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爸爸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了,你要乖乖待在这听你妈妈的话,知道吗?”这是记忆中爸爸和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那一天他的手掌轻轻的揉着我的脑袋,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

    也是自那一天,爸爸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妈妈经常默默看向远方,她的眼角都会不禁的流下泪水,眼中是无尽的思念。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间我已经七岁了,爸爸离开已经有三年了,记忆中他的模样也越来模糊,只有那天那句话,与手掌的温暖还历历在目。

    但妈妈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时常咳嗽,每次还带有那么一丝血迹。

    “艾尔,妈妈可能也要和主人一样去远方了呢,你现在能照顾好自己了吧。”女子说完有些歉意的看向艾尔,眼中尽是不舍。

    少女默默的低下了头,眼角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其实她明白的,毕竟已经七岁了,而且在森林的不远处的那个小石堆,可能就是爸爸那最后的归宿吧。

    但她不敢问,她害怕知道答案,也害怕妈妈流下泪水。

    女子把艾尔抱在怀里,哽咽道:“对不起啊,真的很对不起呢艾尔,我们是不合格的父母吧。”

    艾尔擦去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道:“不是的,你们是最好的。”

    女子看着艾尔眼中光芒,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一天她讲了很多,都是她与他的故事,半魔族少年与混血精灵少女的故事。

    里面的爱情很美,但莫名的带点悲伤,魔族少年从牢笼中救下精灵少女,是英雄救美?不算是!只能说废物利用。

    毕竟她是奴隶,他是主人,时光缓缓流逝,转眼间几百年过去,少年不在是少年,主仆也不在是主仆,几百年时间,早就让两人互生情绪。

    但总归是悲剧的,爱情是美好的,就是不被承认罢了,男子带着带着爱人来到边界,虽然付出了代价,但总归是美好的。

    直到意外的降临,那就是艾尔,男子是高阶魔族,后代会概率遗传血脉,让本就雪上加霜的他再也承受不住。

    女子脸上早就挂满了泪痕,男子轻轻拂去对方眼角的泪水,温柔道:“菲丽丝,这有什么好哭泣的,这不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梦想吗?我可能不能陪伴你们太久了,不过你可要照顾好那个小家伙啊。”

    看着对方那温柔的笑容,菲丽丝艰难的点了点头,温柔的抚摸着肚子里面那还未成长的小生命。

    但菲丽丝心里也有一个秘密,她没有告诉对方,那就是艾尔的出生也会夺走她大部分生命精华,毕竟她是变异的精灵混血种。

    他走了,他真的走了,但自己也快要撑不住了,艾尔可怎么啊啊。

    看着已经熟睡的艾尔,她做了一个决定,虽然会加快她的消亡,但非做不可。

    随着光芒的闪动,艾尔的模样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应该普通的人类小孩,菲丽丝满意的点了点头。

    次日清晨,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洒在艾尔小小的脸蛋上,那精致的小脸,现在还有这几条泪痕,让人心痛不以。

    随着眼睫毛微微的颤动,艾尔睁开了眼睛,看到一旁的母亲后,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之后的几天,菲丽思的身子好了很多,讲述了很多有关她与他的故事,让年幼的艾尔向往不以。

    “妈妈,那你为什么一直叫爸爸主人啊?”

    菲丽丝甜甜的笑了笑,脸颊有些红润道:“他本来就是我的主人啊,而且这个关系也挺不错的。”

    随后打趣道:“艾尔也可以哦,以后找到喜欢的人叫他主人的话,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艾尔露出一丝恍然,随后点了点小脑袋。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年的时间,菲丽丝身体再也负担不起,永远的离开了。

    看着安洋的躺在床上失去生机的母亲,少女有些迷茫,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眼神尽是不舍。

    但终归要继续前行,少女听从妈妈最后的话语,离开了森林,去往了人类世界。

    迷茫,不安,恐惧,各种情绪支配着小小的身体,直到

    “小姑娘,你怎么就一个人啊?你爸爸妈妈呢?”非常温柔的声音,艾尔抬起头,那是一个人类老爷爷,那一脸慈祥的笑容,触碰掉少女的内心。

    泪水夺眶而出,“他们都不在了,不在了。”

    老者面露不忍,想到失去的儿女,内心也是一阵悲痛,将少女领回来小家,虽然很破,但很温馨。

    (这个故事到此为止,很多没写到,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之后可能会出番外,讲述艾尔父母的故事,还有艾尔与老者的温馨日常,但前提是这本书能正常出。)

    “妈妈,爸爸他怎么还不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