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在惊悚综艺C位出道 > 第139章 番外三
    不是朋友。

    那是什么东西?

    渊更加疑惑:“不是爱人吗?”

    谢小舟:“这个……”他侧过了脸,  耳朵有些发红,“这个不能随便和外人说的。”

    渊的问题很多:“为什么?”

    谢小舟:“……”

    这该怎么说?

    难道他要和别人说,他有一个爱人,没什么正经职业,  以前是当神明的,  现在在家里学习怎么当一个人类?

    完全说不出口好吧!

    渊似乎察觉到了谢小舟心中的想法,  俊美的脸上多了一点委屈:“是我不好吗?”

    谢小舟:“啊?”

    渊:“还是说,  你想玩弄我的感情?”

    谢小舟拉高了分贝:“啊???”他沉默了片刻后,磨了磨牙齿:“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渊老实地说:“网上。”

    谢小舟有点气急败坏:“以后不准上网了!”

    渊也没有反抗,  只是点了点头:“奥。”

    谢小舟瞥了一眼。

    渊乖乖地坐在了对面,  一副听话的模样。他知道,  只要他说不准,渊就绝对不会去做这些事情。

    谢小舟又有些不好意思,  轻咳了一声:“算了,你还是上网吧,就是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渊“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可以和他们说,我是你男朋友。”

    谢小舟:“……”他沉默片刻,  “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渊现在已经学会了很多的新知识:“从网上,  你也承认过了,  你是我的爱人。”

    谢小舟干巴巴地说:“好像是这样的。所以呢?”

    渊:“所以我允许你这么向别人介绍我。”

    谢小舟无语凝噎:“那我想需要谢谢你吗?”

    渊大方地说:“可以不用。”

    谢小舟:“……”

    谢小舟决定不再继续这个没有意思的话题。他拿起筷子,  默不作声地低头吃着晚饭。

    吃着吃着,房间里的灯光突然闪烁了一下,  接着窗外传来了一阵窸窣的响动,充满了阴间的气氛。

    谢小舟的动作一顿:“你搞得?”

    渊摇头:“不是我。”

    谢小舟一想也是,最近这段日子以来,  渊都是安安分分地当着普通人,没有动用任何的超能力。

    “那么……”谢小舟缓缓地抬起了头。

    天花板上,垂下了一缕扭曲纠结的头发,晃悠了一下后,又落下来一条漆黑的长舌头。

    舌头的主人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替身……替身……”

    吊死鬼找到替身以后能够投胎转世,想到这个,它嘴角的弧度咧得更加的大了,几乎要扯到耳垂下。

    不过它也并不着急,这两个人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在找到替身之前,它想要先享受一下因为畏惧死亡而产生的负面情绪。

    尖叫吧。

    跑吧。

    吊死鬼充满着恶意想。

    它低头看了过去。

    吊死鬼:“?”

    这两个人,像是没看到它一样,一个低头继续吃饭,另一个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它。

    吊死鬼:“???”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它没有显形吗?

    吊死鬼疑惑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舌头。

    没错啊,它已经显形索命了啊。

    吊死鬼不信邪,决定再尝试一下,要凑到其中一个面容稚嫩的少年面前。

    这时,坐在少年对面的那个男人终于抬眸看了过来。

    吊死鬼的动作顿住了,扭过头盯着那个男人。

    男人对着吊死鬼有礼貌地介绍:“你好,这是我男朋友。”

    吊死鬼只觉得,这个人有病吧?

    它急着索命呢,谁管谁是谁男朋友啊?

    男人又说:“你可以离我男朋友远点吗?”

    吊死鬼:“???”

    “既然这样……”吊死鬼的舌头挂了出来,说话挺费劲的,“那你就替他死吧……”

    男人有些困扰,问了一句:“你确定吗?”

    吊死鬼笑了起来:“我当然确定——”

    男人叹了一口气:“好吧。”

    吊死鬼伸出了舌头,就要勒住男人的脖子。

    男人抬起了手。

    吊死鬼心中不屑。

    难不成这样就可以阻止它了吗?这些人类实在是太天真——

    思绪戛然而止。

    吊死鬼还没来得及将那句话想完,整个鬼就消失在了原地,连一点挣扎都没有。

    渊若无其事地垂下了手指,心中有点可惜。

    这可是第一个知道谢小舟是他男朋友的人……哦不,鬼呢。

    谢小舟也没心情吃了,放下了筷子:“我们回家吧。”

    回家。

    渊喜欢这个词。

    以前,他的家是黑暗混沌的深渊,而现在,他的家变成了那一个小小的房子。

    不一样的感觉。

    晚上九点。

    谢小舟下班,和渊回到了家里。

    啪嗒!

