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神话大佬聊天群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拯救女帝哥哥行动
    修魔海。

    仙逆王林沉吟。

    那另外一名“自己”并未透露太多的信息,反而有种,不想改变自己太多生命线的意图。

    只是让自己注意一名女修。

    呵……家仇未报,谈何儿女情长!

    王林目露凶光,看着手中的法宝仙剑,他不敢确定有了这柄剑之后,自己能否战胜元婴。

    稍微催动一点真元,凌厉的剑光冲天而起。

    前方一座万里山脉瞬间被夷为平地!

    至宝!

    耗费真元极少,威力强劲,别说元婴,就连化神婴变,都抵挡不住!

    “腾老狗,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我这就去杀你!”

    王林惊喜,有了这件仙宝,再也无需等修炼到元婴之后。

    现在他就可以击杀仇敌!

    聊天群。

    封天王林看着许音的话语,沉默了片刻“流月神通,极难修炼,已经是某种“规则”。”

    许音挑了挑眉毛。

    这倒是没有什么,“天道进化”除了可以进化物品等级之外,还有一个功效,就是可以令神通或功法,可以在万界通用。

    相当于一个匹配器。

    叶凡忍不住开口问道“敢问这位前辈,此神通真的可以逆转阴阳,流转万年岁月?”

    这太令人震惊了,连大帝都做不到这一点。

    群主许音“神通的功效是没错,但是……有件事必须要提前告诉你。”

    群主许音“如果想要逆转时光,回到万年之前,这本身就是一个赌博;女帝是因为自己的兄长死去,才决心修道;如果她的哥哥被人所拯救,或许她也就没有修道之心,会选择平凡一生也说不定。……”

    许音也猜测过,如果成功拯救了女帝的哥哥,那么后世,女帝会沦为平凡,最终以凡人的身份死去。

    然后,叶凡也就无从被九龙拉棺指引,来到北斗,踏上修炼之途。

    从此也就没有了遮天的故事。

    这本就是一个时间悖论。

    叶凡“……”

    叶凡自然清楚,因为因果轮回而导致的一系列后果,他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去试一试。

    “叮咚!接到地级群系统任务,请返回万年之前,帮助女帝拯救亡兄,任务要求要求女帝兄长存活,要求不可改变女帝存在!”

    “叮咚!首次特殊任务特权,任务失败后,可进行重置,重置次数为8次!”

    “任务奖励,新特权,时间重置!”

    “次数用尽后,遮天世界将保留最后一次任务剧情走向!”

    许音愣住了,没想到聊天群会在这种时候,发出地级任务,而且奖励是时间重置这种高级特权。

    在同一时间,叶凡也看到了任务栏内的新任务,倒吸了一口凉气。

    叶凡“前辈,你也看到了那个任务了吧?”

    要求和叶凡同时完成任务,而且还有重置次数。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刚想攻略女帝,系统就及时打出了巅峰的辅助。

    群主许音“也就是说,我们有八次机会,可以穿越时空,拯救女帝的兄长,而不必担心出现差错。”

    任务说明清清楚楚,要求女帝兄长存活,而且不可改变女帝的存在。

    这倒是有些麻烦……

    不过,可以先试一试。

    有了次数重置打底,许音就有了尝试的底气。

    封天世界的王林,倒是没有仙逆世界的王林那般谨慎阴暗,或许是经历了岁月洗涤,心胸也变得明朗了许多。

    在叶凡拿出了一部完整的《虚空经》之后,封天王林将“流月”术法进行了交换。

    在天道进化内,将两尊神通古经进行了进化匹配,“流月”神通更进一步,可逆转时空数十万年。

    对法力等级的要求也低了很多。

    只不过许音可没想过随意使用这等法术,“时间”这玩意儿可是最可怕的,稍不留神,可能会把自己给玩进去。

    遮天世界。

    叶凡看着来自聊天群中,那个极为奥妙的神通,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阵阵岁月规则。

    “任务即将开始,将对群主展开传送,此任务需两人同时完成!”

