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 第九百九十一章 一剑,一箭
    亡者峡谷深处,光天使阿伽门农用来收集灵魂,建造的极限祭坛,不慎被索德罗斯一道剑气给劈了。

    与大地之下浮现,一半光明一半黑暗的阿伽门农,盯着剑痕看了一会,又看向天穹爆炸性的战斗,那张没有面孔深邃幽暗的脸,更黑更沉了。

    不远处散发着蓝光的无尽祭坛,艾泽拉用古泰拉技术投影了另一位“死神”阿加雷斯,并用“创世纪号”独特的克隆技术,复制了堪称海量的怪物。

    这里,是专门为渴求财富者,建造的一座独特祭坛。

    当你站在中心区域时,只有杀掉所有敌人,才有资格拿走不菲的财富,以及,活下去的资格。

    只是如今祭坛被雷电轰鸣,第六元素爆炸后产生的虚无黑洞,更是撕扯的七七八八,残破不堪,海量一般的怪物,也化为了泡影。

    两道银白色的剑气呈十字交叉,在半空中迎面冲向了夜林元素化的万剑归宗,交击点如雨坠落,十字剑气反而还有继续暴涨的趋势。

    “能量对轰,我也没站左边啊。”

    夜林呼吸急促,咬了咬牙后瞬间闪现消失,避过索德罗斯的十字剑气,任凭其在天空绽放,空间虚无破碎,犹如被厨师精妙的十字花刀。

    他剑术比起索德罗斯稍显逊色,但超绝的精神力,绝对要更强一筹。

    第五元素!

    只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克拉丽丝被神秘力量牵引,差点横斩向索德罗斯自己的脖颈。

    战意酣畅淋漓的索德罗斯,白眉一挑,内心讶然,若非他曾经特训夜林那一个月时,被这种精妙操纵“坑”了一回,有过一次经验。

    如今这巅峰一战,只怕会惊愕之余,毫厘之间,饮恨当场。

    你最信赖的,不一定是安全的!

    克拉丽丝无比服从他的意志,但是外来者的强势操纵,还是会产生一点影响。

    背后冷风狂袭,那不是夜林故意带起的动作,而是他进入状态时,昂扬的战意和剑气,自带的冷冽气息。

    他精神已经谨慎到了极致,这一战,彼此没有刻意留手,全力施为,败者,真的有可能会死!

    两千年前的绝巅英才,值得他挥洒一切底牌,为了尊重,也为了活命。

    他瞬闪以后出现的位置,是索德罗斯的后背,并且已经被察觉,做出了反击。

    看起来朴实无华的拔刀斩,却在千米之外的山崖,横截了一道曲线。

    但是,夜林全力之下的空间翻转,赫然让索德罗斯的状态,变为头向下,脚向上的怪异模样。

    被翻转的索德罗斯明显有一瞬间错愕,视野的天翻地覆,对他的攻击造成了很大影响。

    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夜林一剑直取对方咽喉,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因为同样的招式,对索德罗斯来说绝对不会适用两次。

    索德罗斯一直古井无波的面孔微微动容,一般同等级强者互拼,这样的意外,反应不急足以丢掉性命。

    但是,他在绝望之塔的漫漫修炼路途,早就已经尝试过千万般状态变化。

    他有一件事故意没告诉夜林,那就是因为绝望之塔的特殊效果,人在其中,身体灵活性和感知力,会无形下降一个档次。

    犹如常年戴着脚镣的囚犯,一旦走出“监狱”,解放自己的负重,便可以发挥塔内百分之一百二的实力。

    极神剑术·无形斩!

    剑气爆涌,无形割裂,整片空间都被笼罩其中,可怕的无死角割裂攻击,他曾只此一招,就粉碎了和古代恶魔签订契约的魔剑贝亚罗。

    攻击时,便难以兼顾防御,索德罗斯以为他会闪身避开,等于互相一次无结果的交锋,但是意外发生了。

    夜林身上突然冒出一套五颜六色,生命气息澎湃的特殊防具,无形斩的剑气,在其表面留下颇为深邃的伤痕,但始终没有穿透护甲。

    那柄指向他咽喉的长剑,仍然电光火石之间袭来,带着一种致命的威胁。

    危险感大起,一套超绝的防具,完全出乎于索德罗斯的预料之外,居然能够抵挡无形斩的威胁,使他形势瞬间处于不利状态。

    千钧一发时刻,克拉丽丝脱手而出,主动撞向夜林手中的剑刃,使其偏离些许,并再次被索德罗斯握住。

    嗡~!

