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157 大祸临头(顾瑾瑜)
    顾长卿冷了冷脸,端起药碗,给顾琰轻轻地喂起药来。

    顾长卿是大哥,他底下有两个弟弟,尽管他也比他们大不了太多,可谁让亲娘去得早,继母又过了门,亲爹眼里只有继母和她的一双孩子。

    有些东西不是下人能给的,所以他照顾两个弟弟就还算有经验。

    当然,顾琰与顾承风、顾承林有所不同,他太羸弱了,必须小心翼翼,像对待一只出生不久的小奶猫一般。

    顾琰迷迷糊糊中,尝到了苦味,嫌弃地用舌头将勺子抵了出来。

    药洒了几滴在顾长卿的手背上。

    顾长卿倒也没恼,他在床边坐下,将顾琰扶起来拿了个枕头垫在他背后。

    他又舀了一勺喂顾琰。

    顾琰撇过脸将脑袋歪在枕头上,不喝。

    顾长卿对付这种小东西简直不要太有经验了,桌子上有蜜饯,他拿了一颗蜜饯过来,喂到顾琰嘴边。

    顾琰舔了舔,是甜的,张嘴就要吃,结果顾长卿将勺子一伸,把药给他喂进去了。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口药的顾琰睁大眼,一脸懵圈!

    顾承林小时候,顾长卿也是这么给他喂药的,他也是这个小表情,然而凭心说,顾承林没顾琰可爱。

    顾琰高热,脸颊红红的,头顶还翘起来一撮小呆毛。

    顾承林不由想到了去狩猎时看到的小傻狍子。

    以后恐怕再也无法直面傻狍子这总猎物了。

    顾琰烧得有点儿懵,看见顾长卿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还当是在做梦,然后稀里糊涂被顾长卿把药喂完了。

    顾长卿奖励了他一颗蜜饯。

    他没吃,而是拿在手里。

    顾长卿不解“怎么不吃?”

    顾琰委屈地说道“要是醒了,蜜饯还在,我就知道不是在做梦。”

    他咳嗽厉害,嗓子都咳哑了,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不用看眼神也能听出他的委屈。

    是因为自己这段日子没来看他吗?

    顾长卿哑然了许久。

    你还什么都不知道。

    若哪天你知道我就是那个小时候冷落你、讨厌你、任由你被别人欺负的大哥,你就再也不会这么说了。

    你也不会想要见到我。

    更不会等我。

    顾长卿再次看向顾琰,顾琰已经歪在枕头上睡着了。

    他拉过被子给他盖好,打算就此离开,却刚一动,便发现顾琰的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袖。

    顾长卿盯着那只手看了好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坐回了凳子上。

    这一宿,顾长卿高热得厉害,他有心疾,不能乱吃退烧药。

    顾娇给他额头上敷了个冰袋,又拿了两床被子去外头冻着,等被子冻成冰毯了再拿进屋给顾琰裹上。

    顾琰不乖乖地裹冰毯,顾长卿连人带被子抱进了怀里。

    这温度对顾琰来说正好,对正常人而言无异于抱着一个大冰块,顾长卿冻得嘴唇都白了。

    天亮时分,顾琰的高烧总算彻底降了下来,没再反复。

    顾长卿拖着已经被冻得麻木僵硬的身子回了府。

    顾琰是三个孩子里最危险的一个,他没事,那基本上大家都没事了。

    姚氏来过一次,知道了三个孩子生病的事,她心急如焚,奈何她没出过痘疹,顾娇便没许她进屋。

    今日顾娇收拾了一下,决定去侯府给姚氏报个平安。

    今天天气不错,没有风,阳光很大,落在身上暖融融的。

    府里的下人差不多知道她的身份了,没敢拦她,她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了进去。

    姚氏的院子是真偏,要穿过二进门,走过水榭园,还要绕行半座府邸。

    当顾娇来到水榭园时,听见里头传来一阵悠扬的琴音,听着很像那日在医馆骚扰了她半下午的曲。

    只不过稍稍流畅些,古琴的音质也更纯粹一些。

    “瑾瑜姐姐,你弹得真好。”

    挂了卷帘的凉亭中,一名粉衣少女由衷地看向顾瑾瑜夸赞。

    顾瑾瑜抚了抚琴弦,温柔地看向少女“等你学会了,也能弹得很好。”

    少女叹道“可是我要怎么才能学会啊?”

    顾瑾瑜温声一笑“等你考上女学了,就能学会了,女学的夫子都是全昭国最优秀的夫子,比自己在家里请的西席先生强多了。”

    少女挽住顾瑾瑜胳膊,亲热地说“那表姐要帮我!”

    方才还是瑾瑜姐姐,这会儿就改口了。

    顾瑾瑜拍了拍她的手“你放心,只要你肯学,我一定好好教你。”

    顾娇无意偷听二人谈话,实在是……这里太过安静,二人说话又半点没压低自己的声音。

    顾娇认识那个少女,她叫凌水仙,是凌老夫人的嫡亲侄孙女,小她与顾琰一个月。

    这回来府上是打算长住的,一是在顾老夫人跟前尽孝,二是向顾瑾瑜求教,希望她能帮助自己通过年后的女学入学考试。

    顾老夫人对这位侄孙女十分疼爱,且存了撮合她与顾长卿的念头,答应了她在府上住下来。

    至于说她考不考得上女学,倒不在顾老夫人的忧心范围之内。

    可顾瑾瑜认真辅导她,就是在顾老夫人面子,顾老夫人很受用,对顾瑾瑜也越发喜爱了起来。

    “咦?那是谁?”

    顾娇无意结交凌水仙,却架不住凌水仙一眼注意到了顾娇。

    没办法,顾娇就算不靠那张脸,一身清流的气质也太过惹眼。

    顾瑾瑜让人将帘子打了起来,看了眼顾娇,道“那是我姐姐。”

    “你姐姐?”凌水仙皱了皱眉,“你哪个姐姐?我怎么不认识?”

    顾瑾瑜苦笑“琰儿的双胞胎姐姐。”

    “她啊。”凌水仙恍然大悟,作为定安侯府的表小姐,这么重要的八卦她自然是听过了。

    她早就在好奇那个在乡下长大的表姐会是什么样,今日一见,还真是不失望!

    “太没规矩了,出个门连面纱都不戴,抛头露面也不嫌丢了侯府的脸!”

    像她们这样的世家千金是很讲究的,譬如她来了自己姑父的府邸,坐坐凉亭都会让人放下帘子,如此才不损姑娘家的清誉。

    顾瑾瑜笑了笑“表妹快别这么说,姐姐在乡下吃了不少苦,抛头露面也是生活所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