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66、第66章 第66章魔主有请
    第66章 第66章魔主有请。

    拈花这一遭腿都软了, 根本就没有站稳,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为柳澈深了魔界的主,做了魔头愤怒无。

    毕竟是从少时就带大的徒弟, 还特为了教导他,进了玲珑阵里,训练了他三才出来。

    可谓是苦心孤诣, 可没想到这个最看重的弟子,竟然一三的行差就错,就好像专和她这个师父作对一样。

    没人知道拈花其实是为怕的,她『迷』『迷』糊糊过了半天, 才消化这个实, 清醒过来的时候, 所有人都围在她床边,一脸担心。

    恒谦已经醒了, 见她睁开眼, 即就开口, “师父, 师兄真的还活着吗?!”

    付如致闻言即看向他, “子谦,不要刺激你师父。”

    恒谦闻言即想到了师父和师兄敌对的关系, 一时不敢多言。

    拈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是以一开口就是问柳澈深的, “魔界来的那个人呢, 我有话要问他。”

    几个人纷纷相视一眼, 付如致看过来,“已经走了,你那时没留神, 长老们便让鸳鸳扶着你回来了。”

    拈花听到这话,瞬间陷入了混『乱』。

    他活着还了魔主,这个实让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拈花想着,即掀开了被子,“我得去看看,我必须亲眼确认。”

    荪鸳鸳和寻袂闻言皆是一怔,都看向了付如致,显然都不赞同她去。

    付如致也伸手拦住她,“我替你去一趟,倘若他真是魔界魔主,我去,他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我等不及,我必须马上确认。”拈花思绪已经完全『乱』了,她现下就是和系统一样『乱』码了。

    她这话一出,大家也知道拦不住了。

    付如致听到这话,沉默了片刻,“我随你一起去。”

    拈花闻言应了,顾不了这么多,即起身出发去魔界。

    可临到跟头,却有退缩。

    知道这条魔界密道的只有她和迦禹,还有荪鸳鸳莯怀,她们不能说出去,即迦禹,又或者魔主就不确定了。

    如今迦禹下落不,估计凶多吉少。

    如果柳澈深了魔主,那么很有可能,魔主和迦禹都与他接触过,死在他手里。

    他未必没从他们口里得知这条密道。

    拈花心下一沉,和付如致在交界线上的客栈住下,这里比起往竟然还热闹了许多,像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一场恶战。

    往客栈的掌柜直接胖成了两个人,不过也才一个多月的时间。

    不过拈花也只是疑『惑』,她没有心思多想,只看着交界线内的魔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进去?

    她可不想让柳澈深知道她来了,那不是上找死吗?

    “你们可知道一前那场仙魔大战?”

    “听说那一场大战整整打了三天三夜,最后是修仙界胜。”

    “其实不算胜,为他们修仙界的人都弃了仙来魔主,你们知道那柳澈深吗,便是他,听说修为极高,那十大领主本是个个不服,没想到他上来之后,一个个都不吭声了。”

    “这我是知道的,先头那魔界内斗不止,每扔出去的魔修尸体都不知道有多少。”

    拈花听到这话,手中的茶盏顿时放下。

    怎么就一过去了,不是才一两个月吗?

    拈花即看向旁边坐着的人,“今可是乙丑三月初春。”

    被问的人有奇怪,“确实是三月初春,只是姑娘弄错了份,乙丑那是去。”

    拈花听到这话完全顿住,这根本不可能,她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乙丑。

    怎么就缺失了一?

    拈花仔细一想,竟然发现自己的时间都是错『乱』的,像是浑浑噩噩,把所有的情都穿『插』打『乱』了。

    就像她去柳家看柳澈深的时候,究竟是几天前,还是一前?

    拈花心中瞬间悬起,想要开口问系统,系统却还在处理中,简直就是废物。

    待机时间极长,她呼唤了好几次,都是漫长,没有一丝回应,还是熟悉的心灵鸡汤……

    拈花转身上楼,付如致正好下来了,显然也听到了刚头的话。

    拈花看向他,“仙魔大战是一前的?”

    付如致闻言看向她,似乎有不好开口,许久才开口安慰,“确实是一前的,只是对你来说印象太深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认知,不过没关系,你现在已经好了。”

    拈花完全没听他后的话,她想不起来,只知道显是被洗掉记忆了,一定是系统。

    拈花一时想要活活掐死系统,她在这个话本界里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情,那是很恐怖的一件,万一在这个过程中又得罪了柳澈深,那岂不是加速他的死亡?

