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 14 报恩
    顾娇终于明白原主和顾小顺为何能够玩到一块儿去了,俩人的智商根本是一个段位的。

    顾娇今天做的是野鸡炖蘑菇,野鸡的味道虽然鲜美,肉质却比家禽紧实,她用大铁锅炖了足足两个时辰才炖烂。

    她还做了个爽口的凉拌木耳,酱白萝卜丝,主食是白米饭和在铁锅上烙的玉米面饼子。

    虽说萧六郎只考了个倒数,可顾娇还是挺重视,所以才把鸡都杀了给萧六郎庆祝。只是她嘴上并不会去讲这些。

    “去叫你姐夫吃饭。”她将烙好的饼子揭了下来,对顾小顺道。

    “诶!”顾小顺屁颠屁颠地去了。

    萧六郎刚抄完一本书。

    有些优秀考生考上举人或进士后,他们用过带有自己注解的书籍和笔记便会被书铺借来,眷抄后卖给其余考生。这种书比一般书籍贵,但仍有不少考生趋之若鹜。

    萧六郎的字赏心悦目,他抄的书是卖得最好的。

    “姐夫!吃饭啦!”顾小顺从门缝里探进一颗小脑袋。

    脸皮厚就是好,分明前几日还把人欺负得半死,这会儿就亲热得跟那什么似的了。

    萧六郎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没因为顾小顺态度上的转变表现出丝毫惊喜,当然,也没拿着顾小顺过去的不懂事给顾小顺甩脸子。

    顾小顺突然举得,和姐夫相处还挺自在的。

    三人坐下来吃饭。

    顾小顺先夹了一块蘑菇。印象里,他姐是不做饭的,所以他也是头一回尝到他姐的手艺,没想到这么好吃!

    他又夹了一块鸡肉。

    天!

    好吃得他要哭了!

    顾娇把两个大鸡腿舀了出来,萧六郎一个,顾小顺一个。

    鸡腿也炖入味儿了,肉汁饱满,一口咬下去,顾小顺感觉自己要升天了。

    萧六郎很淡定。

    但是如果顾娇知道他从前的饭量,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二人很快吃完了一碗饭,顾小顺去盛饭,他瞥见萧六郎的碗也空了,就道“姐夫,给你也盛一碗吧!”

    “嗯。”萧六郎没有拒绝。

    是没拒绝他的好意,还是没拒绝那声姐夫,不得而知。

    顾小顺麻溜儿地去盛了饭来。

    这是顾小顺吃过的最舒坦的一顿饭了,味道好,饭桌上的气氛也好。虽然他姐和姐夫都不说话,但他能说呀!他们三个都吃得挺开心哒!

    吃过饭,萧六郎帮着顾娇收拾碗筷,顾小顺去后院儿劈柴。

    进灶屋后,萧六郎突然将一个钱袋放在了顾娇手边。

    顾娇古怪地看着他。

    “家用。”他说。

    萧六郎给顾娇的是二两银子,是他抄书一个多月挣来的,他身上就还剩下十来个铜板而已。不过他手头这本书快抄完了,再过两日应该就能拿到镇上去换钱。

    顾娇挑眉看了眼灶台上的钱袋,拿过来收下了。

    收拾完灶屋,顾娇去村口打水,顾小顺夺下她的扁担“姐你歇着,这种粗活儿我来!”

    他挑上扁担就走了,顾娇想拦都没拦住。

    这会儿大家都在屋子里吃饭,没人出来打水,他一个人把古井霸占了,正打着水呢,两个威武雄壮的汉子策马朝这边奔来,二话不说停在了顾小顺的身旁。

    二人翻身下马。

    顾小顺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杀气。

    他是村里的小恶棍,当下看出对方练过武功的,十里八乡所有恶棍加起来都不是他们任何一个的对手。

    “你是这村子的?”其中一个壮汉问。

    “呃……是,你们有什么事吗?”顾小顺愣愣地问。

    “我们是来找人的!”壮汉亮出一把破伞,凶悍地问道,“你可见过这把伞?”

