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演不下去了 > 第85章 第 85 章
    番外5瑕瑜uu

    三月,  早春。

    z市中央商圈,山阳水。

    年轻的商业社区里喧嚷热闹,路上不少扛着摄影机与打光板的年轻人,  在各个漂亮又极具特色的建筑外取景拍摄,还有不少街拍自媒体在这里蹲点,  打扮得或漂亮或帅气的年轻人们在这里来来回回。

    常在这里往来的人们习以为常。

    绕过热热闹闹的正中区域,往文化园的方向走,  就进入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区域。

    在几家茶楼、咖啡馆和书吧的包围下,  开着一家服装店。

    三面落地窗,“瑕瑜uu”的白色字招牌攀在向南那一面的落地窗上,简单又流畅。

    这里客人来往得不算多,但偶尔也会有几个随意乱逛的人意外地走进去。更多的,  是隔三差五的有几个年轻人成群结队的,目的明确的踏入“瑕瑜uu”的大门。

    而今天要更特殊些。

    上午九点,“瑕瑜uu”还没开门,但店面旁边的咖啡馆里已经零零散散的坐了不少客人。

    这些客人大多是女孩子,有一些带着相机,  她们似乎有不少是相互认识的,在走进咖啡馆里时,  便于熟悉的人打起招呼来。

    在咖啡馆工作了两年的服务生见怪不怪的迎上去。

    他知道,  今天大概又是隔壁那家店发布什么新品的日子。根据以往的经验,  这个新品带来的客流量,  能持续大概一周左右。

    “瑕瑜uu”每天上午十点开门。

    而今早的这一批客人,她们的目的地自然是位处隔壁门店二楼的娃衣实体店。

    服务生习以为常的想着,  熟练地递出了菜单,顺便听了一耳朵客人们的交流。

    “我看昨晚上发的预热,这一次是限购200套,  看来是需要很多手工工艺了。”

    “是的,我问了uu家的客服,说是这一套之后半年内都没空出新品了。”

    “哇,好期待实物啊,距离uu家上一次的手工的裙子都隔了两年了。”

    “……”

    “一杯卡布奇诺,一份黑森林布朗尼,谢谢。”

    “好的,请稍等。”

    服务生从容地记下了客人的需求,走向了吧台。

    新来的同事头一次见到这阵仗,在吧台后好奇的探头询问:“今天是山阳水有什么活动吗?”

    因为位置比较偏,他们这一块上午一般是没有什么客流量的,今天的情况显然有些反常。

    “不是。”服务生摇了摇头,“是隔壁店有活动。”

    说完这话,他便不再多说了,任由新人好奇的探头探脑。

    到了十点,一个穿着黑色大码卫衣窄脚裤的男人在“瑕瑜uu”门口停下了脚步,打开了门锁。末了,他又转到另一侧,将木质阶梯的木栅栏门的门锁也打开了。

    在咖啡馆里的客人们察觉了这一点,在短暂的骚动过后,纷纷带上了自己的设备,结账离开。

    距离“瑕瑜uu”横空出世已经过去了五年。

    当初那个小小的工作室,如今不仅在娃衣的小圈子里颇负盛名,还发展出了成衣店,成衣系列的店名只是将“瑕瑜uu”调换了一下,换成了“uu瑕瑜”,充满了敷衍的意味。

    这么多年,工作室也没扩充什么人手,产能更是因为人手问题而限制得死死的,因此而被戏称为“小作坊”。

    但关注这个品牌的人并不介意这样的产能。

    因为这个小工作室的作品设计同出一人之手,偶尔会出一些两个店面联动款式的衣服。

    即娃衣和成衣的同款,漂亮裙子勾动了不少女孩的心思。

    昨天夜里,“瑕瑜uu”的官方账号发布了新品“晞露与辉光”的预热消息,并确定在一周后进行预售。

    预热消息照旧是一条剪辑得非常漂亮的视频。

    衣服是两件套,主题是俗套却无比经典的圣女与骑士的配套装扮;只是与以往“瑕瑜uu”会倾向于做大女裙的惯例不同的是,这一次,大女裙只有一套,而骑士男装有两套。

    预热宣传的视频里,在展示衣服的同时,照旧有着完整的剧情

    线。

    如同晨露一般纯洁剔透的圣女高居圣塔之上,辉光的骑士日夜护卫,宛如巨龙守护最珍贵的财宝。

    圣女与骑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互生情愫,在圣女的成年授礼仪式上,神明将视线投射在了纯洁而美丽的圣女身上。

    祂将女孩从男孩身边夺走了。

    失去了爱人的辉光骑士跌入了黑暗。

    现代人最喜闻乐见的黑化弑神情节给辉光骑士带来了另一套漆黑的服装。

    限购200套,其中网络预售100套,实体店预留预售20套,剩下的80套以抽选的形式出售。

    于是一群担心自己抢不到预售还脸黑的人们,干脆就先跑来实体店看看。

    万一真的手慢还脸黑,好歹能看看实物解解馋不是?

