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314 霸王娇娇!(一更)
    一个蒙面刺客拔刀相向,却在靠近马车的一霎被一支飞射而出的箭矢刺中了肩膀,巨大的力道将他整个人掀翻了出去。

    他重重地撞到树上,又狼狈地跌在地上,脑袋一晕,不省人事了。

    车夫中了箭,早已倒下。

    马儿受惊,慌不择路地朝前方跑去。

    这是一截山路,再跑就要冲下悬崖了!

    “保护王妃!”

    随行的护卫大叫起来。

    奈何他们被从天而降的一波刺客拦住,双方激烈地交起手来。

    “坐稳了!”顾娇放开瑞王妃,将她的手放在车壁的扶手上,“抓紧!”

    “嗯!”瑞王妃紧张地点点头,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紧要关头她没掉链子,没给顾娇添乱。

    她死死地抓住了扶手。

    顾娇掀开帘子走出去,坐在了外车座上,双手拉住缰绳。

    不是没想过跳车,但那样的话瑞王妃的孩子可能保不住,所以她只能想法子让马车停下来。

    离悬崖越来越近了。

    马如同疯了一般朝前冲去。

    顾娇一个跃起骑到了其中一匹马上,双腿夹紧马腹,勒紧僵硬,马儿被勒得扬起了前蹄,整个马身直立而起,试图将顾娇摔下来。

    然而顾娇死死地盘住它,手中力道半分不减。

    最终,马儿被降服了,嘶嘶数声后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而此时马车却因为惯性横扫出去,轮子被岩石撞开,半截车厢悬在了悬崖之上。

    嘎吱——

    车厢在悬崖边上摇晃。

    “啊——”瑞王妃花容失色,她就坐在悬空在悬崖外的那半截车厢之中,稍有不慎便要连同车厢一起摔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别动!”

    顾娇说。

    瑞王妃觳觫不已,可听了顾娇的话还是努力让自己不要乱抖。

    顾娇小心翼翼地朝瑞王妃走过去,她轻轻地挑开帘子,冲满脸惊恐的瑞王妃伸出手“别怕,把手给我。”

    瑞王妃战战兢兢地伸出手来,可她刚一动车厢便一阵剧烈的摇晃,她吓得把手收了回去。

    她眼底溢满了惶恐与泪水“我……我不敢……”

    顾娇安抚道“没事,我将车厢踩住了,你慢慢走过来。”

    瑞王妃看了眼顾娇的脚,见她果真一只脚踩在了车厢的地板上,她这才咬咬牙,鼓足勇气一点一点朝顾娇挪过去。

    她每挪一点,都能感受到车厢往下滑了一点。

    “我……我怕……”

    她的眼泪簌簌滑落。

    顾娇轻声道“别怕,我拉住你。”

    瑞王妃看着顾娇坚定的眼神,心底涌上莫大的勇气,她把心一横,一步朝顾娇迈过去。

    然而就在顾娇抓住她的指尖时,一支箭矢凌空飞来,贴着顾娇的袖口一划而过!

    “嘶——”顾娇倒抽一口凉气,手心一滑,瑞王妃的指尖滑出去了。

    瑞王妃跌回了车厢的那一头,整个车厢猛地向下坠了一大截!

    顾娇一手拽住车辕,另一手猛地拔出匕首狠狠地刺在山坡的岩石上。

    瑞王妃感觉大半个车厢都悬空了。

    她看着顾娇死命地拽住车厢,身子都好似要被撕裂了,她的泪水夺眶而出“顾姑娘……松手吧……你也会掉下来的……”

    顾娇没松手“你走过来……抓住我的手……抓紧……”

    咻!

    又一支箭矢射在了车厢上,巨大的冲击给顾娇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而这还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的是箭矢越来越多了,好几支都射在了顾娇的身边,也不知那一支就要射中她。

    “顾姑娘……”

    “没时间了,你快点!”

    咻!

    又一支箭矢飞来,射断了顾娇的一缕青丝。

    瑞王妃含泪咬了咬牙,用尽全部的力气与勇气,朝着顾娇扑了过去!

