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悍妇 > 188 二皇子出事了?(一更)
    秦蓁一面跟着他往前走,一面开口道,“南宫公子可是要前去秦家祖宅?”

    “往后,你我也算是姻亲,也该常来常往的。”南宫珩看着她说道。

    秦蓁笑了笑,接着道,“这倒也是。”

    “烦请秦小姐稍等片刻,我先去禀报家父。”南宫珩拱手道。

    “有劳。”秦蓁轻轻颔首。

    她只是立于正堂门外的回廊下,她风尘仆仆赶来,没有丝毫的停歇,也只是担心边关再起战事。

    没一会,便见南宫珩出来,瞧着她一身鹅黄长裙,静静地立着,一阵清风吹来,缠绕着她的青丝,在风中打了个旋,而后又落下。

    她神色肃然,娇小的脸庞映衬在暖光下,似是镀上了一层化不开的光晕。

    不知为何,南宫珩忍不住地多了看了几眼。

    等她转身时,他才回神,掩去心中那掀起的一丝的涟漪,波澜不惊地开口,“秦小姐请。”

    “好。”秦蓁轻轻点头,而后便跟着他一同进了正堂。

    南宫家主端坐于诸位上,看见秦蓁时,那眸底也闪过一抹惊艳,她不似寻常同龄的女子那般,带着女子该有的娇羞与柔弱,反倒浑身透着一股冷漠端庄之气,待抬步入内时,整张脸也透着不卑不亢的肃然之色。

    她看向他时,没有任何的闪躲,那双眸真诚,只是微微福身,“秦蓁见过南宫老爷。”

    “嗯。”南宫家主沉声应道,“秦小姐不必拘礼,请起。”

    “多谢南宫老爷。”秦蓁便起身,也并未落座。

    待南宫家主示意之后,她才缓缓地坐下。

    南宫家主瞧着她如此,比起寻常的男子都要有几分地胆色,不禁多了几分的赏识。

    待南宫家主开口道,“这封书信不知秦小姐是何处而来。”

    秦蓁低声道,“想来南宫老爷也知晓,秦家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

    南宫家主倒是听说了,如今秦家大多都交给眼前的这个丫头拿主意了。

    他轻轻地点头,而后说道,“你说大召长公主与齐家密谋,这与南宫家有何干系?”

    “乃是为了挑起两国战争。”秦蓁接着道,“依着书信上所言,若是大召的子民突然受扰,慕容家必定会出兵讨伐,到时候,南宫家也自然不会任由着慕容家的铁蹄跨进云国,如此一来,两方必定会到刀兵相见,有人则在暗中坐收渔翁之利。”

    秦蓁如实说道,“小女前来,也只是想请南宫老爷做好准备,莫要中了奸险小人的奸计才是。”

    南宫家主听着,接着道,“到底是要成一家子人了,秦小姐这才担心起南宫家来。”

    “南宫家世代守护云国,让小女甚是敬佩,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小女身为秦家之女呢?”秦蓁侃侃而道。

    南宫家主听着,频频点头,接着道,“如此,我倒是谢过秦小姐。”

    “南宫老爷不必客气,唇亡齿寒的道理,小女还是懂得的。”秦蓁起身,朝着南宫家主微微福身,“小女特意前来,一则是担心那算计之人窥探,二则便是担心走漏风声,如今既然书信已经送达,小女也不便久留,先行别过。”

    “好,我让珩儿送秦小姐出城。”南宫家主低声道。

    秦蓁轻轻点头,“多谢南宫老爷。”

    待她出了正堂之后,便瞧见南宫珩已经在外头等着了。

    二人一同出了南宫家,秦蓁翻身上马,南宫珩瞧着,倒也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利索。

    他瞧着她一旁放着的佩剑,接着说道,“秦小姐会武功?”

    “倒也算不得上乘,则是为了自保。”秦蓁如实道。

    南宫珩接着道,“听闻秦小姐的师父乃是徐大夫,那秦小姐的医术也是了得?”

