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 第十五章 守门者曾清如(万更求订阅啊)
    荒兽有几百万之巨,数也数不清,死了也不心疼,高级荒兽对低级荒兽是非常残忍的以恐惧驱使。

    而人族这边,命轮、金丹层次远远不够。

    高级层次倒是不差,然而那些遗种摆明了,先用杂血荒兽去堆。

    所有人都望向曾清如,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根本没有回转的可能。

    一名弟子走进来,“长老,洞主传令。”

    曾清如来到另外房间,不想耽误时间。

    柳神宗声音从一器物之中传出,“应龙已经破灭三城,其势已成,曾长老,尽可能考虑突围吧!”

    “突围?修士好说,金丹、神魔都有极高的行动力,但是那些普通人怎么办?鹿泉郡城有百万普通人啊,洞主!”曾清如道。

    “曾长老我们抽不出人手支援,整个战线向后压已是大势所趋。”柳神宗道“五万里、四郡城是我们的底线,鹿泉郡成不再其中!”

    柳神宗冷静的可怕。

    他要去处理没死在老狻猊手上的火灵雀,那是凶悍遗种,相当于神魔王境界,非常强悍。

    那只火鸟被猰貐收服,四处放火。

    而大长老也在防备一只毒蛟。

    更重要的是,柳神宗发现了圣兽门的踪迹,他们在帮助荒兽。

    “曾长老这是我的命令!一切后果有我承担!”柳神宗加重语气。

    “我无法眼睁睁看着百万人死去。”曾清如道“我会击杀那只应龙,驱散兽潮。”

    “曾清如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已经有四个城池被用这一个招数破掉了,你以为傅野长老是怎么战陨的!那只畜生就在诱使你做出这种选择!守城的下场是城和人一起灭亡!我灵墟洞天也难以承受一名长老的牺牲!”

    柳神宗呵斥,“立即突围,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洞主,我无法眼看着放弃一个郡城。纵使理智告诉我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但我本心无法令我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一个月我已经见过了太过死亡,数以千计的荒村从一开始被冲破,千万计的人死在这场灾难之下!我就在最前线,我能接受死在战斗的路上,也无法容忍自己再去做一个逃避者。”

    曾清如道“我辈修士,当勇往直前,真是该当我挺身而出之时!”

    “曾清如!你不要想去当英雄!一时的退让并非是怯弱,而是为了最后的胜利!你给我”柳神宗喝道,然而通信的宝具已经被切断。

    几万里之外,洞珍宝船之上。

    “你这家伙!”柳神宗从一处舱室站起。

    柳神宗刚要起身,便见姜韩玉走进来,道“师尊已经找到了火灵雀的位置。”

    “哎!”柳神宗身影一僵,叹息了一声。

    在姜韩玉面前,自己的这位师尊似乎苍老了许多,“传令下去,发布驰援令,让在鹿泉城附近的神魔长老驰援曾清如。”

    柳神宗终究还是将大局放在了第一位,神魔强者,已经本心巍峨,纵使是他又能做什么?

    这就是每个人的道路!

    鹿泉郡城。

    曾清如走出房间,“军出击,死守鹿泉郡城!”

    “是!”在场众人以为是灵墟洞天做出的决定,心下松了一口气。

    曾清如望着远方的荒兽群,已经接近鹿泉郡城十里,怒吼的荒兽之声清晰可闻,局势恶化之快,足以说明那应龙有了丰富经验。

    曾清如不敢耽误,对仅有的两位神魔强者,顾家老祖和驻军大将军道“破局之法在于洞穿荒兽潮汐,找到应龙,我需要二位的帮助。”

    顾家老祖和大将军皆是面容一肃,道“听从长老吩咐。”

    “其余弟子以郡城为中心,清理在荒兽大军之前的游离荒兽,不能发给它们破开城门的机会。开启郡城大阵,安抚城中局面,只有勠力同心,才有活命可能!”曾清如三人化作遁光向荒兽大军最中央直飞而去。

    “这是怎么了?”小女孩问自己的父亲,她吓的快哭了出来。

    恐怖的兽吼声几乎就在她周围,若不是本身坚强,恐怕已经哭了,“爸爸你这是要去哪?”

