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悍妇 > 305 媳妇儿,你还惦记着他?
    “怕是会不安吧。”知茉冷笑一声,“毕竟,当初,大小姐与沐世子是有婚约的。”

    “如今的大小姐,可是未来的九王妃。”知棋冷哼一声,“即便不是九王爷,那沐世子也配不上咱们大小姐。”

    “罢了,咱们现在也不必多想,等回京之后便知晓了。”知茉幽幽道,“我只担心回京之后,大小姐与九王爷能否顺利完婚。”

    “如今大小姐代表的可是云国,难不成大召皇帝将大小姐诓骗过来,会一直留着吗?”知棋冷哼一声,“终究,九王爷也不会答应的吧。”

    “九王爷整日除了吃喝玩乐,还能做什么?”知茉说道。

    “本王能做的多了。”不知孟璟玄何时回来的,此刻站在知茉的跟前,冷着脸道。

    知茉与知棋一愣,连忙恭敬地行礼。

    “奴婢见过王爷。”

    “哼。”孟璟玄冷哼一声,“本王既然能将媳妇儿从云国带回来,自然能将她娶进门,不然,本王枉为人。”

    他信誓旦旦地说罢之后,直接越过知茉与知棋,昂首挺胸地进去了。

    秦蓁正准备歇息,瞧着他进来,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愣了愣道,“这是怎么了?”

    “媳妇儿,你跟前的这两个丫头,竟然说我只顾着吃喝玩乐,定然没有本事娶你。”孟璟玄说着,还不忘挤出了两滴眼泪,拽着她的衣袖,吧嗒吧嗒地……

    秦蓁瞧着他这幅模样,低声道,“她们也是担心我罢了,毕竟,我与端木衢成了两次亲,也没有……”

    “媳妇儿,你还惦记着他?”孟璟玄瞪大双眸,看着她。

    秦蓁一怔,对上他那怒气冲冲的眸子,正要说什么,突然觉得手臂一疼,便被他直接拽入了怀中。

    别说,孟璟玄瞧着瘦弱,可是这力气倒不小,直接将秦蓁禁锢在怀中,还不忘用下颚抵着她的头顶,蹭了蹭道,“媳妇儿,我与你说,你可不能听那两个臭丫头胡言乱语,你既然跪着我回来,就是我的媳妇儿,我怎么可能不娶你进门呢?”

    秦蓁只觉得扑鼻而来一股子芙蓉糕的清香味,还有一股子桃花酿的酒香,夹杂着一股子烧鹅味儿。

    “你都吃什么了?”秦蓁仰头看他。

    “嗯?”孟璟玄一愣,连忙低头嗅了嗅,接着说道,“媳妇儿,这城内好吃的可多了,我都吃了一遍。”

    秦蓁忍俊不禁,“时候不早了,早些歇息吧,咱们不是还要尽早地赶回京城吗?”

    “对了,早点回京,早点将你娶回家。”孟璟玄一听,当即便应道,还不忘低头看着秦蓁,“媳妇儿,可不能听那两个臭丫头胡言乱语哦!”

    “知……”秦蓁还未说完。

    “罢了,我还是守着媳妇儿吧,不然,我不放心。”他说着,当即便要拽着秦蓁一同去歇息。

    秦蓁瞧着他这幅气势汹汹的架势,连忙道,“如今你我还未成亲,怎么可能同处一室呢?”

    “这……”孟璟玄想了想,“那我去隔壁歇息。”

    “嗯。”秦蓁点头,等孟璟玄风风火火地出去了,这才暗自摇头。

    “头疼啊头疼。”

