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253 殿试(两更合一)
    这一状况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太子妃都微微怔了一下,书架倒下来的一霎,她本能地往前走了几步,以此躲避飞来横祸。

    可这间屋子本就狭窄,往前这么走了几步,几乎要和萧六郎撞上。

    萧六郎是先听到声音,知道有人进来,随后书架倒下撞到门,屋子里是没有油灯的,也没窗户,门一关上,屋内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他没看清来者是谁,只是循着生人勿进的本能往后退了一步,几乎把自己贴到墙壁上。

    萧六郎生人勿进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冯林认识他起就发现他这人有严重的社交洁癖,只是冯林脸皮比较厚,总是往萧六郎跟前凑。

    太子妃被对方这个避嫌的动作弄得有些尴尬,一般男人碰到这种事不都会英雄救美吗?

    当然,作为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她是不会允许自己与外男有任何肢体接触的,可她不允许是一回事,别人不这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屋子里浮动起了一股女子的脂粉香气,不是市面上廉价的脂粉香气,而是宫廷上等的熏香。

    萧六郎拿着墨锭的手一顿。

    屋子里虽未掌灯,然而眼睛适应了黑暗后,依稀能靠着门缝下透入的一丝微弱的光线打开一点点视野。

    对方穿着珍珠白的纱裙,绡纱拂落,点缀的金银丝线在微光下若隐若现。

    这是一寸一金的鲛纱,据说百名渔女同织一个月也织不到区区半匹,这话固然有些夸张,可鲛纱确实是宫廷难得的珍品。

    宫女每资格穿,一般的嫔妃也没资格,内务府通常都只送给后宫的女主人——太后或者皇后。

    太后早已不在宫里,而皇后根本不可能出宫。

    女子身姿曼妙,如月夜下破水而出的美鲛人。

    是个年轻的女人。

    屋子里静得很,连呼吸都清晰可闻。

    萧六郎没说话,也没往前进一步与人搭讪或行礼的意思。

    “你是谁?”

    太子妃犹豫一番后,最终还是她先开了口。

    听到这声音,萧六郎捏紧了手中的墨锭,但他依旧没有开口。

    太子妃暗道,难道真的不是阿珩?如果是阿珩,他不会听不出自己的声音……

    她顿了顿,试探着朝对方走过去,然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另一排书架也突然倒了下来,恰巧横在了二人之间。

    问也问不到,过也过不去,太子妃这下是彻底死了心。

    二人没在屋子里关太久,掌柜的发现了这边的异样,忙叫了伙计过来撬门。

    只可惜,门被堵死了,一时半会儿不是那么容易撬开的。

    掌柜的又心疼自家的门和地板,不敢闹得太过火,开门的进度不知不觉耽误了下来。

    却说太子在楼上等了许久也不见太子妃回来,他与太子妃是出来过二人世界的,没带什么随从,就只一个车夫以及两名在暗中保护他的暗卫而已。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去找。

    太子妃说是去买芝麻饼了,可芝麻铺门口也不见她人。

    他于是问了车夫“看见太子妃了没?”

    车夫道“回主子爷的话,太子妃去书斋了。”

    太子眉头一皱,她去书斋做什么?

    疑惑归疑惑,太子仍是大步流星地进了书斋。

    他进去了才发现书斋出了事故,他心念一动,走上前,不怒自威地问道“何人被关在里面了?”

    掌柜的见对方气场强大,衣着不凡,恭敬地说道“我没看清,是一位夫人……”

    “让开。”太子沉声道。

    众人被他的气势所摄,纷纷推至一旁,太子轻轻地叩了叩门,道“琳琅,是你在里面吗?”

    黑暗中,太子妃转过身,看了看拦在身前的书架,又看看被死死抵住的房门,道“我在。”

    太子推了推门,没反应。

    掌柜道“没用的,里头的书架倒了,把门抵住了。”

    太子蹙眉道“还不赶紧撬开?”

    “这、这不是撬不开吗?”掌柜的倒是想抡斧子砸,可又担心会误伤到里头的人。

    太子不到万不得已不不会出动身边的暗卫,眼下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担心太子妃在里头关出个好歹来。

    他让暗卫现了身。

    两名暗卫皆是大内高手,区区一扇门难不倒他们,二人很快便将门给拆了下来,把挡在门口的第一个架子拆了挪出来。

    太子忙将手伸向太子妃。

    太子妃就着他的手,从一地碎裂的墨锭中走了出来。

    太子上上下下打量她,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太子妃微微摇头“我没事,方才芝麻饼那里要等,我就过来给小七先选几块墨锭。”

    秦楚煜不能用皇宫的墨锭,容易暴露身份。

    太子不疑有他,对她道“这种事你交给下人去做就好,不要再亲力亲为了,你若是出事,我会难过的。”

    太子妃愧疚一笑“让你担心了,是我的不是。”

    太子道“你没事就好,我们走吧。”

    太子不知里面还有一个人,太子妃余光看了一眼,也没说。

    太子拉着太子妃的手,扔给掌柜一个元宝,迈步出了书斋。

    掌柜得了元宝,也不心疼那扇门和一屋子坏掉的书架与墨锭了,眉开眼笑地道了谢“公子慢走!夫人慢走!”

