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511 营救成功
    沈轩明白过来后对顾娇道“不,顾大夫,我留下来,你们先走!”

    顾娇道“你脚程不够快,一会儿追不上来,而且你也看不懂沿途留下的暗号。”

    沈轩无言以对。

    “走吧。”顾娇道。

    沈轩无奈地应下,想到了什么,又问顾娇道“我们是要去哪儿?”

    顾娇说道“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你们。”

    “我们的家人呢?”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问。

    顾娇看向他,说道“顾家军的高手已潜入城中,开战之前会将他们带出来。”

    “仗打完了我们就能回家了吗?”又一位患者问,他是里头最年长的一个,今年四十岁,曾经是个员外,姓赵。

    顾娇的目光朝他看来,方才给他戴口罩时顾娇就注意到了他的体温比其余人都高,症状也更严重。

    顾娇没着急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你就是那个吃了药没有好转的?”

    “啊?”赵员外一愣,显然没明白话题怎么突然转得这么快。

    顾娇这会儿没功夫去仔细寻找他没有好转的原因,只对他说道“你们要痊愈之后才能回家。”

    赵员外问道“痊愈?那得多久?”

    顾娇双手抱怀道“看你们痊愈得多快。”

    赵员外的脸色瞬间变了。

    被关在这里的患者一共十三人,除掉死士后还剩十二人,这十二人中除了赵员外并无好转,其余人多少都比原先的症状轻了些。

    尽管他们也着急回去见自己的家人,可他们心中也明白自己得的是瘟疫,不痊愈就回去势必会祸及家人。

    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痊愈的曙光。

    赵员外就不这么想了。

    他突然往后退了几步,走上木桥,警惕地看着顾娇“你的药根本没有效!要是我们好不了,是不是就得被你一辈子!”

    顾娇的指尖在抱怀的胳膊上轻轻地敲了敲,淡淡看着他道“等凌关城的仗打完了,我会给你换别的药。”

    “万一别的药也没效呢!万一你治不我呢!万一你只是想骗我们出去呢!”

    沈轩眉头一皱“你胡说什么呢!顾大夫是朝廷派来的人!她那日是和顾家军的少主一道过来的!你不是亲眼看见了!”

    “我们又没见过真正的顾家军!谁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保不齐那是个假少主!她就是为了引我们出去杀掉!”

    他一边激愤地说着,一边望向诸位患者,“瘟疫是治不好的!她的药只能缓解症状,可到头来我们还是会死的!她知道!她是大夫!她什么都知道!她就是想把我们骗出去!她想让我们去感染翊王的士兵!她想把我们扔进翊王的军营!”

    此话一出,患者们立刻风声鹤唳起来!

    沈轩的眉头蹙得更紧,他着急地看了看他,又看向一旁明显也生出了一丝警惕的同伴们,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顾大夫不是那种人!”

    赵员外讥讽道“你怎么知道她不是那种人!你和她很熟吗!还是说……你被她收买了!”

    沈轩怒道“姓赵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不走可以。”顾娇淡定从容地说道,“尸体留下。”

    患者们勃然变色!

    赵员外拿手指向顾娇“好哇!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就是要来杀人的!”

    顾娇没理会他,从暗卫手中拿过盔甲,淡淡地走上木桥,对身后的患者们道“有谁要留下来的?”

    六名暗卫齐齐拔出了腰间寒气逼人的佩剑。

    患者们吓得齐齐缩了缩脖子。

    人都是如此,能多活一刻谁也不会选择立刻去死。

    赵员外看着顾娇背着一杆比他还长的兵器朝自己走来,心里莫名打了个突,在顾娇靠近的一霎,他嗖的窜了出去!

