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 > 第125章 番外二
    在恢复了全部的记忆之后,  主神也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到叶河时的心情。

    祂的心尖猛地一颤,却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只知道在对方出现的那一刻,  祂的眼中便只剩下了那道身影。

    主神下意识地显出身形,看着这个人类明明已经十分害怕,  却还鼓起勇气朝着祂走过来,  询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而此时主神也看到对方原本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像是枝干分出了新支,  祂的身影出现在叶河未来的命运里。

    之后发生的一切顺理成章,叶河在现实世界并没有亲人和可以挂念的东西,便顺着主神的邀请留在了这里。

    叶河的到来让原本数百年如一日的空间焕发了新的生机,  也让主神的日子变得鲜活起来,漫漫长夜与孤独好似在对方出现的那一刻迎来了终结。

    祂去过人类世界,对那里并没有什么留恋,  却还是会因为叶河的话而对那里产生向往;即使整个空间的地图已经在祂心里,  祂也会与叶河一起走过空间的每一块区域,  探寻所谓边际。

    主神不需要睡觉,因此并不需要床,  但是因为作为人类的叶河需要睡眠,所以祂在宫殿里布置了柔软的床垫,只为了看到叶河惊喜地神色:“请把我封印在这张床上!”

    原本的空间只有无尽漆黑的夜景,  在看到叶河画出的星星画像之后,  活泼好动的星星便照亮了空间。这些星星仿佛也承了主神的意志,  对叶河表现出了天然的亲近,还让叶河一脸认真的和主神讨论过自己是不是星选之子。

    空间停下了人类的时间和寿命,  转眼间叶河便在这里呆了百年,  而他们的关系也变成了恋人。

    告白是叶河所主动的,  主神也从叶河的命运里看到过。虽然已经提前听到过,但是主神在听到对方的话时还是感觉到了惊愕和

    和难以抑制的喜悦。

    主神只觉得心跳的厉害,大脑一片空白,等祂回过神来,已经将叶河拥在了怀里。

    祂拥有了恋人。

    主神也在努力学习去做一个合格的恋人,然而祂终究不是人类,因此祂与叶河之间难免生出矛盾。不过主神并没有将这些矛盾放在眼里,毕竟祂深知叶河并不可能离开祂。

    直到祂感觉到叶河近日的冷淡。祂努力回想,发觉叶河生气的时间点应该是对方询问祂是否怕找不到祂。

    当时的主神除了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之外,还有些生气——整个主神空间都是祂的,叶河又能跑到哪里去?

    而因为暗暗生闷气的原因,即使察觉到叶河在逐渐变得冷淡,祂也干脆表面上学着无动于衷,背地里却在偷偷询问下属有关谈恋爱的事情。

    没想到刚问完不久,祂就听到了叶河要离开的事情。

    离开?

    主神的眼神第一次流露出了迷茫,然而祂对上的却是叶河坚定的目光。

    祂以为这只是叶河一时兴起的古怪想法,毕竟对方总有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因此并没有答应。

    但是这一次叶河显然是认真的,看着他的抗争,最后还是主神先退后一步,让叶河离开,回到人类世界。

    而听到叶河的话,祂才意识到对方离开的真正原因。看着叶河离开的背影,深深地无力感攥取了祂所有的情绪。

    祂伸出了手,却什么都抓不住。

    叶河让祂思考祂的爱是否是真的爱情。

    爱?什么是爱?

    叶河明明和祂告白,又天天和祂呆在一起,为什么现在又突然问这个问题?

    主神乖乖回到了空间,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

    只是祂的脑海却总被其他问题所占据——叶河不要祂了。

    床垫很软,但是叶河离开之后,祂才知道原来床可以那么空。

    夜空中的星星一颗都没有少,叶河心血来潮用银色沙子堆的堡垒还在,但是就是有哪里不一样。

    下属曾经询问过祂是否需要另外找一个人类来陪,主神只是思考了一下便觉得难以接受,祂只要叶河。

    祂知道自己只要思考出问题的答案就能去找叶河,但是祂的时间好似停留在了对方离开的那一刻,因此思绪迟缓,总是想一会儿便突然看向某个角落,脑海里闪过叶河曾经呆在这里的身影。

    无边无际的孤独如影随形,唯有记忆中的叶河能够带给主神慰籍。

    相识相恋的一幕幕不断在祂眼前重放,也让祂终于明白了叶河那个问题的意思。

    祂终于能怀揣着答案去找祂。

    封徵猛地睁开眼睛,直到看到被自己抱在怀里还睡得正香的叶河才松了一口气,那梦中萦绕着他的孤独感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还好,叶河还在他的身边。

    他最终成功找到了叶河。

    他瞥了一眼床头的时间,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叶河,帮对方盖好被子之后才下床,准备去做早饭。

    因为和叶河在一起的原因,封徵也习惯了陪对方睡觉。

    因为做了噩梦的原因,封徵起床的时间比之前要迟一些,卧室外的宠物已经醒了过来。它们正排成一排,在鹦鹉的带领下跑来跑去,像是强身健体。

    鹦鹉的反应最大,抛却了曾经对封徵的恐惧,神色谄媚的飞了过来。

    封徵知道这些宠物害怕自己的原因——之前鹦鹉教了宠物少儿不宜的画面,被叶河正好撞见,又将场面转述给了封徵。

    当时叶河好似家长一般为孩子的教育忧心忡忡:“它们才多大就这样,怎么绝育都拦不住它们?”