    他说罢,转身挠了挠头,看向凌乱的屋子,道“诶?我记得方才还有个书生进去了……咦?怎么这个书架也倒了?不应该呀……”

    这个书架他好生固定过的,也没放什么重物,怎么就倒了?

    他正寻思着,萧六郎从另一个倾倒的书架下弯身走了出来。

    掌柜就是一愣“真、真有人……”

    萧六郎没说什么,把墨锭的账结了,还多给了一点银子,掌柜正要问,他道“损失。”

    第二个货架的损失。

    掌柜怔住。

    小净空与许洲洲见完他的小亲戚,便在许洲洲与许家下人的陪伴下回到芝麻饼铺子与萧六郎会合了。

    小净空是个心细的小孩子,他很快就察觉到姐夫的手不大对劲。

    他停下脚步,严肃地看向萧六郎垂下宽袖之中的右手“你的手怎么了?”

    “没什么。”萧六郎淡淡地说。

    小净空不信,他抓起萧六郎的袖子,看见了一只又红又肿的手,他的眸子瞬间瞪大“都肿啦!你怎么弄的?疼不疼啊?”

    萧六郎忽然笑了一下,捏捏他的小脸“这么关心我?”

    小净空拍开他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正色道“我这不是怕你考不成试吗?娇娇押了你考状元!全部身家都押上了!”

    萧六郎“……”

    一去医馆,小净空便找到在后院晒药材的顾娇,叭叭叭地告起了坏姐夫的状“……我就一下子没看着他,他就把自己弄受伤了!”

    顾娇放下手中的药材,看了看走过来的萧六郎“是哪里受伤了?让我看看。”又对小净空道,“去找江梨姐姐玩。”

    “好叭。”小净空听话地去找小江梨。

    顾娇将萧六郎带回了自己的院子。

    医馆有诊室,不过那是对外的,他不一样。

    萧六郎来过医馆几次,却没进过顾娇的这间屋子,不像是书房,有简单的家具,屏风后还有一张供她休憩的小床。

    二人坐在屏风外。

    屏风也不是寻常姑娘家喜爱的山水或花鸟屏风,就是素净的淡蓝色,没有任何花色。

    她的喜好总是有些与众不同。

    明明二人都住在一间屋檐下了,然而不知为何,这间独属于顾娇的屋子却让萧六郎有了一种自己闯入她闺房的感觉。

    萧六郎神色微赫。

    顾娇将他的袖子捋了起来,没拿脉枕垫住他的手腕,而是直接用手托住他的手腕。

    他手腕肿得厉害,她轻轻地摸了骨,骨头是好的。

    她又捏了捏他手背,这里也有轻微浮肿,应当是手腕处的淤血所致。

    “疼吗?”她问。

    “不疼。”他说。

    顾娇连他手指也一并检查了。

    他的手很好看,薄薄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理得很干净,连没受伤的那只腕骨都精致如玉。

    这若是放在前世,不是外科医生的手,就是钢琴家的手。

    怎么就受伤了?

    顾娇有点生气。

    平时在家里她都舍不得让他干重活的,生怕他弄伤了自己的手。

    “怎么弄的?”她问。

    他们之间其实很少过问这些,顾娇早先为他治腿时就没问过他是怎么受伤的,顾娇被抽了一鞭子昏迷不醒,他也没问顾娇是与什么人交恶了。

    尽管他们最终都多少了解到了真相,但都不是从对方嘴里得知的。

    “书架砸的。”萧六郎说,“当时没太注意。”

    顾娇看着他红肿的手腕,眉头紧皱“以后小心点。”

    萧六郎点头“好。”

    第一天要冰敷,防止淤血扩散。

    顾娇从小药箱里拿了个冰袋敷在他手腕上,这种冰袋是无需冷冻的,捏碎成冰,缺点是不能重复使用。

    萧六郎早对她小药箱时不时出现奇怪的东西习以为常了,也没问她的冰是哪里来的。

    她一只手托着他的手腕,一只手拿着冰袋贴在他手腕上,不时换个地方,神情很认真,也很小心。

    萧六郎眸光微微一动,伸出手道“我自己来。”

    顾娇拿起冰袋避开他的手“不要,很冰的。”

    你的手就不冰了吗?

    萧六郎定定地看着她,手腕又冷又痛,心头却好似感觉不到,他张了张嘴,突然问道“你给别的病人……也这么治病的吗?”

    “没有。”顾娇摇头,认真用冰袋敷着他的手,“只对你这样。”

    萧六郎心口忽然一涨,有一股陌生而浓烈的情绪填了进来,其实她也没具体说只对他哪样,但就是让人连呼吸都不淡定了。

    那冰袋约莫是太冰了,她左手被冰到完全麻木,又换了右手拿冰袋,用冰一般的左手托住他的手骨。

    如此换了好几次,萧六郎的手腕消肿了许多,一点都不痛了,她一双手冻到几乎失去知觉。

    她去收拾东西,萧六郎能感觉到她的动作都迟钝了。

    她没事人似的合上医药箱,她自己其实是不在意的,只是冻了一双手而已,前世全身冻到僵硬也不是没有过。

    然而她不在意的事,这一次,有人替她在意了。

    她起身去处理医疗耗材的一霎,一只修长如玉的手伸了过来,抓住了她冰冷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