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331 识破(两更)
    夜里,顾娇在屋子里记录黑火药所制作的各种暗器的威力与弊端,不知不觉夜就深了。

    叩叩叩。

    门外忽然传来轻轻的叩门声,顾娇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扭头望向虚掩的房门“门是开着的,进来吧。”

    萧六郎推开房门,端着一碗绿豆汤走了进来。

    他来到她面前,将绿豆汤放在她面前的桌上。

    顾娇看着那碗用井水冰镇过的绿豆汤,愕然地歪了歪脑袋。

    从前都是她给他送东西,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换成他给她送了。

    唔,也不对。

    她葵水腹痛时,他是给她煮过红糖水的。

    但今日她既不腹痛,也无葵水,倒是不明白他为何这般关照她了。

    萧六郎在她对面坐下,神色平静地说道“方才净空吵着要喝绿豆汤,多熬了一点,给你留了一碗。”

    “姐夫你在干什么?”

    “熬绿豆汤。”

    “我不喝。”

    “娇娇想喝。”

    “唔,好叭,那我也来一碗。”

    脑子里闪过与小净空的画面,萧六郎轻咳一声。

    顾娇没察觉到某人神色里的小异样,她正巧渴了,将绿豆汤端过来,舀了一勺喂进嘴里“唔,真甜。”

    萧六郎做什么都难吃,唯独绿豆汤熬得不赖,不过她大快朵颐的样子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萧六郎忍不住问道“有那么好吃吗?”

    “嗯!”顾娇舀了一勺自然而然地喂到他嘴边。

    萧六郎微微一愣,她眼神坦荡,神色单纯,俨然是没别的意思的,倒是自己想动想西,平添了不少并不存在的涵义。

    萧六郎的喉头滑动了一下,缓缓颔下首来,轻轻地含住勺子,将绿豆汤喝了下去。

    “甜吗?”顾娇问。

    “甜。”他看着她,也不知在说汤甜,还是她甜。

    “我也觉得。”顾娇拿过被他喝过的勺子继续吃绿豆汤。

    看着她将勺子含进嘴里,萧六郎的眸光都深了。

    “还想吃吗?”顾娇看着他灼热的目光,将绿豆汤推到他的面前。

    “比较想吃……”话说到一半,萧六郎猛地回神,他魔怔了吧!方才差点说了什么!

    万幸是收住了。

    他冷汗都惊了一身。

    顾娇歪头看向他“比较想吃我吗?”

    “咳咳!”萧六郎呛到了!

    一张脸涨得通红,也不知是呛的,还是羞的。

    话说,娘子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唔。”顾娇将碗端回来,舀了一勺绿豆汤,“也不是不可以。”

    萧六郎眸光一颤!

    “但是这副身子还太小了,你得等我再长大些。”她说得很认真,说罢,似是怕他等得失去耐性,补了一句,“我很好吃的!”

    萧六郎的脑子轰的一声炸了,像是火树银花在夜空猛然绽放,心口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连呼吸都不能了。

    这也太要命了……

    这丫头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顾娇撩完就没心没肺地去吃绿豆汤了。

    萧六郎“……”

    顾娇吸溜吸溜地吃着,吃到一半突然抬起头来“我的草药……”

    “收了。”萧六郎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躁动,他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要和这丫头乱说话。

    总是撩完就算了,她是没事,他却难受了。

    “哦。”顾娇继续吃,“净空的秋千……”

    “修好了。”萧六郎又道。

    顾娇“净空的箱子。”

    萧六郎“收拾了。”

    顾娇“刘婶儿家的筐子。”

    萧六郎“还过去了。”

    顾娇“赵大爷要的咸鸭蛋。”

    萧六郎颔首“送了。”

    这些事她忘记交代玉芽儿与房嬷嬷了,没想到他这么细心,一直留意着,还不声不响地都给办好了。

    顾娇托腮看着他,眸子亮亮的,仿若有万千星辰“相公,你真好。”

    你也很好。

    萧六郎在心里默默说道。

    顾娇继续吃绿豆汤。

    萧六郎的目光落在桌上的一个缠金丝大锦囊绣袋上,问道“这是什么?”

    顾娇道“花瓣,御花园摘的,做了鲜花饼,还剩一点我带回来做干花。”

    萧六郎见过她做干花,差不多知道流程,道“我去拿个筛子来。”

    “嗯。”顾娇点头。

    萧六郎起身出去,顾娇习惯了独来独往,可偶然身边有人和自己一起做事,感觉也不坏。

    萧六郎拿了筛子过来,打开锦囊绣袋,将里头的花瓣倒出来,却忽闻吧嗒一声,有个明显带着重量的物品从里头掉了出来。

    萧六郎看着一堆花瓣中突然多出来的玉佩,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

    他正想问是姑婆送你的玉佩吗,话到唇边发现那块玉佩是残缺的,姑婆不会送这样的东西给顾娇,哪怕是一块价值连城的千年寒玉。

    顾娇不认识千年寒玉,只觉得这块玉佩怪精致的,只是可惜缺了一个角。

    她摇头“姑婆没说送我东西,我也不知道它哪儿来的,可能是原本就不小心放在这个锦囊里的。”

    不小心?

    一块千年寒玉就这样被不小心庄在了一个锦囊绣袋里?

    这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仁寿宫财大气粗——

    萧六郎顿了顿“这些花瓣是你自己装进去的吗?”

    “不是。”顾娇摇头,说道,“是翡翠。”

    “翡翠是谁?”萧六郎问,他去仁寿宫的次数毕竟不多,对那儿不算熟悉。

    顾娇哦了一声,道“是仁寿宫的一个小宫女,做事麻利,人也机灵,在姑婆身边伺候起居,主要负责打理庄太后的首饰衣物。不知道是不是她不小心把姑婆的东西装进绣袋里了,我下次拿去还给她。”

    “不用,我去。”萧六郎摸索着那块千年寒玉,不动声色地说道,“我明日正巧要入宫为太子讲学。”

    顾娇不是皇室中人,不知宫规森严,在皇宫,尤其是庄太后的仁寿宫是决不允许出现装错玉佩这种纰漏的。

    顾娇嗯了一声“也好。”

    翌日,萧六郎入宫为太子教授算学。

    他今日没为难太子,到了时辰就让太子放学了。

    太子挺纳闷儿,这厮怎么这么好心?不留他堂了?

    “你葫芦里又卖什么药?”太子冷声问。

    萧六郎从讲义中抽出一沓纸递到太子面前“太子殿下若是觉得臣对太子那好,那不防将这些题做完,我下次来检查。”

    太子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几十页题目,嘴角抽到中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