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毒女配日常 > 第四百三十六章、剧终
    铁茶首映礼当天,平时多用来租给艺人开小型演唱会的达年会场周围热闹纷呈。

    从下午四点开始,红毯周围就被密密麻麻的记者和镜头包围。一眼看去,入目都是宛如炮筒一般的长焦镜头。

    今天或受邀,或主动要求出席影片首映礼的艺人都将在十分钟后依次从这走过。

    这会儿正式暴风雨前平静的时间,记者之间也在互相交流消息和情报。

    “为了抢这个第一排的位置,我们昨晚就找专人来排队了。”

    “说得谁不是这样?”

    “之前谁能想到两个新人演员能有这样的热度?一部文艺片而已,就算是富川春寺导演,他也是一部文艺片啊。”

    “谁叫男主角晁朕不鸣则已,一鸣就是斯坦纳影帝,华人影星上次拿到这个奖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再加上他那些吓人的奢侈品牌代言广告,以及刚刚官宣的弗拉克德尔斯男主角,和之前维恩史密斯新片的客串。像你我这样的老油条,只用耳朵听也知道他星途璀璨,才出现在人前多久啊,就已经混到了这个地位,以后肯定不用说。能见证一个历史的诞生,也是我们的荣幸。”

    “那是!这个圈子很多年才能出一个专业和商业并行的巨星,主要是他还年轻,又长得好。”

    “那你说围绕在他和晏安身上的绯闻是怎么回事?”

    “你信吗?之前不是有人爆料说大晚上看见晁朕牵着晏安在外头遛狗散步,你信吗这种话?”

    “主要是晏安这个人的出道经历也挺神奇的。在工藤良寿照片展上第一次露脸,先在国外火了才传回国内。之后就是出演富川春寺的电影,之间各种负面新闻不断。她之前在公众眼里的形象还挺不少的,哪知道出演了个亲密的舍友开始火了。那节目里多少大咖啊,节目组力推的赵丹蝶白桃都没火,就火了一个她,还是靠着跟袁磴的c火的。原本我们都以为她会一直蹭着袁磴和节目的热度走下去,谁知道半路退出了?”

    记者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说“就这样退出了,之后几乎就没听过什么消息,一副要隐退的样子。”

    “那我问你,你觉得她在节目里和袁磴是怎么回事?”

    “按我们来看,节目里的事哪能当真啊,我们看着节目觉得好甜蜜什么,等冷静下来就知道肯定是节目组在搞鬼。但问题是,袁磴自己好像当真上心了,就他之前在演唱会上边唱边哭的样子,我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今天袁磴来吗?”

    “来!前天还在海外开演唱会,开完立刻就搭飞的赶回来。要说他真和晏安是单纯的节目同事情谊我可不信!”

    “那你猜对了。”这位记者嘿嘿笑,说“我们确实拍到了一些东西,但被公关掉了。”

    另外一位记者瞪大了眼,小声问“这么说她和袁磴……那可是现目前流量最大的偶像巨星,要是……她非得被袁磴的粉丝生吞活剥了!”

    “但我们也收到了其他一些消息,说是今天现场会有事情宣布,但跟袁磴无关……”

    “我跟你说,我有朋友在审片部门工作,之前看过了铁茶这部电影的正片,说不理解晏安为什么没在斯坦纳电影节上拿到提名。”

    “这是什么意思?”

    “说我们看过漫画的人都知道漫画的主角是阿肆的自我堕落和救赎之路,但富川春寺的电影里,隐形主角其实是九琴。”

    “她演得怎么样等会儿看片子不就知道了?我现目前最关心的,还是围绕在她身上的,和袁磴,和晁朕两大流量之间的绯闻之谜,以及传说中她今天会宣布的事……”

    但出乎意料的,在这场星光熠熠,巨星云集的红毯现场,作为名正言顺的女主角晏安却是完全没有出席。直到大家进了内场,才在前几排座位的地方看见了她。当时远远地,大家只看见她手里捧着一个手机在聚精会神地看。

    富川春寺说完了客套话,随即宣布首映开始。

    现场瞬间熄灯黑了下来,晏安手里手机屏幕的亮光在黑暗里异常醒目。

    “怎么样了?”晁朕问。

    “现目前2比0,祝彧他们再输一局就没了。”

    “比赛就是这样,有输就有赢。”

    “但他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身上背负着赛区的名誉。之前宣布他要作为首发去比赛的时候,有很多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人在骂他,说他强推之耻。如果这次输了……”

    “不会输得,你看完电影再打开手机说不定他就赢了。”

    “现在是2比0唉,要赢的话得连扳三局才行,哪那么容易,你果然是不看比赛的人。”

    “我是不看比赛,但我看新闻。”晁朕伸出手,挡住了她的手机屏幕,说“后面的人会看到你,电影开始了,你该收起来了。”

