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悍妇 > 258 秦蓁与端木衢同葬
    端木阙冷笑一声,伸手便要将他挥开,奈何端木衢早有准备,连忙还手,二人便在屋子内大打出手。

    外头,秦贽脸色一沉,“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二人还因此事儿争执,到底是不将妹妹放在眼里?”

    南宫珩压低声音,附耳道,“如此,才能更显得真实不是?”

    “难道太子一直不相信?”秦贽一愣,皱着眉头道。

    “嗯。”南宫珩点头,“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与安王在内争执,怕是早已将整座秦家给踏平了。”

    “咳咳……”秦贽忍不住地咳嗽道,“此言过重了。”

    “不信?”南宫珩挑眉,看向他问道。

    “嗯。”秦贽点头。

    想来,秦家难道连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吗?

    不过,想着端木阙的性子,自然会做出这等事儿来。

    只不过,如今,他也不能真的进去,万一被旁人发现端倪可就不好了。

    秦贽如此想着,过了许久之后,才开口道,“不若,待会你进去瞧瞧?”

    “罢了。”南宫珩摆手道,“我若是去了,难保不会被围攻。”

    “你说的也对。”秦贽与南宫珩面面相觑,心照不宣地站在外间。

    端木衢本就受了伤,如今与端木阙对打,自然不是对手,很快,便被一脚踹倒地。

    “就你这般窝囊,还敢口口声声地说要护着她?”端木阙嗤笑一声,便要上前将秦蓁暴走。

    端木衢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挡在了前头,“不若,你也将我一起带走如何?”

    “滚开!”端木阙冷声道。

    “反正,她已经死了,我活着有何用处?”端木衢一副要随她离开的架势。

    端木阙看着他,那隐藏与袖中的手紧握成拳,而后低吼一声,一掌打在了一旁的多宝架上,那多宝架上的物件随着多宝架一同砸在了地上,散落一地。

    他转身便大步地离去了。

    端木衢捂着胸口,转眸看着躺在床榻上的秦蓁,嘴角含笑,便晕了过去。

    秦贽与南宫珩瞧着端木阙出来,恭送离去之后,连忙进去了。

    “安王。”二人疾步上前,将他扶着放在了一旁的软榻上。

    “这可如何是好?”秦贽看着南宫珩问道。

    “还能如何?”南宫珩冲着他眨眼,而后大喊道,“赶紧请御医过来。”

    “是。”外头的侍卫听到,连忙去办了。

    秦贽无奈地摇头,“难不成,真的要让这二人一同下葬吗?”

    “这不是更好?”南宫珩笑意深深。

    “是啊。”秦贽想了想,“看来这次是要闹翻天了。”

    “这天本就捅破了。”南宫珩无奈道,“总归,若是不如此,秦家永无宁日。”

    “哎。”秦贽重重地叹气,“妹妹这一招太险了。”

    “咱们能做的便是好好护着她下葬。”南宫珩看着床榻上已经死去的秦蓁说道。

    “嗯。”南宫珩点头。

    沛骆赶到之后,看着二人,“如何了?”

    “安王怕是也不成了。”南宫珩垂眸道。

    “什么?”沛骆低头一瞧,敛眸道,“那便如此吧。”

    “嗯。”南宫珩几人便等着御医前来。

    当御医入内之后,迎面扑来的血腥味,让他也跟着愣了愣,而后便走了过去。

    御医行至软榻旁,颤颤巍巍地给端木衢把脉,不曾想,他错愕地看着,“这……”

    “安王如何了?”秦贽连忙问道。

    “这……”御医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南宫珩皱眉道,“到底如何饿了?”

    “这?”御医当即便跪在了地上。

    “到底如何了?”南宫珩沉声问道。

    “怕是……”御医支支吾吾过后,“时日不多。”

    “放肆。”南宫珩继续道,“此事儿我断然是做不得主的,你还不赶紧入宫去禀报皇上?”

