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 0757章 第七颗地沌珠
    想了半天,伏骻也没想明白。

    不由得,更加恼怒。

    “行了,此事休要再提!”伏骻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烦躁的摆了摆手,“你先退下吧!”

    “诺!”

    青烟小怡款款的福了福身子,轻盈转身。

    就在走向门口之时,她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弧度。

    羽儿姐姐,小腓哥哥,菲儿先替你们收点利息,你们可要等我呀,等我将魔皇弄的半死不活的时候,我就去找你们。

    ……

    与此同时,身在南下郡的谷幽兰,已经率领焱,白泽,白暝以及十大宗门的使者,前往了溶洞所在。

    其实,谷幽兰所说的秘法,并不是真正的秘法,而是时光倒流之术。

    之所以这么说,只是目前,她还不想暴露她拥有九种属性灵根这件事。

    当一行人来到溶洞所在的山谷之时,腓腓的心跳猛然漏掉了半拍。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就在几个月前,他还有过一次这种感觉。

    他赶忙叫住了谷幽兰,“姐姐,你有没有感觉到?”

    腓腓不说还好,经他一提起,谷幽兰的心,也开始快速跳动了起来。

    其实,早在即将进入山谷之时,她就已经有所察觉,但她未放在心上,还以为是近段时间休息不好所致。

    “小腓,你是说……”,她心照不宣的看了看腓腓。

    腓腓使劲的点了点头,“姐姐,又是那种感觉!”

    想来腓腓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自从谷幽兰进阶到冥神之境,她的七感更加的敏锐,但是偏偏对于地沌珠的感应,她却不如腓腓。

    为此,她很是郁闷了许久,更加找不到原因。

    她曾经在闲暇之时,问过焱。

    焱也只是在腓腓的口中得知,地沌珠乃是丫头历经九世之劫时,由魂魄凝结成的魂力宝珠。

    但就连腓腓也不明白,为何他对地沌珠的感应要比谷幽兰还要强烈。

    后来经过他的深思以及又翻查了许多的古籍,他才找到些许的资料。

    资料上说,只有神族最纯粹的至高血脉,在经历劫难陨落后,才能凝结成魂力宝珠。

    这种宝珠与佛家大能圆寂之后留下的舍利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所不同的是,舍利子只是单一纯在的珠子,不像谷幽兰的地沌珠,可以再次炼化。

    焱把自己查到的信息告知了谷幽兰之后,谷幽兰曾一度的陷入了深思。

    并且在乾坤空间中,一待就是好几天。

    这几天,焱简直是度日如年,因为他不知道丫头在做什么,更加不知道她的想法。

    其实,在空间中的那几天,谷幽兰只是寻了一处灵气充裕的无人山谷,用混沌神火,结合炼器的方法,想要试着炼化手中的几颗地沌珠。

    可是都失败了,因为地沌珠根本就没有反应。

    目前,她手中已经有六颗地沌珠了。

    第一颗是初遇腓腓的时候,腓腓给她的。

    第二颗是在百里国后宫那座偏僻的院落得到的。

    第三颗是在率领东方府的弟子,第一次出去历练,途经草原之时,遇到的秘境中得到的。

    第四颗是在离开蓝目族人营地时,途经瀑布上游的湖泊,遇到玄武一族的玄福四兄弟时得到的。

    还有两颗,一颗是元紫落临走之时,亲自交给她的。

    也正是因为这颗地沌珠,让原本还愤恨谷幽兰是妖后的转世,从而夺走了亲生女儿——小攸澜身体的元紫落,一夕间寻回了前世所有的记忆。

    也让元紫落瞬间知道了,谷幽兰就是她的女儿,也是神族的羽佳公主,她的亲生骨肉。

    也再次让她为了女儿,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百里皇宫,离开了爱她爱到骨子里的百里国太上皇和刚相认不久的谷幽兰。

    第六颗是焱在妖族重创了伏骻之后,给她带回来的。

    这颗地沌珠,正是谷幽兰在四万年前,还是创世神女那一世,因被伏骻设计剜走了她的金色心脏,幻化而来的。

    只要再寻到第七颗地沌珠,谷幽兰就能够与混沌乾坤珠真正的炼化了。

    虽然她还不知道,最终炼化后,她会得到什么,又会有怎样的变化,但并不影响,她此刻满是期待的心情。

    “小腓,你能确定吗?”谷幽兰的内心有些激动。

    “嗯!”腓腓点了点头,又抓了抓自己的心口, 那抹痛,是真实存在的,做不了假,“可能是距离的有点远,那种感觉时有时无。”

    “嗯!”得到腓腓的确定之后,谷幽兰深吸一口气,也在内心再次感受了一番那种异样的感觉。

    为此,她也不由得更加的疑惑,为何每次地沌珠的出现,都是腓腓最先感应到的呢?

