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111章 柳澈深番外
    “你太让叔父失望了,  你修仙不成,还成了杀人的魔头,我们世代修仙,  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个混账!”

    “柳师兄,  没想到你手中的剑会对向自己的同门……”

    手中的剑滴着血,很快在地上聚成一团,寻袂慢慢断了气。

    柳澈深看着书,似在出神。

    “心怀大道,泽被苍生,是怎么个泽被法,仙长可否多讲一些?”

    东海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前面一只龙虾晃荡而去,  变成了长胡子老头,  别看原身小巧,  他年岁已经很大了,胡须比身板还要长,  是东海里头颇有见识的老者。

    柳澈深听到这话却没有反应,脑中都是往昔那些声音,  他的柳叶剑不再是修仙之人所用,  而是杀人利器。

    后头的龙听不懂,  当即开口,“修仙便是修仙,长生不老才是根本,顾了自己便好,  何必顾别人?

    “即是修仙,  自然要有一颗怜悯之心,  倘若修仙之人都没有,  那又怎么称得上是仙,倒不如去修魔,仙长这样说,自然有仙长的道理。”

    柳澈深看着书,眼睫微微一眨,放了下来,“今日你们自行修炼,明日再继续。”

    他说着往外走去,众人都安静了下来,也不知仙长怎么了,这些时日似乎总有心事挂在心头?

    柳澈深出了东海,一路往回走去,迎面碰上了一群人,看着他窃窃私语。

    柳澈深看去,一个人大着胆子往这边走来,“柳相公,你这是往家里去吗?”

    柳澈深闻言点头,“嗯,今日下课早。”

    那人当即伸手拢在嘴旁,“拈花好像要收新徒弟了,是个眉目清秀的男人,如今就在你家做客呢。”

    “哪里是新徒弟,我听那男子说了,往日便是拈花的徒弟,名唤寻袂,和鸳鸳他们一样。”

    柳澈深闻言微微一顿。

    “柳相公,你听我们一句,可别让你娘子收徒弟了,虽说你这面皮没人打得过你,但上门徒弟这事还真说不清楚,小心被抢走了娘子。”

    几个人七嘴八舌,苦口婆心劝了一圈,多少也是景仰柳澈深,尤其他还是一头礼貌的龙,和他做邻居多么威风,自然得留住。

    柳澈深闻言没说什么,微微点头往回走去。

    等回到家中,寻袂已经离开。

    拈花扶着肚子在摇摇椅上轻晃,见他回来开口问了句,“你今日怎么这般早回来?”

    柳澈深看了眼桌上摆着的礼物,没有说什么,也只字不提寻袂,走到她面前,扶住她的摇摇椅,“不是说过,如今月份大了,这般摇着不安全。”

    拈花没留神让他看见了,他现下去东海就一个早晨,月份大了,他越担心这处,如今更是一个时辰不到便回来了,看得颇紧,“我就摇了一会儿,没多久。”

    柳澈深低头吻上她的唇,伸手摸向她的肚子,“今日可还好?”

    “没什么事,早间起来就没怎么闹了。”

    柳澈深闻言眉眼弯起,亲了亲她的眉心,“我给你做糖心炖蛋。”

    拈花伸手拉他,“你不问问我今天谁来了吗?”

    柳澈深闻言默了一阵,“我知道。”

    拈花摸着自己的肚子,看向他,“寻袂说往后还想做我的徒弟,还要与你切磋法术仙道。”

    拈花其实说得委婉了些,以寻袂的意思,他先前说了他愿意,如今他自然还是愿意留下。

    拈花自然得让他打消念头,好在这肚皮颇有说服力,寻袂苦笑几许也没能再说什么,留下这句话便走了。

    柳澈深听到这话却没有说什么,他垂眼默了一阵,“他本就是师父的徒弟,再想做师父的徒弟也没有什么。”他说着缓步往外走,似乎没有多在意这样的问题。

    拈花看着他出去,若有所思。

    到了晚间,柳澈深也和往常一样,从后面环抱着她睡,他身子很暖,她被抱着舒服,迷迷糊糊间便睡着了。

    柳澈深闭着眼睛,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才慢慢睁开眼,微微起身,替她将掀开的被子重新盖好。

    自己却掀开被子,起身去了外头。

    他一离开,拈花就醒了,毕竟她是一只习惯了他温度的小鸭,如今不在旁边,自然马上醒来。

    拈花转头看了眼外面,门虚掩着,她慢慢起身往外走去,推开门就见柳澈深站在树下,看着远处,视线似乎透过很远,显然心事积于心中。

    拈花其实早就看出他的心结了。

    她一只小鸭,没什么节操,自然也没什么烦恼,但他不一样,他本就是正人君子的设定,往日遵循的都是心怀大道,泽被苍生,如今反应过来,自然不可能接受自己往日那杀人魔头的做派。

    所以,寻袂也是她叫来的,就是想要化解他的心结。

    拈花才出来,柳澈深就听到了动静,转头看过来,见她出来,当即往这边走来,将身上的衣衫披到她身上,“怎么出来了,睡不着?”

    “你有心事却不和我说,只自己一个人闷着?”

    柳澈深闻言微微顿住。

    拈花直白开口,“你是不是在想往日自己做的事?”

