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孙女,是外孙女。”大秦氏一边儿纠正,一边儿又打出一张牌。

    “这张牌我要。”小秦氏伸手拿牌,“我当孙女疼不行吗?”

    说话间,小秦氏打出一张牌,齐蓁蓁又赢了。

    小秦氏唉声叹气,大秦氏跟云氏忍不住笑了。

    齐蓁蓁双手紧紧按着桌子,站了起来,脸紧紧绷着。

    大秦氏眼尖,发现她站着的地方已经有一滩水迹了。

    “胞衣破了。”大秦氏一边说一边招呼着稳婆过来扶人,一脸紧张。

    女子生产,若是先见红,生产能顺利一些。

    可若是胞衣先破,先见水,生产起来就会困难一些。

    在稳婆的帮助下,齐蓁蓁躺到了产床上。

    稳婆在她身下垫了枕头,“顾夫人,从此刻起,你不能乱动了。老身看了,宫口还未开。在宫口开之前,羊水不能流尽,不然的话,孩子就危险了。”

    “咱们先再看一会儿,若是过两个时辰,夫人宫口还未开,那就只能让郎中开催产的药了。对孩子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只不过,夫人要遭罪了。”

    自然开宫口,疼痛能轻点儿。

    云氏坐在一旁牵着齐蓁蓁的手,哽咽着道,“你说说,怎么还遭这么大的罪啊!”

    “娘,不是说再过两个时辰看看吗,说不准,这两个时辰,就开宫口了呢?”齐蓁蓁一边儿说一边儿轻轻抚摸着肚子,“岁安,你说是不是?”

    很奇异的,齐蓁蓁手抚摸的地方鼓了一下。

    稳婆连连道惊奇,“孩子开始入盆的时候,几乎不会跟之前那样动了。顾夫人的孩子,将来必定是人中龙凤。”

    这赞美有点儿夸张。

    不过,当父母的大概都愿意听。

    小秦氏喜滋滋的道,“那肯定了,蓁蓁跟姑爷都是人中龙凤,生的孩子肯定差不了。”

    许是真的感受到了齐蓁蓁的心声,原本稳婆保守估计的两个时辰才过半,齐蓁蓁就疼的满头大汗,稳婆上前一看,已经开了七指了。

    “顾夫人,你忍着点儿,等到开了十指,就能生了。”稳婆道。

    说完,又道,“备点儿鸡汤面来,清淡的,顺带切了参片备着。参片你们看,怎么弄?”

    大户人家的参片可马虎不得,她见过太多生产时候因为参片出问题的。参是好参,只不过,加了别的料。她这么说,也算是隐晦的给顾夫人提醒。

    “用百草堂的参片。”郎中道,“我们太子妃早早就给备下了,是她亲手密封起来的。”

    郎中掏出来一个瓷瓶,塞子是用火漆围了一圈的。

    齐蓁蓁自然是相信洛晚晴的,再一个,他们家后院干净,不存在那些鬼魅魍魉。

    忍着痛,齐蓁蓁吃了一碗鸡汤面,那种撕扯着的疼越发的厉害了。

    “各位夫人到外间候着吧。”稳婆上前察看了齐蓁蓁的情况道,二喜跟飞絮两个留下给稳婆帮忙。

    云氏担忧的看了眼齐蓁蓁,就被小秦氏扯着去了外间,大秦氏则是道,“蓁蓁,我们就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你只管叫我们。”

    说完,又严肃认真的跟稳婆道,“万一有情况,不用犹豫,不用多问,大人的安全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