    知茉与知棋瞧着孟璟玄离去,匆忙进来。

    “大小姐。”知棋看着她。

    “日后莫要再提这些,免得他不依不饶。”秦蓁说道。

    “是。”知棋与知茉互看了一眼,而后点头道。

    “好了,早些歇息吧。”秦蓁淡淡道。

    “奴婢告退。”知茉与知棋便又退了出去。

    二人对视了一眼,无奈地摇头。

    这九王爷,还真是孩子心性啊,不过瞧着他这般着急大小姐,知茉与知棋便忍了。

    次日,天还未亮,孟璟玄便起身了,也不出去玩闹了,而是早早地守在秦蓁的屋子外头。

    知茉与知棋瞧着,头疼不已。

    孟璟玄跟前的小厮已经伺候他洗漱穿戴妥当,而他则捧着糕点,坐在一旁等着。

    秦蓁看着他这般,接着说道,“这大早上便吃这些,对身子不好。”

    “媳妇儿,我不要吃粥,我不是和尚。”孟璟玄知晓她要说什么,当即便拽着她的衣袖摇晃着。

    秦蓁见状,脸色一沉。

    孟璟玄这才可怜兮兮地低着头,“媳妇儿高兴就好。”

    秦蓁便让知茉去准备了。

    没一会,孟璟玄一脸苦相地盯着眼前的青菜粥,整张脸皱成了一团,似是与眼前的青菜粥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秦蓁强忍着笑意,慢条斯理地吃着。

    而她瞧着孟璟玄那差点痛哭流涕的模样儿,想着这粥有那么难吃吗?

    孟璟玄干脆等粥稍微温热之后,仰头如同吃药一般,几口便强咽了下去。

    知棋忍不住了,转身出去笑个不停。

    知茉的嘴角抽搐着,也只能候在一旁。

    孟璟玄连忙夹了两块肉,几下便咬碎吞下去,将那股子青菜粥的味儿冲淡了,这才看向秦蓁,“媳妇儿,我吃完了。”

    秦蓁点头,“嗯,奉茶。”

    “是。”知茉低声应道,便将茶端了过来。

    孟璟玄凑了过来,闻了闻,当即又皱着眉头。

    “苦丁茶?”

    “清热解毒的。”秦蓁温声道。

    “媳妇儿,我能不能……”

    孟璟玄对上秦蓁那冷冷的眸子,将“不喝”二字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再次以喝粥的速度,将那苦丁茶给喝了。

    他又捏了两块栗子糕连忙压下这苦味儿,腾地起身,“媳妇儿,我去消食……”

    说罢之后,还不等秦蓁开口,便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儿。

    知茉与知棋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秦蓁也跟着嘴角勾起一抹明媚地笑容。

    孟启轩刚好过来,瞧见秦蓁那嘴角还未收起的笑容,稍作停顿。

    清晨阳光明媚,暖光笼罩在她的身上,白皙的容颜上似是镀上了一层浅色的金光,她只是那样静静地坐着,便胜却无数。

    秦蓁抬眸,正好瞧见孟启轩来了,连忙收起笑容,低声道,“何时动身?”

    “秦大小姐这处准备妥当了,便可以动身了。”孟启轩说道。

    “好。”秦蓁转眸看向知茉道,“可准备妥当了?”

    “大小姐,已经准备妥当,只等着启程了。”知茉回道。

    “那待会便动身吧。”秦蓁说道。

    孟启轩见她与自个无话可说,他也只是脸色一沉,转身走了。

    知茉看着她道,“大小姐,这大皇子怎么瞧着有些奇怪?”

    “奇不奇怪,与我何干?”秦蓁反问道。

    “是奴婢多嘴了。”知茉连忙回道。

    秦蓁也只是勾唇冷笑,而后起身,“王爷呢?”