    “是,是。”御医恍然,连忙起身,脚步匆忙地走了。

    南宫珩看向一旁的人,“适才太子殿下前来,与安王争吵,尔等可等听见了?”

    “是。”外头候着的人,垂眸应道。

    “如此便好。”南宫珩点头,而后说道,“既然如此,待会皇上前来,尔等便如此说。”

    “是。”

    南宫珩递给秦贽一个眼神,而后又看向沛骆,“沛家的人可都过来了?”

    “都过来了。”沛骆看着他道,“当真要玩这么大?”

    “不然呢?”南宫珩继续道,“咱们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我知道了。”沛骆反正已经孑然一身了,故而,倒也不怕。

    毕竟,成败在此一举,不论是齐家与陆家、姜家,还是绑在一起的秦家、南宫家、沛家了。

    那么,端木阙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对端木衢动手呢?

    沛骆在想,难不成这其中,他也看出了什么?

    这是在配合着做戏吗?

    可那些人也终究不是傻子啊。

    沛骆仔细地想着,恍然大悟地看着秦贽道,“你们这是铤而走险啊。”

    “不然呢?”南宫珩耸肩道,“若是此事儿真的成了,那么,到最后,咱们都平静了。”

    “我知道了。”沛骆点头,便不多言了。

    南宫珩跟秦贽如今也是满头大汗的,却还要保持镇静,还要保持悲伤之态,如今难道玩的都是心跳吗?

    南宫珩觉得自个入京,似乎便一直在等着这一日。

    如今既然都走到了这个地步,到底是没有退路了,那便往前吧,否则,只能处处掣肘。

    准备了这些年,大家都在极力地想要保存,他也是如此。

    南宫珩看向床榻上的秦蓁,而后又看向端木衢,继续道,“还是要留着一口气的。”

    “他自有分寸。”秦贽看向端木衢,接着说道。

    “嗯。”南宫珩点头,“那便等着宫里头来人吧。”

    “好。”秦贽点头。

    沛骆皱眉道,“我先出去恭迎了。”

    “好。”秦贽与南宫珩二人对视了一眼,也只能点头。

    沛骆出去,便瞧见哭得悲伤不已的南宫青墨,沛瑛及秦洛,也只是淡淡道,“待会,皇上便会驾到,可莫要过于悲伤了。”

    “哎。”南宫青墨想着,便泣不成声。

    沛骆瞧着,便也不再多言,而是直接走了。

    没一会,太后、皇上与皇后都到了。

    这下子,秦家到底是热闹的很。

    先是秦蓁与安王订婚之日已经下来了,原本是大喜事儿,准备着成亲,可不曾想,秦蓁突然昏迷不醒,紧接着安王也是如此。

    可秦蓁终究抵不过,最后红颜薄命,便这样没了。

    哪里想到,安王这个时候醒过来了,而且还过来,又与太子发生了争执,如今也是命在旦夕。

    这下子,京城内也是越发地不平静,观望的,害怕的,担忧的,暗自高兴的……

    皇上入了院子,直接进了里间,当瞧见了躺在床榻上已经断气的秦蓁,皇帝这心中多少有了几分的缓和。

    不知为何,他一直期盼着秦蓁能够得到秦家的秘密,可另一方面又想让她便这样带着秦家的秘密死了,如此,这云国还是端木家的。

    如今瞧着秦蓁真的没了,他反倒彻底地放心了,就让秦家的秘密随着她一同掩埋吧。

    皇帝压抑着内心地窃喜,面露哀伤的行至软榻旁,看着已经命悬一线,气若游丝的端木衢。

    “如何了?”皇帝担忧地问道。

    南宫珩敛眸道,“是臣保护不力。”

    皇后抹着眼泪,斜睨了一眼床榻上的秦蓁,而后又行至软榻旁,看着端木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连忙问道。

    南宫珩便将经过禀报了,而后说道,“本就有君臣之分,太子殿下将臣等都撵了出来,故而臣等也不敢冲进来。”

