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出狱后的彪悍人生王辉岳琪 > 第1488章 波诡云谲
    第1488章  波诡云谲

    “你的意思是我瞎说咯?”

    常鑫脸色一沉,准备和前台小姐说道说道。

    其实他心里慌得一批。

    如果刚才,他没有自作主张假称是送外卖的,就不会有现在的窘迫和尴尬。

    还有……被沈菲菲怀疑。

    毫无疑问,沈菲菲肯定会怀疑他的目的。

    “好了……不要说了。”

    沈菲菲制止了常鑫和前台小姐的争吵,皱眉道,“真扫兴,不出去了。”

    说完,沈菲菲甩下常鑫,自顾自得回到了电梯里。

    常鑫本来想跟上去,但是发现沈菲菲的表情不愉快,迟疑了一下就停下了脚步。

    他是方季薇的人,从一开始就是。

    只是,在王辉得势之后,常鑫并没有跳出来说什么,而是兢兢业业得工作。

    现在,鼎信正是艰难时刻,也许方季薇会重新掌权。

    常鑫做了人生中的重大决定,抛弃王辉,倒向方季薇。

    因为看上去,王辉除了黯然退场,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所以,这次沈菲菲带队出来投标,那么关注沈菲菲的动向的任务就落在常鑫身上。

    看着电梯在沈菲菲的住的楼层停下,常鑫这才进入另外一架电梯,回自己的楼层。

    与此同时,沈菲菲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她站在原地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常鑫的身影,才快速走到前台压低声音:“刚才谁找我?”

    “哦……沈小姐。”

    前台小姐一愣,想着这沈菲菲挺好看个女人,怎么搞得跟间谍接头一样?

    “叫连刚。”

    前台小姐道。

    “他人呢?”

    “走了。”

    沈菲菲皱眉想了想:“如果我的下属来问,你就说没看到我。”

    “啊……这……”

    “我是团队负责人,请您配合我。”

    沈菲菲此刻异常坚定。

    她已经对常鑫起了疑心,不能再让他知道自己的行踪了。

    投标固然重要,但是鼎信的前途和王辉个人荣辱更加重要。

    沈菲菲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这么大。

    她快步走出宾馆,来到路边。

    她走到酒店朝向街道那一侧的房间看不到的死角里,假装打电话,眼睛却在巡视四周。

    路灯下,阴影里,似乎没有发现连刚的踪迹。

    是的,警方现在到处在找连刚,他不敢露面也正常。

    说实话,沈菲菲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这么单独和连刚会面会不会有危险。

    可是,她只能这么做。

    等待警察抓住连刚,是没问题,可是时间不等人,而且连刚主动找她,这让沈菲菲看到某种可能。

    为了这种可能性,她值得冒险。

    周围,似乎没有连刚的身影。

    沈菲菲是真有点儿着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能就这么毁在自己手里。

    她呼吸忽然急促起来。

    咽了一口唾沫,她轻声喊道:“连刚!”

    和一个正在被警方追捕的逃犯直接建立联系,这是沈菲菲从未有过的经验。

    此时此刻,她只有一个想法,即使遇到危险,也要抓住鼎信和王辉翻身的机会。

    “连刚!”

    沈菲菲叫了第二声之后,还在左顾右盼,就感觉一股绝大的力量将她朝后方拉扯。

    正要惊呼,一只满是汗水的手捂住了她的嘴。

    “别叫了,我在这里!”

    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紧张的声音。

    沈菲菲没有挣扎,而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很平静。

    手,放开。

    沈菲菲霍然转身,是连刚的脸。

    她认识——通过警方的协查公报。

    此刻,这位死里逃生的关键证人满头大汗:“沈菲菲,我知道鼎信款子质押的全过程,但是你得救我!”

    “没问题,可是你必须说出真相。”

    “你们知道是谁策划这件事儿的么?”