    剑如秋水,刃如寒芒,夜林一剑未命中要害,迅速闪身离开,以防止铺天盖地的反击。

    然而,索德罗斯并未还击,他左手擦拭了一下脖颈,指腹间,沾染了一点殷红的血迹。

    几百个回合的爆裂攻击,难分胜负,却最终因为一套坚韧的防具,他意外落了一丝下风。

    两千年绝代风华的傲气,一缕血迹,让索德罗斯有片刻的出神,这是强者对决的大忌。

    夜林时刻谨记先前对方的言语,生死之搏,无需手下留情。

    他持剑再攻,并为因为小小得手,就兴奋难耐,乱了心境。

    “克拉丽丝,这两千年来,诞生过多少出色傲然的强者?”

    “不知道,但史书中的传说,您永远是最灿烂的一笔。”

    “是么,那么,再两千年以后呢,是他更璀璨,还是我依旧?还是说……”

    因为有所感慨而少许分神的索德罗斯,在对局中赫然隐隐落了下风,惊爆了绝望之塔中百位强者的眼球,纷纷倒吸冷气,不可置信。

    索德罗斯一剑逼退,微微仰头,因为浓雾被夜林卷走的缘故,天空,也因此晴朗透彻。

    大魔法阵,护佑阿拉德的根本!

    神秘的白衣魔法阵,惊天动地之伟绩,可惜,自己未能与那个魔法师全力一战。

    这个世界上,值得挑战,尊敬的敌手,原来不止卡恩一个。

    “绝望之塔,是我延命的根本,也是,桎梏我的囚笼!如今,这天才频出,各领风骚的时代,岂能错过,好在我这古老且腐朽的身体,尚能全力一战!”

    落于下风的索德罗斯眼神变了,从冷冽冰寒,瞬间变得闲意洒脱,手中挥剑更加平稳,随心所欲,与魔剑共鸣。

    “这……”

    夜林面色一变,不知怎么突然气势暴涨的索德罗斯,刚刚居然反过来,差点以剑意通灵,操纵了他的星之海。

    现在不仅是战局扭转,他反而隐隐落于下风,被迫迎接窒息般的攻势。

    他掌心以能让塔拉库沓高层瞠目结舌的速度,凝结了一颗第六元素,轰然引爆,勉强脱身离去。

    但是,索德罗斯目光仍死死盯在她身上,并且缓缓双手握剑,显然,还没完。

    “来战!”

    花白头发之人,一声长啸震撼天穹,不久前差点走火入魔,但终究想开了的索德罗斯,将气血沸腾到了顶峰!

    因为两千年的等候,是有意义的,这一战就是证明,是时候了。

    一战就此收手,岂不是虎头蛇尾,难以满足灵魂对战斗的颤栗渴求,莫大的遗憾。

    万剑极诣·开天斩!

    克拉丽丝挥斩之时,大地爆碎,峡谷湮灭,地狱矿石构成的几座塔,也摇摇欲坠。

    万幸之前两人的战场挪移,已经远离了绝望之塔,否则,这座古泰拉的科技结晶飞船,会当场炸裂。

    面对索德罗斯的强势一击,夜林万万不敢托大,他不敢赌身上的防具能不能挡住这位千年剑魂的一击,也不能逃之夭夭溜之大吉。

    正面以对,是对于索德罗斯的尊重,以及,他自己心境的一重考验。

    突然,他放手了……

    光剑自由落体坠地,犹如被随意抛弃的垃圾。

    夜林如熔岩般的双眸之中,迅速转换为一种苍翠之色,他手臂在身前平举,左手掌心冒出一道绿光,凝为实质。

    那是,一把长弓!

    一把古朴木质,却有流溢着光彩,由无轩构成的长弓。

    右手指尖轻捻,翠绿之弓弦牵动两头,弯弓如满月,风云随着他的动作而卷动呼啸,万般元素尽数结为一根箭矢。

    一时间,整片天地,元素力量尽失,便是大魔导师,也感应不到一丁点自然元素。

    “射!”

    一箭如长虹贯日,尾部携带着暴乱的元素乱流,轰然与那开天一剑的炽烈冲霄剑芒,在半空碰撞,炸裂,搅乱一切化为虚无。

    ……

    夜林挥手收起长弓,面无血色嘴唇发白,他隐隐觉得,能让无轩这一箭更强,但是怎么做,他不知道。

    体内魔力几乎挥霍一空,药剂都难以恢复,脑袋中有开裂般的刺痛感,那是精神力也损耗严重的迹象。

    一向傲然自诩为只比芮兹差一点点的圣灵状态,也无奈退去,双眼满是酸涩和无力感。

    曾经在魔界与敕使沃克曼的互相一击,比起现在,只能说小巫见大巫。

    这一箭,沃克曼绝对挡不住,会被射杀当场。

    但是……

    绚烂的光华逐渐散去,索德罗斯白色散发凌乱,他一双赤着的胳膊上,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很多旧的,也有一些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