    难道说,腓腓与地沌珠之间,有着什么关联?

    可不是说,那地沌珠是她历经九世之劫后,由自身的魂魄凝结而成的珠子吗?

    再次想了想,谷幽兰也没想明白其中缘由,不由的摇了摇头。

    算了,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找到这最后一颗珠子,将其与混沌乾坤珠炼化之后,她就知道了。

    “姐姐,那我们是先去溶洞,还是先找地沌珠?”腓腓双拳紧握,一张狐狸脸有些苍白。

    虽然心口很痛,但是他也不想打乱姐姐的计划。

    毕竟相比魔族,他心口的这点痛,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还能忍吗?”看着腓腓苍白的脸色,谷幽兰恨不得以身代之。

    本该是她应承受的痛,为何要强加在腓腓的身上。

    谷幽兰的内心,既心疼又愤恨。

    “姐姐,不怕的,小腓还能忍!”腓腓赶忙挤出一丝笑意,摇头道,“不疼的,真的!”

    “真的吗?”谷幽兰的眼眶湿润了,她不相信腓腓说不疼。

    怎么能不疼?那种感觉,她也曾经历过。

    她不想看着腓腓遭罪,又想赶紧找到溶洞中那些百姓死去的真相。

    在魔族做出大动作之前,他们必须要有所准备,尽量做到知己知彼。

    她赶紧转头看向焱,“鹞儿那边可有消息?”

    焱颔首,“不久前刚收到的消息,妖族大军已经抵达了七刹海东海岸!”

    只要魔族大军打开通往下界的封印,妖族大军就会出其不意,当头痛击。

    虽然不能将魔族大军一网打尽,也能使其重创。

    从而才能

    逼迫伏骻自乱阵脚……

    “那伏骻那里呢?”谷幽兰又问,纵然他们有万全之策,但也要防止伏骻狗急跳墙。

    “放心吧!”焱拍了拍她的肩膀,赶紧给她吃了颗定心丸,“金鹏一族的族长,已经率领族人和白虎,玄武两族,向苍耳谷进发了。”

    “我们还有时间不是吗?”谷幽兰拍了拍心口。

    也就在这近乎半盏茶的时间,她的心口处,已经隐隐出现了痛意,何况腓腓?

    她不想因自己,让腓腓遭受无妄的痛楚。

    想罢,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焱,你带领白泽,白暝他们,先去找到溶洞!”

    焱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方才,通过谷幽兰与腓腓的谈话,他已经猜出腓腓感觉到了地沌珠的存在。

    他是自私的,只要关乎自家丫头的事情,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天下苍生关他什么事?

    虽说,这些人族都是丫头曾经送给他的礼物,可是礼物毕竟是礼物,哪有他的丫头重要?

    再者说,丫头送给他的,毕竟是百万年前的礼物,而现在的人族,不过是那些礼物世世代代繁衍的后人罢了。

    早就与那些礼物无关了。

    而且,伏骻曾经说过,现在的人族,大多贪婪,私欲繁重,为达目的六亲不认,自相残杀。

    这样的人族,早已经从根上就烂了,也只有丫头才会一如既往的放在心上。

    经历过自家丫头,两次三番的被大陆上的人族,喊打喊杀,焱的心就已经寒了。

    什么狗屁人族?什么狗屁天下?下等界面的人,就是下等界面的人,连妖族人都不如。

    不知好坏,不辨是非,人云亦云,听风就是雨,被人利用后,还将刀尖指向自己的救命恩人。

    这样的人族,保他们有何用?

    本来焱就不屑于与人族为伍,但怎奈自家丫头顽固不化,思及此,焱也只好任她。

    只要她高兴就好,哪怕后悔了,也有他一直在。

    焱想了想,一脸的关切,“你可会有危险?”

    他还清楚的记得,丫头在百里国后宫初次遇到地沌珠的惊险时刻,到现在想来,他还有些后怕。

    谷幽兰摇了摇头,虽然每次感应到地沌珠的出现,她和腓腓都会心痛,但那种痛不会维持很久。

    而且每次也都是有惊无险不是吗?

    焱还是不放心,执意要跟着谷幽兰前往。

    无奈之下,谷幽兰只好让白泽,白暝带着众人,先去溶洞所在。

    白泽,白暝,红裳几人均是谷幽兰的契约兽,与主子都是有感应的,更何况腓腓此时的状况,或多或少,他们也都会感同身受。

    最后,还是白泽一锤定音,让金銮与谷幽兰三人同行。

    他们先在此处安营……

    ——

    苍耳谷云蕨洞

    自青烟走了之后,伏骻瞳眸中的浑浊也更加明显了。

    瞬息间苍老的面容,满头的白发,让他此刻像似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耆一般。

    他怔忪了些许之后,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忽然一种无力感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