    “我去给丫头你打猎。”男子整理着武器,城已经收到征召,所有修炼之人都要上战场。

    荒兽已经临门,是时候守护他们自己的家园了!

    妻子担心的为丈夫整理衣甲,最后在出门的时候,只是道“一定要小心。”

    小女孩感受到了气氛不对,但还是保持最后的坚强。

    鹿泉郡城很大,其中亦有混乱发生,然而皆是被快速镇压。

    顾家作为豪族,在灵墟洞天开口前,他们不能走。

    曾清如将自己摆在危险境地,也断了很多退路,他这个灵墟洞天长老不退,豪族顾家就不能退,顾家不退,其余势力也不能退。

    一层层下来,无论是要活着,还是要未来,都要去战斗。

    至于驻军将士,不需要理由。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此刻,战到最后一刻,为此牺牲自我,是他们曾经许下的誓言。

    城中的人,那些稍微有些眼力的人,都知道这几乎是一场死局。

    曾清如三人的激起的遁光,成为了最后的希望。

    自从荒兽灾难出现,南荒南部的人口几乎削减一半,无数人因此死亡,他们对于荒兽成潮有了更直观的恐惧。

    曾清如宁愿死战,也不愿意再退了,就以鹿泉郡城为界,不退了!

    大风墟神魔体完复苏,每一道风刃带走大片的荒兽。

    曾清如作为三人之首的箭头,每一次出击,都会杀死大量的荒兽。

    无数荒兽倒地死亡,有的脑袋空空,也有的胸口空空,三位神魔强者以最简单的方式结束它们的性命。

    向应龙所在地方突击。

    杀死普通荒兽很简单,但简单并不意味着容易。

    荒兽如同潮水,几乎都是自杀式的傻瓜阻挡,但恰恰暗合了有去无回、不惧生死。

    它们不往前,就会被后面的荒兽踩踏,更后面则是有遗种在驱使,而普通遗种的后面,还有强力遗种应龙在监督。

    只有往前,也只能往前!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荒兽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乞丐。

    这些活跃在大荒中的荒兽,每一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

    只是它们比神魔强者,要弱很多。

    应龙的想法也很简单,强者逃窜它不会追,若是不逃,那就更好,用荒兽的死亡换取人族强者的伤口。

    应龙贪婪的眸子盯着三个人族强者,它对于强者很感兴趣。

    人族吞食荒兽血肉,而荒兽也会吞食人族血肉。

    曾清如心中一片淡漠,并不高大的身影如战神一般矗立,这一个月里,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战斗,而这一次无疑是最枯燥的。

    前后有十几道伤口挂在他身上,不少伤口撕破了衣衫,染起了鲜血,只不过他气势正旺,不仔细敢根本看不出出来。

    曾清如一指点出,终于杀到了遗种,他的大风墟神魔体,对于风属的操纵几乎到了化境。

    虚实转换的招式已经涉及到了一丝空间的神异。

    自创的招式‘极闪一指’以恐怖的效率运行。

    于是就可以看到,他在空中指尖落下,还未接近,就跨域了空间,点在了一个风雪螳螂身上,正中它的复眼中央。

    瞬间。

    这只遗种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的到来,却依然悍不畏死的将利刀一般的前肢,砍在了张强的胸口上。

    刺啦一声!

