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悍妇 > 395 黑袍鬼?
    秦蓁无奈地叹气,“也许,这其中还有咱们不知晓的事情,只不过,眼下我也看不透。”

    “大姐,您何时动身?”秦洛再次地问道。

    想着日后,相隔千山万水,想要再见,怕是也很艰难,只盼着她能够平安无恙。

    秦蓁轻声道,“这两日,等王爷回来之后,我便动身。”

    “如此也好。”秦洛点头。

    秦蓁继续道,“五妹妹,眼下此事儿便如此吧,你在府上也要万分当心才是。”

    “好。”秦洛连忙点头。

    秦蓁这才放心,而后便又说道,“若是有事儿,一定要传信给我。”

    “好。”秦洛也是一一应下了。

    二人如此又闲聊了一会子,便各自去歇息了。

    晚些的时候。

    秦蓁正在收拾东西。

    看着各地送来的密函,也不知怎的,反倒有些难受起来。

    她缓缓地起身,行至屋外,瞧着月淡星疏,连一丝风都没有,她低头看着自个的双手,月影婆娑,折射出她纤细的手指越发地修长。

    她动了动,便觉得有趣。

    不远处,听到一个咳嗽声。

    她抬眸,便对上一双熟悉的眸子。

    “你总算出现了。”秦蓁直言道。

    眼前身着黑袍的男子一双深邃的眸子,透着让人看不透的冷光,此刻翩然落下,行至她的面前。

    她走了过去,想了想,不知为何,反倒脱口而出,“多谢。”

    “何必谢我?”那人问道。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秦蓁不知为何,突然想与他这般心平气和地说几句话。

    那人一怔,反倒有些古怪地看着她。

    秦蓁勾唇浅笑,而后道,“为何这般看我?”

    “那我应当如何看你?”黑袍男子低声道。

    “喂,黑袍……”秦蓁正要将心中对她称呼脱口而出,突然觉得自个失言,便收住了。

    “随便你叫我什么。”黑袍男子道。

    “黑袍鬼。”秦蓁嘟囔道。

    黑袍鬼?

    黑袍男子不知为何,那狭长的双眸闪过一抹狡黠,隐藏在面纱下的嘴角也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秦蓁抬眸看他,正巧对上那双冷冽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暖光,她眨了眨眼,以为自个看错了。

    黑袍鬼看着她道,“这个称呼不错。”

    秦蓁嘴角一撇,觉得他无聊透顶。

    不知为何,二人之间反倒沉默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秦蓁才轻咳道,“素日,我不开口了,你不是就该走了吗?”

    “也对。”黑袍鬼一愣,轻轻点头,转身离去。

    秦蓁正要说什么,见他已闪身不见,低声道,“还真是听话的很。”

    知棋此刻过来,“大小姐,这黑袍男子到底是何人?”

    “不就是毓凡的师叔?”秦蓁淡淡道,“还是孟璟玄跟前的谋士吧。”

    “谋士?”知棋低声道,“之前大小姐可是说,他控制着九王爷啊。”

    “如今我反倒觉得不是。”秦蓁摇头,“罢了,反正我离开大召数年,虽然那处会传来消息,可都相对滞后,我能知晓的,大多人也都知道吧。”

    秦蓁抬眸看着远处,“知棋,往后的路,怕是会越来越难走。”

    “大小姐放心,奴婢会一直陪着您的。”知棋说道。

    “嗯。”秦蓁点头,舒展着手臂,“去歇息吧。”

    “是。”知棋便跟着她一同离去。

    秦蓁回了内室,洗漱宽衣之后,早早地歇下了。

    次日一早,府上倒也一如从前。

    至于南宫青莺也被草草地下葬了,毕竟,她死的不光彩,南宫家也不可能隆重大葬。

    秦蓁深知这便是深宅女子的悲哀。

    她站在高楼处,瞧着远处被抬走的南宫青莺的尸体,想着自个前世也不过是被一张草席一裹,草草埋葬了。

    这一世,她定然要活个明白。

    她深吸了口气,任由着那一缕缕的清风吹拂着青丝,她转眸看向知棋道,“走吧。”

    “是。”知棋应道。

    待她下了观景阁,行至院中之后,便见知茉正在忙着准备收拾。

    秦蓁知晓,孟璟玄已经回来了。

    果不其然,他正坐在厅堂内,怀中抱着一碟糕点,津津有味地吃着。

    秦蓁走上前去,“何时动身?”

    “媳妇儿的事儿可都忙完了?”孟璟玄问道。

    “嗯。”秦蓁点头。

    “那明日动身吧。”孟璟玄直言道。

    “好。”秦蓁欣然答应。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秦蓁亲自前去与南宫珩说了。

    南宫珩知晓她也该走了,毕竟,大召那处也有事儿等着她。

    他笑道,“这几日,到底是让秦妹妹操心了。”

    “南宫大哥何出此言?”秦蓁笑道,“不过,府上还是多加小心才是。”

    “好。”南宫珩点头。

    秦蓁想了想,继续道,“明日我便要动身了,今夜,不如咱们聚一聚吧。”

    “我正有此意。”南宫珩说罢,便让秦洛亲自去准备了。

    晚间,秦蓁与孟璟玄,南宫珩、秦洛四人坐在一处,推杯就盏,谈笑风生,好不惬意。

    直等到三更时,才各自散去。

    秦洛哭成泪人儿,抱着秦蓁不肯松手。

    秦蓁无奈,只好陪着她一同睡下。

    南宫珩与孟璟玄则是坐在水榭外头,凭栏而卧,对月饮酒。

    次日,天大亮,秦洛这才醒来。

    不过秦蓁已经与孟璟玄离去了。

    南宫珩看着她道,“这是秦妹妹留的书信。”

    秦洛连忙拿过,仔细地看过之后,又哭了一阵子。

    南宫珩在一旁劝慰着,只说有空,也许能带她去大召。

    秦洛也知晓,这不过是宽慰之言,毕竟,南宫家戍守边关,手握云国兵权,怎么可能轻易地去大召呢?

