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299 报应(二更)
    翌日,萧六郎来翰林院时就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虽说平日里他们也并不亲近他,却也不会拿这种鄙视又复杂的眼神看他。

    好像他们一边不屑他的所作所为,又一边不可置信,甚至还有一点萧六郎自己也没读懂的意味。

    宁致远今日被杨侍读叫去翰林学馆做助教了,因此没了人为萧六郎八卦这群人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萧六郎很快就自己知道了,因为他被翰林的韩学士叫了过去。

    韩学士是翰林院的最高官员,掌管着整个翰林院,他这个级别的人一般不会单独召见从六品的修撰。

    韩学士看向萧六郎,虽是很克制,可余光依旧扫过了萧六郎手中的拐杖。

    随后,他的目光便落在了萧六郎的脸上。

    不得不说,这张脸确实像极了已经过世的昭都小侯爷。

    他回神,沉沉地叹了口气,皱眉道“你可知本官为何叫你过来?”

    萧六郎不卑不亢地说道“下官不知。”

    举止气质倒是不差,没有半分乡土气。

    韩学士想了想,看向萧六郎道“你可知昭国的朝廷命官是不得随意流连烟花之地的?”

    萧六郎道“下官知道。”

    韩学士沉沉地看向他“知道你还去?”

    萧六郎正色道“下官不曾去过烟花之地。”

    韩学士就道“你没去,为何会认识青楼女子?”

    萧六郎古怪地说道“下官不认识。”

    韩学士见他不像在撒谎的样子,蹙了蹙眉,道“你下去吧,好好做事,洁身自好,勿要自甘堕落,与人同流合污,做出有损翰林院清誉之事。”

    在昭国,青楼是合法的,可当官的去逛青楼终究有些不大妥当,宣平侯这种脸皮厚不在乎名声的,被陛下怎样训斥都脸不红气不喘的自然无所谓。

    翰林院却是要脸的。

    他觉得萧六郎这种人应当没银子逛青楼,耳提面命几句之后让萧六郎下去了,同时叫来一位老侍讲,让他与翰林官们交代一声,勿要鹊起谣言。

    萧六郎出去就碰上了从翰林学馆归来的宁致远。

    宁致远将他拉到走廊后,低声问他道“怎么回事啊?整个翰林院都在传你去青楼了!说你去杀人我都信,去青楼我是不信的!”

    要去早去了,为了不去烟花之地不惜得罪同僚,把自己灌醉成那副德行。

    萧六郎淡定地说道“我没去过。”

    “我当然知道你没去过!不过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是说……安郡王之外的人。”宁致远觉得安郡王不会用如此阴损的法子陷害萧六郎。

    他要压制萧六郎太容易了,犯不着这么下作。

    萧六郎摇头。

    翰林院看他不顺眼的人很多,但要说是他主动得罪的,他想不起来。

    宁致远着急道“你再仔细想想!这个祸害不扒出来,日后还会在背地里阴你的!韩学士能信你一次,未必信你十次,众口铄金,人言可畏!”

    萧六郎仔细想了想。

    恰在此时,岑编修打杨修撰的办公房出来,朝走廊这边走来。

    宁致远恐被发现,冲萧六郎比了个手势,唰的一下闪不见了!

    萧六郎习以为常,神色从容地走上走廊,不可避免地与岑编修不期而遇。

    岑编修看见他,眼神就是一闪!

    若在以往,萧六郎定然不会去注意一个无关紧要之人的眼神,可今日他莫名地注意到了。

    “岑编修?”他步子顿住。

    岑编修的官职低他半品,入职却比他早,是乙丑年恩科的庶吉士,三年前散馆考入翰林院,成为从六品编修。

    庶吉士的升职速度比三鼎甲慢,两年过去了,他依旧是从六品翰林编修。

    倒不是说编修的官职低。

    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每个有过翰林院经历的官员哪怕不入内阁,去了其余衙署都会是十分令人器重的存在。

    只是人比人气死人。

    岑编修这种苦熬了五年也没升官的人最痛恨的就是这种“空降”的状元,一来便是六品修撰!活生生压他一头!

    岑编修敛起心中嫉妒,冷冷地看向萧六郎“萧修撰何事?”

    瞧瞧瞧瞧,他对新科状元就是这个态度!

    品阶比他高又如何?还不是人人可欺的软包子!

    萧六郎没在意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快意,但他倒是想起一件事情“岑编修在藏书阁做事时似乎对我颇有微词。”

    岑编修哼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连累我?不是和你分在一起,我能多做那么多事?”

    萧六郎点点头“所以你就故意不叫我,让我在藏书阁关了一宿?”

    他如此云淡风轻地说出来,直叫岑编修的心口都炸了一下!

    “你你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岑编修瞪大了眸子,虚张声势。

    萧六郎听宁致远说过,杨修撰为他第二日早上迟到的事大发雷霆,可见杨修撰不知他被关在藏书阁了。

    杨修撰走时不会不叫他,但也不会亲自叫他。

    那么只剩与他一屋的王修撰与岑编修。

    王修撰这几日与他的相处并无异样,倒是岑编修总是鬼鬼祟祟,闪闪躲躲。

    “你不要血口喷人!”岑编修大怒!

    萧六郎淡道“青楼的谣言也是你散播的吧?”

    岑编修的脸色一白“你你你……你少信口雌黄!少诬陷我!什么青楼谣言?我没听过!”

    萧六郎面不改色道“韩大人都说了是你。”

    “我……”岑编修一下子僵住。

    他是不敢去找韩大人对质的。

    萧六郎看他眼神心里便有答案了,他淡淡地看向岑编修一眼,道“岑编修,多做事,少造谣。”

    说罢,他便再不理他,与他擦肩而过走掉了。

    岑编修被一个土包子训斥了,心中不忿,转过身叫住他道“我造谣?我造什么谣了?难道你昨日没与仙乐居的姑娘私会吗?你们大庭广众之下便敢私相授受,简直寡廉鲜耻!”

    “仙乐居的姑娘?”萧六郎停下步子,古怪地看向岑编修,“什么仙乐居?”

    仙乐居是最近三年才兴起的青楼,不过已经做到了龙头老大的位置,将软玉阁都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