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119 放榜(一更)
    顾娇与萧六郎先把三个弟弟送去天香书院与私塾,随后二人一道去了县衙。

    国子监的招生文书确实下达了,名额也出来了,却并不是萧六郎。

    “怎么会这样?”顾娇问。

    “这……”县太爷一脸为难,尴尬地看看萧六郎,又看看顾娇,“本官不知该不该说啊。”

    “你但说无妨。”萧六郎道。

    县太爷叹气。

    这事儿吧明眼人都能看出有内幕,本县城自举办童试以来,就没出过比萧六郎更优秀的生员,哪怕萧六郎在院试中失利,可他的总成绩依旧排名本县城第一。

    况且他还是天香书院的学生,黎院长单方面宣布的嫡传弟子,洁身自好,名声上并无半分污点,他拿不到名额说不过去。

    县太爷也愁啊。

    他第一个就把萧六郎的名字写上去,可谁让——

    “我真的不能说,二位就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开罪不起那些贵人啊!”

    “你把名额给谁了?”顾娇问。

    县太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个姓冯的考生,叫冯林。”

    顾娇与萧六郎的神色一顿。

    “哪个冯林?”顾娇蹙眉道,“天香书院的那个冯林吗?”

    县太爷一惊,看向二人道“啊,是啊!你们认识他?”

    顾娇转头对身旁的萧六郎道“你们书院有几个冯林?”

    “只有一个。”萧六郎说。

    顾娇喃喃道“这就奇怪了,冯林的成绩怎么会排在你之上?不对,这不是成绩的问题。”

    萧六郎对县令道“他根本不是本地的,他是松县人,怎么可能拿到本地的名额?”

    “我也是这么说的啊,可是……”县太爷话讲到一半,意识到自己险些说漏嘴,忙改口道,“总之,我也是无能为力!萧秀才,萧娘子,你们先回吧。”

    县太爷是真替萧六郎惋惜啊,这么好的苗子,可惜没投身在一户好人家,否则他的未来又岂是可以估量的?

    “这件事应当与冯林无关。”萧六郎一边往外走,一边对顾娇解释。

    “嗯,我知道。”顾娇点头。

    二人都不是轻易丧失理智的人,或许旁人听了这消息,第一反应是怀疑冯林,但二人都了解冯林的人品,他不会干背后捅萧六郎刀子的事。

    而且他也没法儿去干,他没有任何权势背景。

    这事儿摆明是冲着萧六郎来的,对方想借冯林打压萧六郎,其心可诛!

    顾娇道“不如我们去府城问问吧?”

    “哎呀你们别去了!文书就是从府城下达的!”县太爷听到他们要上诉,十分担心自己乌纱帽保不住,忙不迭地追出去道,“实话告诉你们,那位是京城的贵人,你们去了府城也没有!”

    “京城的什么贵人?”顾娇知道的与萧六郎过不去的京城贵人只有一个。

    “一位侯爷。”县太爷说,来送文书的人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儿,才让他知道是侯爷,可具体哪位侯爷他就真的打死也不能讲出来了!

    “侯爷?”顾娇喃喃。

    话音刚落,一辆马车停在了县衙门口。

    顾侯爷大摇大摆地走了下来,神清气爽地理了理衣襟,随后目光落在顾娇与小瘸子萧六郎身上“哟?是你们呐?这么巧?不会是听说了国子监招生的事,特地来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名额的吧?哎呀,让本侯猜猜看,名额没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顾侯爷叉腰大笑。

    “我需要和他沟通一下。”顾娇对萧六郎说完,将顾侯爷拽上了马车。

    咚!咚!咚!

    砰!砰!砰!

    “啊——”

    “啊——”

    “啊——”

    一阵兵荒马乱的动静后,顾侯爷面如死灰地瘫在了马车的角落里。

    顾娇揪住他的衣领,冷冷地说道“把名额给我改过来!”

    县太爷在看到顾侯爷的一霎便赶忙回了县衙,从里头翻出顾侯爷早先送来的锦盒,等他把锦盒拿到马车旁时顾侯爷已经被揍得面目皆非了。

    他不好直接让顾侯爷掀帘子,在一旁恭敬道“侯爷,您让属下的办事儿属下怕是办不了了,您来晚了一步。国子监的监生名额已经让别人定下了,您的东西您还是拿回去吧。”

    顾侯爷已经没力气说话了……

    顾娇顿了顿,看着被自己揍成沙包的顾侯爷,问道“名额的事不是你捣的鬼?”

    顾侯爷奄奄一息“呃……呃呃呃呃呃?”

    我……捣了什么鬼?

    顾娇呃,揍错了。

    顾娇拍拍手,一本正经地下了马车。

    顾侯爷原本是打算捣鬼来着,不过并不是不让萧六郎去国子监,恰恰相反,是让他去。因为只有萧六郎去了,顾娇才有可能跟着一块儿到京城去。

    他连夜让黄忠给县太爷下达命令,并送了丰厚的封口费,让县太爷把名额留给他。

    方才他嘲笑萧六郎没有名额,就是自信名额已经在自己手上了,虽然是要给萧六郎的,但让那丫头求他两句也不错啊!

    他没料到的是,黄忠走后不久,另一位贵人的命令也到了,那位侯爷的权势更在定安侯之上。

    县太爷只能辜负定安侯了。

    当然他嘴上不会说,只道是定安侯来晚了。

    顾侯爷委屈望天,今天又是为毛被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