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522 回京
    勃亲王是皇族,虽也算得上武艺高强,可到底不比容尧这样的沙场名将,最终勃亲王在容尧手中重伤不治。

    “臣鲁莽了,本打算抓活口,奈何此人实在难缠,一不小心错杀了,还请六殿下责罚。”

    这是容尧走下城楼,来到元棠面前拱手请罪时说的话。

    元棠此刻依旧在顾长卿的身边,骑着高头骏马,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亲舅舅容尧。

    他心里冷冷地笑了。

    这种鬼话说出来,他舅舅自己都不信吧?

    也是,不杀了勃亲王,等勃亲王回到皇宫抖出对容尧不利的话怎么办?

    这个舅舅还真是深谋远虑、心狠手辣呢。

    不过,他真以为没了勃亲王就万无一失了吗?

    元棠似笑非笑地看着容尧“舅舅辛苦了,舅舅击杀叛贼有功,等回了王都,父皇一定会对舅舅论功行赏的。”

    容尧单膝跪下,拱手一脸诚惶诚恐地说道“论功行赏不敢,只求将功补过,臣也是受了勃亲王的蛊惑,真以为一切都是国君陛下的旨意,谁料竟是此人假传圣旨,害我等随他远征……请六殿下明察秋毫。”

    一旁的顾长卿薄唇轻启“呵。”

    容尧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容尧的小儿子容赋死在了月古城的战役中,据说是被一个小兵蛋子踹下城墙的,而陈国的逃兵看见顾长卿对那小兵蛋子十分亲近。

    容尧心里对顾长卿存着怨恨,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元棠看了看顾长卿,又看向容尧,淡笑着说道“舅舅言重了,真相如何等回了王都,父皇自会查证,只要舅舅问心无愧,我相信总有一日会真相大白的。”

    容尧的额头渗出了一层冷汗。

    他不敢抬头去看元棠的眼睛,他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元棠的威胁。

    “六殿下,可否借一步说话。”容尧对元棠说。

    元棠骑着马与他回了陈国大军的阵营。

    张参将看了看二人的背影,对顾长卿道“将军,那个姓容的怕是要主战。”

    陈国八万援军,加上邺城六万大军,人数上碾压了顾家军太多,真打起来必是一场血海恶战。

    顾长卿的面上不见丝毫焦虑,他淡道“元棠不会同意。”

    元棠若真想开战,就不会单枪匹马地过来,更不会在介绍自己时以顾娇的朋友自居。

    那边不知元棠与容尧说了什么,容尧几近暴走,然而元棠压根儿不理他,直接让六万陈国大军撤出了邺城。

    这件事当然没完,是陈国先违背和平条约开的战,所有战争损失将由陈国一力承担,这对于本就经历了一次战损的陈国朝廷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过这次也算是让元棠真正见识到了战争的残酷以及它所带来的的可怕代价。

    若说在昭国为质时元棠还一心想着有朝一日朝昭国开战,那么如今的他已经没有这个想法了。

    战争是上位者的权力之争,可为之付出生命的是无辜的将士与百姓。

    元棠再次策马来到顾家军的阵营,对顾长卿正色道“如果你们信得过我,我想先将容尧押回陈国王都,稍后我再亲自去昭都向贵国的皇帝陛下请罪和谈。”

    元棠至今的身份依旧是陈国质子,按理他是要与顾长卿一道回京的,放他走等同放虎归山。

    不等顾长卿回答,元棠再次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我希望可以和你去一趟月古城,拜见一下天下兵马大元帅与老侯爷。”

    “好。”顾长卿说。

    元棠单枪匹马随顾长卿去了月古城,这份坦荡与胆量是令人刮目相看的。

    然而真正到了月古城,顾长卿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这小子哪里是来探望唐岳山与他祖父的,分明是来看他妹妹的!

    元棠一进城便径自去了伤兵营“顾大夫,我来啦!”

    望着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元棠,顾长卿危险地眯了眯眼。

    顾娇的疫病早已痊愈,也渡过了隔离期,此时正在伤兵营中指导几名士兵复健。

    他穿着陈国将军的盔甲。

    突然这么闯进来,伤兵营的士兵们惊得立马拔出了床边的刀剑。

    元棠啧了一声,解下腰间的佩剑,扔给了一名离他最近的伤兵“拿着。”

    伤兵“……”

    顾娇的表情很平静,只看了元棠一眼,便对身边复健的伤兵道“你继续。”

    复健的伤兵继续杵着拐杖往前走。

    元棠不请自来地往顾娇身旁一站,夸张地哎呀了一声道“见到本殿下居然一点儿也不激动,早知道就不来看你了。”

    “有事?”顾娇道。

    元棠张了张嘴,好像也没事。

    他啧了一声,道“你就不问问我是边塞是做什么的?”

    顾娇哦了一声,道“杀勃亲王还是杀容尧?”

    元棠“……”

    “咯,给你。”元棠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包袱递给她。

    “什么?”顾娇问。

    元棠将包袱塞进她怀里,说道“海棠花盒子是给你的,竹叶盒子是给我表哥的,我要先回一趟王都处置我舅舅,可能有段日子不能去昭都,你替我带给我表哥。”

    “嗯。”顾娇应下。

    元棠挑了挑眉“你可别多想啊,送你礼物只是为了感激你帮我表哥带东西而已,再者……当时在昭都也多亏你相公我才能逃出来。”

    原本元棠认为是自己藏得好,没叫萧六郎知道,可事后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萧六郎本是要去衙署上值的,却突然改道出了京城北门,还特地在驿站停了一会儿。

    恐怕萧六郎早发现了他,故意将送他走的。

    顾娇并不知竟然还有这一茬。

    真是多亏萧珩放走了元棠,不然这一仗没这么快打完,并且双方都得徒增大量伤亡。

    元棠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也该走了,你记得让表哥想我。”