    晏安把手机收回去的时候,前方的大银幕上正好出现了铁茶的字样。

    一声悠长的船笛在黑暗中响起。画面一点点清晰,在灰色的画面里,远远地,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身影。

    镜头一点点推进,一个两鬓斑白上了年纪的男士站在一个墓碑前安静地凝视着前方,许久,说了句“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镜头再推进,一张年轻璀璨的笑脸印在墓碑的黑白照片上。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

    突然地,黑白照片里的女孩儿眨了眨眼睛,画面逐渐变成彩色,背景里出现嘈杂的讨论熙然声音。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儿穿着校服出现在镜头里,微微鞠躬,说“大家好,我是新来的转校生,夏次九琴。”

    晏安安静地坐着,随着悠扬的音乐和画面的每一次翻转,彻底被带到了铁茶这个故事里。

    第一次感受到电影之外的东西,是在电影里九琴和阿肆第一次在教室接吻的时候,她所处的整个空间里都迸发了同一种吸气惊呼的声音。

    手心突然被捏了捏,晁朕小声地跟她说“我第一次在富川春寺的电影里看到如此充满戏剧张力的场面。如果我是电影节评审,凭着这一场戏,我就会把最佳导演给到富川春寺。”

    晏安在电影艺术方面没什么造诣,她不能理解晁朕口中的戏剧张力是什么。她只是看着这幅画面觉得,就算不了解故事前后经过的人,也能凭着这一场戏了解到九琴和阿肆之前所有暗潮涌动挣扎压抑的感情。

    需要爱得多么挣扎用力才会用这样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对对方的爱意。

    再次感受到满场被同一情绪充斥的时候,是影片给到阿肆看见九琴被一群男生簇拥,阿肆平静地转过头,镜头前移,给到了九琴点烟时掉出的那一行泪。

    整整两个小时的电影,轻松的氛围可能只维持了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时间里,整个场馆里只有安静和隐忍抽泣两种声音。伴随着九琴和阿肆一次次地互相伤害一次次地争吵,晏安的手心也一次又一次地被旁边第一次看这部影片的晁先生给捏紧。

    影片快到末尾的时候,他听见晁朕充满疑惑复杂地问“我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你为什么要接这部电影?”

    晏安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回握住了她的手。

    场馆里突然迸发出一声被压抑住的惊叫。伴随着这一声惊叫,九琴从屋檐下一跃而下。樱花飘落,整个地面被染成了粉嫩的白色,镜头给到了阿肆,他脸上是一种近乎麻木的解脱。

    电影在这里突然戛然而止。在黑屏了差不多有半分钟时间后,背景里只出现了阿肆小声地说了句

    “樱花开了,樱花落了。人生也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字幕出现,电影结束。

    在场所有人都不能理解这个戛然而止地结局,周围人纷纷在问最开始出现在镜头里,站在九琴墓碑前的那个男人究竟是不是阿肆。

    有人说“希望是阿肆,那样就说明他一直都好好活着。”

    “天啊,你为什么会有这样残忍的想法?如果那是阿肆的话,我无法想象他在目睹了九琴从屋顶跳下去之后,要怎么在这个世上独活二十年,他每天醒来的时候是用什么心情去看待新一天?”

    无所谓,在满场压抑的哭声中,灯光亮起,富川春寺抹着眼泪慢慢地走上了舞台,说“接下来邀请我的男女主角,阿肆和九琴的饰演者晁朕晏安来和大家一起分享这部影片的相关故事。”

    晏安小心地站起来,在往舞台移动时候,她听见杨美娟凑到她耳边说了句“祝彧赢了,3比2获胜,他现在是最年轻的世界冠军了。”

    “是吗?”

    晏安还怔愣着,就见晁朕在前面冲她伸出了手。他说“晏安,我们该上去了。”

    晏安小心地牵住了他的手,问“你觉得去九琴墓碑前看望的人会是阿肆吗?”

    “剧本里没写吗?”

    “没写。”

    “你怎么想?”

    “刚才我听见人问,深爱的人那样死了,自己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在每一天清晨醒来的时候,要用什么心情去看待这全新的一天,这好像是太残忍的事。”

    “你想知道吗?”晁朕问道。

    “什么?”

    “深爱的人死了后,每天醒来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看待全新的一天?”

    晏安愣愣地问“那是什么心情?”

    晁朕直视着舞台正前方,淡淡地说“带着很多很多爱,也带着很多很多恨。”

    晏安脚下的步子突然顿住,她看着鲜红的幕布,眼前一下闪现出了很久之前,她梦里看到的,来她墓前给她献花的,男人的脸。

    她问“那是爱多,还是恨多?”

    晁朕站在比她高两阶的台阶上,看着她,突然笑了,说

    “晁太太,该上台了!”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