    门口墙壁上的开关被按下,整个大厅里就亮堂了起来。

    谢小舟看了一眼,发现他出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回来就是什么样的,没有一点的变化。

    其实渊的存在感很低,也没什么需求。

    他只需要沙发那一片的区域,就可以安安静静地待上一整天。或许他沉睡了太久,时间对于他来说没有意义,可以随意地挥霍,只要能看到谢小舟就好了,其他的,他并没有需求。

    渊很安静,也很听话。

    是一个好的同居人。

    晚上九点半。

    谢小舟先去卫生间洗漱,他拿上了换洗的衣服,关上了卫生间的大门,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哗啦——

    花洒中涌出了温暖的水流。

    雾气升腾了起来,在雾气的遮掩下,谢小舟并没有发现,门缝之中钻入了一条小小的触手。

    触手扒拉着光滑的瓷砖,慢慢地挪动着,将浴室里的一切都收入了眼中。

    触手看到了光洁的后背,白皙笔直的小腿……

    触手害羞地蜷缩起了触手尖尖,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浴室外面。

    渊捂着自己的心口,奇怪地自语:“怎么跳得更快了一点,是生病了吗?”

    晚上十点。

    谢小舟洗漱完毕,趿拉着拖鞋走了出来,对渊说:“你可以去洗澡了。”说完后,他就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回到了房间里。

    渊站在浴室门口。

    浴室里的水雾还没散尽,扑到脸上的时候有些湿润,还能闻到一股沐浴乳的芬芳。

    和谢小舟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晚上十一点。

    谢小舟缩在被窝里准备睡觉了,昏暗的灯光中,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渊走了进来。

    谢小舟睡意朦胧:“你进来做什么?”

    渊直白地说:“睡觉。”

    谢小舟:“你的沙发不是在外面吗?”

    渊说:“我不想睡沙发。”

    谢小舟:“?”

    渊继续说:“我想和你睡。”

    谢小舟:“我可以拒绝吗?”

    渊这一次硬气了一把:“不可以。”

    渊旁若无人地躺在了谢小舟的旁边。

    谢小舟起身:“那我睡外面吧……”

    话还没说完,就有一条冰凉的手臂从旁伸出,搭在了他的腰间,制止了接下来的动作。

    渊:“你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可以做一些男朋友之间应该做的事情。”

    谢小舟的身体一僵,显然是想到了一些不太适合全年龄的画面。

    行……也行吧。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感情到位了,该干什么就该干。前段时间是因为他太忙了,所以才……现在夜可以……

    谢小舟抱着那个想法,躺了下来,心中还有一些紧张。

    晚上十一点十分。

    渊笔直地躺在了边上,一动也不动,完全没有想要做别的事情的意思。

    谢小舟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就睡觉吗?”

    渊问:“还要做其他事情吗?”

    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网上好像也没说,睡觉了以后还要做其他的事情。还好网络扫黄十分给力,他都没看到过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谢小舟:“……没、没什么。”

    凌晨零点。

    窗外的灯火一盏又一盏地熄灭,只留下一片安静的黑。

    谢小舟越想越睡不着,干脆“哗啦”一下掀开了被子,笔直地坐了起来。

    渊也睁开了眼睛,不解:“不睡吗?”

    谢小舟翻身,一手撑在了渊的脸侧,气势汹汹地说:“我想教你点东西。”

    渊欣然接受:“好的。”

    谢小舟的手指抵住了渊的咽喉,缓缓向下,压低了声音:“先把这样,然后再……”

    ……

    渊不愧是一位勤奋好学的学生。

    刚开始,谢小舟还能够在动作上指导一二,到了后面,只剩下有气无力地喘息声了。

    夜色渐渐深了,黎明破晓。

    或许明天会重复且平静,或许会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但故事总在继续,属于他们的时间,还有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