    她抱住了顾娇的手臂。

    几乎是同一时刻,顾娇松开了车辕,改为抓住她的一只手腕。

    没了顾娇的拉拽,车厢朝悬崖下急速坠落,瑞王妃啊的一声闭上眼。

    她没有坠落,她被顾娇抓住了。

    就在顾娇打算将她拉上来之际,几名蒙面刺客回到朝顾娇杀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柄长剑横空而出,刺中了其中一名刺客的心口。

    刺客们察觉出不对劲,却并未迎敌,而是继续朝顾娇冲来。

    长剑的主人飞身而起,挡在了顾娇身前。

    双方激烈地厮杀起来,顾娇赶忙将瑞王妃拽了上来。

    瑞王妃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上来后身子一软瘫在顾娇怀中,望着那人叫了一声宁王,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原来是宁王。

    顾娇抱着瑞王妃,回头看向对方。

    此时,刺客已有三人被宁王斩杀,一人见状不妙飞身潜逃。

    宁王一声令下“抓住他!要活的!”

    不远处的宁王府侍卫朝刺客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宁王用帕子擦了剑上血迹,将长剑插回剑鞘,来到顾娇与瑞王妃身前,问道“你们没事吧?”

    顾娇举眸看着他。

    宁王一袭墨蓝色锦衣长袍,腰束宫绦,身姿提拔,欣长健硕,他眉目清朗,一身浩然正气,五官有三分似庄贵妃,五分似皇帝。

    她是顾娇见过的与皇帝最像的皇子,不仅容貌相似,神态上也有几分皇帝的影子。

    宁王今年二十六,大太子三岁,既有双十年华的英气,也有三十而立的沉稳。

    顾娇收回视线,给瑞王妃把了脉。

    瑞王妃的脉象没大碍,只是气急攻心加上受惊过度晕过去了,顾娇说道“没事,一会儿醒来就好了。”

    宁王松一口气。

    宁王没问顾娇的身份,但他的眼神分明并不陌生。

    他认识她。

    顾娇古怪地看着他。

    她可不记得他们见过。

    宁王笑了笑,说道“工部衙门出事故时,我去了现场,见到姑娘在抢救伤者。”

    顾娇哦了一声。

    那次事故太严重,她只注意了受伤的人,没注意没受伤的人。

    宁王道“让姑娘受惊了。姑娘与瑞王妃是要去哪儿?我让人送你们。”

    瑞王府的侍卫已经全被刺客斩杀了,马车也没了。

    顾娇道“我们刚从庵堂过来,打算回去。”

    宁王顿了顿,问道“姑娘是陪瑞王妃去探望太妃娘娘了吗?”

    顾娇点头。

    宁王眉心一蹙,忙吩咐侍卫道“你们几个,赶紧去一趟庵堂,看看太妃娘娘有没有事!”

    “是!”

    几名侍卫应下,匆匆往庵堂去了。

    宁王对顾娇道“我让人送你们回去。”

    顾娇忽然叫住他“宁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宁王被她犀利的眼神看得心底一凉“你怀疑本王?”

    顾娇正色道“你出线得太及时了。”

    宁王有些无奈地笑了“姑娘,我再晚一点,你们两个命都没了,我想害你们,不出现就好了。何况。”

    他看了眼昏迷在顾娇怀中的瑞王妃,“她是老三的王妃。”

    谁不知瑞王是宁王一脉的人,宁王对他的王妃动手,疯了吗?

    宁王道“是父皇担心太妃娘娘,让我替他去一趟庵堂的。”

    这是实话,他确实是奉了皇帝的命才去庵堂探望静太妃。

    静太妃是皇帝养母,皇帝遇刺的消息传开,她一定会担忧难过。

    这一点不仅瑞王夫妇考虑到了,皇帝看到病重的太后也立马想到了庵堂的静太妃,这才派了宁王专程替自己走一趟。

    顾娇唔了一声,这件事很容易对质,宁王应当不会撒谎。

    所以刺杀一事与宁王无关。

    那么会是谁?

    对方看似是冲着瑞王妃来的,但也不能排除是来杀她的。

    宁王将马车给了顾娇与瑞王妃,自己骑了一匹马前往庵堂。

    顾娇将瑞王妃送回瑞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