    许音的身影出现一阵虚幻,白光闪动,时空裂痕凸显。

    “任务特权,任务执行期间,参与者实力将进行短暂提升,达到九阶巅峰!”

    体内的真元瞬间开始充盈,扩大了数百倍不止。

    宛若一只蚂蚁,突兀的变身成一头巨龙。

    许音眨了眨眼睛。

    系统考虑的还真的挺周到的,遮天世界危险重重,短暂提升实力,无疑为成功完成任务,多加了几分保障。

    姬家,贵客天阙。

    叶凡恍惚着,看见身前的空间一阵扭曲,然后,便看到了许音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是……群主前辈?”叶凡有些惊异,此地有大帝阵纹,而眼前这位出现,却丝毫没有被警示,足以证明其身份。

    “任务要求,我们两个一起执行。”许音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叶凡心中立刻就有了底。

    “我们来研究一下,该如何进行!”

    这个任务,看起来容易,其实做起来很难。

    首先,要保证女帝兄长活着,还要让女帝,有修炼下去的目标。

    许音首先想到的是,让羽化王朝依然带走女帝的兄长,然后,等到她兄长奄奄一息时,他和叶凡再出手,把人救下来。

    然后,用这幅惨状,去激励女帝,让她对羽化王朝保持仇恨,为她的兄长报仇。

    但这个方法也容易出现意外……

    谁知道女帝的兄长承受极限到底是多少?

    万一他被救回来以后,还是咯嘣一下死了,那叶凡和许音所做的,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所以,这个尺度,一定要掌握好。

    既要激起女帝的报复之心,还要吊着她兄长的一口气。

    我太难了……

    两人商议了片刻,许音皱了皱眉头,他们在这里空谈根本没有用。

    还要是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之后,再做打算。

    “反正有几次重置机会,先过去看一看吧。”

    两人一拍即合,在姬家贵客天阙内。

    流月之术显化。

    无尽的时光长河在两人眼前浮现,日月轮转,数以亿万的画面闪动。

    “我看到了……幼年的女帝!”

    太阳落下,又再次升起。

    初将黎明,景物还是一片朦胧,山中沉眠一夜的野兽们,此时也醒了过来,咆哮狰狞,震撼山河。

    群山万壑之间,洪荒猛兽横行,上古异种出没。

    山脉近处,有烟火气在缓缓飘升,拉进了看,是一方小村落,依靠山野。

    这里祥和而又宁静,像是与外界隔绝。

    两道身影,扭曲着出现在群山之巅。

    “这里,便是女帝幼年的故乡?”叶凡看着充满蛮荒气息的山脉。

    山下,有一个个猎户,正在整理弓犬。

    “听说了吗?叶家的那俩孩子,大的被仙门,好像叫啥羽化王朝的选中带走了,可算是熬出头了,不用再过苦日子了……”一名猎户皮肤黝黑,感叹道“这俩孩子,命好啊!”

    “好屁啊?”旁边有个粗壮汉子一片气愤,打断了同伴的话“仙门这帮人,都是帮混账王八蛋!他们把大的带走了,小的可被扔下了!”

    “啥?小姑娘被自己扔下了?”

    先前说话的那名猎户愣住了。

    叶家的两个孩子,父母死的早,俩人相依为命,哥哥一直和妹妹形影不离,日子过得虽然苦,但是俩人都还挺开心。

    本以为这次是上天开眼,让俩孩子去享清福,却没想到,仙门根本就没有带妹妹走。

    穷山僻壤,野兽横行。

    连成年人都活的十分艰难,更别提一个几岁的小姑娘。

    这不是明摆着要人命吗?

    “嗯呐,你说说这帮不是人的玩意儿,这俩孩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现在把囡囡自己扔下来,她这么小,咋活啊?”粗壮汉子口中对羽化王朝充满了不满,狠狠的把刀插进鞘里“这几天要不是我送了点米肉过去,小姑娘估计早就饿死了!”

