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悍妇 > 169 气死应氏(三更)
    “姐姐,我当初便劝过您,可是您偏不听。”张姨娘继续道,“妾身的表亲在祖宅,听说这位大小姐连大夫人都给收拾了,更何况您呢。”

    “当真?”孙姨娘一愣,不解道,“她不过是个刚被带回来的野丫头,有何本事?”

    “太夫人与老夫人给她撑腰,她在府上是无法无天的,姐姐难道没有瞧见,适才连老爷对她也是忌惮三分的。”张姨娘看着孙姨娘,“姐姐若是想要在府上好过,便要忍耐,待她出嫁了,一切便好办了。”

    “可是她何时出嫁呢?”孙姨娘皱眉道,若是秦蓁在一日,她这日子怕是难熬。

    张姨娘附耳道,“听说,有不少府上都前来提亲了,毕竟大小姐的名声,若非是碍于秦家,谁敢要她?”

    “这倒也是。”孙姨娘冷哼道,“我端看她能得意几日?”

    “怕只怕,如今她接手了庶务,您这些年来在府上的威严,怕是也会被她一点点地磨光了。”张姨娘轻声道。

    “哼。”孙姨娘冷哼道,“这府上,谁听她的?”

    张姨娘知晓孙姨娘是不会听她的,便也是说了几句,瞧着大夫来了,便离开了。

    孙姨娘的手指虽然接好了,日后怕是也不能提重物了,故而孙姨娘看着自个如今红肿的脸,还有这无法用力的手指,对秦蓁是越发地记恨了。

    “夫人,您忘记了,大……二小姐如今也在京城呢。”一旁伺候的丫头说道。

    “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孙姨娘皱眉道,“不过,听说她如今在齐家过得也不如意。”

    “那她也总归是秦家的小姐,奴婢上次听说,二小姐恨透了大小姐,若是您与她……”那丫头压低声音道。

    孙姨娘双眸眯起,接着道,“你即刻去给二小姐传信。”

    “是。”丫头恭敬地应道。

    次日一早。

    秦蓁起身之后,穿戴洗漱之后,便看向知茉送来的东西。

    待看过之后,冷笑了一声,淡淡道,“你只让人传话下去,从今儿起,府上的庶务便交由我打理,每日,这些个姨娘都要来我这处请安。”

    “是。”知茉低声应道。

    “你再说,孙姨娘那处原先定的规矩都作废,若是谁敢不从,便如同昨儿个周妈妈的下场。”秦蓁继续道,“至于这府上的公子小姐,也该重新归置。”

    “是。”知茉低声道,“可是这些小姐该怎么?”

    “正室那处,也只有九位,剩下的往后延就是了。”秦蓁淡淡道。

    “是。”知茉也只是在一旁应着。

    秦蓁深吸了口气,“若是祖母知晓这府上是这般模样,怕是会直接让几位叔叔将这些腌臜都丢出去。”

    “大小姐,奴婢反倒觉得,老夫人是一早便知道的,着实是闹得不像话了,才让您前来收拾的。”知茉低声道。

    “就你聪明。”秦蓁嘟囔道。

    知茉浅笑着,便去办了。

    没一会,便瞧见外头齐聚了各房的姨娘。

    大抵一看,少说也有二十来人。

    还真是……

    秦蓁无奈摇头,而后说道,“统共有几位小姐?”