    连刚咬牙道,“是郑汉狄,我差点儿被他灭口。”

    “你等等……”沈菲菲眼睛微微眯起,拉着连刚走到阴影里,“我们连夜回南京,你当面把事情的细节跟王辉说。”

    连刚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他很想让王辉帮他去掉罪责。

    一旦什么都说了,手里的牌都亮明了,那王辉大可以把他交给警察。

    所以,连刚很纠结。

    他怕王辉卸磨杀驴,尽管他确实有罪。

    沈菲菲脑子极为清醒,她立刻抓到了连刚犹豫的关键,于是用一种她从未有过的蛊惑语气开始攻关。

    “连刚,如果找出一个敢和郑汉狄正面对撞的人,那一定是王辉。

    能保住你的也一定是王辉,不要觉得你做出了损害鼎信的事儿,王辉就会对你赶尽杀绝,他是一个很有心胸的人……不信你看看我。”

    沈菲菲苦笑:“我背叛过她,他依然相信我。”

    “而且,王辉可不是毫无还手之力,他现在只是缺少一个强有力的证据支持,你能告诉他真相,我敢保证,王辉一定会给你相应的回报。”

    沈菲菲眼睛瞪得极大,努力在让自己的话有说服力。

    对方在这个时候找到她,目的不言自明,外加被郑汉狄灭口不成,肯定心怀怨恨。

    所以,大概率是可以争取的。

    “我下属里,有一个叛徒,你来找我的消息,应该已经被人知道了,所以,你是打算被郑汉狄的人先找到?

    还是跟着我走,先和王辉见面。

    你最好马上决定!”

    沈菲菲知道事情紧急,所以再下猛料。

    “我去见王辉!”

    连刚再不犹豫。

    “好!”

    沈菲菲立刻掏出电话,“小张,你拿上车钥匙,马上下来,遇到谁都不要说。”

    五分钟后,团队乘坐的商务车,开上了回南京的公路。

    车内,沈菲菲拨通了王辉的电话,同时打开了录音功能。

    “王辉,连刚找到我了,他要跟你说话。”

    说完,她把手机递给连刚,“以防万一。”

    是的,郑汉狄还会用处什么恶心手段,很难说,必须有所防备。

    此时此刻,连刚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他只希望,自己能够争取到王辉的宽恕和支持。

    “王总,我是连刚,这一切都是郑汉狄让我干的,你得小心他……”话匣子一旦打开,就收不住了。

    ……

    四十分钟之后,一通电话打进常鑫的手机。

    常鑫接通之后,面色微变,匆匆挂断。

    因为他正在开会。

    就在十分钟前,沈菲菲在团队群里发了一条临时任命,让常鑫全权负责这次的投标事宜,且尽快将方案归拢好。

    所以常鑫才不得不在这里开会。

    而沈菲菲本人,已经接近南京地界。

    这一招让常鑫猝不及防。

    也就在同时,鼎信集团的官方网站上出现了一条最新消息,引起了圈内媒体的转载——鼎信集团发生重大股权变更,金陵投资与董事长杨晓芸,同时将股份转让给王辉。

    接着,王辉以个人名义,发出一条微博——鼎信集团,即将进入私有化进程。

    而且,在微博最后,王辉以极为端正的态度表示——一旦查实父亲关凤耀在鼎信崛起过程中有不合规手段,那么他将以鼎信第一股东的名义,和利益被侵害的个体接触,商讨赔偿事宜。

    这条消息一出,制造业的圈子,炸锅了。

    一直在关注着鼎信事情走向的各路神仙,也精神了。

    赔偿加私有化。

    王辉,出手就是大招。

    ……

    从仪征到南京,有好几种路程选择。

    沈菲菲没有选择高速路,而是让司机走下面的开放道路。

    在经过某个节点位置的时候,一辆黑色老旧的轿车跟了上来。

    车内,一个小型的号牌识别工具正在工作,屏幕中间有一个长方形的绿色框体,正锁定着沈菲菲商务车的车牌。

    三名男子面容沉凝。

    “确定么?”

    其中一人冷声问道。

    “确定,就是这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