    这种不确定的情况,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死亡倒计时的恐惧感,那比即死去,还要可怕。

    拈花即往楼上跑去,付如致看着她往上去的背影,眼里颇为担忧,显然不是没关

    第66章 第66章魔主有请。

    系这么简单。

    拈花往楼上跑去,走到包袱那处,翻出魔界送来的请帖,果然不是乙丑。

    所以只有她一个人的时间是『乱』的。

    拈花思索了一番,还是决定冒险去密道,她没有的办法,如果拿着请帖上,估计是直接被带到魔主前。

    要真是柳澈深,她能直接表演一个场晕厥。

    拈花避开付如致正要从客栈下去,却看见了前声势浩大的队形,全都是魔界里的人。

    拈花往在魔界见过几个,瞬间白,这全是高阶魔修。

    这人一般都是随行魔主左右,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他人就在这里?

    拈花意识到这一点,突然有心慌,她连忙飞身跃下,出了客栈,悄悄混在人群中,跟着那人往前走去。

    他们到了客栈口,恭敬站在口,像是等待吩咐。

    片刻之后,那来递请帖的中男子出现,对着前的人一一交,显然是在传递上的吩咐。

    拈花看见他之后心里更加确定,那必定就是魔主在里,这个人在话本里的设定就是永远效忠魔主,是魔主的心腹,是话本里留给恒谦的得助手。

    尤其恒谦后没有在魔界的时候,全都是这人帮他处理情,可谓忠心不二。

    如今他既在这里,那魔主必然也在里。

    拈花在原观察了半响,等那高阶魔修和中男子一道离开之后,她即飞身上,进了客栈的后院,这客栈大得离谱,里没有其他客人,全都是魔界的侍女和侍卫。

    拈花轻轻松松避开他们,去了客栈厨房上的房梁,下全都是忙碌的厨娘,正在做吃食。

    拈花不敢『乱』走,唯恐被发现,耐着『性』子等几道做工比较繁复的吃食,想来会是给魔主准备的。

    只是没想到,每一道菜都做得很精致,还颇合她胃口,拈花这一阵都没怎么好好吃饭,着实有难熬。

    下头的厨娘开口闲聊,“你们可知道魔主为什么住在这里?”

    “这新任魔主的很多习惯,我都不晓得,恐怕是往在仙养成的,如今改不了了。”

    旁边一个厨娘听到这话,连忙压低声音开口提醒,“这话你可不要说,如今这位魔主可是听不得仙二字,他最是恨恶仙,若被他听到了,你可小命不保。”

    那人听了,连忙伸手捂住嘴,不敢说。

    厨房里安静了一阵,拈花颇有忐忑不安,怎的说话还说一半,吊人胃口。

    那提醒的厨娘本就是话多的,即又起了一个话头,“我听说魔主住在这里,是为了接未来的妻子。”

    “这我也听过,那侍女说,原魔主特替他定了一亲,希望他彻底留在魔界,往的最好都如过眼云烟去。”

    “新魔主同意了吗?”

    “自然是同意,不然又怎会在这处等着,听说原魔主他老人家替他定的那亲,乃是无边法际的魔域圣女,那魔域圣女可是从不外嫁,倘若真要嫁过来,那便是与我魔界联合在一起了。”

    “此倒不用担心,我们新任魔主这般好的皮相,又轻有为,根本不可能不成,如今那边也答应了,自然是跑不了的。”

    拈花听到无边法际瞬间顿了一下。

    这个方在天涯海角,是一个极为神秘的派,如同这个名字一样,里头的人神秘强大,是最不敢接触的一个组织。

    但他们算是中庸,虽然是魔修,但是不偏向魔修,也不偏向修仙界,是话本里实极强的一方势。

    那魔域圣女,也是话本里唯一一个不属于恒谦后宫的女子,虽然和恒谦有许感情接触,但也只是拉过手,恒谦甚至连她的都没有见,为魔域圣女蒙着的纱,从来不在人前摘下。

    这位可是恒谦在心里牵挂了一辈子的女子,他和荪鸳鸳莯怀都吵过架,闹过不合,唯独和这个女子,从来没有过。

    可见这女子有多美,多会为人处。

    外头有人进来,催促道“快快快,魔主回来了,你们赶快准备好,先把菜肴一一送上去。”

