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113 太后(一更)
    回去的牛车上,小净空严肃着小脸。

    今天碰到很凶的女施主,女施主还讲了许多他听不懂的话,似乎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这不是重点。

    他今天好像被顾琰哥哥保护了……

    明明他比顾琰哥哥聪明那么多,他跳级,他次次考第一,顾琰哥哥就是个宝宝。可当顾琰哥哥蹲下身来擦他的小手,以及后面拉着他往私塾走,都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才是宝宝的错觉。

    小净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头一次对自己和顾琰的定位产生了迷惘。

    另一边,安郡王与庄小姐回了山庄。

    庄小姐累坏了,倒头就睡。

    安郡王吩咐她的贴身丫鬟“不要让任何人打搅她歇息,谁来了都不见。”

    丫鬟迟疑道“那要是顾小姐……”

    安郡王目光冰冷“不见!”

    “是。”丫鬟慌忙应下。

    安郡王回了自己屋。

    不多时,黑衣人闪身而入,冲他拱手行了一礼“郡王。”

    安郡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声道“可有收获?”

    黑衣人摇头“属下将镇上所有的客栈与医馆、郎中的家中都暗访过了,没发现太后的踪迹。”

    安郡王喃喃道“或许她没去过医馆,也没找过镇上的郎中,更没留宿客栈。”

    黑衣人不解道“那太后会去了哪里?难道是在哪个百姓的家里藏起来了不成?”

    安郡王沉默。

    黑衣人不以为意道“郡王,这是不可能的。您难道忘了,太后得了麻风病?”

    麻风病初期只是身上与脸上有一些小红斑,看上去像是冻伤了或者过敏,可随着病程加长,麻风病的症状会越来越明显,最终变得与正常人完全不一样。

    一个麻风病人是不可能藏得住的,除非她进了深山老林,一个人独自隐居。

    但这就更不可能了。

    太后一辈子养尊处优,她连饭都不会做,若真进老林里待着,不等病死、被猛兽咬死,也迟早把自己活活饿死。

    安郡王若有所思道“你说的都对,但如果她没有藏起来,又会去了哪里?她有麻风病,走到哪儿都会引起骚动。”

    黑衣人道“您当真不考虑太后去世的可能吗?”

    安郡王“我说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黑衣人束手无策了。

    “或许,是有人收留了她,并且治好了她。”

    黑衣人道“麻风病是治不好的!”就算是医术最高明的陈国,也只能延缓麻风病的症状,越早干预疗效越佳,可彻底治愈闻所未闻。

    安郡王当然也明白自己的猜测有多不可理喻,但比起被人治愈,他更不愿相信太后已经孤零零地死在了某个角落里。

    他吩咐道“你去查一下去年冬季来清泉镇的老妇人,包括治下的村庄也别漏掉。”

    “是。”

    黑衣人领命去查,他的效率比黄忠一行人高很多,没几日便查出了两条符合的线索一个在大牛村,一个在清泉村,两个村子分别位于镇北与镇南。

    “大牛村这个是去年冬季流落到那边的,乡亲们发现时她正蜷缩在一个废弃的牛棚里,乡亲们见她可怜,就放任她在牛棚住下了,偶尔有人给她送点吃的,不至于饿死。”

    安郡王问道“还有一个呢?”

    黑衣人接着道“清泉村这个是本村一个秀才的远方亲戚,家中出了事,老无所依便前来投奔他。”

    从线索上看,大牛村的老妇俨然更符合他们要找的人。

    然而不知为何,安郡王却择定了清泉村。

    没有理由,就是一股直觉。

    为不打草惊蛇,安郡王决定亲自去一趟,黑衣人与手下皆在镇上待命。

    安郡王策马抵达了村子。

    夏季白天很长,傍晚的天光依旧大亮。

    安郡王将马拴在了村口的老槐树下,依照黑衣人所画的地图朝那户人家走去。

    这会儿小净空正在后院喂鸡,担心小鸡们跑出去于是把门给关上了。

    安郡王抬手叩了叩门。

    开门的是小净空。

    那一日,顾娇动手之前小净空被顾琰带进了私塾,因此他并不清楚后面发生的事情,也没见到安郡王。

    不过,安郡王倒是在坐上马车后回头看了一眼,看见顾娇牵着小净空的手从私塾走出来,二人身边还跟着一个与顾侯爷长相酷似的少年,想必就是被御医断言活不过十五的顾琰。

    真奇怪,这个小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你家吗?”安郡王问。

    小净空没彻底将门打开,只开了一条缝儿,露出一颗圆溜溜脑袋来“这当然是我家,你是谁?你来我家做什么?”

    安郡王语气温和道“我路过,想讨碗水喝。”

    “那你等等!”小净空没请他进屋,而是把门关上了,一会儿之后给他端了一碗水出来,“给。”

    小家伙戒心很重啊……

    安郡王接过来,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随后将空碗还给他“你一个人在家吗?”

    小净空瞬间警惕了起来,门缝都合小了些“你是人牙子吗?为什么打听这个?”

    安郡王不动声色道“啊,没有,就是喝了你家的水,想给你家大人道个谢。”

    小净空正色道“水是我端给你的,你给我道谢就够了!”

    安郡王没见过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孩子,怔了一下,道“啊,那多谢你了。对了,我能向你打听一下去大牛村的路怎么走吗?”

    若是杏花村杨柳村小净空还知道,可大牛村超过了他的常识储备,小净空当场卡壳。

    安郡王唇角含笑“能帮我问问你家大人吗?”

    “我家大人很忙,你去别处打听吧!你往东走,第七户人家姓罗,罗二叔是赶牛车的,他哪个村子都知道!”小净空给指了条明路之后,果断把门合上,还不忘把门栓插上!

    娇娇说过,家里没有大人的时候千万不能让陌生人进来!

    他是小孩,姑婆是老人,他们都不是大人!

    安郡王好歹也是出过国的人,阅历丰富,却不料被个孩子拒之门外了。

    不过他没这么容易放弃,正门不行,他就走后门。

    他今日非得见到那位老太太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