    “回大小姐,有六位公子,十位小姐。”知茉道,“最小的公子也刚周岁,是四老爷跟前的。”

    “嗯。”秦蓁点头,抬眸看着知茉道,“那便按照我之前说的办吧。”

    “是。”知茉应道。

    等这些姨娘陆续进来,恭敬地行礼。

    秦蓁淡淡地扫过,而后说道,“诸位姨娘,我刚回京,许多事儿也是刚刚接手,若是诸位姨娘觉得不妥,尽管与我提,只不过,这姨娘本就是姨娘,诸位也该知晓自个是何身份。”

    “是。”这些姨娘就算心有不甘,如今也不敢步孙姨娘的后尘。

    只不过,她们却都是一副看戏的心态,毕竟这大小姐也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府上,到最后,还不是孙姨娘得势。

    秦蓁当然清楚她们的心思,只有一点,她继续道,“若是诸位姨娘觉得我迟早要离去,如今也不过是暂时的受委屈罢了,那也无妨,我自有法子让几位叔叔分家出去。”

    这些姨娘一听,吓得连忙缩着脖子,到底是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秦蓁冷笑了一声,瞧着这些姨娘的模样,而后便继续道,“我适才瞧了一眼府上大库的东西,入不敷出,这里头有多少贪墨了的,我自会查清楚,从今儿个起,开始清查每个院子,诸位妹妹也该与几位姨娘分开,莫要再生出什么不知礼数的事端来,到时候害人害己。”

    “是。”

    待这些姨娘离去之后,秦蓁扶额望天。

    知茉看着她,“大小姐,这些姨娘也不过是表面恭顺罢了。”

    “由着她们就是了。”秦蓁接着道,“太后的寿礼也该准备了。”

    “大小姐放心。”知茉低声道。

    “嗯。”秦蓁轻轻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知茉与知棋便先从孙姨娘的院子开始清点。

    而孙姨娘有苦说不出,只能任由着了。

    可是孙姨娘低估了秦蓁的本事儿,以为她不过是虚张声势,哪曾想,真的是事无巨细,连她院子里头的花草都能清楚地记下。

    知茉将清单递给了秦蓁,“大小姐,奴婢以为应氏便够贪的了,不曾想,这孙姨娘是过之而无不及啊。”

    知棋道,“若是应氏知晓孙姨娘的东西比她还多,她会不会吐血?”

    秦蓁笑了笑,接着道,“待全部清点之后,便送回去,让应氏也瞧瞧。”

    “是。”知茉与知棋顿时兴奋不已。

    二人一鼓作气,用了足足十日,才将府各房都清点结束。

    这一日,秦蓁特意请了二老爷、三老爷与四老爷过来。

    以二老爷为首,皆是一脸的不屑。

    “也不知这个丫头又闹腾什么?”三老爷嘟囔道。

    “是啊,我听说这几日差点没将闹翻天来。”四老爷看着二老爷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往年,这府上不都是相安无事吗?”

    “是老夫人让她过来的。”二老爷颇为头疼,“我也是没法子。”

    “老夫人?”三老爷皱眉道,“这好端端的派个野丫头回来做什么?”

    “野丫头?”二老爷说着,便将老夫人的书信递给他。

    三老爷拿过,看过之后,神色越发地凝重了。

    “难不成,老夫人是要让这丫头?”三老爷接着道,“咱们秦家可没有这样的先例,毕竟她日后是要出嫁的,难不成要让秦家落入旁人之手?”

    “这算什么?”四老爷冷哼道,“要我说,早该分家了。”

    “分家?”二老爷看向四老爷道,“你若是分出去了,怕是也只能是这般模样,你难道看不出来,祖宅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大哥突然走了,如今我们也只能指望您了。”四老爷低声道,“难道咱们往后都要靠着女人吗?”

    “哎。”三老爷也重重地叹气,“也不知这野丫头从何处冒出来的,如今仗着太夫人与老夫人,这般无法无天。”

    秦蓁在外头听着,也只是静默不语。

    “过些时日便是太后的寿宴,她自然是要去的,毕竟太后也给了她懿旨。”二老爷看着三老爷与四老爷道,“府上的事儿,想来老夫人也是看在眼里头的。”

    “这能如何?”四老爷接着道,“正室只能留在祖宅,咱们一年半载也不见得回去一趟,这处置办的宅子,也都是为了秦家,这些个姨娘怎么了?”

    “罢了罢了,且等她怎么说吧。”二老爷也无心此事儿了。

    秦蓁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三位叔叔,也只是微微颔首。

    三老爷皱眉道,“你这是什么规矩?”

