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物向长生 > 三百二十四、有预谋的“误杀”
    方正凭空多了个姑姑,此时不晓得怎么接墨娇的话茬了,场面更加尴尬了,于是就不再说话了。墨娇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了,接着问道“那既然是取宝,你有准备吗?用我帮忙吗?”

    方正连忙指着秦楚楚说道“内子负责取宝。”

    这时,墨娇回过头,看了眼秦楚楚,笑道“这么大的事,你还真舍得让别人知道!”

    方正赔笑解释道“术业有专攻,我对阵法不了解,内子比较熟悉。”

    墨娇霍然回头看着方正,问道“你不熟悉?你布置不了法阵?神界外的大衍阵法谁布置的?”

    方正尴尬的笑了下,说道“在下外道出身,对正道法阵懂得不多,天尊嘱托,在下那是实在没办法了……”

    墨娇显然对方正的解释不太满意,而她再次扭头看了下秦楚楚,脸色就有些不对了。

    她猛然瞬移到秦楚楚身旁,把秦楚楚吓了一跳,墨娇也不说话,就伸出爪子摸了摸秦楚楚的耳朵上的绒毛,脸色更加不太好看了,她回头对方正说道“这个说是你妻子,还是个黄毛丫头,未经人事那!”

    方正忙解释道“我等要到下个月完婚的,而取宝之事又宜早不宜迟……”

    墨娇不再说话了,想了半天,又开始问方正道“你刚打我的符箓只有点业火红莲的气息,为何不用你炼化的本体的红莲打我?”

    方正再解释道“业火红莲只是一点残根,但准备起来颇为麻烦,如果用在对敌的时候,只怕我的红莲准备好,对方也早跑远了,

    在下于业火红莲的基础上做了些变化,做成了这样的符箓,威力小了很多,也不是燃烧罪业的,所以容易熄灭,不过无所不燃的特性保存了下来,这样对敌还算有些用处。”

    而且这毕竟是产自九幽之物,而我们的敌人又以鬼族冥界为主,这符箓若打到鬼族身上,还真跟九幽业火一般,不死不休那!”

    墨娇点点头,说道“好,好得很!那你们取宝吧。”

    方正和秦楚楚被墨娇的表现闹得摸不清头脑,二人对视一下,面面相觑,方正冲墨娇施礼道“前辈,您在这我们怎么取宝?您莫非也想要这玄牝真水啊?”

    墨娇咧嘴笑了,说道“对啊,你猜对了,我等你们快取出玄牝真水的时候再杀了你们,就这么个结果。”

    方正和秦楚楚同时脸色大变,方正一把将秦楚楚揽在身边,随后另一只手凭空画起了复杂的阵法。

    秦楚楚想要挣脱,却被方正死死按住,低声说道“别添乱!”

    秦楚楚奋力挣扎开,满脸通红的说道“我不是不让你离我近了,我是说我也要帮你对敌……”

    方正沉声说道“那就等回。”

    墨娇看着方正身前泛起灵雾,笼罩起了俩人,摇摇头道“就别挣扎了,你们还能打得过我吗?”

    方正却笑了,说道“若是生死相搏了,总要挣扎下试试吧!”

    墨娇点头道“言之有理,那就去死吧!”

    说完这话,她的俩条胳膊再次变长了,径直抓向方正俩人,而这时那俩个爪子进入方正身边的薄雾中后,却再起了变化,爪子开始速度变慢了,变得凝滞起来,自方正二人身边划过,却抓了个空。

    墨娇咯咯的笑,说道“化虚灵为实阵,这种神通妙用还真是不多见,把灵力运用算是妙到毫巅了。你能把自身灵力化出大衍之阵,然后说自己对法阵了解不深,这是骗谁那?”

    方正哈哈大笑道“实不相瞒,真的了解不多,只是适逢其会,不学不行了才研习的大衍之阵。”

    方正的回答自己没觉得什么,却让怀中的秦楚楚身子开始发抖了。

    墨娇的话没让方正觉得什么,却让秦楚楚有了更深的解读。

    是啊,把放到体外的灵力都能编织成大衍之阵,这是对法阵的理解要了何等厉害的程度了啊!

    那他为何要让自己来陪他取宝那?从秦楚楚有了复生神通开始,本次取宝之行已经算是万无一失了。

    那还能为何那?说明方正心中有自己。

    李沧海是万象法阵的祖宗,所以《十方灭仙阵》当时已经不是条件了,所以方正才找了个只有自己能在云潭布阵取宝的理由来说服别人,而他——则怕自己万一不懂不好交代还特意给了自己阵图。

    虽然那阵图如此简单,但方正仍怕自己不会。就像墨娇所说的,方正对阵法的理解已经妙到毫巅了,那个他不擅长阵法的理由实在有点滥!