    柳澈深默了一阵,许久才开口,“师父,你会不会不喜我,我后面成了那样的人,做出那些的事。”

    怎么会不喜?

    若是不喜,便不会有肚子里这个小玩意儿。

    拈花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答案已经很明显。

    柳澈深见她低头看向肚子,明白了她的意思,唇角微微弯起,可下一刻却是心事满怀。

    他抚着她的肚子,若有所思。

    “谁能无过,你该放过你自己,寻袂他没有怪你,你已经一命抵一命,改写了结局,他们都没有死,你如今也是一个全新的人……不,是一头全新的龙,系统既然让你过来,便是过了考验,你一样可以救济苍生,往后我随你一道回柳家,向你叔父说明白,你没有改变,还是那个年少便知修仙是为泽被苍生的柳澈深。”

    柳澈深听到这话,眼尾微红,“师父当真没有对弟子失望?”

    拈花摇头,眼眶通红,“原本这些事也是因我而起,与你无关,你那时气苦,也是寻常。如今都已经抵消了,往后咱们多多弥补便是,以后云游四海,救济苍生,你往日所想,往后我们一起去做。”

    柳澈深闻言眉眼弯起,眼里泛起水泽,眼里有一个小小的她,“弟子都听师父的。”

    拈花听到这话眼泪瞬间回去,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还叫师父,往后它问起来怎么办?”

    柳澈深见她已经开始为这事担忧,忍不住一笑,“它不会知道的。”

    怎么不会知道?

    他每日都叫,早晚会让它听见。

    拈花终究还是太天真,柳澈深确实没有当着小玩意儿的面叫,而是旁若无人的时候这般叫,更让她羞愤欲死。

    倒还不如让他平日里叫,也免得如今听到这师父弟子便是浮想联翩的含义。

    …

    屋外鸟儿叽叽喳喳,小兽哼哼唧唧,还有坯畴的嗷呜叫声。

    这几年在外云游,带回来不少有角的小兽,如今自然是闹腾些。

    拈花很喜欢,就是这些玩意儿不是很服管,爱漫山遍野地跑。

    拈花也乐得散养,没事叫坯畴去抓,可不是一般的容易。

    柳澈深写下书册,东海那头的弟子们已经学得像模像样,很多东西都能看得懂的了,如今要分门别类而授。

    “呜呜呜爹爹……”

    一个顶着龙角的小家伙甩着龙尾巴,一步一摇走进来,带着哭腔。

    柳澈深眼看向哭花脸的小家伙,放下笔起身绕出桌子,在他面前蹲下身,“怎么了?”

    小小柳看见他就委屈得不行,金豆子拼命掉,“爹爹,娘亲说我没有你长得好看。”

    柳澈深听到这话眉眼一弯,有些哭笑不得。

    小小柳见他还笑了,哭得越发伤心。

    柳澈深强忍了笑,伸手将他抱起来,“娘亲骗你玩的。”

    小小柳奶声奶气,说话都含糊不清,已经开始告黑状了,“娘亲就是这么想的,她还看看我叹气,她眼里肯定觉得角角们都比我好看……”

    柳澈深忍不住想笑,抱着他往外头走去。

    拈花正在喂着脚边的角角小宠物,看见柳澈深手里抱着的小玩意儿在哭,一时有些疑惑,“刚还好好的,怎么哭了?”

    小玩意儿听到她这样说,越发伤心,好像自己白白委屈了,娘亲还不知道。

    他当即晃着小短腿,挣扎着想要下来。

    柳澈深由着他,将他放了地。

    小家伙就摆着小龙尾巴,不开心地进了屋去。

    拈花看着小玩意儿抱着奶瓶自己进屋,一时有些不明白,果然是他爹生的,大的小的,她都看不懂在想什么?

    柳澈深见她还不知道伤到小家伙的心,笑着上前牵她的手,“你怎么看着他叹气?”

    拈花想起小玩意儿乌漆嘛黑的鳞片,当即忧心重重靠进他怀里,“你说我们两个都是白的,怎么生出来这么黑乎乎的小玩意儿,以后晒太阳肯定很吸热,不知道会不会被烤熟?”

    柳澈深闻言笑出声,“师父怎么担心这些,我看他明明黑得很好看。”

    拈花听到他叫师父,当即看了眼周围,都有些条件反射地脸红了。

    柳澈深却不顾她的羞涩,靠近她温声开口,“我们过几日该出远门了。”

    拈花闻言点点头,想到鸳鸳和恒谦好像这几日就要过来了,一时间有些犹豫。

    上回儿出去,没见着她,可是闹了好几天小脾气,她如今是掌门,长老们看得紧,难得抽出时间来,先头可特意说过。

    柳澈深莫不是忘了这事?

    那边柳澈深已经叫了小玩意儿出来,低声吩咐,“过几日,爹爹娘亲要出远门,你师兄师姐会来接你,你过去要认真习学,不许耍脾气。”

    小玩意儿撅着小嘴巴,但还是认真听着,一本正经点点头,“我知道了。”

    小玩意儿皮得很,也就柳澈深压得住,倒还乖巧,虽然黑了点,但往后打伞倒也不怕烤熟了。

    拈花很是满意,可听着柳澈深的话,才觉出不对来,他这哪里是忘了,分明就是不喜欢鸳鸳过来缠她。

    拈花看着柳澈深一本正经的样子,颇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到底要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还真是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