    “跑了……”知茉想起孟璟玄适才的情形来,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不必等他了,他会自个回来的。”秦蓁说罢之后,没一会,众人便又启程了。

    这南城,她也不过是待了一夜,到底也没有去旁的地方。

    至于陈氏,她也不曾去关系,毕竟,还不到她去关心的地方。

    秦蓁看了一眼远处,随即坐在马车上,一言不发。

    知茉与知棋则是候在一旁,也不多言。

    这些年来地跟随,早已形成了习惯,秦蓁只要一个眼神,她们便知晓要如何做。

    不知不觉,眼瞧着他们便要入京了。

    京城内。

    孟宇轩一早便等着了。

    还特意去了太后那处。

    太后瞧着他那兴奋的模样,低声道,“看来你等这日,已经很久了。”

    “祖母,也不知晓她回来之后,这京城内到底几人欢喜几人忧了。”孟宇轩说道。

    太后也在想,毕竟,当初,她可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秦蓁还能回来的,若非是……

    太后不敢细想,只担心,一切的一切,也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

    孟宇轩算了算时日,“明儿个她应当就能到了。”

    “嗯。”太后点头。

    “祖母,到时候她住何处?”孟宇轩问道。

    “她如今乃是云国秦家的家主,到了大召,自然是要住行宫的。”太后说道。

    “难道让她住在当初端木衢住的行宫?”孟宇轩看着她问道。

    “这是皇上安排的。”太后说道。

    “这不是睹物思人吗?”孟宇轩皱眉道。

    “哎。”太后重重地叹气,“也许,她也是愿意的吧。”

    “那九王叔呢?”孟宇轩连忙问道。

    太后敛眸道,“一切随缘。”

    孟宇轩见太后如此说,不知为何,反倒担忧起来,这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消失了。

    孟宇轩出了皇宫,抬眸看着眼前,幽幽地叹气,而后便离去了。

    次日。

    他一早便到了城楼上,远远地瞧着渐渐出现的仪仗队。

    他脸上洋溢着灿烂地笑容,“她这次算是真的回来,用不着像上次那般,偷偷摸摸的。”

    不远处,秦蓁坐在马车上,孟璟玄昨儿个便钻进了马车,与她一同等着入京。

    美其名曰,怎么能让媳妇儿独自面对呢?

    秦蓁无奈,却也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毕竟,孟璟玄虽然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因太后庇佑的傻王爷罢了,可是,他也是堂堂的王爷啊,若是不陪着她入京,那些人便知晓,连个傻王爷,也不过是因太后与皇上的威压,才肯与云国和亲的,到时候,秦蓁岂不是成了笑话?

    秦蓁看向孟璟玄,“也不知我住何处?”

    “媳妇儿直接随我回王府就是了。”孟璟玄直言道。

    “这怎么可以?”秦蓁淡淡道,“我与你还未成亲,自然不能去王府的。”

    “那便去另外一个别苑吧。”孟璟玄似是知晓了什么。

    秦蓁想了想,“一切等皇上安排吧。”

    “哦。”孟璟玄见她拒绝了,有些不满地低声应道。

    秦蓁想了想,“若是不喜欢,我到时候再搬走就是了。”

    “好。”孟璟玄忙不迭地点头,脸上又露出了灿烂地笑容。

    秦蓁看着他,笑道,“待会便入京了,想来二皇子也在城楼上等着了。”

    “哦。”孟璟玄见秦蓁提起孟宇轩,那脸上的笑容便又消失了。

    直等到仪仗到了城楼下,孟宇轩亲自下了城楼,行至城门处,等孟启轩下了马车,孟璟玄与秦蓁也一同下了马车。

    “到了。”孟宇轩看向秦蓁道。

    “多日不见。”秦蓁直言道。

    “是啊。”孟宇轩感慨道。

    秦蓁随即道,“先入宫吧。”

    “好。”孟宇轩随即便先行上了马,在前头亲自引路。

    一路上,便有不少的百姓前来围观。

    毕竟,秦蓁之事在京城内算是彻底地传开了。

    素日秦家的大小姐,后来被册封为郡主,紧接着又因秦家谋反,而被灭门,而她却摇身一变,成了云国秦家的大小姐,紧接着又差点成为安王妃,又是头一个一家之主,颠覆了如今的男子为尊的不变法则,不论是大召还是云国,对秦蓁都有着深深地好奇。

    秦蓁能够走到这一步,到底是命运使然,还是一步步被逼上这一步呢?