    拈花听到此话,即跃出房梁,看着前端着菜的侍女们离开,『摸』清了路线以后,偷偷下来,趁着人不注意溜了进去。

    这客栈着实很大,后院的房间竟如一间宫殿这般大,唯一的好处就是给了拈花躲藏的余。

    拈花轻轻推开窗,翻身进了里头,里的说话声传来。

    拈花心口微微收紧,隐约间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又感觉自己是幻听。

    她微微探头,往里看去,看见里长身玉立的人,一时间心跳都漏掉了几拍,她靠在了旁边的上,脚都有软了。

    果然是柳澈深,她只看一眼就能看出他来,实在是没几个人能如他这般出挑,即便是看个背影都能认出来。

    他就站在里,身旁两个人伺候他换衣衫。

    他墨发梳的一丝不『乱』,这个角度隐约能看见他的侧脸,还是那样好看,他头束玉冠,一身墨『色』衣袍,衣袍上绣着雅致的繁复花纹,长腿窄腰,站在那里不动便是

    第66章 第66章魔主有请。

    一幅画,不过是穿衣裳,这般寻常的动作,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

    他应该是刚刚回来,特换了一身衣袍,这么久不见,他与往着实变了许多,他往在仙实在太过清简,让她都忽略了他其实是出身大族的家公子,本就是养尊处优的出身。

    是让人一看就不敢靠近的清贵,甚至不敢多看一眼。

    拈花脑袋都空白了一片,心里竟然还有一番庆幸,庆幸他没有真的死去。

    可转头又想起他那时说后悔拜她为师,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滋味。

    拈花最后看了他一眼,转身翻出窗外,悄无声息离开。

    下一刻,里头正在穿衣的人微微转头,看了一眼她翻出去的方向,眼里神情莫辨。

    他微微抬手,挥推两个伺候的人,伸手慢条斯理整理着衣袖,眼里的神情虽与往一样那般冷,却比那时冷硬许多。

    拈花翻身去了后院,才□□出,就看见了下头正在乘凉的大蛇。

    那大蛇看见了她,本来还昏昏欲睡的眼瞬间张开,连忙往这边游了过来,一脸谄媚,“大哥,好久不见,你怎么来这里了,需不需要小老弟给你招待一下?”

    拈花“……”

    拈花真是想不出能怎么招待自己,“你能怎么招待我?”

    大蛇一听,即双目放光,连忙大尾巴一甩,从一旁的井水里,捞起一桶冰镇水果,“大哥,我如今已经向大哥学习吃素了,这是上头特给我准备的水果,还请大哥笑纳。”

    拈花看着前端过来五颜六『色』的果子,显然剧毒无比,蛇吃了没什么,但的人吃了,那就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升天了?

    拈花沉默了一阵,“你吃罢,大哥就不吃了。”

    拈花也不敢在这里呆久,说完就准备要走。

    大蛇闻言很是心慌,连忙“啪嗒”一声扔甩了珍藏的水果,追了上来,“大哥,可是小老弟招待不周,要不小老弟以死谢罪?”

    拈花“”

    这到底是怎么养的宠物,怎么总想着寻死?

    “你怎么在这儿?”

    拈花听到这一声,即往前看去,果然见迦禹就站在不远处,还是原来阴沉沉的样子。

    拈花看见他在这里,瞬间心下一沉,他不但没有死,还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效忠柳澈深,她还真的不相信,柳澈深会纵容他留在这里。

    拈花看着他,神情严肃,“你为什么没有杀魔主?”

    迦禹闻言表情越发阴沉,显然很不爽,“不关你的。”

    “怎么不关我的,你知不知道你打『乱』了我多少计划?”拈花想着架在脖子上那把刀,心里就越发起伏,“你不是想做魔主吗,我都把刀递到你手里了,你竟然还不会用?”

    迦禹听到这里很是烦躁,一脚踹向了大蛇的水桶,五颜六『色』的水果滚得到处都是,大蛇立站在旁边,一脸无辜。

    他越想越愤怒,“你那个好徒弟真是有能耐,他和心魔签了死契,心魔现下视他为主人!”

    拈花早就料到这一番,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在短短时间内修炼到如此境界,连魔界的人都不敢说话。

    拈花不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看着他的眼神越发冷,“他与心魔签订契约与你有什么关系?”

    迦禹似乎非常难以开口,许久才说了一句,“我初将心魔从魔界里带出来的时候,与订立了契约……”

    拈花顿住了,花了好一阵才消化这句话,“所以……你现下的主人是心魔,柳澈深是你主人的主人?”

    迦禹显然听不得这话,整个『色』都有青了,“他是心魔的主人,不是我的主人。”

    “那有什么区,不过多一个中间传话的!”拈花真是恨铁不成钢,“你怎么会蠢到这种步,我记得你不是这样的设定啊?!”

    迦禹听不懂她说什么,只知道她在说他蠢,一时间神情越发阴郁,“你不要仗着你符合我的审美,就在我前说三道四,惹怒了我,我就告诉柳澈深,你来了!”

    拈花“……”

    她忽略了,迦禹此人是睚眦必报,为了报仇,他可以不惜一切价,那么和心魔签立下死契,也不足为奇。

    唉,真的是只小学鸡,他倒是把主人这两个字学得挺深沉,告状这一学问都学会了。

    拈花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这苦心孤诣,算来算去,完全是给柳澈深铺路,且铺的路,还是去杀自己的路。

    她一时间生无可恋,站在后外,长长叹了几口气,却忽略了这是柳澈深的盘。

    她杵在这里大声说话,便是瞎子,也该看见了。

    一个侍女往这边来,恭敬请道“仙人,魔主有请。”

    拈花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是恍惚的,转头看向来人,“可以不去吗?”

    那侍女倒是处变不惊,“主子说了,你不去,他亲自来寻你。”

    拈花听到这话,心口骤然收紧,有一种马上就要归西的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