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锤王座 > 第154章 偷袭
    泥泞的小道,雨水不断冲刷着马车,两匹驮马和一匹战马在泥坑边缘痛苦嘶鸣着。

    有那么一瞬间,塔林纳姆是真心心疼自己的坐骑,虽然它不是什么名贵的马驹,但是毕竟这段时间一路跟着自己冒险闯荡,人之马之间的感情已然渐渐浓厚起来。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嘶鸣声,眼看着货车的前轮就要拉出泥潭,忽然,一个仆人因土地湿滑,踉跄栽倒在地。

    马车失去平衡,再次滑入泥潭。众人咒骂一声,气喘吁吁的再次用力。

    此情此景,塔林纳姆也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不由得亲自下场帮忙,和几个仆人一起在后面推动马车。

    然而,刚准备使力,塔林纳姆便发觉了什么。是的,这些仆人,他们的脸色不对劲……

    正当塔林纳姆有所警觉,准备退出时,只见两名「仆人」一前一后,夹向了塔林纳姆。破烂的衣袖里赫然钻出两把锋利的匕首,塔林纳姆连忙后退,却被另一人从背后扼住喉咙,匕首即将划过喉间时,塔林纳姆死死抓住那人的匕首,怒吼一声,将匕首塞回刺客的喉咙。

    鲜血从刺客喉咙中喷出时,另外两名「仆人」也从身后偷袭了塔林纳姆。近距离的刺杀差点要了塔林纳姆的性命,好在他随身穿着皮甲,挡住了剑尖大部分力道。

    再反击时,塔林纳姆一拳打倒离身最近的刺客,另一个刺客扎向他的大腿,塔林纳姆忍着剧痛,反手抽出背后长剑,一剑砍下了那人的胳膊!

    一时间,刚刚还是和睦友好的助人场面,一下子变成了血腥的暗杀之地。

    手握骑士剑,塔林纳姆向周围的「仆人」砍去。

    刚刚还老实善良的一众仆人此刻已经各个凶相毕露,手持锤头,短剑,朝塔林纳姆围攻而来。

    那名「商人」,也就是这群盗匪的首领,则从车上卸下十字弩,对准了正在困兽搏斗的流浪骑士。

    一声惨叫,塔林纳姆削断了一人的大腿,但是,一发利箭也同时击中了他的身躯,箭簇穿透皮甲,射进塔林纳姆左肩。他怒吼着,挣扎着,手持长剑,硬撑着不倒下。

    曾经以一敌百的骑士,此刻竟然被几个强盗刺客逼到绝境。

    大雨冲刷着他伤痕累累的身躯,血水顺着衣角不断滴落。

    「投降吧,骑士,放下武器,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些。否则……」

    「商人」首领大喝到,说话间,又一发弩箭已经上弦。

    死死盯着敌人,塔林纳姆怒吼着——

    「是谁!是谁指使你们来杀我的!」

    「哼,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商人说完,便将箭头再次瞄准了流浪骑士。

    然而,雨帘后的一声嘶鸣,却让众人不禁回头望去。

    只见,林间小道上,一个身材魁梧的骑士从雨幕中缓缓走出。

    感到来者不善,「商人」立即将弩箭瞄准了这位不速之客。毕竟,一个骑在马背上,全副武装的骑士可比眼前这个受重伤的流浪汉来得危险。

    雨水拍打着那人的盔甲,此情此景,不禁让塔林纳姆回想起自己在基斯里夫第一次见到贝尔托的样子。和此刻,是如此相似。

    似乎命运之神早已安排了这一切,冥冥之中,他会遇到挫折,会在最危难的时候,遇到拯救自己的人。

    只见,那人骑着战马步步紧逼,声音洪亮而饱满——

    「十几个打一人,而且还用弩箭。我最看不惯这种阴险狡诈之徒。」

    「阁下,我们与你素未谋面,无冤无仇,这里的事,劝你少管。」

    言语间,商人头领已经将手指搭在了扳机上,只要这名异客再前进半步,他手

    中的十字弩朝那人射箭。

    然而,骑士显然无视了这些土匪刺客的要求。

    只听见那人大喝一声——

    「不,这件事,我管定了!」

    话音刚落,战马已经奔腾了起来。

    「杀了他!」

    商人大喝到。

    手中弩箭同时弹射而出。

    然而,只见那骑士扬起盾牌,轻而易举的挡下了飞驰而来的弩箭。随后,众人看到了那柄令他们无比恐惧的武器——巴托尼亚骑枪!

    「巴托尼亚骑士!」

    「不!」

    劫匪们尖叫着,不到片刻功夫,最面前的一名强盗已经被骑士的战马撞倒践踏,另一个劫匪拿起斧子正欲反抗,骑枪却径直贯穿了他的身躯,将劫匪整个人挑起,跟着战马一起狂奔,血溅一地!

    恐怖的场景令在场众人闻风丧胆。不到百米的距离,商人头领手忙脚乱的装填第二发弩箭,却发现根本来不及,骑士已经冲到面前。

    手中大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残影,地面上的尖叫声便嘎然而止。

    战马掠过,商人的脑袋像皮球一般被砍飞老远,而失去脑袋的身躯还在地上不断喷溅着鲜血。

    失去头领的土匪们顿时丢下手中武器,一哄而散。

    而那名强壮的骑士也没有再去追,而是翻身下马,径直走到塔林纳姆面前。

    这时,塔林纳姆才看清那人的脸庞,竟然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雨水将他的白色头发淋湿,一缕一缕的贴在沧桑的脸庞上。

    「噢,你就是塔林纳姆吧,嗯,我找你很久了。」

    「巴托尼亚平民骑士,啊,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啊。」

    「你应该老老实实在你的城堡里待着……」

    不等塔林纳姆回应,老头便自顾自言自语起来,一边还从马驹上取下包裹,背在肩上,随后,不等塔林纳姆辩解,便直接将他扛了起来。

    腿上和背部立即传来撕裂般剧烈的疼痛。

    老骑士走几步,将塔林纳姆直接丢进了马车车厢里。

    「一个曾经驰骋沙场的骑士领主,竟然被几个小喽喽逼到了死地,哼,真是可笑。」

    「还是个孩子?嗯,只是个孩子……」

    老人继续自言自语到,塔林纳姆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他也不想。伤痛令他咬紧牙关。

    脱下塔林纳姆的皮甲,老人将一瓶止血的药剂暂时抹在了塔林纳姆的箭伤上。

    「这么一个小浅坑都出不来,一群废物。」

    说罢,老骑士独自跳出车厢,一阵捣鼓后,将自己的战马也拴在了前排,而他自己则坐在了马夫的位置上。

    一阵剧烈的颠簸,差点将塔林纳姆的伤口再次撕裂,四匹马驹一起将沉重的车厢拉出了泥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