    怕是连秦蓁自个都看不明白吧。

    不过,既然到了这一步,秦蓁也没有了退路,只能继续往前走,哪怕荆棘遍布,哪怕步步维艰,这也是她该走的,不是吗?

    秦蓁上了马车,听着马车外的百姓议论纷纷的,这样熟悉的画面,似乎已经多年了。

    她突然想起自个重生之前的种种,又想起重生之后在大召的那些年,如今她又回来了,依旧是秦家的大小姐,可是却也有了旁的身份,不一样的地位。

    从前的她,生死无法掌握,可如今她却可以全力一搏不是吗?

    秦蓁嘴角勾起一抹冷然地浅笑,双眸溢满了坚定。

    知茉与知棋也是有些兴奋的,这样回到大召,感觉真好。

    不知不觉,秦蓁便到了宫门口。

    孟璟玄亲自扶着她下了马车,与她一同入了宫。

    一路上,秦蓁也只是淡然自若的,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只是一步步地往前走。

    孟璟玄自始至终都护在她的身旁,没有半分地懈怠。

    直等到了大殿内,孟璟玄朝着皇上行礼,“臣弟参见皇上。”

    “皇弟莫要多礼,起身。”皇上低声道。

    对于孟璟玄,皇上似乎对他有着不一样的宽容,这份宽容,并非是打心里头来的,而是另一种退让。

    秦蓁看得出,也许从前,她只顾着自个的前程,可如今,她反倒看的更明白了,也许,这便是她与前世的不同吧。

    秦蓁敛眸,也恭敬地行礼,“云国秦家家主参见大召皇帝。”

    此番称呼,反倒让皇上那狭长的眸子闪过一抹阴冷之色,不过也只是转瞬间,他随即道,“秦家主平身。”

    “多谢皇上。”秦蓁低声道。

    孟启轩与孟宇轩也相继行礼。

    皇上便开始嘘寒问暖起来。

    “秦家主一路舟车劳顿,着实辛苦,不若先行前去行宫歇息?”皇上说道。

    秦蓁了然道,“多谢皇上。”

    孟璟玄一听,稍有不悦,“既然秦家主与臣弟有了婚约,再住行宫,颇有不便,不如让她住在臣弟相隔的别苑吧。”

    “不知秦家主意下如何?”皇上反倒将这个难题交给了秦蓁。

    “那行宫多有不便,秦蓁还是前去九王爷的别苑。”秦蓁自然不会伤了孟璟玄的心。

    皇上低声道,“既然如此,那便先行歇在皇弟的别苑吧。”

    “是。”孟璟玄欣然道。

    孟启轩有些不解。

    孟宇轩反倒觉得如此甚好,他求之不得呢。

    几人出了皇宫,秦蓁便径自去了太后那处请安。

    太后见她回来,低声道,“既然回来了,便好好歇息,等着大婚就是了。”

    “是。”秦蓁恭敬地应道。

    太后并未再多言,而是让她先去安顿了。

    孟璟玄带着秦蓁出了宫,乐呵呵地亲自带着她去了别苑。

    不过,他倒是希望直接将秦蓁带回王府的,反正她原先也是去过的。

    秦蓁见他执意如此,接着说道,“如今我刚回来,若是径自入了王府,到时候皇上必定不满。”

    “那又如何?”孟璟玄冷哼一声,“你是我媳妇儿。”

    “如今婚期还未定呢。”秦蓁直言道。

    “哎。”孟璟玄想了想,“媳妇儿放心吧,婚期已经定下了,我已经书信给禹王了,他不日便回京。”

    “你竟然将禹王请回来了?”秦蓁一愣。

    “自然。”孟璟玄嘴角一撇,“皇上若不答应,我便让禹王亲自去。”

    秦蓁笑了,“王爷明知晓皇上最忌惮的便是禹王,你竟然?”