    听到这里,顾长卿总算把拔出来的剑插了回去。

    元棠策马离开月古城。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张参将问道“将军,真的就这么放他走啦?陈国可是有十四万兵力,若他此时与我们开战……”

    “他不会。”顾长卿道。

    娇娇信他,那他就也信他。

    顾娇从伤兵营出来,一眼看见等在门口的顾长卿。

    “是来换药的吗?”顾娇问。

    顾长卿一本正经道“……嗯。”

    顾娇带他去了隔壁的营帐,用剪刀剪开他双手的纱布,这并不是他初来月古城那日为保护失控下的顾娇而握住红缨枪受的伤,是他去前朝余孽的老巢寻找顾娇时落下的伤。

    有关那日的事顾长卿轻描淡写地揭过,但其实过程远程远比想象中的艰难与复杂。

    他从幕僚口中得知了前朝大军的老巢以及密道的地图不假,奈何地图是残的,通往老巢的木桥又被皇甫峥毁了。

    顾长卿在悬崖上站了许久,确定除非自己长翅膀,否则绝不可能凭轻功掠过去。

    他于是打算先下山,从山脚绕过去,再爬上对面的山顶。

    其中的艰辛自然不言而喻。

    万幸的是地图虽是残的,大致的方位却是对的,他在悬崖峭壁之上艰险地攀爬,好几次差点摔下万丈深渊。

    他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活着,活着把妹妹找回来。

    他手上的伤就是攀爬悬崖时留下的,至今没痊愈,他又带兵打仗,反复撕裂。

    在顾长卿看来这种伤势不算什么,不是顾娇在这里,他都懒得去换药。

    “不能再受伤了,不然这双手要废了。”顾娇一边换药,一边严肃地说。

    顾长卿轻轻一笑“嗯,不会了,仗打完了。”

    “这里的线可以拆了。”顾娇看着他左手背的伤口说。

    顾长卿乖乖地把手伸过去。

    顾娇拿出消过毒的剪刀“会有一点疼。”

    顾长卿道“不会疼,你缝针都不疼。”

    又没打麻药,不疼才怪了。

    提到这个,顾娇的手顿了顿。

    从山脉逃回来后,她为顾长卿缝合伤口,当时恰巧有一名伤兵也急需缝合。

    然而小药箱里只有一支麻醉剂。

    顾长卿将麻醉剂让给了伤兵,理由是他用不着。他是习武之人,身上难免受伤,偶尔伤得重了就需要喝一点麻沸汤,可不论哪种麻沸汤都对他无效。

    顾娇不由地想起她初来京城那会儿,第一次为顾长卿缝合伤口时,小药箱里也没出现麻醉剂。

    她那会儿没太往心里去,现在想想,或许小药箱早判定出病人对麻醉不耐受了。

    所以他这一身大大小小的伤,都是在完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进行生缝的吗?

    顾长卿凝视着顾娇,温和一笑“不疼,真的。”

    “嗯。”顾娇特别严肃地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轻了许多。

    仗打完了,瘟疫患者也康复了,接下来顾娇一行人也该返回京城了。

    唐岳山留下了部分守军,顾长卿也留下了两万顾家军,一起协同三座城池的灾后重建。

    北阳城与邺城太守被杀,朝廷连夜下发诏书,任命了两名新任太守。

    新任太守抵达各自的官邸后,顾家军与朝廷守军也已整装待发。

    宁安公主是要与他们一道回京的。

    救宁安公主回京是老侯爷的任务,如今老侯爷仍卧床养伤,于是由顾长卿出面请宁安公主示下。

    太守府的厢房中,顾长卿在书房见了宁安公主。

    宁安公主自打从山上下来,便一直待在自己房中,不出门也不与人说话。

    顾长卿明白前朝余孽之事对她打击甚大,从不在她面前提及战事与驸马。

    顾长卿拱手行了一礼,正色道“明早我们便启程回京了,不知公主可还有别的什么吩咐?”

    宁安公主呆呆地望着窗外的雪景,半晌,才喃喃地说“回京的路上能否去济城……接一个人?”

    说着,似是怕麻烦顾长卿,她又说道,“不用太多人,几个人就可以了,他不难接的。”

    顾长卿约莫明白要接的人是谁了,他说道“微臣会亲自去一趟。”

    “我也要去!”

    太守府的另一间厢房中,已拆下胳膊上的夹板恢复了活蹦乱跳的顾承风炸毛地说道。

    他好不容易养好伤,打算去战场上酣畅淋漓地打一仗,结果却被告知陈国降了!

    他才刚当上顾家军呢,就白担了个名头!

    主要也是想让大哥见证见证他的实力。

    “好。”顾长卿应下了。

    顾承风嘿嘿嘿地兴奋了一整晚,终于等到能与大哥一起出任务了,谁料当他全副武装地走出军营时,就见自家大哥的身边多了一个顾娇。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顾承风的脸顿时就黑了“她也去吗?”

    难道不是只有我一个吗?

    这种与大哥并肩作战的殊荣为什么要多来一个丫头!

    “上马。”顾长卿拍了拍自己的坐骑说。

    哼,这还差不多。

    顾承风撇嘴儿朝大哥的坐骑走过去,他眼馋大哥的坐骑很久了,他们家除了他祖父的马,就属大哥的马最好。

    比从驸马那里抢来的马更好。

    “不是你。”顾长卿无情挡住他,将顾娇拦腰抱起,轻轻地放在马背上,温柔地说,“坐稳了。”

    顾娇点头点头。

    顾长卿则翻身坐上顾娇的马。

    然后俩人就绝尘而去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顾承风“……”

    喂!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