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136 卖萌(二更)
    顾老夫人在祠堂发了好大一通火,弄得阖府上下都知道顾长卿把两个弟弟关进祠堂了。

    顾侯爷却并不清楚此事,他最近被工部的琐事缠身,已经好几天没回过侯府了。

    “顾大人,兵部那边又在催了。”一位顾侯爷手下的官员说。

    顾侯爷坐在椅子上,望着案桌上堆积如山的公文,一个头两个大“催催催,成天就知道催!不是已经在铸造了吗?这才过了几天?”

    官员遭受无妄之灾,两头被骂,心里苦得很“兵部那边说,咱们的速度太慢了,他们等不了两个月。”

    顾侯爷怒道“等不了也得等啊!他们要的是兵器,兵器是铁做的,不是泥巴捏的!有那么快吗?”

    官员捏了把冷汗“兵部说,最多给您一个月,您必须得把那批长剑造出来……”

    “一个月?他做白日梦呢!”顾侯爷当真不是不给兵部造那批剑,实在是他们如今的技术有限,若是能拿到梁国最新的水排技术,或许冶铁量能大大增加。

    官员又道“可是,兵部说,就这么点兵器,民间的铁铺都能做出来,为啥咱们工部做不出来?”

    “民间的铁铺能做出来?”顾侯爷讥讽地笑了,“他们兵部为了兵器连造谣的本事都用上了?”

    官员讪讪道“不是的顾大人,下官似乎真的听闻过此事,民间出了一种箱子,比咱们朝廷的水排更管用,出风更强,火力更大,一日下来,能多冶炼十倍的铁。”

    “十倍?”顾侯爷摆手,“不不不,绝不可能。”梁国都做不到,梁国传授给昭国的是最初期的水排技术,但也不至于与他们有十倍的差距。

    官员问道“要不……先派人去查查?听说就是幽州那边的一个叫清泉镇的地方。”

    顾侯爷摆摆手“呵,那就更不可能了,本大人刚从幽州过来的!有这么厉害的技术本大人会不知道吗?”

    顾侯爷坚决不去调查。

    兵部那头却是等不及,直接派了人过去。

    十一月上旬,京城下了一场小雪。

    小净空一出门,没看路,吧唧摔了一跤。

    自从下山后,小净空很少摔跤了,顾娇差点要忘了他是鼎鼎大名的摔跤小和尚。

    不过他摔自己的技术还是一如既往娴熟,抱住脑袋,屈着膝盖,像个小圆球,咕溜溜地在院子里滚了一圈。

    顾娇刚从灶屋出来。

    小净空滚到了她脚边,然后小净空小手小脚一摊,萌萌哒地看着顾娇。

    顾娇把人抱了起来,拍掉他身上的雪花“怎么又摔跤了?”

    小净空陶醉在顾娇的怀里“因为娇娇太美了,我被娇娇迷倒了!”

    顾娇“……”

    摔跤小和尚变身土味情话小和尚了?

    小净空的头发短,担心他冷,顾娇给他买了一顶帽子,是虎头帽,老虎的眼睛又大又圆,小净空戴上它奶凶奶凶的。

    他在书院一般不戴,嫌幼稚。

    可在顾娇面前,他不仅戴虎头帽,还穿虎头背心、虎头鞋。

    卖完萌,要了个亲亲的小净空一蹦一跳地回了自己与姐夫的屋。

    结束完一大早的营业,他又变回钮祜禄·净空,一脸严肃地去上学了!

    顾琰修养了几日身子也大好了,可以去上课了。

    顾娇把暖手炉备好,姑婆一个,萧六郎与三个弟弟一个人一个。

    萧六郎带小净空去往国子监,顾娇则送顾琰与顾小顺去上学。

    走出胡同时,顾琰东张西望的。

    顾娇问“你在找谁?”

    “没有。”顾琰两眼望天。

    还说没有?这几天天天都跑到门口,往胡同尽头张望,顾娇是他姐姐,还能不知他的心思?

    不过,那个人自从救了顾琰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顾娇把二人送进书院后去了一趟长安大街。

    来这里这么久,她已经熟练掌握了附近的地形。

    她想过了,他们手头虽然还有一千两银子,可京城物价这么高,不能真在家里坐吃山空。

    她在集市买了草药,自己配置了一些金疮药,打算拿到附近的医馆去卖。

    她刚走到第一家医馆便看见了一个熟人“小六。”

    被唤作小六的年轻人愣愣地回过头来,眸子一亮“顾姑娘?你来京城了?”

    顾娇点头“我相公来国子监念书,我们都搬过来了。”

    小六赶忙作揖“恭喜萧公子、恭喜顾姑娘!”

    小六是二东家的车夫,原先在医馆时为顾娇跑过不少腿儿,开山的铁具也是他去拿的。

    “二东家呢?”顾娇问。

    小六的神色暗淡了下来“二东家的情况不太好,我三言两语也说不明白,他就在那边的酒馆,我带顾姑娘过去吧。”

    “好。”顾娇应下了。

    去酒馆的路上,小六或多或少说了些,大致是二东家当初突然回京是因为胡老爷快不行了。

    二东家马不停蹄地赶回京城,然而还是没能见到胡老爷最后一面。

    胡家人甚至没等二东家回来,便把胡老爷下葬了。

    其实二东家只晚了一天,再多等这一天,二东家都能亲自为老父送送行,胡家人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他。

    这还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胡家人竟然倒打一耙,污蔑二东家连老爷子生病都无动于衷,葬礼也不赶来参加。

    昭国以孝治天下,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下来,二东家的名声算是完了。

    “他被胡家赶出来了……”小六抹泪,忍不住替二东家委屈和心痛。

    “我知道了。”顾娇来到了酒馆的厢房门口,对小六道,“你去端点热茶过来。”

    “嗯!”小六哽咽地应下,转身去找热茶。

    顾娇进了厢房,一股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

    数月不见,曾经意气风发的二东家如同一个邋里邋遢的醉鬼,毫无形象地瘫在地板上,他的身边不知倒了多少个空酒瓶,他呆呆地望着屋顶,一动也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顾娇跨过酒瓶,在他身边蹲下,打开小药箱,拿出两颗解酒药“给。”

    二东家没动。

    这时小六端着热水进屋了。

    顾娇拿过热水,让小六把二东家扶起来,强迫他把解酒药吃了。

    小六看着衣衫不整、胡子邋遢的二东家,哽咽地说道“爷,顾姑娘来看您了。”

    二东家坐在地上,神情呆滞。

    顾娇看了他一眼,平静地问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二东家一下子回了神,怔怔地看向顾娇,在家人面前都不敢宣泄的情绪突然就崩了,他的眼泪抑制不住地掉了下来,他抱住头,哭得浑身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