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231 轰动全场(一更)
    小太监将琴盒抱回了瑞王府。

    瑞王妃正坐在亭子里打呵欠。

    小太监道“王妃,您要看看吗?”

    从顾娇那里拿回来的东西,瑞王妃放一百个心,她摆摆手,对小太监道“拿去收着吧。”

    “是!”小太监将琴盒抱进了瑞王妃的屋子。

    许女官正在指挥丫鬟整理屋子,小太监冲她行了一礼,道“许姐姐,王妃让奴才把琴拿过来,不知放哪儿合适?”

    许女官找了个经常会打开的柜子“就放这里吧,过几天还要弹的。”

    梁国的使臣要到了,太子妃方才命人传了话,希望瑞王妃能在宫宴上弹奏一曲,为使臣们接风洗尘。

    真是的,太子妃不知道她家王妃怀孕了吗?

    瑞王妃年前动了手术,身子还没彻底复原就怀上了身孕,御医都叮嘱王妃多多卧床歇息。

    许女官满腹牢骚,却又不敢真的讲出来,只得郁闷地关上了柜子。

    三月,草长莺飞时节,京城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街道上的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京城的主街道都很宽敞,能同时容纳最少四两马车并行,再宽些的如临近皇宫的朱雀大街,十几辆马车也毫不拥挤。

    小三子将马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顾娇所说的目的地。

    小三子抬头看着牌匾上的泰和武馆四个大字,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顾姑娘,咱是不是走错了?”

    一会儿左拐,一会儿右拐,一会儿右拐右拐再右拐,会不会哪个拐是他拐反了?

    顾娇掀开窗帘看了看,道“没错,就是这里。”

    小三子更懵了“不是,顾姑娘,你来这里干嘛?是……出诊吗?”

    可出诊为何要换衣裳?难道这间医馆不允许女大夫入内么?

    小三子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疑惑。

    顾娇没答话,跳下马车“你把马车停在巷子里等我一会儿。”

    “哦。”小三子大多数时候不是个多话的人,不然顾娇也不会乐意让他赶车。

    小三子将马车停进了武馆右侧的巷子,顾娇迈步走进武馆。

    泰和武馆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武馆,共有三层,进门是一个大堂,正对着门口的墙壁上,挂着一个草书所写的巨大武字,两旁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此时大堂内有几个武馆的弟子在徒手比划着,像是在商议着如何切磋。

    见到生人来了也不意外,大概是对陌生人习以为常。

    这并不奇怪。

    在昭国是没有武举的,只有文举,因此昭国每三年只会出一个文状元,不像梁国与燕国,出文状元的同时还会在全国选拔武状元。

    可昭国也需要武学人才,有些是直接进了军营,譬如顾长卿;也有人不愿报效朝廷,只希望用一身武艺为自己谋条出路。

    武馆就是在这种形势下顺势而生的。

    虽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可有人天生就不是念书的料,他们想习武,习武之后可以做镖师、可以做宗师、也可以去大户人家做侍卫……总之也不缺口饭吃,比地里刨食来的强。

    因此武馆在昭国还是挺受欢迎的。

    当然,武馆也分类型,用行话来说就是清馆与黑馆,清馆的意思是只收弟子,单纯教习武功;而黑馆就复杂许多,除了招收弟子外,还增设了不少别的业务。

    泰和武馆就是一家黑馆。

    这是顾承风透露给顾娇的,主要是顾娇三天两头去揍顾承风,顾承风一开始还能险胜顾娇,渐渐的顾娇与他打成了平手,又渐渐的,顾娇把他打成了猪头。

    他再扛揍也不带这么揍的!

    他的本事是偷东西,不是给人当沙包!

