个已经知道我是军统特工,还要百般凌辱的衣冠禽兽,难道你看着我受到凌辱能忍下这口气吗?”

    “韩姐,就是要杀朱大麻子现在也不是时候,我还有好多话要问他,为了你能消消气,就不要在车上,你下车坐到阿嫚那辆吉普车上,一会儿我再找你们。”

    韩妮娜被雷云峰劝下车,站在车下看着雷云峰恳切的请求道“阿枫,你一定要把这个朱大麻子交给我,由我来亲自动手杀了他,不然我会一辈子都喘不过这口气来。”

    “好、好好,你放心,如果朱大麻子对咱们没有什么用,我一定交给你杀了他,快坐到吉普车上缓缓劲,过一段时间就会平和下来。”

    “长官,您可是说好了,只要我好好交代配合交代,您就可以放了我,您可千万不能言而无信,把我交给这个杀气很重的漂亮姑娘,不然你就是失信于人,很不讲究知道吗?”

    “闭嘴。”雷云峰狠狠地抽了朱大麻子一个大嘴巴子。

    “你这混蛋还有脸跟我说这些,我是答应过你只要老实交代可以考虑放了你,但是还有第二条,那就是被你凌辱的这位姑娘能不能放过你,难道你当时没听清楚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长官,要是你当时就把我杀了,你还能知道是谁下令绑架你们这位漂亮的长官吗?现在我什么都说了,您竟然还是要杀我,这不道德。”

    “放你的狗屁,你凌辱了人家姑娘还这么理直气壮,难道我当时杀了你,你的这四个小弟都是哑巴不会主动交代吗?哼,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这样你会因为找不到北白丢性命。”

    雷云峰没时间跟这混蛋过多的纠缠,突然转回头一把揪住朱大麻子的衣领。

    态度狠厉地问道“老实告诉我,黄主管安排你抓捕韩妮娜,到底是什么目的,你又怎么与他交接被绑架的人,要是敢说半句假话,我会扭断你的脖子。”

    “我信、太相信了,就您两下卸掉我的胳膊致使脱臼,就知道您的厉害,我虽然想活命,但是我知道的真不多,不知您还想叫我说什么。”

    “就按照我刚才的问话老实说,要是能更有用的情报,我会拦住我们那位被你凌辱的漂亮姑娘,暂时不杀你。”

    “说来说去最后还是要杀我,那我说不说有鸟用啊?既然这样,你现在就杀了我吧,老子反正早晚是死,早死早托生,又何必自取其辱的被你牵着鼻子打着走。”

    “你要跟我耍无赖是吧?既然你不想要性命,那我就成你。”雷云峰说着突然挥拳捣在朱大麻子口鼻之间,顿时朱大麻子口鼻喷血,如杀猪般的嚎叫道“你真下狠手啊?”

    如果不是雷云峰想留这混蛋一条命,只要拳头再加一点劲,朱大麻子的鼻骨和上牙床就会被打的稀烂。

    要是雷云峰真想置这混蛋于死命,用不上刀枪,只要拖下车给他来个‘三连击’,瞬间就会取他性命。

    “说还是不说,死还是求活?只在你一句话。”

    “我的爷,算您很,我说,特么的告诉你,死活你看着办吧。”朱大麻子看不说是不行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要是还能有命活着,一定不会轻易放过眼前这个小混蛋。

    他口鼻继续往外流血,但两手被绑在身后想擦都没办法。

    雷云峰拿出擦车的污垢抹布,狠狠地给朱大麻子擦了几把,疼的朱大麻子如狼嚎,一再告饶。

    他之所以留下朱大麻子这个杂种一条命,主要是想通过他,挖出这个贸易商行的黄总管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操纵,是否与潜伏在重庆的日伪特务组织有密切联系。

    只要能揪住黄总管的尾巴,查出背后的黑恶势力,就不难弄清鞠洪生的身份以及绑架韩妮娜的阴谋。

    “要想活命就赶紧给我说,如果还敢耍嘴皮子,我会叫你领教一下我的‘三连击’到底是什么滋味。

    朱大麻子被雷云峰的残忍手段给吓怕了,哪敢再唧唧歪歪的耍横,更不敢撒谎,如实的交待出令雷云峰吃惊地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