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霄仙君 > 第四百章 神通之上聆道音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柳元正的嗓音依旧如往昔一般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听得那缥缈道音的林绮萱仍旧猛地一怔。

    那字句所阐发的陌生声音落在她的耳边,落到她的心头,却像是悄无声息之间,将某种含义直抵她的神魂深处,教她无须思索,便明白了柳元正说话的本意。

    这般变化本来就已经足够教人惊诧了,但是等林绮萱在惊讶之余,仔细回想方才恍然惊觉——那自柳元正口中发出的声音,她竟只记下了本意来,关于声音本身,竟没有半点的记忆残存。

    到了她这样的修为境界,尘世间已然少有甚么禁忌无法入她之耳,纵然许多因为要避免因果、避免气机感应而斩断念头,那也是自己出于本能做出的决定而已。

    可是此刻的遗忘,却像是四时风霜雨雪,像是日升月落,像是岁月本身那样,她曾听过风雨声,她曾见过明暗变化,她曾一路走来,即便竭尽全力,却无法挽留岁月分毫。

    那从柳元正的口中发出来的声音,便像是岁月,像是自然本身一样。

    世人参道悟法,长生求索,这一生不过便是为了离道愈近而已。

    沉默之中的某一个瞬间,林绮萱竟然恍惚之中有了一种错觉,仿佛将自己揽在怀中的柳元正,某种程度上已经抵至了这样的境界,至少他的一部分抵至了这样的境界。

    至少至少,他的声音是这样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林绮萱因之而沉默了下来。

    但是书房之中反应最大的,却不是她,而是原本正在轻歌曼舞的阴阳两天女。

    天女与天女自也是不同的。

    诚然,昔年林绮萱随着左道宗师飞升,也曾化身天女,但那是因为她未曾将修行路走到尽头,未能凝练道果,而后骤入仙乡,经无量仙光洗炼而成。

    而两位雷泽天女,则在跟脚之中便无丝毫红尘气,她们是仙乡的菁英通感交融之后凝聚而成的形体,是这个天地间灵韵与造化交织而成的奇迹。

    套用尘世修行的观点来看,昔日林绮萱化作的乃是后天天女,而两位雷泽天女则是先天浑然而成。

    也正因为此,她们对于柳元正口中宣读的道音,更有着深入魂灵的感触。

    因着是灵性与菁英凝结成的形体,故而天女有情而无欲,这更被看做是天人化生之物不沾红尘气的表现所在,然则此刻,原本平素怯生生的天女,望向柳元正的目光竟有着前所未有的明亮,那水润的明眸中,像是有着生灵本身对于道境的渴望。

    与这样的眼眸对视,一时间,柳元正竟不知这其中到底起的是情还是欲。

    偌大的书房之中,也因之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良久时间,林绮萱方才收拾好心神。

    她再抬头开口追问的时候,话题便已经转入了修行路上的关隘。

    “元易,那你如今的体悟,可能否教修法更进一步了?”

    闻言,柳元正摇了摇头,他仿佛在闪瞬间从云端坠入了尘世,再开口的时候,已然改换了人声。

    “目前看,还很难,有道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道落于文字,凝于声音,总难免有失其真意,这些时日我常在思考,祭炼了太上玉书,以神魂聆听大道之音的过程,实际上仍旧是一个追本溯源的过程。

    章字与音言不过是悟道之后的产物,道中得一法,法中悟一术,这仍旧是法与术的范畴,听见甚么就是甚么,或许是不对的,即便当前看一览无余,一片坦途,可这样的修道,或许会在更高深的境界产生桎梏。

    要去追溯,要将落入己身的造化升华,要将凡俗超脱,这本就是长生修道的真意,乱花渐欲迷人眼,太上玉书的馈赠既是仙缘,也是修道路上的考量与磋磨,或许参悟到最后,仍旧是留在玉书上的痕迹为真。

    师姐,坦白而言,这样的感触说来我自己都觉得有几分没来由,很是虚浮,但归根究底,当我聆听到神魂侧旁的道音的时候,这样的念头便也油然而生了,教我明白要进一步的追溯,或许本也是馈赠的一部分。

    这是悟道境界上的事情,落到修行路上,距离梳理神魔图录,提炼升华结丹境界的三神通、六术法之咒印,还有一段比较远的距离要走过,借假求真的道路,或许走到如今元婴境界,便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门槛。

    借假是门径,是方式,其目的仍旧是求真,故而这条修行路,不可能一直便宜的走下去,往昔修为微末时,一般本命之器,即便炼毁了也有反过头来重修的可能,但是太上玉书呢,怕是唯一,难炼第二回了。”

    说着话的时候,柳元正不再轻松,神情上有所凝重。

    林绮萱笑了笑,宽慰似的抚着柳元正的胸膛。

    “是啊,走到如今的修行境界,接下来的每一步都须得慎之又慎,昔年时,我便是因为有所轻慢,其实最后也不过是行差了几步路,可便只是这点瑕疵,教我修道难有所成,最后不得不随父亲飞升,元易,放宽心,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尤胜我父昔年时,书经总比创法要难上许多,但这一步只需走成,三神通、六术法的升华与蜕变,已教我不敢想象了。”

    听得此言,柳元正的脸上便也露出了笑意来。

    “如今还能这般说,来日此道有所成就之后,便是六术法,恐怕也要当极高明的神通去看了,至于三神通的升华……那才是教我不敢想象的事情!”

    “这有甚么不敢想象的?玄门三十六神通,早先一冬,咱们也不是没有参悟过,以神通开真经,不就是更进一步了么?”

    柳元正摇了摇头。

    “不!还是有所不同的,师姐,你之后也会经历这样无法想象的过程,聆听道音之后,你经历的每一刻,道与法在你的眼前都是截然不同的!至少此刻,在我看来,玄门的三十六法与此道三神通的升华,还有所不同。

    真经不过是近道之法,那三十六法再玄奥,不过也是纸面上用仙篆勾勒成繁复至极的咒印,它内里的跟脚,实则没有太大的变化,而倘若此道三神通升华,便不再是咒印,而是一篇完整的古妖神文字,完整的一整篇!

    妖神缘何要分古今?这不是如玄门与古玄门一般粗浅的时代划分,妖族的统治可万古都没变过,之所以将之称古,那是因为唯有那个古老时代的妖神,身上还曾照耀着属于古之神魔的余晖,神魔的秘密,就在古妖神文字之中!”

    说到这里,柳元正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他伸出手指,轻轻地点着自己的眉心。

    “这便是此道三神通之上的升华与蜕变,是我此刻聆听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