    顾娇想要恢复前世的实力,就必须不断寻找更强大的沙包。

    顾娇自怀中拿出一个面具戴上。

    面具也是找顾承风打劫的,一个铜板也没花。

    她轻车熟路地进了武馆内部,穿过垂花门来到一个看似无人的茶室,轻轻转动茶桌上的油灯,只听得轰隆一声,茶室的墙壁打开了。

    里头有喧闹声扑面而来。

    顾娇面无表情地走进通道,身后的墙壁嘭的一声合上。

    合上之后,前方的喧闹声仿佛被放大了。

    通道尽头是一个大型武场,三层高的木楼,两层都是观看的厢房,一楼中间竖立着四个冷气森然的擂台,此时有三个擂台都在进行着比武。

    顾娇来到柜台前,指节淡淡地扣了扣桌面。

    有些犯困的掌柜打了个呵欠“比武还是下注啊?比武十文,下注一百文,要房间的话加两百……”

    话音未落,一块小鱼骨牌落在了他面前。

    掌柜扫了眼那块小鱼骨牌,神色一怔,瞌睡醒了大半。

    他立马站起身来,换了副面孔,笑嘻嘻道“李公子,你怎么过来了?前些日子不是刚来过吗?”

    顾娇没说话,只淡淡扫了他手边的名册一眼。

    掌柜会意,小声提醒道“东擂台。”

    顾娇迈步往东擂台去了。

    顾娇身后正在排队领牌比武的人不爽了,其中一人冲掌柜嚷嚷“啥情况啊?我们排了半天还没进呢,怎么他就进了?不是说要领牌才能进的吗?”

    掌柜讥讽地看了几个新手一眼,亮出手中的鱼骨牌“知道这是啥吗?”

    众人摇头。

    掌柜挑眉,傲慢地说道“这是武师骨牌。”

    “武、武师?”

    那几个方才还在嚷嚷着对顾娇不满的人全都噤声了。

    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少年竟然是一个武师吗?

    在武馆,教导功夫的师父就叫武师,然而在比武场内,赢了百场的高手才有资格被人称作一声武师。

    “他、他打赢了五十场了?”有人惊道。

    一般来说,只有赢了五十场的人才可被称一声武师。

    掌柜啧了一声,不耐道“想什么呢?就一场!”

    一场就干掉了一名武师。

    京城各大武馆的行规,越级挑战对手,只要赢了便能夺走对方的身份。

    但并不是谁都有资格越级挑战的,不仅要签下生死状不说,还要支付一笔巨大的押金,一旦输了,这笔押金将尽数归被挑战者所有。

    那小少年刚来时,便夸下海口要与当日馆内最厉害的高手比武。

    武馆规矩,最多只能越两级挑战,可小少年押了整整一千两银子,于是武馆为他破了例,让他越三级挑战。

    那位武师起先是不愿接这场比武的,可武馆好说歹说,又让少年再加了五百两银子,这才请动了那名武师。

    越级比武,生死自负,这是行规。

    谁都认为那小少年死定了,没有一个人下注他赢,结果是所有人都赔了本。

    一个抱着剑的青年不屑嗤道“切~打赢一个武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可是听说今天你们武馆来了几个武林高手,就不信他还能走狗屎运!”

    众人纷纷点头,是啊,他那么瘦小,怎么可能打赢武师呢?一定是走了狗屎运了!

    顾娇却是不知这几人的热议,知道了大抵也不会在意。

    东西南北四个擂台,每天分到的高手不一样,掌柜指了东擂台,应该是最强者都在这个擂台。

    “燕三刀大侠胜!还有哪位高手要挑战燕大侠的吗?”

    擂台上,一名身着武馆的小厮提着锣和棒槌,边敲边喊道。

    这位燕大侠守了一上午擂台,不知打败了多少高手,已经没人敢与他一战了。

    “没有的话,燕大侠今日就——”小厮正要结束这一场擂台,就见一道轻盈的小身影跃上了擂台。

    ……

    却说老侯爷在皇宫罚抄兵书,抄了一天一夜,总算把最后一份抄完了。

    这可比练武累多了,他抄得是头晕眼花、四肢发麻,几乎是抄出了内伤。

    不对,是已经抄出了内伤!

    宣平侯自打溜出去,至今没回,也不知是干啥去了。

    老侯爷没理他,撑着桌子站起来,腿脚太麻的缘故差点跌在地上,倒真像个六旬老翁了。

    老侯爷拖着疲倦的身子,捧着炒好的兵书去御书房向皇帝赔罪。

    皇帝头上戴着网兜,丑死了,他没宣平侯那么不要脸,为保住帝王形象连早朝都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