    甚至还比只能蹲网络预售的那些同好们先一步看到衣服!

    走在最前边的女孩迫不及待地推开了门店的大门。

    随着大门打开,挂在大门左上角的风铃被微风拂过,清凌凌的响起。

    “欢迎光临!”

    段瑜嘴上熟练地招呼着,抬起头来。

    店面一进门,第一层是属于段瑜的楼层。

    因为需要单独隔出一个工作室,再加上商品数量不像正经连锁服装店那么多,所以进行了特殊的室内设计,将服装与对应的设计稿同步展示,尽量的让店面内容看起来饱满。

    倒不像个服装店了。

    反而有那么点展览的意思。

    刚开店的段瑜熟练地对来客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如果是想看娃衣的话从那里上楼哦。”

    女孩们笑起来:“好的好的,我们知道!”

    上二楼有两条路,一条是从一楼大门进入,穿过“瑕瑜uu”的成衣门店上二楼;一条是从门店没有落地窗那一侧的木质阶梯上去,直达二层的小露台。

    但客人们往往更愿意从一楼的成衣门店进去。

    第一是因为她们知道常驻一楼的段瑜就是这个工作室的设计师。

    第二是因为店里的成衣也相当的不错,能在逛店的同时听成衣的设计师在

    一边解释设计思路,还能看到设计手稿,这不是一般的成衣店面可以享受到的快乐。

    第三嘛……是因为段瑜长得真的挺帅。

    段瑜见这群客人并没有需要他的地方,就推开了工作室的玻璃门,埋头开工。

    工作室是半开放的——指的是不可以私自进来,但因为是纯粹的玻璃隔断,于是完全可以隔着玻璃拍摄工作室内的情形。

    这是陈黎的主意,旨在于顾客进行更深入的互动。

    段瑜是没什么不习惯的,他早先没辞职的时候,就经常有媒体扛着□□短炮上他们的办公室里采访。

    一群带着相机的年轻姑娘小伙眼尖的发现他正在制作的,正是前一天晚上发布了预热的“晞露与辉光”。

    如今的“瑕瑜uu”销量已经非常稳定了,并不担心会有什么卖不出去的情况发生,所以提前制作这种事无可厚非。

    他们安静地拍摄了段瑜工作的照片后,纷纷转头上了二楼。

    门店内通向二楼的楼梯口藤枝垂挂着花体的“瑕瑜uu”木制招牌。

    二楼,牧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听到了休息室外边的动静。

    早起来店里的陈黎接待了来二楼的客人们,在路过休息室时,顺便敲了敲门,叫牧沐起床。

    牧沐听到声音,愣了一下,赶紧翻身爬了起来。

    秦煜城这周出差了,牧沐嫌来回麻烦,就干脆住在了店里。

    牧沐走进洗手间,抬眼看向镜子。

    距离“瑕瑜uu”门店正式开张已经过去了五年。

    “五年了啊。”牧沐嘟哝一句,看着镜子里的倒影。

    除了剪短了的头发又重新长长了之外,不论是生活还是别的什么,似乎都没有任何改变。

    哦……也不全是。

    牧沐拧开了水龙头。

    他是学了不少新东西的,比如画画,比如调酒,比如挑选咖啡豆,还跟着牧泽学了一些投资。

    ——啊,最后那个是,大哥告诉他什么时候买哪个股票,又什么时候跑路。

    牧泽对金

    融的嗅觉相当敏锐,极少有亏损的时候,连带着跟屁虫牧沐,如今的资产也已经翻了好几番。

    如今这样……不为金钱发愁,尽可以放肆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生活,放到以前,牧沐是想也不敢想的。

    就连许多人所憧憬的“说走就走”,于他而言也是随意可以办到的事了。

    金钱与时间对他的禁锢,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无比的宽松了。

    牧沐看着镜子发了会儿愣,被一墙之隔的动静闹回了神,匆匆忙忙地洗漱了一通,转身走了出去。

    因为娃娃并不喜光的关系,二楼除了工作室之外,窗帘是常年拉上的,没有客人的时候,更是连灯光都不会打开。

    与楼下亮堂的现代极简风格不同,二楼的装修更像是森林中的秘密小屋,以原木与各种各样做旧的把手与家具为主。

    柔软的灯光烘托之下的展示区里,过往出售过的衣服都错落有序的摆放着。

    而早些年秦煜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牧沐的建筑沙盘,已经完美的与二楼的展示区融为了一体。

    娃娃们穿着店里最近半年的新品,在搭建的微缩场景之中展示着衣服。

    牧沐在展示区探了下头,发现莉莉老师面对客人们一如既往的游刃有余后,就转头进了工作室。

    骑士套需要做的手工微雕道具很多,这些都是他的工作。

    两百套可不算什么小工程。

    不过牧沐对于这样的节奏已经非常习惯了。

    在预热宣传发布到预售的这段时间里,每天都会有客人。

    一周后,“晞露与辉光”的预售,毫不意外的在开放购买的前三秒就被抢购一空。

    三月的z市不冷不热。

    三个蹲在一起看桃宝后台的男人捧着手里的咖啡,松了口气。

    男明星拍了拍肚皮,问旁边的两个人:“秦煜城是今天回来?”

