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修真归来 > 第二百零六章 反噬贺嫚儿
    “叶天,你……你怎么来了?”

    这一幕,完在陈筱然的意料之外,她的泪水汹涌成河,但见叶天眉头紧皱,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面对房间中的凄惨场景,竟是夷然不惧,他的双眸,射出让人安定的神光,只差一步情绪崩溃的陈筱然,觉得自己慢慢被拉回了世界。

    这种绝望无助的时刻,见到朋友肝胆相助,陈筱然心中涌起岩浆一般的炙热洪流,可刚刚生出的一丝希望,忽然间破灭,脸色黯然无光,浑身冰凉,冲着叶天大声疾呼“叶天,你来做什么?”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傻子!”

    “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些事情,是你永远无法想象的。”

    “走啊,快走啊!”

    陈筱然疯狂的大喊起来,随即便对着上官英拔道“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们放过他吧。”

    上官英拔安适如常,有云过天空的淡然,对于眼前的叶天,当做了一团空气,正眼都没瞧一下,坐在那里,用宣判的语气说道“好啊,我饶他一命!”

    陈筱然听罢脸色激动,道谢就要脱口而出,却又听他道“贺嫚儿,用摄魂术,把他变成白痴!”

    陈筱然脸色一呆,又忽然大喊起来“你们还是不是人,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李良骏扫了一眼叶天,便不再理会,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跟着用下巴指了指四肢无的张叔,嘿嘿说道“你不要颠倒黑白啊,上官大少不要他的命,已经是大人大量了,你不但不谢,还要反咬一口。”

    “陈筱然,你根本没有跟我们抗衡的资本,这次还算是轻的,做出让步吧!”

    “否则,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陈家的亲人,一个个死在你面前!”

    陈筱然如坠深渊,眼前两位亲人惨状,叫她痛苦绝望到了极点。

    王、张二人,虽只是表叔,但却与她情同父女,跟着陈家和陈筱然经历了风风雨雨,可最终落得如此惨状,陈筱然已经再也无法接受,她的任何一位朋友亲人,倒在她的眼前。

    贺嫚儿一步步的往叶天那里走去,面色变的极为亢奋,杏目之中,满布凶残,嘻嘻的笑声如同厉鬼尖笑“小帅哥,英雄救美,很不错哦。”

    “是不是想用这种办法,征服美人芳心,然后再征服美人的身体啊?”

    “呵呵,色胆不小,硬着头皮逞能,可曾想过后果?”

    “今天姐姐亲自叫你明白一下,愚蠢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李良骏坐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啃着一个苹果,百无聊赖的笑道“贺大明星,你跟个傻小子费什么话,赶紧完事儿,老子还要去泻火。”

    陈筱然听到这里,情绪已经完崩溃,跪着乞求上官英拔“上官大少,我听你的,我愿意变成傀儡,愿意跟你们走,只求你放了我的朋友!”

    “我不要任何人再死了!”

    上官英拔没有说话,贺嫚儿却道“大小姐,现在由不得你了。”

    陈筱然整个人失去力气,双目无神的瘫在了地上,叶天见状,镇定自若的说道“筱然,有我在!”跟着冲着贺嫚儿勾了勾手指,不紧不慢的说道“过来!”

    几人见罢,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都疯狂的大笑起来,上官英拔目光自始至终没有落到叶天身上,在实木沙上闭目养神,感觉眼前生的只不过是一场闹剧,李良骏笑的满嘴的苹果掉在地上,指着叶天道“槽他吗的,真能装啊。”

    贺嫚儿哎呦一声,故作搔弄姿的来到叶天身边,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小帅哥,您有什么吩咐啊!”

    叶天定定的看着她,道“我不想打女人,给我跪下!”

    这话换来几人更大的笑声,李良骏更是指着叶天道“这真是个人才!”

    贺嫚儿听他说完,眼中凶光连闪,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一团黑气,突然之间,直往叶天的面门上按下来。

    叶天感受到黑气之中的怪异气息,眉头一拧,暗道“恩?类似于玄天界阴魔族的夺魂!”

    “好狠毒的女人!”

    见到贺嫚儿出手之间,夺人神魂,这比杀人还要更可恶百倍,就是一个祸害,心中已经不打算留手。

    那团黑雾存在的气息,有些类似于医学中的某种化学药品,但又比化学药品药效猛烈了一千倍,会在短时间内破坏人的大脑组织,甚至能够破坏神经阻滞和肌肉组织,人中了招,自然也彻底废了。

    黑气当面压来的一瞬间,叶天白净修长的手,仿佛由虚空之中冒了出来,触到贺嫚儿细白柔嫩的香葱玉指上,轻轻一点,贺嫚儿手上那团黑气,逆流而上,直接罩在了她的头上。

    摄魂术反噬,贺嫚儿浑身一阵抽搐,身子一软,抱着脑袋在地上嘶号翻滚,四五秒钟后才安静下来,双目呆滞,毫无神采,那种妩媚的风情好似都消减了不少,就像没有灵魂的躯壳,如同一具蜡像。

    “跪着!”

    叶天从容不迫的说完,贺嫚儿就像被指挥的木偶,扑通一声,跪在了他的脚下。

    本是瘫在地上,满心绝望的陈筱然忽然挺起了身子,不可置信的望着叶天,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上官英拔依旧闭目养神,不论是叶天也罢,还是现在被控制住的贺嫚儿,不能引起他丝毫的情绪波动。

    李良骏的苹果“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下,瞪着眼愣了半晌,忽然站起身子,怒声喝道“小子,想不到你还有点门道。”

    “不过,你知道自己得罪的是谁吗?”

    他说着话一舔嘴唇,手中那把金色的长剑再度生了出来,金刚锋锐之气,充斥在整个房间,头一般的金色游丝飘荡,四下里的灵气,甚至大道的气息,都被勾动了起来。

    叶天微微惊奇的“哦”了一声,有些意外的看了李良骏一眼,问道“你这是法器,还是大道自然的力量?”

    李良骏却不回话,藐视的笑了一声“你还不配知道!”

    “我就用这金剑,把你大卸八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