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牧江湖 > 第九章 金雕赐莲③
    唃厮啰手里端着半樽酒,半歪着身子来寻求醉酒后的避免摇晃的最佳姿势,却始终没有找到,便将酒樽往食案上一扔,从怀里摸出了那枚乌木斧饰道“就在前一晚,我师何郎业贤对我说,你一直想以弟子事我,今晚我便将你认作弟子,这枚斧饰便是你我师徒信物,你若能保证日后一心安民,不图杀戮便取了去,如若不能,明日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再无干系”

    唃厮啰说完,叹了口气道“我只道我做了唃厮啰,便能报恩我师,怎料到,我大事未竟,我师却早早去了,我每次想起先师教诲,便对征伐杀戮深恶痛绝,我对两位兄弟再发一誓,若日后乱起刀兵,我唃厮啰愿受天谴”

    华宇梧本来就想探听关于这个乌木斧饰的来由,现在听唃厮啰说起,自然也想探听铁浪的玉斧如何来的,可是铁浪早已醉倒在那殷红的毛毯上不省人事。

    第二日,天蒙蒙亮,唃厮啰便升帐问事,把铁浪和华宇梧也请了去。这升帐头一件事情便是让人去寻了桑布扎来,由下面人安排厚葬了白无忌。接下来的封赏决罚,华宇梧和铁浪看的无趣便悄悄的离了前殿。

    出得前殿,铁浪问华宇梧道“华大哥,接下来你如何打算”

    华宇梧心中始终盘算着铁浪手里的那枚玉斧及这玉斧和杨天略还有他师父的渊源,便以问代答道“铁兄弟有何打算?”

    铁浪道“我自然是先随你去看看你说的那些有青龙令的人,我有些疑惑也要解开”

    这话说的让华宇梧有些纳罕,心说,你手握玉斧虎符,难道竟不知此中门道吗?

    铁浪见华宇梧这种表情便解释道“我这玉斧和这些木斧渊源至深,只是这中间许多细节我也不知”

    华宇梧稍稍理了一下思绪,便把自己对乌木斧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诉了铁浪,唯独没提师父手中的那么玄铁斧。

    铁浪仔细听了,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前后想了一遍,却还是得不出所以然,便悻悻道“待这里一切停当,我便随华大哥一起去看看杨大哥他们吧,或许他们有些不便说与你的话留着”

    华宇梧自然求之不得,便道“且等那钦陵赞卓擒了温逋奇回来,那时我师兄的伤也好个七七八八,我这段时间也可以教磨毡角他们一点功夫,不负师徒一场,事了咱们便马上回静边寨去”铁浪点头称好。

    接下来几天华宇梧每天就教授磨毡角和瞎毡一点粗浅的功夫,马牧南和青雀则把整个邈川城吃了一遍,逛了不止一遍。而那金雕因立了大功,整天就吃着肥美的牛羊,在后殿附近溜达溜达。

    铁浪苦苦思索华宇梧的那些信息,想要抓住这武牧司脉络主线,却始终不得要领。听杨天略说起的,这武牧司竟被朝廷清理过,这本是宋太祖自己组立的,为何又会被朝廷清缴?这华于梧对斧饰一事如此上心,他却和这武牧司没有半分干系,是他别有用心还是有所隐瞒?

    铁浪从九天谷出来时穿的那些麻布厚衣,在十几天的奔波中早已被石磨树刮的破烂不堪,脚上那双麻鞋更是脚趾尽露。绕是他有精纯内力护体,也被这没膝深的雪冻的脚腿紫红。马牧南几次想让他去街上买些新衣来穿,终究不好意思开口,这一日见青雀又拉着上街,便灵机一动道“从没问过你家人几何?我看你之前穿着还有铁大哥的穿着,想必衣料甚少,不如我们去街上买些衣服一则能让铁大哥穿上新衣,再则你可以带些回家去”

    青雀听了大喜道“好好好,我要给紫鹊姐姐还有姑姑都买一些”唃厮啰给了她们俩不少钱财,一开始白玛赞蒙还陪着转转,后来发现这俩小丫头太能跑,而且白玛也有身孕在身,便任由她们两个了,只不过安排了几个卫兵跟着。

    这日,铁浪正在调息打坐,就听见青雀远远的叽叽喳喳的叫铁大哥,连忙收功去看,只见青雀提着一包东西飞奔而来,后面马牧南手里也捧了东西。

    等青雀把包裹里的衣服甩了一地,才选出一身满意的去让铁浪换了。铁浪把新衣换了出来,青雀和马牧南都一脸惊讶的看着,青雀更是笑赞道“铁大哥就像画里的男子一般的俊美”

    铁浪被青雀一夸,有些腼腆的低头,看着这身华丽的服饰,却看见了脚上那双露了脚趾的麻鞋,不由的把脚往回缩了缩。

    马牧南掩嘴笑道“青妹妹只顾看这些好看的衣裳,就是没想起来鞋靴,亏得我留了点心,要不铁大哥一身华丽的蜀锦衣裳,却穿了个露脚趾的麻鞋,别人要笑了”说着把一双牦牛皮的短靴递给了铁浪。

    青雀笑道“你胡乱的就买了,可别给铁大哥穿了小鞋”

    马牧南回道“才不像你那边没心,我早已在雪地里量了铁大哥的脚印”说完,觉得失言了,脸上不由得一红,铁浪也颇有些尴尬的把短靴接过,竟忘了道谢。

    青雀看铁浪穿了新靴出来,便扯了马牧南和铁浪说“从没见铁大哥这般英俊,新郎官似的,今天要去吃荟鲜楼贺贺”

    青雀一手扯站着马牧南,一手扯了铁浪就往外走,马牧南和铁浪听了都不由的脸红小步跟着,青雀眼见拉的费劲便回头道“快走,快走,饿坏我了”

    青雀早已成了荟鲜楼的常客,伙计和掌柜的见了连忙迎出来道“大小姐又来了,快快雅间请了”

    马牧南看青雀耀武扬威的走在前头便打趣道“你这丫头,手里有了些钱财便上了天了,理应由铁大哥走在前头”

    青雀吐了吐舌头,做了个请的姿势,把铁浪让在前头,却又打趣马牧南道“我跟你十几天的交情,竟比不得铁大哥这两三天,你这个姐姐回头我便不认了”

    马牧南语塞的举手佯装要打她,却只是把她额前的乱发理了理,然后伸出手指在她额头点了点。

    三人在荟鲜楼吃的热火朝天的时候,邵小飞惊慌失措的跑了来,看着满桌青雀点来的酒菜,吞了口口水道“那个钦陵赞卓看着挺狠,竟如此不济,刚才有军士来报,钦陵赞卓在一个上面照壁山那搜到了温逋奇”

    马牧南看邵小飞一直扫着桌上的酒菜便,给他斟了一碗酒递给他道“听你这话,他带了几千军士竟奈何不得吗?”

    邵小飞把酒喝了擦了擦嘴道“可不是吗?带了五千军士,竟然弄不过温逋奇带的十几个喇嘛,当真是没用”

    铁浪却凝眉道“那些喇嘛若是和那仁钦桑波一脉,确实不好对付,我之前和仁钦桑波厮斗时,只是占了点到为止的光,若是搏命厮杀,我焉能占了便宜,更加上当时你们在阿鼻井也分了他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