    “比起师父来,自然是皮毛了。”秦蓁看着他说道。

    南宫珩低笑道,“秦小姐何必谦虚?”

    秦蓁笑而不语,而后等南宫珩上马之后,便策马离去。

    等到了城门外,南宫珩与秦蓁拱手告别,秦蓁也不多言,当即便走了。

    南宫珩坐与马上,目送着秦蓁远去的身影,转身便回了南宫府。

    “父亲。”等到了正堂,南宫珩拱手道。

    “这秦小姐是个难得之人。”南宫家主道,“也许,未来的秦家,的确要靠她了。”

    “父亲,这秦小姐乃是徐大夫的徒弟。”南宫珩看着他,“为何您适才不与她提起母亲呢?”

    “你母亲的身子本就不好,常年羸弱,原本这次是想借着你妹妹成亲,而让秦小姐给瞧瞧,不过眼前瞧着,到底有些不便,她并不回去。”

    南宫家主看着南宫珩道,“待日后吧。”

    “那便等妹妹入京,再亲自前去。”南宫珩如此说道。

    “如此也好。”南宫家主接着道,“这些时日,还是多加提防一些,秦小姐亲自送书信前来,想必此事儿不会作假,若是真的出了那等事儿,万不能动手。”

    “是。”南宫珩恭敬地应道。

    秦蓁赶回京城已是一月之后,而南宫青墨与秦贽也已经成亲半月有余。

    待秦蓁回了秦家,她便好好地歇息了几日。

    这一日,有人前来找她。

    沛瑛刚从祖宅那处回来,瞧着秦蓁的模样,接着道,“怎得瞧你如此憔悴呢?”

    “我?”秦蓁愣了愣,接着说道,“葵水。”

    “咳咳……”沛瑛一听,脸颊绯红,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秦蓁低声道,“有些酸痛,歇息几日便好了。”

    “那秦姐姐便好生歇着。”沛瑛原本是有事儿要与她说的,不过如今反倒避而不谈了。

    秦蓁倒也没有追问,想来也不是着急的事儿,否则,沛瑛也不会直接咽回去。

    沛瑛抬眸看了一眼四周,到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念叨了几句,“听说六小姐回去之后,便疯了。”

    “疯了?”秦蓁倒是听说过,不过并未在意,毕竟,秦璃之所以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她咎由自取。

    只不过,这巫蛊之术本就恶毒,她也算是自食恶果了。

    “嗯。”沛瑛接着道,“险些坏了喜堂。”

    “那最后呢?”秦蓁接着问道。

    “好在三夫人及时赶到,将六小姐带了下去。”沛瑛皱眉道,“奇怪的是,这六小姐看着三夫人的时候,那神色像是见了鬼似的。”

    秦蓁轻轻点头,“我听说大嫂过几日会回来一趟,而后便一直待在祖宅。”

    “嗯。”沛瑛点头,“秦姐姐可是听说了,大召的长公主与齐家的大公子……”

    “嗯?”秦蓁挑眉,皱眉不解地看着她。

    沛瑛凑近说道,“皇上原本是要从诸位世子中选中一个的,也不知怎的,长公主竟然跟齐家大公子搅和到了一起。”

    “哦。”秦蓁了然地点头,而后说道,“看来不日便要赐婚了。”

    “只是这齐家的大公子刚刚没了夫人,便这么快与大召的长公主在一处,到底是骇人听闻啊,更让人心寒。”

    齐家是什么地方?

    孟锦芫与齐家暗中早就有来往,加上茗香本就是齐家的二小姐,这不是顺理成章的?

    只不过,孟锦芫的心中终究在算计着什么,又是谁能知道的?

    她可是一直一颗芳心暗许了端木衢,如今却要与齐家大公子在一处,让她如何甘心?

    堂堂大召国的长公主,竟然沦落成了一个世家的续弦,可是偏偏还是她自个选中的,若是传出去,大召的颜面何存呢?