    “三叔有所不知,您适才口中的姨娘就是这般对待我的。”秦蓁慢悠悠道。

    “这?”三老爷脸色一沉,也没有想到府上的姨娘竟是这般。

    秦蓁继续道,“我请诸位叔叔前来,乃是为了一事。”

    秦蓁说着,便让知茉将清单都恭敬地放在了他们手中。

    “诸位叔叔可以看一看,想来诸位叔叔比蓁儿见多识广,自然能看得明白。”她淡淡道。

    二老爷瞧着,越看脸色越沉。

    连带着三老爷与四老爷也是如此。

    “老夫人也知晓诸位叔叔在外头辛苦,便也没有拦着,可是这府上的这些姨娘,不但没了规矩,而且还这般肆无忌惮地收敛,难保皇上不知晓此事儿,若是被有心之人告发到皇上那,想来不止诸位叔叔,怕是秦家的名声也要一朝尽毁了。”

    秦蓁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而后道,“若是诸位叔叔觉得如此妥当,那蓁儿便与祖母如实回信就是了。”

    “这……”三人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二老爷才轻咳了一声道,“事已至此,蓁丫头便看着办就是了。”

    毕竟,秦蓁可是拿出了实打实的凭证,这些东西,打的可是他们的颜面。

    秦蓁敛眸,想了想道,“既然诸位叔叔如此相信蓁儿,那蓁儿必定不负所望,一定会将府上管束好,不过……”

    “不过什么?”二老爷也明白,若是这账本被有心人送出去,到时候他们也便再没有机会了。

    “这府上的姨娘因无人管束,如今越发地没了规矩,是应当好好学学规矩了,免得到时候落了旁人的笑话,毕竟,咱们府上去各府,也不能让姨娘出面,蓁儿已经与祖母商量了,让诸位婶婶每年有半年轮流待在京城里头。”

    “祖宅的诸位妹妹也该来京城好好见见外人了,免得让旁人以为咱们秦家无人。”秦蓁看向三人道。

    “好,好。”这话反倒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毕竟,他们也不愿意带着姨娘去,太丢人了。

    如今秦蓁如此说,反倒让他们安心不少。

    索性便也没有怨言,只让秦蓁看着办就是了。

    秦蓁点头,而后说道,“几位弟弟那处,也应当与兄长那般,不能跟着姨娘住在一处了。”

    “哎。”二老爷有心要为难秦蓁,可是她反倒处处留有余地,也都是他们如今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如此一来,反倒无话可说了。

    秦蓁等几位老爷离去之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想来,孙姨娘的日子不好过了。

    秦蓁昨儿个便让人将书信与账本送回去了。

    老夫人那处今早便传来了书信,不日,戚氏便会过来,带着秦洛。

    秦家祖宅。

    戚氏前去给老夫人请安。

    应氏与三夫人大韦氏、四夫人小韦氏也在。

    “京城里头总归要有个管家的,这正室也该出面的,不然,那处便翻天了,蓁丫头送来了那处这些年来府上的账本,这些个姨娘,当真是无法无天。”

    老夫人淡淡地扫了一眼几人,而后道,“你们都瞧瞧。”

    应氏当瞧见那罗列的清单,一个姨娘竟然比她这正室还派头十足,她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怎么都疏散不去。

    戚氏看着也是一脸错愕,抬眸看着老夫人道,“不曾想这京城里头的府上,这些个姨娘过得比咱们这些正室还舒坦。”

    的确只能用舒坦二字来形容了。

    她们被困在祖宅里头,不得出去,而在京城里,自个不过是个摆设,那些个姨娘顶着她们的名头,过得如鱼得水,华贵奢靡,而她们呢?