    封徵瞥了一眼站成一排的宠物们,自觉揽下了教育责任。

    他当然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因此便直接将鹦鹉拎进了宠物房,促膝长谈。

    鹦鹉本来还想装作听不懂人话的模样,它并不像其他宠物一样担心绝育威胁,所以算是有恃无恐,直到听到封徵漫不经心的说想要给它年纪到了,也思考着应该给它找一只母鹦鹉了。

    那一刻,原本想要与封徵抗争到底的鹦鹉垂下了高傲的头颅,拜倒在了爱情之下,立即被封徵收编。

    因为精通三种语言,所以鹦鹉对封徵的命令可以完美的上传下达,传递给自己的兄弟们。它洗心革面,再也没有偷偷溜进卧室,也没有充当动作片导演,而是每天早上都带着兄弟们跑步拉练,给叶河和封徵展示了一派朝气蓬勃的景象。

    封徵:“你的老婆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鹦鹉顿时更加激动地飞来飞去,而它的兄弟们则呆呆地看着它。因为被绝育太早的原因,猫狗还有兔子都没有尝试过爱情便被绝育,实在无法理解鹦鹉的春心萌动。

    “什么老婆?”叶河的声音突然响起,封徵扭头看去,便看到叶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看着他:“你突然买母鹦鹉的原因原来是因为想要当红娘?”

    封徵的目光落在了叶河脖颈间的红痕上,眼神幽深:“只是想要分散一下它的注意力。”

    而且有母鹦鹉之后,这只鹦鹉也不会有时间像之前那样缠着叶河。

    叶河笑了笑,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说道:“一会儿系统就要过来了,我去买些水果。”

    封徵拉住他,声音里带上了几分醋意:“它又不吃。”

    即使系统已经离开了叶河的意识,一人一统的联络也在他的眼皮之下,但封徵却还是会为对方的到来吃醋,毕竟他不知道在这之前,一人一统都聊了些什么。

    叶河:“买给你和我吃,要和我一起去吗?”

    封徵这才露出了笑容,低下头亲了亲叶河的唇瓣:“去。”

    超市距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但是在系统说漏嘴叶河赚寿命的真实原因之后,就算叶河只是过条马路封徵都要跟在身边才安心,又或者偷偷分神跟在他身后。

    后来叶河也意识到了封徵的不安,之后再出行便会主动询问他是否要去。

    封徵知道这是叶河给自己的台阶,吻愈发深入,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叶河身上,目露痴迷。

    时间并没有消退他对叶河的爱意,只会让他更加爱着对方。

    他心中那一直潜伏的毒蛇这些日子也并没有出现,因为封徵明白,他已经是叶河无形的囚笼。

    鹦鹉尽职尽责的带着兄弟们撤离场地,以免兄弟们被带坏之后牵连到它的女朋友。

    一吻之后,封徵去做早饭,叶河则挨个给宠物们分发早餐。

    在吃完早饭之后,封徵和叶河又开车去超市买水果。

    等他们回去之后,正好碰到了正准备敲门的系统。它其实可以直接进门,但是每次来都很有仪式感的敲门。

    没有实体的系统像是一颗银白色的保龄球,漂浮在空气中,正中间有一块电子屏幕当表情,只有叶河和封徵能够看到它。

    看到两人,系统打了个招呼。它陪现任宿主来现实世界,算是出差时顺便来看望叶河。

    仿佛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它身上,封徵察觉到系统瞬间变得拘谨起来,要是有手的话大概早就紧张的放在身前。

    叶河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应了一声之后拉开房门,让系统赶紧进来。

    系统刚飘进来,便与一只鹦鹉迎面相撞——它认出这是对方家庭的新成员。而随着鹦鹉的出现,猫狗还有兔子都跑了出来,欢快的伸长身体,像是想要勾住它。

    或许是因为和叶河以及封徵相处久了,这些宠物仿佛也能感知它的到来。

    系统轻轻触碰了一下它们,而后小心翼翼地绕开。

    封徵被派去洗水果,系统和叶河则坐在客厅聊天。

    等封徵端着水果出来,便看到一人一统已经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封徵听到叶河惊讶地声音:“怎么会?他还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呢!”

    封徵走上前,漫不经心的想他确实经常在叶河面前提起对方,只不过却是在变着花样询问叶河与系统之前发生的事情。

    系统并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声音却是带上了几分轻松。它很快察觉到了封徵的靠近,自觉滚在了一边,与叶河拉开了距离。

    封徵将水果放在了桌子上,而后径直坐在了叶河身边,听系统讲起有关宿主的事情。

    它不需要吃水果和喝水,用叶河的话来说每次做客都十分省心省力,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讲故事机器。

    等系统讲完之后,封徵突然说道:“下个月你不用过来了。”

    系统一愣,下意识地看向叶河。

    封徵往叶河身边坐了坐,故作不经意地挡住了它的视线,像是宣示主权一般说道:“我们要去结婚。”

    这是他和叶河之前便在商量的事情,等毕业时做一次毕业旅行,顺便去可以领结婚证的国家结婚。

    或许是因为做了几世的人,封徵的思维和生活方式也都趋近于人类,也对结婚证这种朴素的证明婚姻联系的方式充满了期待。

    叶河的声音自封徵身后传来:“差点儿忘了和你说,我们确实要结婚了。”

    系统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人性化的惊愕,但还是下意识地送上了祝福。

    听到系统的祝福,封徵忽然发现对方看起来突然顺眼了不少。

    不过系统显然还没怎么能消化这个消息,直到离开时仍然神色恍惚。

    封徵和叶河一起送它离开,而后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他便低下头抱住了叶河:“你看了它太长时间了。”

    叶河反手拥住他:“但是我只看它这几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看你。”

    叶河的话令封徵的唇角忍不住上扬,闷声说道:“回到主神空间也要看着我。”

    或者说也只能看着他了。

    看着叶河乖巧点头,封徵带着几分暧昧的咬了咬他的耳垂,而后带着叶河走向了卧室。

    卧室的门悄然合上,隔绝了一室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