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108 吃醋(一更)
    被小净空这么一打岔,方才的话题倒是没再继续。

    七日后,顾娇再次去了医馆。

    医馆又被清空了。

    顾娇皱了皱眉,上次忘了交代不能再破坏医馆生意。

    那一位还没到来,是上回被顾娇一脚飞上树的青年护卫先带护卫们过来清场。

    顾娇有点小冒火。

    回春堂是镇上唯一的医馆,每日都有许多患者前来就诊,把人全请出去,会耽误患者的治疗。

    男子倒也没让顾娇等多久,他戴着斗笠进了医馆。

    斗笠外有一层罩纱,恰如其分地遮住他的头。

    他能看见外面,外面却看不见他的脸。

    “姑娘。”男子和颜悦色地打了招呼,听他的语气比上次轻快了些,“姑娘的药果真是有神效,我的病情没再恶化了。”

    甚至还有了一丝好转,这个他暂且没说,怕只是自己的错觉。

    顾娇没着急给他看诊,而是道“以后不许霸占医馆,医馆不是你的私人领地,你没有权利把别的患者请出去。”

    青年护卫咬牙“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家爷是谁?”

    “住口。”男子喝止了青年护卫。

    青年护卫意识到自己险些失言,悻悻地闭了嘴。

    顾娇淡道“我管你们是谁,总之来了这里就是患者,所有患者一视同仁,不以身份论贵贱,只以病情论缓急。”

    男子一巴掌拍上桌上,慷慨激昂道“好一个不以身份论贵贱,只以病情论缓急!若我昭国的大夫都能像姑娘这般,那还何愁不能治愈百姓?姑娘以女子之身,竟有如此觉悟……”

    “脱裤子!”顾娇打断他的话。

    “……”

    男子嘴角一抽,就不能等他把马屁拍完?

    顾娇开始给他检查。

    所有下人都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一对医患,饶是如此,男子也仍涨红了脸。

    反观顾娇却是淡定得不得了。

    男子终于忍不住了,红着脸问道“姑娘,你是如何做到如此淡定的?”

    顾娇哦了一声“见多了而已。”

    男子“……!!”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今天打第二针。”顾娇取出青霉素。

    被打针支配的恐惧涌上心头,男子一阵慌乱“等等,我可不可以……唔——”

    男子身子一僵咬住了被子。

    本朝的乡试时间还是与前朝差不多的,都在八月,不过为了早早地去省城落脚,一些偏远地区的考生六月便陆陆续续从家里出发了。

    萧六郎这边有林家的千里马车驾护送,倒是不必如此着急,但也不能太晚动身。

    二人在灶屋做早饭。

    顾娇问萧六郎“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三天后。”萧六郎说。

    “冯林也去吗?”

    “嗯,也去。”

    “挺好,路上有个照应。”冯林办事顾娇还是放心的,他可以不把自己照顾周到,但一定会把萧六郎照顾周全。

    想到什么,顾娇又问“会路过松县吗?”

    松县是冯林的老家,萧六郎与他娘还有哥哥也在松县住过。

    萧六郎摇头“不会,方向不一样。去京城如果走水路的话,倒是可以路过。”

    松县有一条运河,朝廷两大盐运,其中一个就在松县附近。

    顾娇哦了一声。

    除夕夜,冯林思家落了不少泪,若是能回一趟家应该会挺宽慰。

    顾娇道“那就祝他乡试中举,来年进京赶考,顺带回家一趟。”

    这话没有内涵任何人,可说完顾娇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她怎么忘了,黎院长告诉过她萧六郎不愿进京赶考的事。

    她从没劝过他什么。

    他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选择。

    三日时光如白驹过隙,眨眼到了萧六郎远赴省城这一日。

    周管事早早地将马车赶来了村子,知道要装行李,他直接让马车停在了顾娇与萧六郎的门口。

    林家是省城首富,盐运霸主,他们家的马车比侯府的更奢华,足足四匹高大威猛的千里马,比成年男子的个头都高。

    按规矩,商贾之流是不能享用这么高规格的车架的,是皇室给林家的特权。

    车厢也够大,里头还放了一张柔软的小榻,妥妥古代版房车。

    坐这个去省城,顾娇还是比较满意的。

    村里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只是都碍于护卫与千里马的气势不敢靠近。

    唯独总在隔壁长草的狗娃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个劲地往马车上爬。

    薛凝香尴尬地要把人抱下来,狗娃不干。

    周管事笑道“无妨,让他上去坐坐,您给看着点儿别摔着就成。”

    薛凝香明白自己这是沾了邻居的光,她是村里的小寡妇,背地里不知遭了多少白眼,有时人性不恶,可环境残忍,当一种恶成了习俗,好人也会举起手中的屠刀。

    不过今日,她这个被人瞧不起的小寡妇,却可以大大方方地抱着儿子坐在乡亲们根本不敢靠近的马车上。

    她顿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这回去的时间有点久,顾娇给准备的行李便有点儿多,冯林跳下马车帮她拿东西,一边拿一边听她交代每个包袱里装的是什么。

    小净空又找到自家姐夫,与他展开了一场男人之间的谈话。

    地点依旧是茅厕。

    萧六郎都无语了,小和尚是有什么怪癖,非得脱裤子和人说话吗?

    小净空威武霸气地坐在了自己的小马桶上,不知道的还当他坐的是龙椅,气势拿捏得死死的!

    他严肃地说道“又要离家了,这次去的比较久,照顾好自己,不要让家里担心。”

    萧六郎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听见小喇叭精的声音。

    小净空接着道“还有,你是一个成熟的考生了,不要指望谁激励你,要学会自己考第一。”

    萧六郎“……”

    难道每次是你帮我考的第一?

    “好了,话就怎么多,保重。”小净空说罢,探出小手手,打算像个长辈一样拍拍怀姐夫的肩膀,奈何他忘了自己是坐在小马桶上,这么一拍,只拍到了萧六郎的屁股。

    扭头看着那只抓着自己屁股的小手,萧六郎“???”

    今天私塾不上课,顾琰是个赖床的人,不过他依旧让顾小顺把他摇醒,起来给姐夫道了个别。

    随后又回屋困觉去了。

    “就这些了吗?”冯林拿上最后一个包袱,问顾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