    不光是戚氏,连带着大韦氏与小韦氏也都生出了几分地怒意与悲凉。

    老夫人当然看得出来她们的心思,而后说道,“这也是祖宗定下的规矩,不过如今,我也不想拘着了,万不能让那些个腌臜之人毁了秦家的名声,戚氏,你准备准备,这几日便启程吧,半年之后,大韦氏再去。”

    “是。”戚氏一听,喜不自禁。

    “不过这府上的庶务?”

    “交给大韦氏。”老夫人淡淡道。

    “老夫人,那儿媳呢?”应氏以为自个也能去。

    “秦家长房之前留着的姨娘也都发落了,你去那做什么?”老夫人冷声道。

    “可是楣儿也在,还有贽哥儿的婚事儿也该早些定下了。”应氏如实说道。

    “阾丫头的婚事儿将至,你还是操持这处吧,至于京城,你不必去了。”老夫人当即便断了应氏的念头。

    应氏一愣,却也不敢反驳。

    她敛眸,也只能压下心中的怒火,等出了老夫人的院子,她抬眸看着眼前的秦家,偌大的秦家,原以为她待在这里,便能得到自个想要的,可是如今才发现,自个不过是井底之蛙。

    戚氏出了院子,瞧着应氏愣在原地,她笑着走了过去,“大嫂,老夫人也要烦劳您照看着,老夫人这是心疼您,舍不得。”

    她说罢,便看向身后的大韦氏道,“三弟妹,你先去我那处吧,我将庶务交给你。”

    “好啊。”大韦氏应道,随即与小韦氏,三人有说有笑地走了。

    应氏看着她们,那眸底盛满了怒意。

    戚氏倒没有带过多的东西,反倒是轻装前去,一想到京城秦家的东西,她便迫不及待地要过去。

    秦洛看着戚氏道,“母亲,大姐当真愿意让我们去京城?”

    “你大姐总归不是那等绝情之人,你只要不招惹她,她必定不会对你如何的。”戚氏继续道,“这次入京城,你只管听她的就是了。”

    “嗯。”自从上次之事之后,秦洛的性子发生了改变,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也全然没了往日的骄傲。

    她跟着戚氏,半月之后便到了京城。

    而孙姨娘这些时日过的甚是艰难。

    之前各种巴结她的,如今对她是敬而远之。

    如今的十小姐秦茉靠在孙姨娘的身旁,仰头看着她,“母亲,女儿怎么成了十小姐了?”

    “哎。”孙姨娘瞬间老了几岁,看着秦茉的时候,也多了几分地感慨。

    她的手指如今能稍微动了一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往后,你不能再叫我母亲了。”

    “为何?”秦茉不解。

    “我如今不过是个姨娘,听说二夫人马上便到了,还有五小姐,日后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孙姨娘盯着她道。

    秦茉红着眼眶,“母亲,这好端端为何会如此?”

    “若不是那个野丫头,我能变成这般?”孙姨娘恨透了秦蓁。

    她跟前的丫头低声道,“夫人,您可要忍耐啊。”

    孙姨娘抬眸看着那丫头,“你日后也莫要再唤我夫人了,否则,落入了旁人口舌,我也护不住你了。”

    “奴婢明白了。”那丫头连忙应道。

    秦茉也只是看着孙姨娘,这心里头越发地难受。

    戚氏到了京城的那一刻,她便抑制不住内心地兴奋,掀开车帘,看着外头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还有那高楼林立,连带着京城的百姓都比祖宅的城镇里头热闹。

    秦洛也是一脸的好奇,好不容易到了秦家,等她下了马车之后,抬眸看去,便瞧见已经有人在候着了。

    “二夫人、五小姐。”眼前的乃是秦蓁带过来的婆子,福妈妈。

    “大小姐呢?”戚氏头一个问的并非是二老爷,而是秦蓁。

    福妈妈低声道,“大小姐在等着您呢。”

    “嗯。”戚氏点头,而后便与秦洛一同进了秦家。

    ------题外话------

    亲耐哒们,跟着我一起继续哦,后面会更精彩的,真的,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