    “怎会如此?”皇后睁大双眸,不可置信道。

    而后看向眼前的人,接着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御医呢?”秦贽连忙问道。

    “御医在外头。”沛骆说着,便又让御医进来了。

    皇帝这次带了好几个御医。

    太后正坐在软榻上,盯着端木衢,这下子,到底是老泪纵横了。

    毕竟,端木衢是她最疼爱的孙子,如今怕是不成了……

    而且,又赶到大婚之前。

    如此一想,太后便越发地伤心了。

    “难道,这二人当真是死要同穴吗?”太后忍不住地开口。

    “太后,安王?”南宫珩拱手。

    太后看向南宫珩,而后说道,“御医,御医!”

    外头候着的几名御医连忙赶到,等行至软榻旁时,待诊脉之后,也只是一口一声臣该死。

    太后知晓,当真是没救了。

    这下子,她终于承受不住,直接晕倒了。

    皇后见状,也是泣不成声,却还是勉强支撑着,让人扶着太后出去了。

    皇帝脸色越发地阴沉了,如今瞧着眼下的情形,而后道,“安王还有多久?‘

    “怕是熬不过今日了。”御医回道。

    “怎会如此?”皇帝到底没有想到,会失去一个皇子。

    毕竟,他子嗣稀少,如今成年的也只有两个,如今便没了一个,让他如何承受?

    可想着,用一个皇子换整个端木家,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皇帝如此想着,而后便出外间。

    南宫珩瞧着皇帝那落寞的背影,眸底却都是不屑。

    如今,只是在比谁比谁演技逼真了。

    南宫珩暗自腹诽着,而后便看向眼前的秦贽道,“安王可是要送回安王府。”

    “咳咳……”

    端木衢正在此刻缓缓地睁开双眸。

    “皇儿。”皇后一听,当即冲了过来。

    端木衢看着她,“母后,还请母后恩准,若是皇儿死了的,便让皇儿与她葬在一处。”

    “什么?”皇后脸色一沉,“你二人还未成亲。”

    “可已有婚约,即便要死,也要同穴。”端木衢说着,便要起身。

    皇后心疼不已,连忙扶着他躺下,“好,好。”

    太后此时也进来了,看着端木衢,说道,“你……终究还是要离我这个老太婆而去。”

    端木衢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是孙儿的错。”

    “哎。”太后重重地叹气,便说道,“你放心,哀家定然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多谢祖母。”端木衢说着,便起身,勉强着行了大礼。

    皇帝只是立在外头,并未进来。

    不知为何,他有些不敢面对端木衢。

    直等到,里头传来一阵阵的哭声,皇帝才进来。

    端木衢躺在软榻上,眼角挂着泪痕,便这样断气了。

    皇帝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可终究还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便这样扶着一旁,显得伤心不已。

    南宫珩等人便跪在了地上。

    太后瞧着,当即下旨,让二人葬在一处。

    三日后。

    秦家前来悼念的宾客繁多。

    秦欢早先得了消息便赶过来了。

    秦蓁与端木衢的棺木放在了一处,这也是端木衢请求的。

    二人并未被抬去安王府,而是先在这处。

    秦蓁面容安详地躺着,而一旁端木衢亦是如此。

    秦欢有些不敢相信,她便这样死了。

    故而便这样盯着看了许久,直等到最后,她才敢肯定,这二人真的死了。

    一旁,陆霜霜也站着。

    “秦家,到最后便是你的了。”

    秦欢也只是嗤笑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行至灵堂前,她上了香,而后转身出去了。

    陆霜霜也只是与她一同往前走。

    秦洛抱着孩子跪在一旁。

    抬眸看着秦欢与陆霜霜,脸色一沉,并不理会二人。

    秦欢也只是冲着她颔首,“五妹妹。”

    “四姐该高兴了。”秦洛嘲讽道。

    “家中发生了如此大的事儿,我如何高兴?”秦欢挑眉问道。

    “如何不高兴呢?”秦洛不屑道,“天在看,人在做,你难道当真以为自个不会有报应吗?”