    云国的皇帝是断然不会允许的。

    此时,秦蓁与孟璟玄已经彻底地离开了云国,如今前往大召。

    她算了算如今的路程,赶到大召边关,也需要五日。

    不过这一路上,也不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儿?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山谷,想到了妖娆花,她看向孟璟玄,接着说道,“我想先进城。”

    孟璟玄也正有此意,连忙点头,“那便还是按照之前的,仪仗队慢悠悠地去,咱们先去。”

    “好。”秦蓁点头。

    几人便安排妥当,秦蓁与孟璟玄带着知棋赶往大召边关。

    而知茉依旧随着仪仗队往前。

    因这条路最熟悉不过了,秦蓁与孟璟玄也只用了一日半便到了。

    慕容栩一早便知晓她会先行抵达,故而一早便在这处等着了。

    秦蓁入了城门,慕容栩正在城门处等她。

    二人相视而笑,慕容栩看向孟璟玄的时候,也只是淡淡地挑眉,拱手道,“见过九王爷。”

    “哈哈。”孟璟玄看向慕容栩,自然最是熟悉不过了,二人倒也舍去那些个繁文缛节,而是互相给了对方一拳,便这样一同往前了。

    秦蓁是知晓慕容栩与孟璟玄交好,可是,从前,也不见这二人这般,如今一瞧,不知为何,这心里头倒也生出了几分地好奇。

    这二人又是怎么回事?

    秦蓁想了想,而后道,“二公主呢?”

    “她啊。”慕容栩挑眉,“这些时日,不在边关。”

    “嗯?”秦蓁挑眉,“你也没有拦着?”

    “我能拦得住?”慕容栩显然不爱理会。

    秦蓁沉吟了片刻,显然觉得孟锦偲不知去向,应当是有事儿。

    只是她这处也没有得到消息,看来自个所收到的消息的确有限。

    哪怕是动用了秦家的人,可终究收到的也不过是云国的消息,对于大召,却还是滞后了许多。

    秦蓁沉默了良久,才开口,“我们在这处逗留几日如何?”

    “求之不得。”慕容栩连忙道。

    秦蓁便熟门熟路地去了慕容府,住在了她原先住的院子中。

    知棋一早便派人打点好了一切。

    秦蓁看着她,接着说道,“永城最近有何怪事儿没?”

    “没有。”知棋摇头,“不过大小姐,墨阁如今在大召却也是越发地名声大噪了。”

    “是吗?”秦蓁挑眉道,“此事儿我是知晓的,不过,这也不是好事儿。”

    “嗯?”知棋想着,墨阁能有如此能耐,也多亏了少阁主这些年来的不辞辛苦。

    “树大招风。”秦蓁淡淡道。

    “大小姐,咱们入了京城之后,可是要住在九王府?”知棋问道。

    “嗯。”秦蓁点头,“不然去哪里?难道还住在医馆吗?莫要忘记了,我如今的身份可是云国的秦家家主。”

    “那大召的皇上待您会不会?”知棋想着之前,差点便被大召的皇帝害死了。

    “如今大召也是复杂,你好好想想,这几大世家明争暗斗了数年,却偏偏存了我这个变数,而我此次前来,可是带着秦家的秘密来的,他们会如何?”

    秦蓁冷笑一声,继续道,“这林家,可是最大的心头大患啊。”

    “大小姐,难道您觉得当初秦家被灭,与林家有关?”知棋连忙道。

    “不错。”秦蓁点头。

    “看来,咱们日后回去,也是要万分当心才是。”知棋如今也不敢鲁莽了。

    秦蓁沉默了好一会才道,“眼下倒也不必多言,先解决这个档口的事情再说。”

    “是。”知棋随即便去安排了。

    秦蓁看了一眼外头的景色,而后又转身,去忙了。

    不远处,慕容栩与孟璟玄正在闲聊。

    二人对坐一处,正在下棋。

    孟璟玄一手执子,一手还不忘捏一块糕点,不过那清澈的双眸此刻显得格外的认真。

    “都过了一刻钟了,王爷可舍得落子了?”慕容栩看向他问道。

    “等等。”孟璟玄一口将手中的桂花糕咬入口中,慢悠悠地咽下。

    随即,他才落下。

    慕容栩轻笑一声,当即利索地落下,显然,他是一早便算到了孟璟玄会落在这处。

    孟璟玄一瞧,自个满盘皆输,连忙伸手便要将落下的那一子给拿回来。

    慕容栩道,“举手无悔大丈夫。”

    “那与我何干?”孟璟玄挑眉。

    “您可是王爷,一诺千金。”慕容栩无奈道。

    “哦。”孟璟玄嘟囔道,“那你给我千金吧。”

    “为何?”慕容栩不解地问道。

    “我不悔棋,自然是一诺千金,那你是不是该给我千金。”孟璟玄说道。

    “强词夺理啊。”慕容栩无奈地摇头,随即起身,便不理会他。

    孟璟玄冷哼了一声,当即也跟着起身,还顺势将碟子内的最后一块桂花糕也拿了起来,一面跟着慕容栩往前走,一面吃着。

    慕容栩见他如此,接着道,“你到底何意?”

    “什么何意?”孟璟玄嘟囔道,“难道我又做错什么了?”

    “这和亲之事,你为何不提前与我说?”慕容栩直至他去了云国,云国皇帝昭告天下之后,他才知道。

    他断然没有想到,孟璟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毕竟,秦蓁如今的身份,早已今夕不同往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