    神魔气荡起,直接将风雪螳螂击飞。

    而在风雪螳螂之后,又有一只遗种,窥探到了机会,一击裂开了长袍,一道长长伤疤出现,汩汩金色血液随之流出。

    曾清如再是一指点出,将那只偷袭的遗种打杀。

    他神异一闪,将两只遗种炼化为两颗宝血,曾清如神魔气一扫,将胸口伤势压住,手掌一翻,不顾胸口伤口,再是将一只伺机偷袭的金刚猿轰飞,打死。

    不知不觉之间,顾家老祖和驻军大长老已经被困住,三人分开。

    曾清如眼眸一抬,看透了这只应龙的打算。

    “嘿!”曾清如一步跨出,手指像是钢筋,再次点杀了两名遗种的宝骨,一共五滴宝血在其手中凝聚。

    “人类你这是找死!”

    应龙展开羽翼,看破了曾清如的虚实,望着已经推进到郡城一里之外的荒兽大军,桀桀怪笑,“你的实力不过如此,竟然赶来挑战我!”

    应龙嗓音特殊,它用一种特殊方式发音,它说的不是圣武皇朝的话,而是一种奇特的语言,通过振动天地法则表达意思。

    这样的话,如同骨文一样,只要力量层次足够,自然能听懂。

    血脉高贵的荒兽,这种能力在它们传承之中就有。

    应龙将顾家老祖和驻军大将军分流出去,饶有兴致的望着曾清如,如同再看一件玩具,“我会杀了你,吞食你,来壮大我的力量!成为纯血!”

    应龙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它生来血脉高贵,只是母系血脉过于低贱,否则它就是真正的应龙!

    曾清如见到应龙开口说话,稍有惊异,借着这点时间处理了一下伤口。

    这种以死换伤的方式,短兵相接瞬息时刻,他无法避免。

    “你的疑惑我会给你解开。”曾清如道。

    应龙嘿嘿一笑,“我等着。但你要知道我马上就要破门了。嘿嘿,我已经破了四座城市,你们人族过于羸弱,我还是习惯强者!”

    曾清如回头一看,荒兽距离城池不过还有五百米。

    应龙见曾清如失神,蓦然暴起。

    双翅之上放光放亮,宛如两柄利剑,射出滔天宝光,向曾清如横扫而去。

    曾清如身后像是有眼睛,一步来到了天穹之上,把之前杀五只荒兽遗种的宝血往嘴里一塞。

    轰隆一声!

    像是点燃的柴火推,青蓝色火焰似乎要冲向天际。

    曾清如身上火焰更加旺盛,大风墟神魔体之内的澎湃神魔气像是江河一样奔流不息,从血肉,骨骼,脏腑中冲刷而过,然后从命宫拔高。

    神魔气仿佛受到了刺激,短时间内压榨出了极限潜力。

    “像你这样的荒兽,看似有点智慧,但还是蠢的可以!”

    曾清如如同魔神,神魔气反复冲刷身,一扫之前战斗的消耗,隐隐间似乎年轻了几十岁,可以见到一个英俊挺拔的身姿在青蓝色光焰中稳稳站立。

    以秘术激发荒兽宝血,令曾清如势如破竹,似乎达到了新的境界,就连在青蓝色光芒中贴身的长衫,淋淋鲜血中也闪耀着宝石的光辉。

    曾清如深吸一口气,千里黑煞随之一清,轻喝一声,如同洪钟在高山云端之巅长鸣不绝,声音迭转千回,直冲而下。

    顷刻间,一道氤氲青色长烟直冲云霄。

    “燃烧神魔体!”应龙怒吼一声,无法理解,根本不再给曾清如继续的机会,扑杀而去。

    鹿泉郡城之内,无数已经感到绝望的人,见到了高天之上,那苍老的身躯燃烧一切,如巨人一般矗立在天地。

    曾看尽三山五岳,也望穿生死茫茫。

    天地之间,我本心巍峨!

    茫茫青色雾气中,有轰隆声音响起,一条青色的长龙在氤氲雾气中若隐若现,神魔气彻底爆开,曾清如望着逼近的应龙,眼睛微眯,畅然一笑,青烟纷飞,似要掀开这漫漫长夜,曾清如提气怒吼,一拳击出,轰然向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