    秦蓁觉得这太过奇怪,怕是旁人知道了,也是匪夷所思的。

    不过如今,她到底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此事儿与她无关,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也许,孟锦芫以为端木衢会妥协,娶她,故而她也不必走到这一步,可是她没有想到,端木衢不惜让自个颜面尽失,也不愿屈从皇权,娶她这大召堂堂的长公主,而她只能嫁给一个往日连给她提鞋都不配的世家公子了,而且还是一个刚刚丧妻的?

    说不出,谁会信?

    秦蓁抬眸看向沛瑛,“沛妹妹可是觉得过于古怪了?”

    “谁说不是呢。”沛瑛低声道,“如今我也只能与秦姐姐说说话了,南宫妹妹出嫁了,往日怕是也甚少走动,眼瞧着我也到了出嫁的年岁,这婚事儿也不知如何呢,想起这堂堂的大召长公主到最后也不过落得个万人嫌的地步,我呢?”

    沛瑛看着她道,“秦姐姐,你日后有何打算?”

    秦蓁看向她道,“我能有什么打算?不过是走一步算一步罢了。”

    “哎。”沛瑛重重地叹气。

    “沛妹妹若是有中意的人,大可说出来,也好过日后留下遗憾不是?”秦蓁看着她道。

    “我?”沛瑛敛眸道,“我中意的人,怕是永远不会正眼瞧我,我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沛瑛见识过身边太多的世家女子求而不得,身不由己,自然很清楚,自个日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她们享受着常人无法享受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到最后,也不过是家族的牺牲品罢了,只能任由着佳人将他们嫁给有利于的人家。

    而她们,又有什么选择呢?

    我命由我不由天,也不过是笑话一场罢了。

    秦蓁不知为何,瞧着沛瑛如此黯然的神色,颇为感慨,她的未来难道不是如此吗?

    若非她这一世努力地想要摆脱,怕是到最后,也不过是任由着摆布罢了。

    秦蓁握着沛瑛的手道,“你若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成呢?”

    “秦姐姐,那个人是不会喜欢我的。”沛瑛说罢,缓缓地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也好。”秦蓁知晓,她是不愿意提起此事儿。

    等沛瑛离去之后,知茉走上前来。

    “大小姐,这沛小姐怎会如此感慨?”知茉看着她道。

    秦蓁摇头,而后说道,“长公主一日不出嫁,这九王爷便会待在云国一日?”

    “九王爷本就是个闲散王爷,自然不会急着回去,更何况,长公主与齐大公子齐邕之事,闹得满城风雨的,皇上即便不愿意,到最后也不得不妥协。”知茉皱眉道,“不过,这长公主为何偏偏选中了一个世家子弟呢?这世家子弟竟然刚刚丧妻,又是咱们府上的二小姐。”

    秦蓁勾唇一笑,“齐家与秦家成亲,到最后反倒死了,如今齐家与大召长公主和亲,日后便是请了一尊大佛进了齐家,到时候,皇上待齐家会如何?”

    “奴婢反倒觉得长公主与这齐大公子着实不相配。”知茉皱眉道。

    秦蓁抬眸看着她,“你说不配就不配了?”

    知茉想了想,“大小姐,沛小姐前来是特意告诉您这事儿?”

    “不,她是看出了秦楣之死,与六妹妹脱不了干系。”秦蓁淡淡道,“六妹妹发疯到了兄长大婚的喜堂上,而偏偏被三婶制服了,这本就耐人寻味。”

    “三夫人乃是六小姐的亲母,这不是理所应当的?”知茉不解。

    “若果真如此,她何必心存疑惑呢?”秦蓁挑眉道,“想来她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可是六小姐如今已经疯了,也不只是三夫人所为,还是她自个吓破了胆。”知茉接着道,“老夫人也勒令六小姐禁足,待在自个的院子里头,不准出来。”

    “如今三房算是彻底地没了人气儿。”秦蓁挑眉道,“不日,四夫人与八妹妹,九妹妹便会过来。”

    “是。”知茉接着道,“大小姐,奴婢如今反倒不明白了,您为何会让几房的夫人、小姐分别入京呢?”

