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496 最强逆袭
    并不是所有的士兵都认识黑火药,许多士兵连听都没有听过,而就算听过的也很没真正见过。

    陈国士兵简直被炸傻了!

    原本井然有序的骑兵阵营一下子乱了套,此次率领骑兵的是一个来自容家的将领,也姓容,叫容参。

    容参是为数不多见过黑火药的人,他跟着容尧出访梁国时,碰上燕国人展示他们的黑火药,奈何他站得远,光听着响了,没看见具体用起来是个威力。

    容尧事后给他们几个容家人形容了一下,可他们哪里想象得出来嘛?

    是以这会儿,就连容参都是懵的。

    不过他极力忍住了,没叫士兵们瞧出异样,他勒紧缰绳,厉声说道“大家不要慌,不过一块石头罢了!没什么”

    轰隆隆!

    又一块巨大的石头滚下来了,容参的话被淹没在了可怕的动静之中。

    容参对黑火药的了解太有限了,当然也可能是他第一次见到杀伤力如此厉害的攻击,一时间真没想到该想的地方去。

    为了向士兵证实这东西并不可怕,他果断拔出腰间佩剑,朝着滚下来的石头劈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容参被炸飞了!

    为了达到足够的震慑效果,顾娇将所有的黑火珠都用上了,其实再让她来第三次也没可能了。

    这种配比的黑火药威力是够的,但比起前世的炸药还是逊色不少,说白了,杀伤力是其次,主要是震慑。

    老实说,唐岳山和他的军队也有点儿懵,这踏马是啥呀?爆竹么?也不像啊……

    唐岳山率先反应过来,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士气的低迷或高涨有时只是一瞬间的事。

    唐岳山也不管这玩意儿究竟是啥了,他收回目光,拔出长剑,向前一指,大声道“是朝廷的援军到了!顾家军到了!大家给我杀!”

    所有人都被那两拨黑火药炸傻了,完全没有脑子去思考唐岳山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

    群龙无首的陈国骑兵越发乱了阵脚,唐岳山的军队见状,士气大涨,连饿了三天三夜的身子都好似一下子充满了力气,所有人举起手中的刀尖,冲着陈国骑兵所向披靡地杀了过去!

    昭国虽弱,但昭国的儿郎没有一个孬种!

    唐岳山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

    这一次,换成了顾娇为他开路。

    顾娇拉开弓箭,他杀到哪里,顾娇的箭便追到哪里。

    他也彻底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顾娇。

    唐岳山发现顾娇在箭术上是有惊人天赋的,只不过,她练习箭术的日子尚浅,到底比不得唐岳山精准,好几次差点射中了唐岳山的屁股蛋子。

    唐岳山的冷汗一冒一冒的!

    丫头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唐岳山遭遇三面夹击,被逼下了马,一支箭矢凌空飞来,从他的裤裆下嗖的射了过去!

    只差半寸就被射中小唐唐的唐岳山“……”

    那支箭穿过他的腿间,直直射中他身后一名偷袭他的陈国士兵的脚,陈国士兵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顾娇用箭够大胆,这一点是连许多优秀的弓箭手都比不上的。

    他们在面对唐岳山这样的大元帅时,会担心自己的箭术不够而误伤到他,射起箭来便不免有些束手束脚。

    顾娇却不这样。

    她的这份果决令唐岳山刮目相看。

    试问世间有多少儿郎能做到她这般?

    唐岳山的胸口忽然滚过一股热浪,他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他只是杀得更勇往直前,更无所畏惧了。

    世上好像有人懂他。

    而他也懂那个人。

    这一刻他忘了她是自己的仇人。

    五千骑兵在唐岳山等人的奋勇厮杀下最终溃不成军,他们带着伤兵落荒而逃前去与十几里外的一万五陈国大军会合。

    唐岳山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们杀了多少人?”他气喘吁吁地问。

    “一百六十七人。”

    一道声音自唐岳山头顶响起。

    唐岳山抬头一看,就发现是顾娇与一个邺城的士兵顺着绳索自山峦上下来了,说话的是那名士兵。

    “见过唐大元帅。”胡东强行礼。

    他背上背着顾娇的小背篓,唐岳山明白这个小背篓对顾娇而言很重要,他能背着它,说明他是被顾娇选中了。

    确实是有几分观察力的。

    唐岳山暗暗点头。

    顾娇没有戴面具,她的面容彻彻底底地暴露在了阳光下,众人惊讶地看着她。

    刀口舔血的士兵对她脸上的胎记并没多少兴趣,反倒是她的年龄激起了众人的好奇。

    看上去比他们还小哩。

    众人往顾娇身后看,也往顾娇下来的山峦上方看,看了半晌也没看见第三个人下来。

    他们……还真以为朝廷的援军到了呢?