    陈黎把他的手拍了下去:“别做这种动作!”

    “知道了妈。”

    “别叫我妈。”

    “好的妈。”

    “……”

    陈老师推了推眼镜,不跟他一般见识。

    牧沐喝了口热可可,含混着点了点头:“嗯。”

    男明星两眼一亮,一个鲤鱼打挺:“诶嘿!接机去吗?”

    “晚了。”牧沐看他一眼,“他偷偷让柳高明接他去了。”

    “切——”男明星拉长了声音,“好无趣的男人!好无趣的秦煜城!”

    秦煜城一踏进门,就听到了段瑜的攻击。

    “你说谁无趣?”

    段瑜头也不抬:“我说莉莉!”

    秦煜城看着被陈黎一脚踢翻了凳子的段瑜,转头看向了牧沐。

    牧沐坐在椅子上,捧着暖烘烘的热可可,仰头瞅了瞅秦煜城,耳朵边上是段瑜和陈黎闹哄哄的动静,柳高明那颗橙红色的脑袋在店外晃来晃去,对他挥手。

    秦煜城向他伸出手:“回家?”

    牧沐喝了口甜腻的可可,抿着唇笑起来:“嗯。”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诈尸,全文完!

    讨个五星好评呜呜呜

    新坑不出意外是冲《怎么还是你》,预收已经开惹!

    陈老师推了推眼镜,不跟他一般见识。

    牧沐喝了口热可可,含混着点了点头:“嗯。”

    男明星两眼一亮,一个鲤鱼打挺:“诶嘿!接机去吗?”

    “晚了。”牧沐看他一眼,“他偷偷让柳高明接他去了。”

    “切——”男明星拉长了声音,“好无趣的男人!好无趣的秦煜城!”

    秦煜城一踏进门,就听到了段瑜的攻击。

    “你说谁无趣?”

    段瑜头也不抬:“我说莉莉!”

    秦煜城看着被陈黎一脚踢翻了凳子的段瑜,转头看向了牧沐。

    牧沐坐在椅子上,捧着暖烘烘的热可可,仰头瞅了瞅秦煜城,耳朵边上是段瑜和陈黎闹哄哄的动静,柳高明那颗橙红色的脑袋在店外晃来晃去,对他挥手。

    秦煜城向他伸出手:“回家?”

    牧沐喝了口甜腻的可可,抿着唇笑起来:“嗯。”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诈尸,全文完!

    讨个五星好评呜呜呜

    新坑不出意外是冲《怎么还是你》,预收已经开惹!

    陈老师推了推眼镜,不跟他一般见识。

    牧沐喝了口热可可,含混着点了点头:“嗯。”

    男明星两眼一亮,一个鲤鱼打挺:“诶嘿!接机去吗?”

    “晚了。”牧沐看他一眼,“他偷偷让柳高明接他去了。”

    “切——”男明星拉长了声音,“好无趣的男人!好无趣的秦煜城!”

    秦煜城一踏进门,就听到了段瑜的攻击。

    “你说谁无趣?”

    段瑜头也不抬:“我说莉莉!”

    秦煜城看着被陈黎一脚踢翻了凳子的段瑜,转头看向了牧沐。

    牧沐坐在椅子上,捧着暖烘烘的热可可,仰头瞅了瞅秦煜城,耳朵边上是段瑜和陈黎闹哄哄的动静,柳高明那颗橙红色的脑袋在店外晃来晃去,对他挥手。

    秦煜城向他伸出手:“回家?”

    牧沐喝了口甜腻的可可,抿着唇笑起来:“嗯。”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诈尸,全文完!

    讨个五星好评呜呜呜

    新坑不出意外是冲《怎么还是你》,预收已经开惹!

    陈老师推了推眼镜,不跟他一般见识。

    牧沐喝了口热可可,含混着点了点头:“嗯。”

    男明星两眼一亮,一个鲤鱼打挺:“诶嘿!接机去吗?”

    “晚了。”牧沐看他一眼,“他偷偷让柳高明接他去了。”

    “切——”男明星拉长了声音,“好无趣的男人!好无趣的秦煜城!”

    秦煜城一踏进门,就听到了段瑜的攻击。

    “你说谁无趣?”

    段瑜头也不抬:“我说莉莉!”

    秦煜城看着被陈黎一脚踢翻了凳子的段瑜,转头看向了牧沐。

    牧沐坐在椅子上,捧着暖烘烘的热可可,仰头瞅了瞅秦煜城,耳朵边上是段瑜和陈黎闹哄哄的动静,柳高明那颗橙红色的脑袋在店外晃来晃去,对他挥手。

    秦煜城向他伸出手:“回家?”

    牧沐喝了口甜腻的可可,抿着唇笑起来:“嗯。”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诈尸,全文完!

    讨个五星好评呜呜呜

    新坑不出意外是冲《怎么还是你》,预收已经开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