    “……”

    “那也不是长久之计啊……”黝黑猎户皱了皱眉。

    “那咋办啊,我都跟我家婆娘说好了,让囡囡跟着我们过,这孩子倔啊!死活不肯跟我走,就守着她那个破屋,说要等她哥回来!”粗壮汉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那能咋办啊?总不能看着孩子饿死吧,以后咱们每家轮流送点米面衣服啥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几声叹息。

    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猎户们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虽然对仙门不满,但也只能存在于嘴上。

    那些超脱世俗之上的庞然大物,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

    山巅之上,通过猎户们的对话,许音和叶凡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女帝的哥哥,已经被羽化王朝带走了。

    但并非是当做核心弟子培养,而是将其作为一种原料,完成某种仪式。

    许音知晓,在原著中,羽化王朝为了培育昆仑山上的仙胎,而四处搜刮天才来血祭;女帝的哥哥同为荒古圣体,自然被选中。

    当仪式完成之后,女帝的哥哥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当幼年的女帝看到尸身之后,哀嚎痛哭,却唤不回早已经死去的灵魂。

    这是原著中的记载。

    但许音和叶凡到来,自然不可能让这件事,按照原定的世界线发生。

    破旧的宅院被推开。

    两人的目光同时被吸引过去。

    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穿着身粗布麻衣,但布满了丑陋的补丁和粗糙的针脚,应该是因为,之前一直是哥哥在替她修补,现在却忽然轮到她自己的缘故。

    脸色有一些苍白病态,瘦瘦小小的,一看便知道,是因为食物不够,营养不良导致。

    唯有一双眼睛,十分明亮。

    此时,太阳初升。

    她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院落的门口,呆呆地托着脸,看着南边的天边。

    那是哥哥离开的方向。

    她捏住手中那枚青铜指环,抿了抿嘴,有点想哭。

    如果哥哥没有走的话,现在应该,正在跟自己玩“仙子镇妖魔”的游戏。

    “哥哥拿面具,囡囡拿指环……”她揉了揉眼睛,眼眶有些发红,转身走向山脚下,捡了一些干柴。

    哥哥走了,以后没人照顾她了……

    以后,要自己生火做饭,好好的活下去,不能让哥哥担心……

    “这就是女帝?”叶凡眉心跳动,他实在难以想象,那么一个风华绝代,镇压当世的大帝,幼年时,居然如此……平凡,“她……真的能在这种环境下活下去吗……”

    叶凡沉默了。

    稍待了片刻,他看到囡囡捧着一个缺口的石碗走了出来,汤水稀的可见底,根本没有几粒米在晃荡。

    “……”

    叶凡感觉自己鼻梁有些发酸,他最看不得这种画面。

    他转身进入山脉深处。

    不多时,便凌空返回,肩膀上扛着一只硕大的山猪。

    “轰!”

    囡囡目瞪口呆,看着眼前掀起一阵尘土,两名陌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们……是……来找囡囡的吗?”囡囡磕磕巴巴地问道,她有些害怕。

    叶凡和许音对视了一眼,温和的笑道“不要怕,我们是你哥哥的朋友,他担心你,所以让我们过来。”

    “吃这种东西,怎么能饱呢?”许音伸手,将囡囡手中的石碗接过来,看着这张脏脏的小脸,忍不住有些感叹,就像曾经的自己,没有亲人,孤苦伶仃“放心好了,你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囡囡顿时惊喜了起来,“我就知道,哥哥不会丢下囡囡不管的!”

    叶凡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摸着囡囡的头顶,“这是我的承诺。”

    “咕噜……”此时,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囡囡不好意思的摸着肚子,脸有些泛红。

    叶凡大笑,抬手将那只山猪切割成块,架起火堆,准备烧制大餐。

    “等下吃饱,就待在家里,好好的睡一觉;等你睡醒之后,就能看到你哥哥了!”

    “好!”囡囡显得很开心,眨巴着眼睛,蹲在火堆旁乖乖等待着。

    一个时辰后,囡囡抱着滚圆的小肚子,昏睡了过去。

    叶凡和许音站起身来,对视了一眼。

    “走吧,去所谓的羽化王朝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倒霉鬼,才能把这样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逼成凌绝天下的女帝!”

    。