    原来刚刚那么大的动静全都是这个青衣小少年弄出来的吗?

    他的红缨枪好丑!

    “有人受伤吗?”顾娇问唐岳山。

    唐岳山与顾娇一起清点了一下队伍里的伤患,轻伤有几百,重伤五十人,其中需要现场救治的二十三人,以及危重伤兵三人。

    顾娇对唐岳山道“没受伤的带着轻伤的先回去,留下五十人,一会儿将重伤与危重士兵抬回去。”

    唐岳山点头,五十人中,他自己占了一个名额。

    “将军!我们不走!”一个弓箭手说。

    唐岳山正色道“这是军令!”

    弓箭手咬牙“……是!”

    唐岳山手下的两名副将殉职了,他从弓箭手中点了一名李副将,步兵中点了一名岑副将,二人率领军队先行。

    当然,他们没忘记清扫战场,带走陈国士兵留下的的干粮、兵器与骏马。

    “盔甲也扒下来,熔了可以做新的。”顾娇说。

    唐岳山深深地看了顾娇一眼,欲言又止。

    小胡顺着绳索爬到了山峦之上,时刻留意陈国大军的动静。

    “我需要担架。”顾娇对唐岳山说。

    “要多少?”唐岳山问。

    “十个。”顾娇说道,“另外,也需要布条,把那些陈国士兵的腰带解下来。”

    唐岳山带着手下四处为顾娇寻找木板与木棍。

    顾娇开始为三名危重患者进行抢救、

    有个伤兵的心脏已经停跳了,顾娇取出肾上腺素,为他注射了两针后,他的心跳恢复。

    唐岳山看着那些个奇奇怪怪的针剂,一时间有些目瞪口呆。

    在战场牺牲的将士未必都是当场战死的,许多都是深受重伤,救治无效而亡。

    陈国的医术比昭国高明,因此他们的伤兵死亡人数大大低于昭国军队。

    若是他们也拥有精湛的医术,伤兵的死亡率也会大大降低。

    那丫头方才是起死回生了吧?

    陈国的大夫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唐岳山的心底又开始激动了。

    洞房花烛夜也没这么激动过呢。

    胡东强在山峦上往下喊“大人!你要快一点!陈国的军队要过来了!再越过一个山头,就到咱们这儿了!”

    顾娇问道“山头要走多久?”

    胡东强答道“骑兵快,半个时辰,步兵的话一个时辰。”

    顾娇点点头,割开对方大腿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按步兵的速度来。”骑兵方才被吓了一阵子,暂时没士气打头阵。

    “右手边第三个钳子。”顾娇道,她腾不出手来了。

    唐岳山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和自己说话,他熟练地找到第三个……钳子,他看着倒像是剪子。

    “夹住这里。”顾娇用眼神示意唐岳山。

    “你要剪断他的筋脉吗?”唐岳山蹙眉。

    “这是止血钳。”顾娇道,“快点。”

    唐岳山将信将疑地“剪”了过去,发现经脉没断,断裂处的血果真被止住了。

    唐岳山不晕血也不害怕这些伤口,他全程观看了下来,心中越发觉得对这丫头不简单。

    顾娇给最后一名危重患者止住血,摘下手套,道“好了,上担架,这三个先走。”

    唐岳山点了十名士兵轮流抬三副担架。

    余下的二十三个重伤患者中,只有七人需要用到担架,其余人都可以骑马。

    顾娇争分夺秒地为伤兵处理伤势,时间不够,只能做简单处理,饶是如此,时间还是一分一秒地流逝了。

    胡东强说道“大人!他们下山了!距离这里只有不到六里地了,咱们得抓紧了!”

    “这两个士兵可以上担架了。”

    “这个士兵,上担架。”

    “上担架!”

    ……

    伤兵们陆陆续续地走了,陈国的大军也一步步逼近了。

    还有最后两个伤兵。

    当顾娇要为其中一人处理伤势时,那人忽然抓住了顾娇的手,他听到胡东强唤她大人,他于是便也这么唤“大人,你和唐大元帅先走吧!”

    “闭嘴。”顾娇拿开他的手。

    唐岳山没催促顾娇,他只是默默地握紧了手中的弓箭,背上再次装满了箭矢的箭筒。

    “弓箭手准备。”唐岳山沉声道。

    弓箭手就位,拉开长弓,以身作盾,将顾娇与伤兵死死地护在身后。

    “小胡,下来!”顾娇处理完了最后一个伤兵的伤势。

    胡东强忙顺着绳索滑了下来。

    所有人翻身上马,在陈国大军即将追上来时策马奔出了峡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