    “让她们亲眼瞧瞧京城的繁华。”秦蓁挑眉道,“若非如此,怎能看出她们的本心来?”

    “难道您觉得咱们府上,这几位府上中,有那背后之人安排的细作?”知茉看着她说道。

    “嗯。”秦蓁点头,“二婶并不是,毕竟,她想要的也不过是自个的一亩三分田。”

    “可是五小姐呢?”知茉皱眉道,“到底不是省心的。”

    “二婶有法子让她安分。”秦蓁冷声道,“三婶为了一己私欲,不惜牺牲了自个的女儿,至于四婶,也只能她入京之后才知道。”

    “是。”知茉低声应道。

    秦蓁深深地吸了口气,“边关那处可传来了消息?”

    “幸好大小姐送信及时,昨儿个的确有人冲了大召的边关小镇。”知茉道,“慕容世子收到了您送去的书信,当即便带兵与南宫家主谈判去了。”

    “这便好。”秦蓁淡淡道,“如今到底不能乱了。”

    “若是齐家知晓,您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也不知该如何对付您呢。”知茉看着她说道。

    秦蓁冷笑了一声,“他还不会想到是我。”

    “可是您当时离开京城,也会走漏风声。”知茉接着道,“当时,二皇子便赶过来了。”

    秦蓁挑眉,“我在回来的路上并未瞧见他。”

    “听说,这些时日二皇子都不在京城。”知茉皱眉道,“难道二皇子出事了?”

    秦蓁一听,愣了半晌,只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连忙说道,“待会出去一趟。”

    “大小姐可是要去郊外?”知茉道。

    “嗯。”秦蓁点头,“去准备准备。”

    “是。”知茉连忙去了。

    “知棋,你去一趟沛家,找一下沛世子。”秦蓁看向知棋道。

    “那奴婢该怎么说呢?”知棋低声问道。

    “将这封书信交给他就是了,莫要让旁人瞧见饿了。”秦蓁已经行至书案前,写了一封书信,而后交给知棋。

    知棋双手接过,连忙去办了。

    秦蓁带着知茉出去了。

    等到了郊外与端木阙见面的宅邸,她直接到了后院。

    这里头并未有任何的尘土,显然每日都会有人打扫。

    她看了一眼,并无旁人,索性进了自个的屋子,耐心地等待着。

    一个时辰之后,便瞧见一抹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秦蓁连忙起身,看向端木阙道,“二皇子这些时日去哪了?”

    “他?”端木阙淡淡道,“一月前,留了个口信,这些时日都不见人影。”

    “他说什么了?”秦蓁问道。

    “你为何突然关心起他来了?”端木阙皱眉,看着她道。

    秦蓁接着道,“你只管说就是了。”

    “说是外出游玩,等玩够了便回来。”端木阙倒是有几分地不满。

    秦蓁沉默了良久,才开口,“往日,他离开之后,也会很长时间没有消息?”

    “那看他心情。”端木阙继续道,“你是在担心他?”

    “我一月之前去了一趟边关,他后头追去了,我却不见他。”秦蓁直言道。

    端木阙一听,当即便知晓是何事了,而后道,“你为何去边关?”

    “你忘记了?”秦蓁说着,便直言道,“那封书信。”

    “什么书信?”端木阙不解。

    秦蓁一愣,“难道不是你送来的?”

    “我没有送过。”端木阙皱眉,“你收到什么书信了。”

    秦蓁便将孟锦芫与齐家暗中的勾连道出,“我以为你知道的。”

    “这个我知道,至于他们密谋之事,我的确不知。”端木阙深吸了口气,“看来那臭小子出事了。”

    “如何能找到她?”秦蓁连忙问道。

    ------题外话------

    亲耐哒们,今天有两更哦,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