    “我怎么了?”孟璟玄挑眉,“娶媳妇儿才是大事儿。”

    “哦。”秦蓁笑吟吟地应道。

    孟璟玄亲自带秦蓁到了别苑,这处早已收拾妥当,他说道,“这处的人,媳妇儿自个安排就是了。”

    “你不打算让自个的人过来?”秦蓁问道。

    “反正这也是媳妇儿的地方了,媳妇儿随意就是。”孟璟玄如实道。

    秦蓁见他如此,便也点头。

    孟璟玄说道,“媳妇儿好好歇息,我待会便回来。”

    “好。”秦蓁知晓,他也要回府的。

    孟璟玄匆忙地离开了。

    知茉与知棋瞧了一眼,这别苑从外头瞧着倒不打紧,可是这里头,与云国秦家祖宅内的西院一模一样啊。

    “这别苑是重新翻修过的。”知茉说道。

    “嗯。”知棋点头,“而且,是按照祖宅西院翻修的,连带着这陈设也是一模一样。”

    “嗯。”知茉点头,“不曾想,九王爷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

    “九王爷傻乎乎的,怎么可能是他?”知棋反倒觉得这并非是九王爷所为。

    “怎么不可能?”孟璟玄也不知又从哪里窜出来了,气吼吼地看向知棋道,“本王难道当真是个废物吗?”

    知棋连忙垂眸,“奴婢知错了。”

    “哼。”孟璟玄冷哼一声,“去将东西给本王拿进来。”

    “这是……”知棋不解。

    “既然媳妇儿不回王府,本王搬过来也是一样的。”孟璟玄说罢,便双手负于身后,往前走了。

    知茉与知棋面面相觑,只觉得这九王爷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当真是套路满满啊。

    秦蓁瞧着孟璟玄离开也不过一个时辰,便去而复返了。

    “这是?”秦蓁见他走了进来。

    “媳妇儿,这处如何?”孟璟玄看着她问道。

    “嗯,有心了。”秦蓁知晓,这显然是孟璟玄安排的。

    “还是媳妇儿最好。”孟璟玄委屈道,“你跟前的那个象棋丫头,竟然说这并非是我做的。”

    “象棋丫头?”秦蓁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道,“你说的可是知棋?”

    “哼。”孟璟玄扭头,傲娇道,“日后便唤她象棋吧,整日儿就跟个炮仗似的。”

    秦蓁忍不住地笑了,“你要搬过来的话,皇上怕是会不满。”

    “有何不满的?”孟璟玄挑眉,“媳妇儿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秦蓁摇头,“那你自便吧,这处本就是你的地方。”

    “这也是媳妇儿的。”孟璟玄笑吟吟道。

    秦蓁见他如此,也知晓他的性子,执拗的很,便也任由着他了。

    晚些的时候,知棋才小心翼翼地进来。

    秦蓁瞧着她这幅模样,“适才王爷说你是象棋。”

    “是奴婢多嘴。”知棋连忙认错道。

    “好了,你什么性子,王爷也是知晓的。”秦蓁低声道,“日后,你警醒一些就是了。”

    “是。”知棋垂眸应道。

    秦蓁便也不多言了,过了好一会道,“这几日,想必会有不少人前来。”

    “大小姐,您说最先过来的是谁?”知棋好奇地问道。

    “吕妹妹也该过来了。”秦蓁淡淡道。

    “吕小姐的身子好多了。”知茉上前说道,“只是一直未有身孕,也不知她后头的日子该怎么过。”

    秦蓁想了想道,“明儿个先去一趟医馆吧。”

    “是。”知茉回道。

    秦蓁继续道,“秦家的宅子呢?”

    “被烧毁了,后来整修之后,收归了,如今倒也荒废了。”知茉看着她,“大小姐可是要去瞧瞧?”

    “如今倒也不是时候。”秦蓁看着她道。

    “是。”知茉想了想,“大小姐,还是早些歇息吧。”

    “嗯。”秦蓁点头。

    次日一早,吕秀妍那处便送来了帖子。

    秦蓁知晓她明儿个才过来,便收拾了一番,去了医馆。

    这医馆后院依旧如故,不过师父却始终没有消息。

    这些年了,也不知师父过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