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420 团圆(两更)
    对方既然选了元棠做替罪羊,那么在瑞王妃出面做证之前,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

    顾娇出了瑞王府。

    她坐上医馆的马车。

    刚走没几步,马车被人拦住。

    是元棠。

    元棠来到马车旁,掀开车窗帘子对顾娇说道“我昨晚回宫想了一整夜,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你刚问完我是不是和你们昭国太子妃有关系,转头我就被人追杀。老实说,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这件事是不是和你们昭国皇室有关系?”

    顾娇淡淡地说道“无可奉告。”

    如果告诉你真相,你把你当日的行踪捅出去,做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那么瑞王妃将会失去指征你的价值。

    瑞王妃就危险了。

    所以为了瑞王妃的安危,还是暂时委屈你这个伟大的陈国殿下水深火热一下吧。

    顾娇拽住帘子,莞尔道“这几天可能不断会有人来刺杀你,你自己当心一点。”

    说罢,她将车帘子放了下来,对小三子道,“走了!”

    马车绝尘而去!

    元棠气得跳脚。

    “喂喂喂!你把话说清楚!究竟谁要刺杀本殿下!”

    啊!

    这丫头!

    说话说一半,太气人啦!

    元棠原地炸毛咆哮“丫头!别以为你能置身事外!那人要杀我,难道就不会去杀你吗?你以为你逃得掉?你早和本殿下是一伙儿的了!”

    顾娇倒不是真让元棠去涉险,对方一次刺杀不成,摸不清元棠的底牌,应该不会这么快出动第二回。

    ……

    午时前,顾娇抵达了四海山庄。

    聚会一共三天,真正重要的是第一天与第二天,第二天下午就能回来。

    他们在商会上不出意外地碰到了回春堂的人,这是很重要的商会,各大东家都来了,顾娇于是见到了那位传闻中的胡家继子——胡二爷胡宏图。

    听名字就知道爹娘对他期望有多高。

    当初二东家是被家族排挤走的,就别指望胡宏图与他有多兄弟情深了。

    胡宏图笑着看向二东家,毫不掩饰眼底的轻视与不屑“大哥也来了?看来从前在回春堂的时候,大哥偷学了不少。”

    这话就太诛心了,什么叫二东家在回春堂偷学了不少,合着二东家是外人,回春堂不是他亲爹的产业呗。

    胡宏图可能忘了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二东家才是回春堂的第一继承人。

    回春堂虽是百年药房,可二东家的母亲刚嫁到胡家时正值胡家遭逢变故,回春堂差点经营不下去,是二东家的生母将嫁妆银子全部投进去了,回春堂才起死回生。

    可到头来,这个苦命的女人什么也没得到,一场大病撒手人寰,留下幼子任人欺凌。

    一个人只有满身软弱的时候才会被戳到痛脚,他如今有了强大的后盾,根本无惧胡宏图的几句挑衅“我来这里凭的是真本事,真说偷学,难道偷学的人不是你?我才是胡家嫡子!”

    胡宏图呵呵道“曾经的胡家嫡子!如今你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

    二东家冷冷一笑“是吗?那就走着瞧,看最后咬死你的是不是我这条丧家之犬!”

    兄弟俩不欢而散。

    顾娇好奇地欣赏着周围的景观。

    二东家道“让你见笑了。”

    顾娇道“没有,挺好。”

    胡宏图越是犯贱,日后交手的时候他们就越能不留情面。

    顾娇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二东家气吞山河道“不用,区区一个继子,我还捏得死他!”

    二东家不是从前的二东家了,他是钮祜禄·二东家!

    既然二东家这么说,顾娇就不掺和他们兄弟间的恩怨了。

    她在山庄住了一晚,跟着二东家认识了不少京城商贾,也发挥了一下自己的精湛医术,向商会证实了妙手堂的实力。

    第二天下午她如期返回。

    她是赶回来过月夕节的,月夕节就是前世的中秋节,是一家团圆赏月的大好日子。

    去年是秋闱的缘故没能好好过节,今年大家都在。

    冯林与林成业一大早便过来了,杜若寒也来了,只不过他吃了中饭后又回去了,顾娇没能与杜若寒碰上。

    顾娇一早邀请了鲁师父与南湘师娘,二人是下午过来的,几乎与顾娇一前一后抵达碧水胡同。

    “鲁师父,南湘师娘!”小净空热情好客地将二人请入院中,他的一只鹰和七只小鸡个个扎着大红花,在院子里列出欢迎的阵仗,可以说非常有仪式感了!

