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276 羊入虎口(二更)
    房嬷嬷将晚饭做好了,一家人到堂屋吃饭。

    顾琰与顾小顺都是在鲁师傅与南湘那边吃饭,不必等他二人。

    虽说姑婆不在,可有姑爷爷在,饭桌上的气氛还是不错的。

    就是姑爷爷的眼睛肿了一个,他们也不好问是怎么了。

    吃过饭,顾娇帮着房嬷嬷收拾碗筷,小净空去溜鸡,萧六郎继续回屋研究那本他认为不大可能是燕国国书的典籍。

    就算有翻译与注解,融会贯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顾娇从小数学到高数花了十几年,其中固然与教育进度有关系,可前世的教育资源也更庞大系统,萧六郎是一个人摸石头过河。

    科考不考算术,他从前花在算术上的功夫就很少,这是文科生一下子拿到了高数课本的节奏。

    顾娇明天开始,给自家相公吃六个核桃。

    一家人边做自家的事,边等顾琰与顾小顺回家。

    以往二人差不多戌时三刻到家,最晚不会超过戌时五刻。

    到戌时五刻时,姚氏就坐不住了。

    每当外头想起脚步声,她便会扭头看看。

    当脚步声走过去,她又会暗暗叹气。

    又过了半刻钟,门口终于传来了马车的动静。

    小净空已经洗完小澡澡躺到床上了,听到动静又咕溜溜地爬下床,穿了鞋子跑出去“我来我来!”

    五月夜微凉,却不算冷。

    他穿着单薄的小寝衣,用力拉开院门,抬头一看“咦?大哥哥!”

    来人是顾长卿。

    顾长卿身后的一辆马车缓缓驶过,原来方才听到的马车动静来自它。

    顾长卿是骑马来的,在进巷子时便翻身下马,改为牵马入内。

    顾长卿看着专程跑来给自己开门的小家伙,心情忽然很好,他看着他身上的小寝衣,问道“要睡了么?”

    小净空点头“嗯。”随后又摇了摇头,“我在等琰哥哥和小顺哥哥!”

    顾长卿扭头望了望巷子尽头“他们最近都学这么晚吗?”

    小净空摇头“没有,是今天才这么晚!”

    “是琰哥哥和小顺哥哥回来了吗?”姚氏在院子里问。

    家里人说话都是以小净空的身份和语气。

    小净空回头说道“是大哥哥过来了!”

    姚氏对顾长卿的态度比以往缓和许多,但二人之间也谈不上母慈子孝,都只当彼此是熟悉的客人罢了。

    “在担心阿琰吗?”顾长卿看向姚氏问。

    说起顾琰,俩人还算有共同话题,姚氏叹气“是啊,他从前不这么晚的,我担心他是不是在路上耽搁了……今日又没下雨。”

    顾长卿将挂在马鞍上的猎物拿下来,放在石桌上,对姚氏道“我去找找。”

    姚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会不会耽误你明天……”

    “不会。”顾长卿说。

    姚氏见他回答得如此干脆,应当确实没什么事,她放下心来,道“那就好,那就好。”

    “我去了。”顾长卿连招呼都来不及与妹妹和妹夫一声,转身出了宅子。

    顾娇看萧六郎做完一道数学题,也察觉到天色晚了,她走出去问道“琰儿和小顺还没回来吗?”

    姚氏就道“世子去找他们了。”

    “大哥来过?”顾娇看着桌上的猎物,小净空正踩在石凳上,扒拉里头的兔子和山鸡,顾娇走过去,把他抱起来,到古井边打水洗了手,抱回他房中,“睡觉,不许再下来。”

    “好叭。”小净空乖乖地应下。

    “还没回吗?”顾娇路过书房时,萧六郎问她。

    顾娇道“还没,我去看看,你在家里看着净空,别让他乱跑。”

    一般人看不住小净空,她不在这孩子皮的不行。

    果不其然,顾娇前脚刚走,小净空后脚就从西屋跐溜跐溜地出来了。

    萧六郎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小净空想了想,做了一番最后的挣扎“我尿尿。”

    顾琰与顾小顺学艺的地方在城北,不算富人区,但也不贫穷,是一处景致宜人的山清水秀之地。

    从碧水胡同到那边有两条路,一条是走从长安大街穿过去,上白石街了,这条路比较繁华,是顾琰与顾小顺常走的路。

    还有一条路是从玄武大街过去,到尽头后上官道,越走人烟越稀少,距离更近。

    二人一般过去时走这条路,回来时就不走了,太黑了,怕出事故。

    但保险起见,顾娇与顾长卿还是两条路都去了。

    顾长卿去官道,顾娇去白石街找。

    而此时的顾琰与顾小顺确实在白石街上,二人之所以耽搁了回家的时辰是因为马车的轮子坏了。

    附近恰巧有一间茶楼,刘全让二人在茶楼坐会儿,他去找人来修马车。

    二人在茶楼坐着怪无聊,看到一个卖糖葫芦的,想起小净空与姑婆爱吃,就去给二人买。

    “可是要怎么给姑婆?”顾小顺问。

    “给她送过去呗!”顾琰说。

    “哦。”顾小顺一想可行,就多要了几串,“姑婆不能总出来,多买几串,她一天吃一串。”

    顾琰点头,伸手去掏钱袋。

    恰在此刻,一个小贼冲了过来,撞了顾琰一下,将顾琰的钱袋顺走了。

    顾琰摸了摸腰间“哎呀!我的钱袋!”

    二人忙放下糖葫芦去追贼。

    没追几步,贼就被人拿住了,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将那小贼踩在脚下,四周的百姓纷纷叫好。

    二人去小贼身上找回自己的钱袋,顾琰却忽然感觉有两道不容忽视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抬头一看,却见一间酒楼二楼的厢房里坐着一名英气十足的男子。

    男子五官刚毅,身材魁梧,他直勾勾地看着顾琰。

    当四目相接时,他冲顾琰举杯笑了笑。

    顾琰蹙眉。

    他不喜欢这样的笑,令他浑身不舒坦。

    “找到了,走吧!”顾小顺对顾琰说。

    “嗯。”顾琰没再理会那名男子,与顾小顺一道回了茶楼,只是刘全还没回来。

    二人百无聊赖地等着,忽然方才那个擒了小贼的年轻壮士走了过来,冲二人拱了拱手,道“我家公子想与二位小公子交个朋友,不知二位小公子可否赏脸。”

    “你家老爷是谁?”顾小顺问。

    “那一位。”年轻壮士朝街对面的酒楼指了指。

    是方才那个冲他举杯一笑的男子,顾琰蹙眉撇过脸。

    顾小顺看了看,道“不认识,不想结交。”

    年轻壮士愣了愣,显然没料到对方拒绝得如此干脆“二位怕是不知我家公子的身份,我家公子其实是……”

    “哎!马车好了!”顾小顺眼尖儿地看到了外头的马车,拉着顾琰道,“琰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