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叶辰萧初然 > 第1856章 心里肯定是有你的!
    海伦娜没想到,叶辰打电话来,竟然是为了给自己的奶奶安排一个贵宾席位。

    她知道,以北欧皇室的那点实力,连报名的前两百都排不进去,又有什么资格占用更为稀少的贵宾席位。

    所以,她有些惶恐的说道:“叶先生……这样会不会让你太为难了……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

    电话里的叶辰淡淡一笑,认真道:“你奶奶帮我做了不少宣传工作,我自然是要表示一下感谢,不过这也要看她老人家的心情,她如果愿意来就最好,如果她不愿意折腾这么远,那我也不强求。”

    海伦娜忙道:“不会不会……不瞒你说叶先生,我奶奶刚才还在跟我说这件事情,她觉得我们北欧皇室的财力可能很难最终入选,但又很想去拍卖会上长长见识,心里很是沮丧,相信她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一定会很开心的!”

    叶辰笑道:“那就再好不过了,你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吧,也让她高兴高兴,至于邀请函,过几天我会让人寄过去的。”

    “好的!”海伦娜欣喜地说道:“谢谢你了叶先生!”

    叶辰笑道:“都是小事,谈什么谢。”

    海伦娜下意识的问:“叶先生,我到时候能去吗?”

    叶辰有些诧异的反问:“你的身份应该比较敏感吧?像你现在的身份,去其他国家应该要走外交途径,来参加拍卖会,恐怕在流程上不太好操作。”

    海伦娜声音有些沮丧的说道:“其实我也知道去不了……就是下意识想问一下……”

    叶辰笑道:“不要紧,如果这一次回春丹拍卖会办的成功,将来时机成熟的话,可以到北欧举办一场,到时候可以和北欧皇室联合举办,那样的话,你作为北欧女皇,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以贵宾身份出席了。”

    海伦娜想去参加回春丹拍卖会,并非是想见识拍卖会有什么与众不同,主要是想见一见叶辰。

    她也不知道叶辰究竟是没听懂,还是听懂了故意装傻,竟然把话题聊到了将来要在北欧举办一场拍卖会。

    无奈的她只能开口问道:“叶先生,如果你真的要在北欧举办拍卖会的话,那你会亲自过来吗?”

    叶辰十分笃定的说道:“当然了,这么重大的事情,我肯定会亲自过来的。”

    海伦娜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还是有机会跟叶辰见面的。

    于是,她连忙道:“叶先生,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可千万不要贵人多忘事……”

    “放心。”叶辰认真道:“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兑现的。”

    “好……”海伦娜心情顿时豁然开朗,兴高采烈的说道:“那我就在北欧等你的好消息!”

    叶辰答应下来,两人又寒暄几句之后,叶辰便与海伦娜道别、挂了电话。

    海伦娜将手机双手按在胸前,心情喜悦无比,整个人哪还有先前美艳女皇的气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处于热恋中的少女模样。

    老女皇赶紧走上前来,好奇的问:“海伦娜,叶辰给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海伦娜欣喜不已的说:“奶奶,叶先生打电话来告诉我,说他给你留了一个拍卖会的贵宾席位。”

    “真的?!”老女皇听到这话,整个人顿时欢呼雀跃起来,激动无比的问她:“叶先生他真这么说?!”

    “是的。”海伦娜认真点了点头,又道:“叶先生说了,过几天就会把邀请寄过来,到时候你就可以去金陵参加拍卖会了,而且是以贵宾的身份参加。”

    “哦对了,叶先生还说,将来可能会来北欧,跟我们北欧皇室一起联手办一场回春丹的拍卖会!”

    老女皇顿时狂喜,兴奋难耐的说道:“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就连那些身价上千亿的大富豪也没机会,得到一个贵宾身份,叶辰能给我一个贵宾,那这一次我们北欧皇室肯定会让很多人刮目相看的!要是以后能联手办回春丹的拍卖会,那我们北欧皇室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声望都会暴涨一个层级!”

    说罢,她不禁感慨道:“哎呀!叶先生真是太给我这个老太婆面子了……”

    话音一落,她连忙又改口道:“不对!叶先生肯定不是冲我的面子,肯定是冲你的面子!海伦娜,叶先生心里肯定是有你的!不然的话,人家怎么可能给我们开这么多绿灯!”

    海伦娜听了这话,心头一甜,随即非常认真嘱咐老女皇:“奶奶,虽然叶先生给了你一个贵宾席位,但是你得知道,我们是没有实力去竞争回春丹的,到时候你主要还是去露个面,回春丹竞拍的事情,就别跟着掺和了。”

    老女皇点头说道:“放心吧,我心里知道,就我们那点钱,恐怕都未必够起拍价,我到时候也不去拍卖会上丢人现眼了,就去见见世面,顺便再扩展扩展人脉。”

    “那就好……”海伦娜点点头,随即难掩激动的说道:“距离拍卖会开始只有不到20天了,我要抓紧时间给叶先生准备一件礼物,到时候辛苦奶奶帮我带过去交给他!”

    ……

    与此同时,金陵白金汉宫的总统套房内。

    费可欣已经拿到了陈颖姗找来的资料。

    陈泽楷作为金陵白金汉宫的一把手,虽然很少在公开场合下露面,但在金陵这么久,也难免会留下一些影像资料。

    而陈颖姗找到的,就是陈泽楷代表金陵白金汉宫,向金陵红十字会捐款的现场照片。

    当费可欣看到陈泽楷的照片时,立刻就确认了今天在大堂里,擦肩而过的两个男人中,其中一个就是陈泽楷。

    费可欣不禁喃喃自语:“白金汉宫,是燕京叶家的产业,一般来说,每个地方的白金汉宫,应该都是叶家在当地的桥头堡,甚至根据地,所以这个陈泽楷,肯定就是叶家在金陵的代言人了……”

    说到这,费可欣又道:“叶家在华夏,实力还是很强的,这个陈泽楷作为叶家在金陵的代言人,在金陵的社会地位应该很高才对,为什么会对一个所谓的’大师‘如此毕恭毕敬?”

    陈颖姗开口道:“小姐,这个燕京叶家前段时间被佣兵界的万龙殿寻仇,据说是直接拿出了一半的家产,才勉强让万龙殿放他一马,最近这段时间叶家的地位不断下滑,这也是为什么叶家的酒店生意这么冷清的主要原因,我觉得您刚才说的那个叶大师,说不定是陈泽楷有病乱投医找的风水先生。”

    费可欣点了点头,认真道:“我听到叶大师这个称呼的时候,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件事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个叶大师,为什么会跟陈泽楷还有宋婉婷见面?结合我之前对白金汉宫极有可能就是回春丹拍卖会所在地的推测,难道是金陵宋家与燕京叶家合作了?”

    陈颖姗赞同的说道:“我觉得这很有可能啊,宋家虽然在金陵实力很强,但他们的规模也就一两千亿人民币,叶家虽然被万龙殿分去一半家产,但实力也比宋家强了很多,宋家与叶家合作,对双方来说都有好处,宋家可以一定程度提升自己的地位,而叶家也可以一定程度找回自己的地位。”

    “嗯……有道理……”费可欣微微点头,但如柳叶般的眉毛还是可爱的堆积在一起。

    旋即,她想起什么,对陈颖姗说道:“对了,我听他们还说起一个叫洪五的,但我不知道洪五这两个字怎么写,你帮我打听打听看,这个洪五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