    他躲在了小石头沈轩的身后。

    顾娇没打算动赵员外一根手指头,奈何人家自己吓成那样。

    “顾大夫保重。”其中一名暗卫冲顾娇的背影拱了拱手。

    顾娇没回头,只是漫不经心地扬了扬右手。

    一行人在暗卫的护送下离开。

    下着大雪的缘故,地上的脚印迅速被雪花遮掩。

    顾娇坐在死士的小木屋里闭目养神。

    天蒙蒙亮时,前朝余孽的两名士兵带着食物与汤药过来了。

    顾娇从里头敲了三下门板。

    两名士兵放心地离开。

    他们走远后,顾娇将食物拿进屋收好,药汁处理了倒掉。

    中午,那两名士兵又来了。

    他们先是收走了几个食盒,又放下了新的食盒。

    顾娇照例将食物与药汁不着痕迹地处理完。

    顾娇这时其实就可以离开了,毕竟士兵们不出意外的话一直到晚饭的时辰才会再次过来,而那时顾家军已经对凌关城发动攻击,也就无所谓寨子里的事被不被发现了。

    然而谨慎起见,顾娇还是待到了晚饭时辰。

    等前朝士兵来送晚饭时,她杀掉了他们。

    顾娇脱了隔离衣,穿上盔甲,背上小背篓与红缨枪,循着沿途的暗号找了过去。

    顾娇在顾家军早先驻扎的林子里找到了他们。

    他们被安排在了一个营帐内,由六名暗卫看守。

    他们过来时顾家军尚未离开,他们看见了整齐划一的军队,也看见了昭国的旌旗以及顾家军的军旗,忐忑了一路的心总算彻底揣回了肚子。

    是真正的顾家军就好。

    顾家军是不会陷百姓与不义的。

    那个姓赵的员外坐在营帐的一块垫子上,咳嗽得厉害,口罩里都冒出了血来。

    顾娇将红缨枪留在外头,掀开帘子走过去。

    “顾大夫!”小石头沈轩站起身,惊喜地看着她,褪去了一身隔离衣的她穿着深色盔甲,与顾家军的银甲不大一样,但她身上有一股莫名强大的气场。

    沈轩只是这么看着,心情都激动了。

    顾娇冲他颔了颔首,来到赵员外的面前,单膝蹲下为查看病情,她先是为他把了脉,又拿出听诊器听了他肺部的声音。

    听完,顾娇蹙眉看着他“你真的吃药了吗?”

    赵员外眼神一闪!

    沈轩迅速注意到了他的慌乱,不可思议道“你没吃药?”

    赵员外哇哇咯血,咯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顾娇用戴着手套的手摘了他的血口罩,放进垫了牛皮纸的篓子,冷厉地说道“为什么不吃药?”

    赵员外高热不止,晕晕乎乎地说道“谁、谁知道你给的……是不是……毒药?”

    沈轩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疑心病也太重了吧!是毒药,我们能全有好转吗!”

    好转不好转的,赵员外是赶了一趟路才真正体会出来,大家都在寨子里关着,沈轩说他好多了,不那么难受了,其余人也跟着这么说。

    可赵员外觉着保不齐是心理作用,未必真是在痊愈。

    然而就在方才,他几次三番倒在路上,其余患者却几乎和正常人的体力一样,就连效果不那么明显的小郭都能跟上队伍。

    他知道自己误会顾娇了。

    那是真正能治瘟疫的药。

    可惜他懂得太晚了。

    他……他……他要死了……

    他快呼不过气了……

    赵员外的呼吸哽住了,他的脸迅速发绀发紫,浑身僵直,不一会儿便出现了惊厥抽搐。

    顾娇迅速从柴堆里折了一截木棍塞进他嘴里,又迅速按压他的人中、合谷、内关等穴位,直到他的身子停止惊觉抽搐。

    顾娇给他量了体温,高烧四十度。

    这种情况物理降温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他不省人事成这样,喂药也喂不进去。

    “顾大夫,他还有救吗?”小石头小声问。

    “不知道。”顾娇蹙眉道。

    这是实话,鼠疫的死亡率本就极高,他还不配合治疗,如今真是得听天由命。

    顾娇给他扎了针,先把退烧针打了,再把加了链霉素的吊瓶换上。

    就在顾娇打算找个架子把吊瓶挂起来时,赵员外突然醒了,他看见感觉到了自己手臂冰冰凉凉的,他定睛一看,惊得直接拿手去拔“你们对我做什么!”

    顾娇在挂吊瓶。

    小石头扑过去摁住他,奈何晚了。

    一股鲜血迸射出来,溅了顾娇满脸,从她的护目镜上滴到了她的口罩上。

    她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