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302 娇娇揍人(一更)
    自己这是怎么了?

    从前虽也有过躁动的时候,但都很快压了下来,这次却……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令萧六郎无所适从,甚至有些烦躁。

    难道他读了那么多圣贤书,到头来却只读成了一个禽兽吗?

    他摇摇头,强迫自己将杂念从脑海中摒除。

    效果却不尽人意。

    仿佛越是强行压制,它便越是如同翻滚的岩浆,烧得他整个胸腔都一片滚烫。

    最终没有办法,他只得起身去后院的古井打了一桶水,结结实实地冲了个凉水澡。

    顾娇这边就没心没肺多了,撩拨是真的,撩完就睡也不是假的。

    某人几乎是挨着枕头便呼呼地睡着了。

    只不过,她这一觉注定睡得不大安稳。

    她又做梦了。

    她梦见了在翰林院为官的萧六郎。

    萧六郎是寒门出身,又力压安郡王拿下新科状元,遭到了不少人的眼红与嫉妒。

    翰林院又是庄太傅的地盘,他在里头的境遇可想而知。

    然而是金子总会发光,不论那些同僚如何打压排挤萧六郎,萧六郎的聪明才智依旧得到了施展的机会。

    却不是在翰林院,而是在刑部。

    原来,刑部出了一桩杀人案,凶手被一个过路的翰林官手下擒获,交给了刑部,可没多久凶手的家人却找到翰林院来,说翰林院抓错了人,他爹不是凶手。

    那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没人会相信一个孩子的话,只有萧六郎去了一趟刑部,结果萧六郎发现那孩子的爹的确不是凶手。

    萧六郎帮助刑部抓获了真凶,获得刑部尚书的大力赏识。

    事情进展到这里,萧六郎仿佛是真的官运亨通、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可哪知萧六郎从刑部回来的路上,被一个从楼上摔下来的小道姑砸到。

    他当场被砸晕,小道姑也晕了。

    光天化日之下,一男一女交叠着晕在一起,不知情的全以为二人怎么了。

    而当时萧六郎身上又穿着翰林院的官服,事情很快便发酵传了出去。

    萧六郎名声尽毁,官途也做到了尽头。

    顾娇一觉醒来,坐在床头抱着被子一阵牙疼。

    自家相公真是水逆得厉害呢。

    聪明是真聪明,倒霉也是真倒霉。

    当街被人砸中这种事,约莫与前世中彩票的几率差不多,这也能遇上?

    要避开其实也简单,她记得萧六郎离开刑部时,曾被一个姓杨的翰林官叫住训斥了一顿,如果不是这件事耽搁了时间,萧六郎其实是能完美错开那场灾祸的。

    天不亮,顾娇就起了。

    以往萧六郎也起得早,但不会比顾娇更早,今天却例外。

    他在后院打水,先把水从古井里打上来,再一桶桶拎回灶屋倒进水缸。

    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不难猜出他已经干了许久的活儿。

    “怎么这么早?你晚上不会没睡吧?”顾娇古怪地说道。

    精力太旺盛了,必须得干点体力活消耗一下,不然会心火气燥。

    当然这话萧六郎就没说了。

    他正色道“睡了,有点热,就早早地起了。”

    是挺热的,尤其古人穿得还多。

    顾娇觉得京城比乡下要热,她睡了一觉,一身寝衣也汗湿透了。

    她打了水回房洗了个澡。

    听着那哗啦啦的水声,萧六郎胸腔内血气翻涌,只感觉自己一大早上都白折腾了。

    小净空今天不上学,在后院儿练了会儿功,吃了早饭就去找隔壁的赵小宝玩了。

    顾琰与顾小顺也放旬假,他俩在屋子里睡懒觉。

    顾娇没把梦里看到的事与萧六郎说,依旧如往常那样去了医馆。

    萧六郎则去了翰林院。

    他一进正门,便见不少翰林官站在殿前的空地上,气氛浓烈的不知在热议着什么。

    他一贯与热闹无关,没打算去加入他们,闷头便往自己的办公房而去。

    可没走两步,就看见廊下转角处的宁致远冲他悄悄地招了招手。

    他一寻思,还是去了那边。

    宁致远将他拉到走廊的另一面,小声八卦道“你听说了没?安郡王今早立了个大功!”

