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养鬼为祸 > 第五千二百四十七章:倒行
    可惜要用正常招式手段灭杀这些扎堆的证道境,对我来说还是有难度,如果是对付一个,把对方拖入无法之境用赤灭生灭了就是,但这里的证道境会互救,会互相帮助。

    就好比玉松和李凉眼看扛不住了,天河老道立即抗住了绝大多数的攻击,而邪童和软红娘出事也不是善道想看到的,经历这一次挫折,善道体内的老头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实力其实并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需要其他证道境的帮助,所以此时此刻当然也拦截了我大部分的攻击。

    我也知道再这么打下去,我非得让他们联合起来不可,所以倒向其中一方,才能够想方设法渔利。

    不用犹豫,善道那边应该是最合适的,李破晓不可能让我倒过去,倒是善道缺人的很,所以我对于善道拦截我的攻击,主动的放了水,把攻击都轰向了李破晓那边!

    轰隆的剑气山峦攻击都打在了天河老道身上,气得他七窍生烟,身上的红袍都鼓得跟斗鸡急眼似的,整个人都膨胀起来。

    “善道前辈!还不快动手更待如何?”我冷声提醒道,要取得善道信任,对我而言轻而易举。

    善道这时候眼前一亮,立即持剑就冲向了天河老道!

    天河老道差点一口老血都吐了出来,这时候他抵抗我的攻击无暇他顾,如果硬吃善道力一击,那还得了?但我的幻剑天都集中到他身上,他就算现在还生龙活虎,一会怕也成死老鼠了,所以立即陷入了两难境地!

    “天河前辈莫急!”

    眼看着马上自己就要遭殃,好在这时候,李破晓又挺身而出了,他又召唤出了小天剑迎击善道去了!

    但善道手底下还有邪童和软红娘,当然不会让李破晓得逞,双方人马又开始在天河老道眼皮底下对轰了!

    璃玉霜和琉璃纱都对我这举动感到很是郁闷和不解,因为我居然投靠了邪魔外道那边,这无疑是对正道阵营的一大打击。

    “夏城主!何以如此不分正邪?这么帮助邪魔歪道对付我们太清仙盟,岂不怕以后再难入我玉仙界!?”璃玉霜咬牙气道。

    “我是伤了你的破晓大哥,但你其实也用不着这么恼怒我,况且我一不是你的下属,二也不是固定了站在哪一方,我是天城城主,在我眼中,阵营之间无正邪,更无对错,相信你们各自都有自己坚持的理由,好比你眼中的正道对付我的时候,在我眼中就是邪道,别忘了姜太上之事才过了多久,若是连你都敢大言不惭自称正道,那天下邪道就都是正道了!”我冷冷的说道,这一句话把璃玉霜的话都堵了回去,不过我当然觉得还不过瘾,继续冷笑说道“怎么?无话可说了?你破晓大哥疯狂的时候,你难道眼睛都瞎了?你怎么不除魔卫道呀?你怎么选择性无视了?非但如此,你还对他的求婚沾沾自喜,眼下都把他当未婚夫了吧?啧啧啧,不知道令尊看到现在这一幕会怎么想,你是认魔做夫呀?那按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角度去看这件事,你璃玉霜也是邪魔外道了!何不先把你自己定罪一番,再去定罪别人!?”

    “你!你……”璃玉霜两眼都直了,给我这一顿抢白,彻底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琉璃纱站在一旁,神色也一变再变,不知道心中经历了什么样的惊涛骇浪了。

    “我什么我?如此正邪不分,善恶不明,你当的什么正道掌门?这太清仙盟是你绑架来取悦李破晓,送给李破晓当嫁妆的东西么?还恬不知耻跟我论正邪?若是还有点见地和羞耻心,真应该退位让贤了!这太清仙盟不是你用来表达自己爱情忠贞的工具!明白么?”我冷冷的讽刺道。

    璃玉霜瞪目结舌,给我说得脸色通红,气得也是不知怎么反驳了。

    “好,说得好,老夫很很欣慰总算有个小辈同老夫一样的想法了,这小丫头正邪不分,是非不分,简直就是卖门求偶的贱……货,老夫恨不能杀她食肉,小友说的好,说得好呀……”善道仿佛给我刺激到了兴奋点,但他用善道的口转述出来的时候,明显还有点生涩,特别是一些骂骂咧咧的词句,本应该是大刺刺的说出来,现在却有种诡异的小女儿姿态在里面,气势可谓大打折扣了。

    “不必和他进行争辩,他出道至今,嘴炮无人能敌,是非正邪,皆在我心,岂是他三言两语能定论的?”李破晓毕竟是几十年来受害最多的家伙,对我实在了解过分了,知道不说话就是最好的反击。

    可惜他知道这道理,他的新媳妇不知道。

    璃玉霜还是绞尽脑汁反驳道“他们这些邪魔外道被逐出玉仙界多年,这些年来没少骚扰我们玉仙界,难道这就不是邪门歪道么?况且我和破晓大哥结为夫妻,岂是要拿太清仙盟做嫁妆!破晓大哥雄才大略,是太清仙尊座下的亲传弟子,得太清引导,自然是正道领路前驱,带领我们太清仙盟理所应当,又岂是我将太清仙盟绑架予他?”

    我心下暗道小姑娘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呢,所以冷冷一笑说道“呵呵,璃玉掌门,烦请趁早收回太清仙尊干预下界说法,要不然这污蔑太清仙尊的罪名,你这弟子承受得了么?尊师重道,不让仙尊陷入这邪门歪道的计策中都不会,还当什么掌门?也怪不得会摊上这邪魔外道,认贼作夫了!咱们也不说远的,你破晓大哥吞噬天剑十二篇,早就是疯魔一个,引来大天剑,天地浩劫四起,你玉仙界多少生灵给这一剑焚灭,难道你前几日都忘记了?还是说眼中除了他,再无一界生灵?如此悲剧之下,你非但不问责这魔头,还反而嫁做他妇,我就问你,你配当这守护玉仙界的掌舵者么?”

    璃玉霜又羞又怒,即便里面应该有隐情,可现在也没人知晓,她无论怎么说,也说不过明面道理,这大天剑辐射下生灵涂炭,不问责李破晓就罢了,还倒行逆施嫁给他,恐怕整个玉仙界也并非没有反对者。

    这斥问之下,在场抱有和我一样想法不止我一个,琉璃纱对自己师姐似乎也有异心,这时候也凝眉看向了自己的师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