    怎么没见过?那是他姐的伞!

    顾小顺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见过是不是?”壮汉危险地眯了眯眼。

    “我……我我我……”顾小顺结巴了,他姐干啥了,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上门找她?

    “小子。”壮汉探出粗粝的大手,轻轻地按住顾小顺的肩膀,“我劝你说实话,否则我问别人……”

    这人力气好大,他半边身子都不能动了!

    顾小顺一咬牙“是我的!”

    壮汉一愣。

    与同伴交换了一个眼神。

    壮汉收回了手,将信将疑地问道“你的伞?你确定?”

    顾小顺的腿肚子其实已经开始发软了,嘴上却倔强道“我自己的伞我当然确定了!伞把儿上有个刻痕,写了个‘小’字,我亲手刻的!”

    后面几句是真的,他那会子无聊,在他姐的扇柄上刻他的名字,可他就只会写一个小字。

    壮汉们当然知道伞把儿上有字了,因此他话一出,壮汉们信了大半。

    “这么说,那天去后山的人是你?”

    “是我!”

    “往我们老爷脸上踩了一脚的人也是你?”

    “……是!”

    “我们老爷的胳膊是你整的?”

    “……是!都是!”

    “屁股上的针眼儿也是你扎的?”

    顾小顺险些一个踉跄栽倒了,姐,我亲姐,你没事儿跑去扎人屁股玩儿是咋回事?

    顾小顺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是是是!都是!不信你就去问问,十里八乡除了我顾小顺,还有谁干得出这种事?”

    顾小顺觉得今天要被揍死在这里了,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他小心地睁开眼一瞧,就见两名壮汉唰的后退了一大步,朝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恩公!我们总算找到你了!”

    顾小顺“……”

    “姐!姐!”顾小顺投胎似的跑进了灶屋,“我好像闯祸了!”

    “小点声,你姐夫在念书。”顾娇冲他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顾小顺哭丧着脸把村口的事一五一十地与顾娇说了“……姐,现在咋办啦?什么恩公啊?他们是不是讹上我了?”

    “原来是这样啊。”顾娇想起那日在山上的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没问他们是谁?”

    顾小顺耷拉着小脑袋“我忘记问了。”

    “他们走了没有?”顾娇道。

    “还没。”顾小顺哭。

    顾娇放下扫帚“好,你在这里等我。”

    “姐你别去!”顾小顺拉住她。

    “没事。”顾娇笑了笑,朝村口的方向去了。

    顾小顺不知道他姐和那两人说了什么,总之,他们乖乖地离开了。

    翌日天刚亮,一辆马车驶入村子,停在了顾家大门外。

    马车上走下来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

    今儿是大房做饭,周氏与周月娥早早地起了。

    周月娥背上篓子去地里割猪草,一开门,看见一个正要敲他们家门的中年男子,以及男子身后的大马车。

    周月娥没见过这架势,一下子怔住了。

    中年男子和颜悦色道“请问,这里是顾里正的家吗?”

    周月娥转身便往屋里跑“……娘,娘!有人找爷爷!”

    出来的是顾长海。

    顾长海是顾老爷子长子,偶尔跟着顾老爷子去衙门办过事,比村里大多数人有见识。

    对方一看就来头不小。

    顾长海客气道“我爹在洗漱,您是……”

    中年男子拱手笑了笑“我是天香书院的管事,今日专程来给顾公子送入学文书的。”

    入学文书不都是自个儿去镇上拿的么?还能劳驾书院的人亲自送来?

    果然是大顺考得太好了吗?

    顾长海感觉自己的腰杆儿都挺得更直了,他骄傲地冲屋里唤道“大顺,书院给你送入学文书来了!”

    ------题外话------

    有奖问答走一波是顾大顺的入学文书么?

    a是。

    b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