    南师娘喜欢死这个小家伙了,她笑着说道“你就是净空吧?”

    “是呀,南师娘!”小净空萌萌哒地说。

    一大一小聊得得欢实极了,小净空热情地向南师娘介绍了自己的小鸡和小雏鹰,当然,也没忘记顺带着介绍一下顾琰的小狗。

    “那个是小八啦,胆子比较小。”

    小八嗖的挺起公狗腰。

    它的胆子哪里小!

    它是最全京城勇敢的牧鸡犬好不好!

    “汪!”

    隔壁赵家新养的大黄狗冲了进来。

    小八一秒破功,用爪子抱住狗头,怂哒哒地躲在了鸡群后!

    南师娘很喜欢这里。

    从进门她眼底的笑意就没消失过。

    看到这样的南湘,鲁师父的心里也倍感欣慰。

    小净空又贴心地为南湘师娘介绍了家里的小菜圃,特别自豪地告诉她菜地都是他浇的水。

    南湘被摇头晃脑的小家伙逗得不行,恨不能把他立马偷回去!

    在小净空的介绍下,南湘、鲁师父还认识了冯林与林成业。

    意外的是,四人竟然非常聊得来。

    除了林成业觉得自己是个结巴,怪自卑和难为情的。

    南湘笑了笑,没着急安慰他,而是直接摘了自己的面纱。

    林成业与冯林齐齐一怔,随后,林成业脱口就飙了一句完整的话“没事的,其实南师娘你很美的。”

    冯林猛一拍林成业的肩膀“呀!小林子,你不结巴了!”

    林成业“我、我、我不……不结、巴……”

    呜,还是结巴!

    不过这么一打岔,众人心底的最后一丝不自在也没了,没人会去笑话林成业结巴,也没人嘲笑南湘被毁容的脸。

    萧六郎就是在这时踏进院子的,他方才去周阿婆家的小酒坊打酒了。

    南湘上一次过来时,家里只有顾娇一人,萧六郎并未见过南湘,但他知道南湘与鲁师父会过来,酒就是特地为他俩准备的。

    “六郎回来了!”冯林冲萧六郎招手。

    林成业忙起身跑过去帮萧六郎把酒坛子拎了过来。

    冯林笑着介绍“六郎!这是鲁师父,这是南湘师娘。”

    萧六郎不是,你还真没拿自己当外人。

    冯林对夫妻二人道“鲁师父,南师娘,他就是小顺的姐夫!”

    鲁师父与萧六郎和气地打了招呼。

    南湘的神色有些古怪,她一直盯着萧六郎的脸,弄得一旁的鲁师父都不好意思了。

    他拉了拉南湘的袖子,小声道“怎么老盯着人家看?”

    南湘怔怔地说道“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鲁师父乐了“你怎么可能见过他?他是小顺的姐夫,县城里来的,你又没去过县城。不过,我听说他和已经过世的昭都小侯爷长得很像,你是原先入宫时见过昭都小侯爷吗?”

    南湘摇头“不是,不是在宫里……”

    也不是在京城。

    南湘一瞬不瞬地看着萧六郎,努力回想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

    “啊啊啊!我的书!我的书不见啦!调皮!”

    书房传来小净空的哀嚎。

    小净空什么都好,就是不太会收拾,一天到晚总能听到他找东西。

    萧六郎没听见二人的小声谈话,他只是注意到了南湘总盯着自己看,但作为主人他也不好说什么。

    “南师娘,鲁师父,失陪一下。”他打过招呼便去书房帮小净空找东西了。

    若是不帮他找到,小家伙能抓狂到全家都不安宁。

    这是他们在京城正儿八经过的第一个月夕节,老祭酒亲自主厨,房嬷嬷与玉芽儿给他打下手,烧了一大桌拿手好菜——羊蝎子辣锅、手抓羊肉、糖醋里脊、冰糖肘子、炸藕合、凉拌豆腐皮、鲫鱼豆腐汤、素三鲜、大闸蟹并几样时令青菜,