    但这却恰恰说明了方正在乎她的是这个人,而非她能来云潭这事!方正让自己来陪他取宝只不过是想给娶自己找个借口罢了。

    能嫁给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已经够让秦楚楚欣慰的了,而当她得知大英雄也喜欢她的时候,秦楚楚觉得就算没有复生的后手,此生也值得了。

    于是他不再挣扎了,就这么软绵绵的靠在方正身上,一动不动了。

    秦楚楚当然不知道,方正能把大衍之阵演化成自己的本命神通——凌波微步是因为他只研究过这一套阵法,却是从最精粹最本质的天尊手中学到的。

    而且方正从学第一个符箓开始,那是从黄婉儿手中拿到的符箓,没人来教他,却也让方正少了很多束缚。

    他以一个地球人怀疑一切,对一切又那么感到新奇的态度开始修真的,所以那天他就发现了符箓的本质,进而开始修改起本来成型的符箓了。

    他的无知和无畏,让他才能拥有第二个乃至第三个第四个本命神通,就是因为他敢于怀疑,敢于尝试。

    所以包括墨娇都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因为方正对大衍之阵的了解最深,恰恰是因为他没有大衍之阵形成后不可更改的惯性思维。

    别人认为大衍之阵是天地至理,而方正敢于去怀疑敢于去尝试改变,所以他在拿到最本质的大衍之阵后,才能在李沧海的阵中突破出凌波微步的神通。

    这些都是连墨娇都体会不到的,不过此时,墨娇倒是升起了几分爱才之心——这对男女本事不弱,但就是心术不正,要不给他俩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而此时方正看到大阵暂时挡住了墨娇的进攻,心里略宽,他低声对秦楚楚说道“一会儿我保持着阵法往前走,快接近她的时候,你跑出去拼力攻击她,只要死在通道边上,我们就算胜利了!”

    秦楚楚自然明白方正的意思,人走不了,魂只要进了通道,他们就算活了,因为他俩都有复生的后手。

    而刚刚升起爱才心思的墨娇,此时脸挂上了霜,她冷笑连连,说道“你当你的阵法挡住了一下我的攻击,在里面说话我就听不到了吗?

    你们就知道法相能改变周边规则,却不知自己定下自己周边的天地规则,能在自己身边的一定范围主沉浮、定生死才是修真的本质,所以法相之上的修为才不能存于凡间。

    而老娘,高过所谓法相太多了!在老娘眼里,金仙都不够看,何况你们俩个!

    你们跟老娘的差距就如天地同蜉蝣,沧海比一粟!

    像你这等一直要别人替你死的人老娘更讨厌,纵然有副好皮囊,会讨女孩子欢心,也是该杀!老娘最讨厌靠女人博活路的人!刚才就烦你,现在更烦你了!”

    方正二人呆住了,显然方正的话在大衍之阵中还能传到对面,就说明这个阵法也挡不住此人了。

    而秦楚楚此时怒喝道“不许诋毁我家夫君!”说完纵身一跃,跳出了方正的大阵范围,手上密密麻麻的打出上百张符箓,径直向墨娇打去。

    墨娇此刻都没再动俩条细长随意弯曲的胳膊,她轻蔑的一笑,那打出去的符箓登时全数在空中一闪,全数湮灭了。

    秦楚楚大叫一声,“来啊!”身子倒飞出去,周身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符箓,形成一道灵光护壁,而身子离通道反而更远了。

    方正心知秦楚楚只是引得墨娇来打她让出通道那,心里不由得一疼,他冲着墨娇大吼道“来啊!杀我啊!”不再维持身边的法阵,径直向墨娇扑去。

    而这时候,时空就如同静止了一般,方正和秦楚楚的身子都停在了半空,墨娇再次哼了一声,说道“心智手段都够,就是在绝对实力面前,这些都没用!”

    话音落下,二人的身子就像受到挤压一般,开始变形,大量的血液从体内各个部分迸发而出,最后二人“蓬”得一声倒在了地上,表情惊愕,生机全无了。

    墨娇慢悠悠的走到空地中间,看着二人的尸体,叹了口气道“知道用夫妻来蒙蔽我,让我认为这女子不再是处子,还懂得用红莲符箓来诱导我,让我以为你是方正。都想到了,但是实力差距太大了,绝对实力面前,阴谋诡计什么用都没有,你俩啊,有些自不量力啊!”

    而这时候,一直守着外面的李沧海却动了,他纵身进入了云潭,嘴里自言自语道“墨大姐,你真没让人失望啊!你把俩都弄死了啊!”

    走着走着,猛然身形停了下来,手中一阵复杂变幻,一道奇特的符阵从他手中展现出来,那符阵发出嗡嗡之声,片刻,引来俩点光芒显现在了符阵上,是俩个隐约的人形,却正是方正和秦楚楚的样子。

    李沧海冲着符阵里俩人的残魂说道“莫着急,没事,忍一下就好了,你俩这是大机缘来了,杀你们的不是坏人,此事我慢慢解释给你们听,现在你们先在这里呆着,你们不能离开,玄牝真水还没拿那!”

    说完不再理会二人,纵身向云潭深处走去。

    二人只剩灵魂形态了,也不能说话了,但是都听懂了李沧海的话,二人用灵魂对视了一眼,那眼神里分明是在问对方,“什么意思?”“你不明白?”“现在怎么办?”

    在发出一连串疑问发现对方也不能解答后,二人放弃了,就安静的呆在阵中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