    “哦。”萧六郎敷衍地应了一声,没兴趣。

    “咝——”宁致远倒抽一口凉气,“好歹是你的对手,你就真不好奇一下他立了什么功?你是状元,他是榜眼,按理你得爬比他快,若是他比更快……好叭,比你快也正常,谁让你拼爹拼不过人家。”

    这是大实话,一个寒门学子奋斗十年八年,可能都到不了人家的起跑线。

    有些人出生就是在他们的终点。

    可宁致远还是想说“北坊街出了桩杀人案,半夜才报的案,今早凶手就被擒获了。”

    “安郡王抓的?”萧六郎问。

    宁致远道“没错,他来上值,路过刑部时碰上他舅舅,就是刑部侍郎,刑部侍郎与他说了此事,他根据现场的血迹,带着手下,一下子就把真凶抓获了!他这会儿在刑部走不开,托人来翰林院请假,说下午再过来。你说他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出身好就算了,偏偏比普通人更优秀、更努力,这让普通人怎么活呀!

    整个翰林院都被安郡王破案的事轰动了,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喧哗声。

    “你们抓错人了!我爹不是凶手!不是他!”

    是一个孩子的声音。

    萧六郎循声望了望。

    宁致远道“走,去看看!”

    他以为萧六郎会拒绝,毕竟他从不是个爱看热闹的性子。

    哪知萧六郎竟然真的跟上了。

    门外闹作一团。

    一个穿着布衣的孩子,不到十岁的样子,身形瘦小,衣衫凌乱,许是奔走了一路的缘故,他满头大汗,鞋都跑掉了一只。

    他试图往里冲,却被翰林院的孔目拦住。

    他眼眶发红,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你们翰林院抓错了人!我爹不是凶手!他没杀人!”

    到底是个孩子,听说是一位翰林官帮忙破了案,便以为他爹是被抓来了翰林院。

    他撕心裂肺地叫喊着,然而在场没有一个相信他。

    孔目有些不耐了“你爹是不是凶手我们怎么知道?你就算要闹也该上刑部去闹呀,我们翰林院又不是审理案件的地方!”

    “刑、刑部又在哪儿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翰林院的……”孩子终于忍不住,绝望地哭了起来,看得出他已经走不动了,他的脚底都磨出了血泡。

    杀人犯的孩子。

    没多少人真去同情他。

    就在他哭得不能自已之际,一道高挺拔欣长的身影来到他的身前“我带你去刑部。”

    他的哭声戛然而止,抬起泪汪汪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那张谪仙一般俊美的脸庞“真、真的吗?”

    众人看傻子一样看向萧六郎。

    帮一个杀人犯的孩子,他是疯了不成?

    “我请个假。”萧六郎对孔目说。

    孔目约莫是被他的行为震惊到了,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萧六郎雇了一辆马车,将孩子带去了刑部。

    这孩子叙事能力还算清楚,从他口中萧六郎了解到,他半夜腹痛,他父亲外出为他请郎中,结果一宿没回,第二天就听说他爹被当成凶手抓了。

    他娘已经晕过去了。

    萧六郎问道“家中还有别人吗?”

    他摇头“没有了。大人,我爹不会杀人的!他真的不会!你相信我!”

    萧六郎只信证据。

    如果他爹真的是凶手,那他要明白,朝廷没有冤枉任何人。

    如果他爹不是,那么朝廷也会还他爹一个公道。

    萧六郎把人带去了刑部。

    见来的是翰林官,刑部的侍卫十分客气,他将萧六郎带去了偏堂,那里,安郡王正与他的舅舅秦侍郎一共商议本次案件的细节。

    因为凶手不肯认罪,他们必须找出更多的证据令凶手伏诛。

    “秦大人,翰林院那边来人了。”侍卫在门外禀报说。

    秦侍郎不解“翰林院的人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