    当然,也没忘了小净空的月夕特别素食,他也有大闸蟹……包子,用面粉和豆腐皮做的。

    “在院子里吃吧,还能赏月!”冯林说。

    小净空第一个表示赞同。

    冯林与林成业去搬桌子,人多,一张桌子不够,拼了两张。

    顾娇没参与下厨,她在姑爷爷那边的小灶屋做月饼,萧六郎也在。

    他厨艺不大行,劈柴生火担水还是可以的。

    萧六郎没吃过月饼,但也看得出是顾娇做的是一种有馅料的点心,馅料很丰富,有五仁的、有红豆沙的、也有咸蛋黄与莲蓉的。

    “能做枣泥的吗?”他突然开口问。

    “我没做过,但应该可以。”顾娇说,“就是家里好像没有红枣了。”

    “我去买!”萧六郎站起身道。

    顾娇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平时也没见你多喜欢吃枣泥呀。

    “好。”顾娇点头。

    萧六郎去附近的集市买了红枣,在顾娇的指导下洗净、去核、捯成枣泥。

    没有烤箱,月饼只能用蒸的,口感上与前世的月饼还是不大一样,但顾娇在模具上花了不少心思,做出来的月饼有圆型的、有花型的、还有十分可爱的图案与字。

    小净空看见自己的月饼上萌萌哒的小猪头,兴奋得哇哇直叫!

    顾娇将几个无糖的月饼挑出来放进食盒“这些是给姑婆的。”

    庄太后要在皇宫过月夕,不能出来。

    顾娇打算一会儿给她送进宫。

    不料萧六郎主动承包了此项任务“我给姑婆送去吧。”

    顾娇拿眼看了看他“好。”

    “娇娇!娇娇!你快过来看!”小净空不知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将顾娇哒哒哒地拉了出去。

    等顾娇回到灶屋时,萧六郎已经带上月饼出去了。

    除了那几个无糖的没了,枣泥的也带走了。

    朱雀大街,整条街道都弥漫着过节的气息。

    然而桃树后的一间庭院却格外冷清寂静。

    因为太寂静,所以能清楚地听到其余宅院的欢声笑语。

    轩窗大开。

    信阳公主与玉瑾对坐在窗边,二人中间的桌上摆放着丰盛的菜肴。

    玉瑾开了一个饱满的蟹,温声笑着道“今日过月夕,公主就不食素了吧,这是宫里送来的蟹,公主尝尝?”

    “是做给你吃的。”信阳公主说。

    玉瑾叹气。

    隔壁传来孩童的嬉闹声与大人的笑骂声,越发显得他们这边凄凄惨惨、冷冷清清了。

    忽然,有人叩响了寂静的院门。

    “谁呀?”

    正在院子里洗衣裳的小丫鬟问。

    回应她的是又一串的敲门声。

    “来了来了!”小丫鬟放下洗了一半的衣裳,站起身,在晾衣绳上的巾子上擦干了手,来到门口,拉开院门道,“谁呀?”

    “咦?人呢?”

    小丫鬟将脑袋探出去左右张望,确定没看见人影,她不解地挠了挠头“明明听见有人敲门的呀。”

    她正要关上院门,却蓦地看见门口放着一个食盒。

    “诶?谁放的?”

    她嘀咕。

    “出什么事了?”玉瑾在廊下看着行为古怪的小丫鬟问。

    小丫鬟转过身,对玉瑾说道“玉瑾大人,方才有人敲门,放了个食盒在这里。”

    玉瑾是十分谨慎的人,她来到门口看了看那个紧闭的食盒,没立即打开,而是唤来龙一,让龙一把它打开。

    “你当心一点,恐怕里头藏了暗器。”玉瑾说。

    她不知龙一能不能听懂。

    但终归这世上没什么暗器能暗算到龙一就是了。

    龙一将食盒打开了,一股浓郁的枣泥香气扑鼻而来。

    玉瑾愣了愣,只见里头装的哪里是什么暗器,分明是一个个新颖别致的点心。

    公主爱吃枣泥糕。

    但几乎没什么人知道。

    “怎么了?”

    信阳公主神色淡淡地走了过来。

    小丫鬟忙躬身行了一礼。

    玉瑾抱过龙一怀中的食盒,递给她道“这个,不知道谁放的。”

    信阳公主拿起一个枣泥馅料的月饼,定定地看了许久。

    小丫鬟小心翼翼地问道“要扔掉吗?会不会有人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