    “报应?”秦欢挑眉,看着她,“若是真的有,那我也要送走大姐才是。”

    秦洛便要起身与她争执。

    南宫青墨将她拦下,“妹妹还在看着呢。”

    秦洛听着,便恨恨地看着秦欢。

    秦欢也只是看向南宫青墨,微微福身,便行至一旁跪下了。

    秦洛要阻止,却看见南宫青墨冲着她摇头。

    秦洛冷哼了一声,便不理会她。

    秦欢到底也不着急了,毕竟,现在人都死了,只要她最后成了秦家的家主,那么秦家的秘密便会顺理成章地落在她的手中。

    毕竟,秦家历代的家主,都是女子。

    “四姐,五姐。”秦菁披着丧服过来。

    秦洛抬眸看着,也只是轻轻点头。

    秦菁到底不会多言,毕竟现在,也不是她该插嘴的时候。

    只不过,秦洛看着眼前的人时,多少是有些不满的。

    大姐没了,往后的日子究竟该如何,住也不知。

    秦洛想着大姐便这样没了,而安王也随她而去,日后的秦家该如何?

    她看向一脸淡然的秦欢,还有不坏好心的秦菁,怕是等大姐下葬之后,秦家便要迎来灭顶之灾。

    如此一想,秦蓁转眸看向南宫青墨,难免心存担忧。

    大姐走的时候,到底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知茉与知棋也只是跪在一旁,低着头一言不发。

    秦欢瞧着二人如此,也只是勾唇冷笑。

    这两个丫头还不好处置?

    转眼,便到了秦蓁与安王下葬的日子。

    这一日,京城内都挂着白帆,毕竟安王下葬,皇帝却亲临了。

    秦蓁与安王便被抬了起来。

    不过,安王并不想葬入皇陵,而是要随着秦蓁葬在秦家。

    这本就是让人匪夷所思之事,可皇帝竟然应允了。

    众人亲眼看着秦蓁与端木衢下葬,更是不放心,派人暗中盯了半个月。

    这一日,秦欢进了秦家。

    族中的长老都来了。

    毕竟,秦家家主是要被送去祖宅的,可,却被葬在了京城郊外。

    “大公子,此事儿本就匆忙,如今既然家主被葬在了京城外,可还是要带着她的衣冠冢回去葬在祖宅的。”大长老看着她说道。

    “这?”秦贽犹疑道,“妹妹临死之前交代过了,若是将她的棺木移回祖宅,秦家必定会遭受灭顶之灾。”

    “这?”大长老也开始犹豫了。

    “这是妹妹临死之前留给大长老的。”秦贽说着,便将一封书信交给了他。

    大长老看过之后,抬眸看着他,“原来家主一早便有了安排。”

    “正是。”秦贽继续道,“大长老觉得如何?”

    “既然是家主临终所言,而大公子本就能担当,故而,我等都无意见。”大长老直言道。

    秦欢听着,愣了愣,“这是何意?”

    “四小姐如今已并非是秦家的人,故而,秦家族中之事,四小姐还是莫要掺和。”大长老直言道。

    “我为何不能?”秦欢说着,便行至大长老跟前,“我这处可有祖父留下的亲笔书信。”

    “祖父?”秦贽一怔,“这是何意?”

    “大哥看过之后便知道了。”秦欢说着,便将书信递上去。

    秦贽一愣,而后拿了过来,待看过之后,双眸闪过诧异。

    大长老与几位长老也看过,“你是说,秦家留下的另一半东西在你的手中?”

    “正是。”秦欢随即坐下,“祖父书信中所言,秦家的家主待大姐故去之后,便交由我手中。”

    “胡说八道。”秦贽起身,怒喝道。

    “若是大哥不相信这是祖父的临终嘱托,那这个诸位长老应当知道吧?”秦欢说着,便将一个匣子打开,放在了诸位长老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